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贴身战龙 > 第319章 遭遇背叛
    侯大雷算是个好样儿的,但是事情到了汪少荃那边竟然走了样。

    区里面用同样的办法对付汪少荃,结果同样是油盐不侵。于是区里面想了点办法,给汪少荃增加了不少的好处!

    区里的代表说:“汪总,你在这市场里面无非就是管理者,其实市场的房子都是业主的,你说你带头跟政府抗有意思吗?”

    “不,我也是最大的业主。”汪少荃和侯大雷一样,当初销售不出去的房源,最终慢慢都被他们吃下了,所以他们是市场管理者,但也是市场里面最大的投资方。

    比如这汪少荃,在市场里面的总房产价值恐怕达到了两千万元以上。

    “什么事不能从钱上商量?”区里的代表笑道,“你既然在这里有两千万的资产,没问题,滨河建设这边可以多给你一些,让你保证赚到。别的商户按照一平米换一平米,你的可以换一点三平,怎么样!”

    多给百分之三十的好处,等于一下子赚了六百多万。

    汪少荃的心一下子被揪了起来。

    而这时候,滨河建设的那位副总又表示,不但从钱财上给他好处,而且新的商业城建成之后,依旧可以吸收汪少荃做物业管理者。

    这回汪少荃真的有点稳不住了。

    人家说得好,所谓的忠诚只是背叛的筹码不够。如今面对这么多的好处,汪少荃确实心动。

    最终经过一番激烈的讨价还价,汪少荃多拿到的好处足足八百万,而且将来可以接管商业城的物业。

    去他的赵玄机吧,老子先把钱赚到手再说!八百万啊,眼睁睁放在面前这么多钱,不要的才是傻子呢。

    而一旦拿下了齐鸣市场,滨河建设也就有了托底的,反正已经有的赚。而且一亿二的土地出让金是针对两个旧市场的,如果只拿下一个的话,也就只交一半就行。

    只有一个市场的利益,就足以让滨河建设敢于承担商业城的麻烦,可见这活儿够肥的。

    而且由于担心夜长梦多,免得汪少荃中途变卦,就在签了合约之后,滨河建设就把挖掘机和铲车开了进去,直接先把汪少荃自有的那些房子都给铲掉了!

    虽然只铲倒了二十多间,但零零碎碎分散在市场的各地,于是这个齐鸣市场瞬间变成了大垃圾堆。

    但是其他的商户就算再恼也没办法——汪少荃把房子卖给了滨河建设,现在滨河建设推倒自己的房子,谁管得着?

    而市场一旦破烂成这样,而且严重影响顾客的到来,甚至很多顾客都被来来回回的铲车给挡在了外面,这生意还怎么做?

    生意没法做了,大批商户也就不坚持抗争了,还是赶紧签了合同等待转移搬迁吧。希望商业城市场能够赶紧投入使用,咱们到时候也好赶紧重新营业。

    而一旦一整个市场的商户整体搬迁过去,商业城至少就有了个基本的保障。就算未必能红火起来,至少不至于冷清,这样也就便于那剩下两亿元的房源继续出售。

    也就是说,汪少荃这一次临阵倒戈,使得滨河建设已经可以放心大胆地干下去,至少保证了不赔本儿,而赵玄机也已经无法承接商业城的项目,整个大计划似乎瞬间陷入被动。

    而从心理上来说,滨河区政府也等于赢了赵玄机一招——你以为离了你就办不成事儿吗?你瞧,没了张屠户,咱们照样不吃带毛猪!

    当这个消息传到赵玄机耳朵里的时候,连陈琳都笑话他。“我就说你太大意了吧,汪少荃那种孙子怎么能够相信。这种见利忘义的家伙,只要给的好处足够,亲娘都能被他卖到窑子里。”

    赵玄机笑了笑:“嗯,也算是认清了两个人。汪少荃就不说了,没想到侯大雷这家伙这么靠得住。”

    陈琳:“他是直肠子一根筋,认准了就不拐弯不回头。”

    赵玄机:“那也比汪少荃那样的强百倍,而且赵五也确实需要这样一个帮衬。赵五一个人在圈子里还是有点势单力薄,而且有时候比较极端的场合,赵五这样的出面未必合适。”

    就好像抗争区里代表的时候,赵五一般不会拿出刀来让人砍自己。而这种愣头青虽然没脑子,但是在任何一个小集团里都需要,大德集团里不也有个类似的欧问道吗。遇到极端事件,这种不跟你讲道理的人往往能一锤定音。

    “你还有心情考虑这些!”沈柔有点哭笑不得,“商业城大计划都泡汤了!我还以为你要火冒三丈,然后直接去把汪少荃那小子给揍趴下呢。”

    赵玄机笑道:“第一,商业城项目泡不了汤;第二,汪少荃这种货色也不值得我动手,跟他讲讲道理就行了。”

    莫名其妙。

    随后赵玄机也没打电话,直接让人开车带他到了齐鸣市场,同时还顺便带着侯大雷。市场都已经推翻了好多,乱七八糟不成样子。

    而汪少荃这家伙正在指挥着,忙来忙去好不热闹。看到赵玄机的车停在了他身边,汪少荃顿时浑身一颤,随即堆起笑脸说:“玄机大哥!您瞧我这该死的,正要去向您当面请罪呢,您怎么自己来了……”

    赵玄机没说话,静静看着这片拆迁中的市场。而旁边的侯大雷却怒不可遏,一记老拳冲向了汪少荃的面门,幸好汪少荃向后躲了过去。

    “你TM果然是条养不熟的老狗!咱们说好了同进退,帮着玄机大哥做好这件事,你却当了叛徒,我侯大雷最不能忍你这种两面三刀的小人!”

    汪少荃恼了:“大雷你TM给我安分点,我这么做也有我的难处。再说关你鸟事,这是我跟玄机大哥的事情。”

    “玄机大哥的事,就是我侯大雷的事!”

    汪少荃有点无语,他也知道侯大雷就是个讲不清道理的家伙。于是赶紧陪上苦脸说:“玄机大哥,区里面一直威胁我,我承受不住压力啊。”

    赵玄机冷笑:“压力谁都有,我看是承受不住诱惑吧。一平方多给你三四成的好处,外加将来的物业管理权,确实诱人。”

    这消息怎么走漏这么快!汪少荃的脸色顿时青红不定尴尬至极。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