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夫人沉得住气,“怕什么,我求见的人是云小姐,她是你表哥的未婚妻,难道还会拒绝咱们不成。”

    对上云锦,叶夫人当然不敢硬气,但是云芷絮可就不一样了。即便是镇南王府地位再高,云芷絮在叶夫人面前也是晚辈。

    果然,不多时,门童将叶夫人母女引了进去。叶蓁蓁跟在叶夫人身后,好奇地打量着镇南王府。亭台楼阁、池亭水榭掩映在青松翠柏间,再辅以藤萝翠竹相点缀,足见主人高雅情怀。穿过花苑,就到了偏厅。

    叶夫人和叶蓁蓁门第不如镇南王府,因而主人是绝不可能在正厅接见的。

    即便是偏厅,室内的一应陈设也让叶蓁蓁惊讶无比,古朴典雅的雕花,大气恢宏的设计,就连里面的摆件也是难得一见的佳品。叶蓁蓁不由得生出一种惧意来,这是叶家绝对比不上的,同时内心隐隐有嫉妒之意。

    “叶夫人,叶小姐。”云芷絮走了进来,向她们打招呼。

    赵天麟和德妃都相当看重叶家,云芷絮自然不能怠慢了,一听说她们上门的消息,连忙叫人迎了进来。

    “云小姐。”叶夫人朝她点了点头,“不知云世子可在,昨日是我们蓁蓁不小心,今日特来向世子赔礼道歉。”

    叶蓁蓁低着头站在后面。

    云芷絮了然,答道:“含翠,你去叫哥哥来,就说我找他有事。”

    云锦此人性格孤僻,不轻易见外人,若是说叶夫人和叶小姐求见,只怕他未必肯答应。叶夫人朝云芷絮微微一笑,这是承她的情了。云芷絮勾唇一笑,她就是要叶家承她的情。

    叶蓁蓁的骄纵跋扈已经在京城出了名,此时她对叶家好一点,德妃日后追究起来,她也有说辞。

    不多时,含翠就回来了,然后云锦却没有来。倒是云锦身边的贴身侍卫陈渊跟了过来。

    陈渊朝云芷絮拱手行了一礼:“小姐,世子吩咐说,叶夫人和叶小姐如果是为了昨日的事情来的,就大可不必了,世子未曾放在心上。”

    陈渊的神色淡淡,面如表情地转述着云锦的话。叶夫人和叶蓁蓁是来道歉的,那这话就不用说了。

    叶夫人微笑着说道:“多谢世子海量,只是既然我们都来了,还是想当面和世子道个歉。”

    云锦虽然叫人来回了话,但是叶夫人心里还是不踏实,云锦这个人鲜少出现在众人前,他到底是个什么情绪,不亲眼见到,总是不放心。

    陈渊摇头:“世子说了不用了,叶夫人请回吧。”

    云芷絮见陈渊的态度坚决,陈渊的意思就是云锦的意思,这才出来打圆场:“叶夫人,哥哥他不喜欢见客,既然他说了不放在心上,那就绝不会再提。”

    叶夫人想了想,云家和叶家到底还是姻亲,云锦应当不会说话不算话,点了点头:“那这些礼物就请云小姐代为收下吧。”

    礼物送出去了,镇南王府这边的事情额算是了了,云芷絮笑着将叶夫人母女送出了门,想着这事儿也该完了,然而她正准备回去的时候,却发现,门外听着另一辆马车,心下生疑,招来门童问是谁家的马车。

    “这是忠勇侯府的马车。”门童老老实实地答道。

    云芷絮面色微变,看了看四周,好在这会儿叶夫人已经离开了,若是被她知道了,这隔阂肯定生出来了。

    “谢家的人来做什么?”云芷絮眉头紧皱,心里隐隐生出不好的念头来。

    门童摇头:“这小人就不知道了,只知道是先前那位谢姑娘求见世子的。”

    先前那位谢姑娘,可不就是谢卿嘛。

    云芷絮眼中闪过一丝恨意,然后提着裙子就快步走了进去。

    花厅

    “云世子,害你受伤,谢卿心中过意不去,谢卿会些医术,希望能帮你一把。”

    谢卿思来想去,她欠了云锦一份人情,必须要偿还,云锦想必什么也不缺,唯一缺的就是一副健康的身体。原本是打算让谢老夫人以谢家的名义准备一份厚礼就算了了,但是现在她还是决定亲自登门造访。

    云锦淡然一笑:“谢姑娘,你当真是越来越让人惊喜了。”

    一个闺阁女子居然还会医术?

    谢卿早料到他会由此疑问,笑着答道:“让世子见笑了,谢卿平日里不喜出门,唯独细化躲在房中看书,不过是看了几本医术,再加上自己身体不好,久病成医罢了。”

    这话也没错,这医术虽然是李云卿的,但是李云卿也是对医术有所涉猎,再加上李穆的教导,所以才有了这一身的医术。

    云锦不疑有他,将手伸出,让谢卿把脉。

    谢卿从前就替他把过脉,只是时间匆忙,未及细思,如今一探,神色大惊:“你不是生病,是中毒?”

    从前她只觉他脉象虚弱,再加上传闻他从小就体弱多病,因而她就先入为主的以为他这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毛病,然而如今才发现,他是虚弱,可是却不是生病,而是中毒,中毒已久导致疾病缠身。

    谢卿抬眼看向云锦,云锦脸上却并无惊讶的神色。

    “你……你早就知道你是中毒了?”

    云锦淡淡地点了点头。

    谢卿想了想,脑中将所有见过的毒药特征都过了一遍,迟疑着说道:“你中毒应该有些年头了,它一点一点地掏空你的身体,因而导致你体弱之相,这么霸道的毒,也只有上古三大毒药才能做到,碧落、彼岸、黄泉。”

    云锦浅笑道:“谢姑娘果然是博览群书,你说的没错,我中的正是碧落。”

    看着云锦脸上淡淡的笑容,谢卿神色一顿:“上古的毒药,至今都没有人能研究出解药。你能活到现在,已经是静心调养的结果了。”

    “我知道。”云锦点了点头。

    谢卿低头,看着他的雪白的手腕,一滴晶莹忍不住滑落,正抵在他的手腕上。

    温热的泪珠,让云锦的心忍不住一颤。

    “你们在做什么!”云芷絮推门而入,正看着谢卿拉着云锦的手,暧昧至极。

    云芷絮连忙走上前来,将谢卿的手拿开,沉声道:“谢姑娘,你是大家闺秀,怎么能如此不检点呢!”

    谢卿抬眼时,眼角的泪珠已经干了,只是眼睛还有些微红,也不做解释,此刻她并不想与云芷絮做争论。

    “絮儿,谁准许你进来的,出去。”云锦的声音淡淡的,但是熟悉他的人就该知道,他用这样的语气说话,表示他已经生气了。

    云芷絮眉头紧皱:“哥哥!”

    “出去!”云锦的声音更冷了。

    云芷絮瞪了一眼谢卿,然后心不甘情不愿地走开了。

    云锦朝谢卿淡笑道:“其实你不该来的。”

    谢卿与云锦的种种早已引起了人们的怀疑,谢卿若是对云锦无意,就不该再来见他了。

    “你对我有恩,我想帮你。”谢卿在心里默默地说道,不管是李云卿还是谢卿,你都有恩于我。

    云锦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我并不是要对你施恩,我所做的事情都是我自己想做罢了,你真的不用感激我。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你不必再费心了。”

    “云锦,你信我,我一定能找到解毒的办法的。”谢卿相信这世上的毒药绝不会无解,万物相生相克,即便是上古的毒药,那也是炼制而成,一定有克制它的方法。

    “谢卿,你若是执意如此,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我,你心仪我。”

    云锦的声音很轻,谢卿忍不住脸颊微红:“我……我不过是报恩而已,怎么会心仪你。”

    “那就对了,我不需要你报恩,你若是执意要打着报恩的幌子接近我,那你就是心仪我。”

    对什么对啊!谢卿只觉嘴角一抽,他这分明就是将自己逼开。

    “云锦,你这是强词夺理!我要帮你,和我是不是心仪你有什么关系!”

    “我就是强词夺理,反正你若是再接近我,那你就是想要嫁给我!”

    要不是看着这人慎重剧毒,谢卿就像一巴掌抽死他,还有理了!

    “云锦,你不讲理!”谢卿从来不知道白衣翩然的云锦世子,居然是这般蛮不讲理。

    云锦眉梢微挑,你能奈我何。

    “你……”谢卿咬紧了牙关,这样的云锦让她无可奈何,“好,我走!”

    然后拂袖甩门而去……

    云芷絮一直在外面不远处瞅着里面的情况,看谢卿这样子,两人好似吵架了,不由得心下一喜。

    云锦缓步走出来,看了看谢卿离去的身影,淡淡地说道:“出来吧,絮儿。”

    云芷絮这才走了出来,“哥哥,我没有偷听,我只是担心你。”

    “我又没说你偷听。”云锦的语气淡淡的,“絮儿,书房没有我的准许,任何人都不能随意进来,你也一样。”

    云芷絮低头答道:“哥哥,我不是故意的,我以后不会了。”

    实则心里却嘀咕着那凭什么谢卿就可以,你为什么让谢卿进去呢。

    “你想说为什么谢卿可以进去。”云锦淡笑道,“是我准许她进去的,不是我待她不同,我有我的理由,至于为什么,我就不必和你解释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