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小姐,那你就照价赔偿啊,你赔了我也就不用请京兆府尹大人来了。”方掌柜说道。

    反正一句话,你赔也得赔,不赔也得赔,你要是想跑路,那我就上门找叶尚书,叶尚书不在,那就去找赵王,总有人跑不掉。

    正说着,一个男子的声音传来:“发生什么事了?”

    众人只见赵天麟走了进来,旁边还跟着一个蒙面女子,可不就是未来赵王妃云芷絮小姐嘛。

    叶蓁蓁一见表哥来了,顿时觉得有了底气,连忙跑过去,拉着赵天麟的袖子:“表哥,你要为我做主啊。”

    谢卿抬眼看向赵天麟,好极了,来的正是时候。眉梢微挑,她可没错过云芷絮眼中一闪而过的怨恨,表哥与表妹的关系向来暧昧,更何况这个叶蓁蓁可是对赵天麟情根深种呢。

    从前李云卿赐婚给赵天麟的时候,叶蓁蓁起初也仗着自己是赵天麟的表妹,甩脸子,被自己教训了一顿之后方才老实。

    现在的未来赵王妃换成了“温柔善良”的云芷絮,叶家又升了官,叶蓁蓁恐怕是会觉得机会来了,哪怕云芷絮现在想拿刀砍了叶蓁蓁也不奇怪。

    叶蓁蓁添油加醋将事情说了一遍,当然她肯定是把责任推给谢卿。

    赵天麟眉头微皱,看向谢卿:“谢姑娘,你为何要针对蓁蓁。”

    “表哥,你认识她?”叶蓁蓁问道。

    云芷絮灵机一动,高声道:“这位姑娘就是忠勇侯府的五小姐谢卿。”

    谢家是淑妃的娘家,叶家是德妃的娘家,两家人的恩怨不言而喻,云芷絮是想将这件事情引到谢卿身上,让众人以为是谢卿故意设的局,陷害叶蓁蓁的。

    谢卿淡淡一笑,她就是要故意设局陷害叶家,还要他们有苦说不出,只能生生承受了。

    “臣女见过赵王。”谢卿向赵天麟行了标准的宫礼,方才说道,“谢卿从前并不认识叶小姐,赵王以为谢卿为何要针对叶小姐。再者,谢卿是否是针对叶小姐,这里这么多人,赵王为什么不问问他们。”

    “好你个谢卿,你分明就是看我是德妃娘娘的侄女,你才故意陷害我的。”叶蓁蓁理直气壮的说道。

    谢卿轻笑道:“叶小姐,你这话说的谢卿又听不懂了,谢卿和德妃娘娘无冤无仇,又怎会因为你与德妃娘娘的关系,陷害你?”

    叶蓁蓁脱口而出:“谁不知道你姑姑淑妃争宠争不过我姑姑,所以你……”

    “蓁蓁住嘴!”赵天麟想拦住她,然而还是晚了。

    谢卿摇头道:“叶家原来就是这样想的,淑妃娘娘和德妃娘娘同是陛下妃嫔,后宫和睦,没想到叶家居然有如此心思,其心可诛!”

    不管后宫里的妃嫔如何勾心斗角,如何争宠,但是表明上还是要后宫和睦,叶家小姐居然当众说出这样的话来,可不是其心可诛嘛。

    “谢小姐,蓁蓁不过是一时失言,你言过其实了。”赵天麟沉着脸说道,实则手心里捏了一把汗。

    谢卿挑眉:“是不是言过其实,谢卿说了不算,赵王还是向陛下,像满朝文武解释吧。”

    “你……”赵天麟气竭,愤怒的眸子死死地瞪着谢卿,他每每对上谢卿,最后都只能无言以对,这个姑娘心思敏捷,伶牙俐齿,让他根本无力招架。

    “方掌柜,把这尊白玉观音包起来吧,我要了。”谢卿再不理会他们,买了东西就走人,至于那十万两的银子怎么赔偿,就交给赵天麟去烦心吧。

    买了东西,又阴了赵天麟和叶家一把,谢卿记得心情格外好。

    “小弯,我带你去迎君阁吃饭。”

    “好啊好啊。”小弯当然高兴了,迎君阁可是自己家的地方。

    迎君阁

    谢卿去了,自然就被小二引去了雅间。

    “冯伯。”谢卿笑着朝冯伯打招呼。

    冯伯一见谢卿来了,连忙在雅间候着了。

    “小姐,这些日子可好?小弯您觉得可还能用?”小弯是冯伯为谢卿找的人,至于满不满意,还得谢卿说了算。

    谢卿看了看小弯,笑道:“小弯很好,多谢冯伯了。”

    冯伯点了点头,又说道:“惭愧的是,小姐说的前两件事,我还没有办到。”

    “我已经有线索了,那个白衣男子是镇南王世子云锦,而那块免死金牌,据云锦所言,他已经还给当今圣上了。”

    冯伯眉头紧皱:“小姐,属下多嘴,您要找那块金牌作何?”

    “冯伯,那块免死金牌上有一样东西,如果找到那样东西,就能为父亲平反。”谢卿面色凝重,“但是现在金牌落入皇帝之手,要想拿到难上加难,而且即便是拿到了,也不确定那东西还在不在。”

    谢卿忍不住揉了揉眉心,要为李家平反,最好的办法就是拿到那样东西。

    冯伯沉思片刻:“小姐,若是能为相爷平反,即便是再难也要做。”

    谢卿点了点头:“冯伯,你放心,我不会放弃的,平反、报仇,两样都不能落下。冯伯,云锦此人高深莫测,镇南王府那边你就不要插手了,我来。现在你要做的就是挤垮赵王和叶家的铺子。”

    “小姐,你已经设好了计谋了?”冯伯笑道。

    “说来也是巧了,奇珍阁的事情想必冯伯也收到消息了吧,十万两银子,叶家和赵王都要趴下一层皮下来。”谢卿冷冷的说道。

    冯伯笑道:“小姐放心,一切包在我身上,赔十万两银子,名下的铺子也接连亏损,要他们穷的喝西北风。”

    “叶氏踩着我们李家的血肉上位,今日不过是收点小利息,让他们去层皮,后面我们慢慢玩,我要一层一层割下他们的血肉,这叫血债血偿。”

    ……

    谢卿从雅间出来,迎面正碰上赵天麟和云芷絮,后面还跟着垂头丧气的叶蓁蓁。谢卿眉梢微挑,付了十万两银子,赵天麟还有心情来奇珍阁吃饭,看来他这定力倒是有长进啊。

    “谢卿,你站住。”

    赵天麟见谢卿就当没看见她似的,直接往前走,连忙呵住。

    谢卿转过身来,朝赵天麟行了礼:“臣女见过赵王。”

    仇人相见分外眼睁,叶蓁蓁方才一直低着头,没注意到谢卿,这会儿一听到谢卿的名字,连忙抬起头来,狠狠地瞪着她:“谢卿,你坑了我十万两银子,我要和你拼命。”

    说时,就朝谢卿冲去,谢卿迅速地给了小弯一个眼色,小弯会意,没有出手。

    “叶小姐,你做什么?”话还没说完,谢卿已经被叶蓁蓁一下子撞到了栏杆上。谁料,那栏杆太脆弱,直接撞破了,谢卿的身体直接朝下摔去。这里是二楼,从二楼高的地方摔下去,下面又全是用餐的客人,即便是不死,受伤也是肯定的了。

    “小姐……”小弯大呼一声,连忙跳下去救她。

    就在要落地的时候,谢卿只觉眼前闪过一个白影,然后下一刻,就落入一个温热的怀抱。

    “云锦。”谢卿喃喃出声。

    “小姐,你没事吧。”小弯跳下来,稳稳地落在地上,连忙上前去看被云锦抱在怀里的谢卿。

    谢卿摇了摇头:“我没事。”转而看向云锦,方才她掉下来,云锦正好在地上接住了她,若是没有武功的人,怎么可能办得到。

    云锦将谢卿放下,手还来得及离开,就猛地一口血喷出来。血染红了她天青色的素衣。

    “云锦!”谢卿急了,连忙扶住他。

    “哥哥。”楼上云芷絮也连忙跑下来。

    谢卿握住他的手腕,悄悄替他把脉,他的脉象好乱,怪不得御医断言他活不过二十五岁,她几乎摸不到他的脉。

    “世子,请服药。”侍卫陈渊连忙从怀中摸出药瓶来,谢卿一把抓过来,倒出来一闻,这是上好的调理身体的药。当机立断,当初八粒,然后递到云锦嘴边,“全部吃下去。”

    “你做什么,你放开我哥哥!”云芷絮一下来就拉开谢卿。

    谢卿再也忍不住了,直接一巴掌扇过去:“闭嘴!”

    云芷絮直接被扇倒在地,小弯挡在她面前,不允许她再靠近。

    此刻的谢卿看起来异常的暴怒,众人都吓了一跳,陈渊本来想说他来扶着的,但是看了看谢卿现在浑身的生人勿进的气息,他默默地立在原地没敢动。谁知道这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小姑娘,本以为只是口齿伶俐了些,没想到发起火来和世子有的一拼。

    服了药,云锦的脸色总算是有所缓和了。

    “云锦,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云锦看着谢卿的眼睛,她的眸光中隐隐有水光,这一次她是真心的,云锦倒是没想到,他居然让谢卿感动了。

    实际上云锦不知道,谢卿早就被他感动了,从他去丞相府祭拜开始,她就已经被他感动了,更别提他曾经拿了唯一一块免死金牌换父亲的命。

    “我没事。”云锦浅笑着答道,“倒是谢姑娘你怎么样了?”

    谢卿后退半步,朝他屈膝行礼:“谢卿多谢云世子救命之恩。”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