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小姐,请稍等,伙计已经去取了,很快就回来。”方掌柜耐着性子解释道。

    叶蓁蓁拿手指瞧着桌面,指责道:“本小姐都等了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拿来,倒是只顾着招呼其他客人,你们是怎么做生意的。”

    “是不是觉得她穿着华丽,所以就故意怠慢本小姐。”叶蓁蓁指了指谢卿,厉声说道。

    谢卿冷眼看向叶蓁蓁:“这位小姐姓叶?叶小姐,奇珍阁又不是为你一个人开的,难道说为了你一个客人,掌柜的就不用招呼其他客人了吗?”

    众人纷纷向叶蓁蓁投来鄙视的目光,奇珍阁是京城最大的玉器店,来买东西的人大多数都是达官贵人,都极其注重礼仪,像叶蓁蓁这样的无理取闹的人还真的少见。

    “当她是谁呢,这么没礼貌。”

    “看她这样子也不是什么高门贵族小姐,言行举止太差了。”

    “可不是,我看啊,就是些小门小户的姑娘,以为自己可了不得了呢。”

    ……

    众人的议论声传到叶蓁蓁耳中,叶蓁蓁脸色涨得通红,连忙朝众人说道:“我表哥是赵王,我姑姑是最受陛下宠爱的德妃娘娘,你们要是得罪了我,我就告诉姑姑去。”

    议论声渐消,怪不得这个女子这般口气,原来是德妃的侄女。

    叶蓁蓁瞬间面色一喜,昂首挺胸看向谢卿:“怕了吧,还不一边儿去,别打扰本小姐买东西。”

    谢卿没搭理她,只看向方掌柜:“掌柜的,不用理会她,把那传佛珠拿给我看看。”

    方掌柜连忙笑着将佛珠取下,正要拿给谢卿,却被叶蓁蓁夺了去。

    “这串佛珠本小姐要了。”叶蓁蓁仰着头看着谢卿,傲慢的姿态十足。她以为报出德妃娘娘和赵王的名号,谢卿就该规规矩矩地一边儿去,然而谢卿并没有理会她,她这是在为自己找场子呢。

    谢卿神色微冷:“叶小姐,这佛珠是我看中的,凡事都该讲个先来后到。”

    “我是的叶家嫡小姐,我就看中了这串佛珠,我就要买下。”

    面对不讲理的叶蓁蓁,谢卿笑了:“叶小姐,你莫非是想仗势欺人不成?”

    “对啊,我的姑姑是德妃娘娘,赵王是我亲表哥,长幼尊卑,我为尊。”叶蓁蓁很是得意地说道。

    谢卿衣着并不华丽,只着了一件天青色的素衣,头上除了一根玉簪再无其他发饰,落在叶蓁蓁眼里,装扮这样简陋的姑娘肯定不是世家大族。

    “长幼尊卑,倒是不知叶小姐是什么品级,有品级的方为尊。”

    叶蓁蓁哪里有什么品级。德妃叶氏娘家本来就是个小门小户,要不是赵王深受皇帝喜爱,只怕德妃连个妃位都坐不上,更别提她的娘家了,本来就是个五品小官,还不是借着德妃和赵王,坐上了吏部尚书的位置。

    谢卿抬眼看向叶蓁蓁,吏部尚书是吗?叶家还不配!

    “你有品级吗?你没品级你也不在本小姐之上。”

    谢卿轻笑道:“搞了半天,叶小姐你比没有任何品级啊,那你还得意什么啊,说什么长幼尊卑,你不过也是个普通闺阁女子罢了。”

    周围的人都纷纷低头笑了,这叶蓁蓁分明就是狐假虎威,谁不知道德妃叶氏的娘家本来是个小门小户啊,果然是没受过上等的教养,上不得台面。

    “你们笑什么,我……我表哥是陛下最宠爱的皇子,我姑姑是陛下最喜欢的妃子。”

    “翻来覆去就是这些话。”谢卿冷笑道,“叶小姐,你再说下去,就该蹲大牢了,陛下喜欢谁,是你一个臣女给议论的吗?揣测圣意,好大的胆子!”

    奇珍阁里的人很多,不罚有世家大族的夫人小姐,闹得越大越好,想必明日弹劾叶尚书的折子就该递到御书房了。

    揣测圣意,可不是轻则蹲大牢,重则小命呜呼嘛,众人都纷纷远离叶蓁蓁,可别被她牵连了。

    “你……”叶蓁蓁说不过,扬手就想挥巴掌,然而巴掌没落下来,倒是被小弯赏了一脚,直接摔倒在地。

    小弯挡在谢卿面前,可不能让人伤了谢卿。

    “小弯,没事,别激动。”谢卿淡淡一笑,将小弯拉到身后,示意她别动,然后走到叶蓁蓁面前,将她扶起。

    当然叶蓁蓁可不会领情,还没完全站起来,就用力一推,谢卿冷不防直接被摔倒在地。

    “小姐小心。”小弯离得远,没来及扶,眼睁睁看着谢卿摔倒在地。

    然而叶蓁蓁也没得到好,她还没站稳就去推谢卿,自己也向后倒去,而她的身后是柜台,然后噼里啪啦,柜台上的玉器倒了一地,方才还好好的玉器全部成了碎片。

    “小姐,你怎么样啊?”小弯连忙扶起谢卿。

    谢卿浅浅一笑:“我没事。”谢卿为什么会去扶叶蓁蓁,就叶蓁蓁那不知好歹的性子,自己去扶她,她只会恩将仇报,所以她早就有准备,在叶蓁蓁推为了她是,她顺手也推了叶蓁蓁一把,而且是在慌忙之间,轻轻一推,恐怕连叶蓁蓁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只会认为是自己没站稳。

    外人只会看到是谢卿好心扶起叶蓁蓁,但是叶蓁蓁却反手推了谢卿,然后自己没站稳,撞到了柜台上,至于柜台上的东西嘛,那就该叶蓁蓁赔偿了。奇珍阁是京城第一玉器店,放在柜台上的东西虽然不是最好的,那也是无一例外都是上等货,估摸着得价值十万两,叶家刚坐上吏部尚书的位置,要赔偿十万两,无异于是要了半条命。

    叶蓁蓁傻眼了也顾不得身体撞痛了,起身就往外跑。

    然而却被方掌柜拦住了:“叶小姐,你撞坏了我一柜子的玉器,不能就这么跑了啊。”

    叶蓁蓁回头看了一眼地上的碎片,这么多的玉器都撞碎了,这可怎么办啊。

    “不是我,我……”

    方掌柜笑了:“叶小姐,这里这么多人看到了,是你撞坏的。”众目睽睽之下你当众人瞎嘛。

    叶蓁蓁吓到了,吞吞吐吐地说道:“是她将我推倒的,要赔也是她赔。”

    谢卿淡淡地说道:“叶小姐,我看你不禁是仗势欺人,还想赖账。我好心去扶你,你却恩将仇报,将我推倒,你自己没站稳,撞坏了奇珍阁的玉器,又怪到我头上。做人做成你这样,还真是可悲。”

    叶蓁蓁慌了,眼泪包裹在眼睛里:“我,我没有……”然而说话没有任何底气,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她不承认。

    “叶小姐,你没有推我,还是没有撞坏东西?众目睽睽,大家都看到了,抵赖是没有用的,你跑路也是没有用的,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你难道想方掌柜找上尚书府?”谢卿忍不住摇头。

    “我……我不是故意的。”叶蓁蓁埋头低声说道,“别找上门,我赔就是了。”这要是找上了门,她还不被她父亲打死。

    “方掌柜,你还不算算损失了多少。”

    一旁的方掌柜连忙拿来账目,粗粗一算:“叶小姐,总共是十万两。”

    叶蓁蓁瞳孔紧缩,眼睛瞪得老大:“十万两!不可能这么贵!”

    方掌柜解释道:“本店从来都是一分钱一分货,您总共打碎了二十件玉器,总共是十万三千六百两,我还把那三千六百两给您省了,您若是不信,我可以给您列一个详细的清单。”

    十万两银子,叶蓁蓁怎么付得起,别说她付不起,就算是整个尚书府也拿不出十万两银子。

    “要不是她,我也不会撞到柜台上,这银子应该她,和我共同承担。”叶蓁蓁指着谢卿道。她本来想说这银子应该由谢卿来付,但是众目睽睽她也不能将责任全部推倒谢卿身上,所以就改了口她们都要赔,叶蓁蓁打算的是最好是让谢卿付九成,她付一成。

    可是,怎么会让她如愿呢。

    谢卿朝方掌柜致歉:“方掌柜,给贵店造成损失,还请见谅。”

    叶蓁蓁面色一喜:“你承认就最好了,那这个赔偿我们……”

    “叶小姐,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是你将东西撞碎的,我根本就没有碰到,这赔偿为什么要由我来出?”谢卿讽刺地说道,“叶小姐不是自称是德妃娘娘的侄女,赵王的表妹吗,既然想要高人一等,就拿出你高人一等的姿态来,推三阻四,哪里有半点贵女该有的样子。”

    众人纷纷看着叶蓁蓁,可不是嘛,又做出那高人一等的姿态来,居然还想推卸责任、甚至想赖账跑路,这样的品性真是丢人。

    叶蓁蓁急了:“我……你又是谁,你凭什么指责我,明明就是你陷害我,我不赔。”这么多的银子,她赔不起。

    谢卿轻笑道:“方掌柜,我看你还是报官吧,叶尚书的女儿撞碎了东西,却不赔偿,这事儿只能请官家来断案了。”

    方掌柜点了点头:“小二,你去请京兆府尹来,这事儿还请府尹大人为我们奇珍阁做主。”

    叶蓁蓁慌了,连忙堵在门口拦住:“不,不能去,我不要见官。”这事儿要是见官了,她的名声就不用要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