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于是仅仅两天之后,赵玄机尚未去天河市,钱灵君竟然就已经从猎人公司的朋友那里接到了消息——有人下重金向各家猎人公司、乃至于杀手公司广泛下达任务,要求废了赵玄机!

    虽然猎人公司的主要功能是寻找和提供信息情报,但很多时候也有些人会出手作案,无非看节操高低和赏金厚薄。

    赵玄机有点懵:“我去,谁干的?向所有猎人公司和杀手公司下任务?这得多大的财力,而我又是多大的脸面啊我擦!”

    钱灵君苦笑:“庞家。”

    有点傻眼,当然赵玄机也明白为啥人界能这么广泛的下任务了。

    就好像当初陈琳为了寻找杀父凶手而雇佣猎人,不管对方是否能找到目标,陈琳都必须支付一大笔费用。

    而要是无差别地向所有公司下达任务,我去,这得是多大一笔资金?

    错,这要看是什么人下达的任务!

    “荡魔手”庞建勋有这个脸面,所以任何公司都应该给这点面子,就算没有定金和预付款,很多公司也都乐于去做。因为大家相信庞建勋的信用,只要任务完全就肯定能从庞家领到赏金。

    而且发布任务的时候也带了一句:只要能完成任务的公司或个人,算是庞建勋欠你一个人情!以后若是需要庞家帮忙,只要不是作奸犯科或有损道义,庞家都会全力帮忙!

    这才是最让那些猎人公司或杀手公司感到亢奋的东西。

    一位大宗师的人情啊,关键时候作用不知有多大。比如说,当你的势力处于严重危机的时候,忽然有位大宗师出面给你站台镇场子,那会是什么结果?

    又比如你被人追杀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时候,竟然能得到一位大宗师的帮忙,这是钱能买得到的好处吗?

    钱灵君冷哼:“庞家这是公开跟你树敌啊。”

    赵玄机笑了笑:“或许,庞建勋压根儿也就没把我当回事儿吧。他之所以这么大张旗鼓,无非就是给庞家挽回点面子,好让世人知道庞家的强大实力和地位。”

    钱灵君:“但是不管怎么说,终究会给你带来巨大的麻烦。”

    那就没办法了,人家非要这么做能咋办。赵玄机不免叹道:“只希望那些猎人公司或杀手公司什么的,不要真的那么盲目冲动啊。”

    希望赵玄机的威名能吓住那些人的野心,要不然真一窝蜂冲过来的话,依照赵玄机现在这点能力,几乎就是引颈待戮的状态。

    “不可能,总会有人铤而走险的,毕竟庞家提供的赏金非常丰厚。”钱灵君苦恼说,“小树和小白在南方,你身边就我一个会功夫的,这下我的压力大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

    不过庞建勋倒是在发布任务的时候同时说过,希望承接任务的人不要伤及赵玄机的家人,他庞建勋也不希望结交这样不守江湖道义的朋友。

    钱灵君冷笑:“假惺惺罢了,为了维护自己大宗师的形象而沽名钓誉!”

    赵玄机却摇了摇头:“就算是假惺惺,至少说明他还要脸,还知道必须遵守江湖道义。祸不及妻儿,这是基本的操守。”

    而且赵玄机可以肯定,这种老家伙既然这么当众公布了,也就必然会认真执行。人要脸树要皮,何况是位大宗师。这么一来,赵玄机至少无需担心沈柔、陈琳和多多她们的安全问题。

    既然这样,赵玄机在安排了一下家里事务之后,就准备去天河市办事。出发前的晚上,他陪着沈柔和多多出去吃了顿饭。也是好久都没这么温馨过,多多非常兴奋,坐在赵玄机身边一五一十地汇报自己在学校里的情况。

    让赵玄机欣慰的是,孩子的学习成绩非常不错,全班总是前三名。虽说小孩子不能总以成绩来评价,但至少证明孩子在学校里的就学态度比较端正吧。

    “来,敬你一杯,都是你平时加班加班辅导孩子,辛苦了。”

    沈柔气得笑了出来:“平时不管不问,一句辛苦就算完了啊。孩子的教育才是大问题呢,其他都是浮云,啥都不懂。当然更重要的是,你得抽时间多陪陪她才行。”

    “嗯,陪你也太少,亏欠你们娘俩太多。”赵玄机笑着将杯中啤酒一饮而尽。说实在的,他是真想抛开身外一切事务,安安分分在家人身边过平淡的生活。

    他对什么声色犬马没追求,对高官厚禄也没**,但老天爷总是跟他开玩笑,总是让他能够轻轻松松赚到别人几辈子挣不到的钱,也总能让他一不留神就声名鹊起名扬四海,偏偏那种廉价的宁静生活却求之不得。

    就像现在这样,区区百十块钱就能买到的温馨生活,平时却难得有这种机会。

    一直到了晚上九点,赵玄机这才带着沈柔和多多准备返回。期间还带着多多逛了商场,给她买了最喜欢的彩笔套装,孩子兴奋得不得了。

    但是,就在地下商场里找自己的车的时候,赵玄机忽然感觉到了一种淡淡的威胁。

    若隐若现,危险源似乎就在这地下二层的车库里,但无法确定究竟发自哪里。

    微微皱了皱眉头,赵玄机不动声色拉起沈柔和多多返身回去。没有乘坐电梯,而是沿着步行梯上了一楼,直接走出了商场。

    沈柔不知道怎么了,但她很配合,也不多问。直至打了一辆出租车后,她才低声问为什么。

    赵玄机脸色不太好地摇了摇头:“不知道,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先回家再说,灵君在家里能保护你们,李欣她们也在。”

    神经兮兮地,搞得沈柔有点小小的紧张。而赵玄机则希望是自己多疑了,最好是因为身体虚弱而产生了错觉。

    ……

    而在刚才的商场地下车库里,当他们走了之后,就在他们那辆车旁边的一辆黑色轿车里,两个男人正在商量。

    其中一个声音阴寒地说道:“你确定没搞错,旁边这辆车就是那个沈柔的?”

    “肯定不会错。”另一个声线滑腻的家伙说,“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不开了,是忘了拿东西而回去了,还是察觉到咱们了?”

    “开什么玩笑,咱们在这里一动不动,他察觉什么?先等等,要是一直等不到,咱们再走下一步。”说着,这人摸了摸怀里的杀器。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