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谢老夫人闻言,唇角微微翘起,笑着点头说道:“嗯嗯,回头我让你大哥向陛下上折子,你离家多年,也是时候该回来了。”

    “多谢母亲。”谢三爷面上一喜。

    谢老夫人脸上的笑意更浓了,扫了一眼谢三爷身后的几个孩子,笑着说道:“转眼间你的孩子都这样大了。”

    谢三爷这才想起还没介绍自己的孩子,连忙说道:“雅儿、浩儿快来给祖母请安。”

    谢雅和谢承浩连忙跪下给谢老夫人行礼:“见过祖母,祖母万福。”谢三爷只有一儿一女,都是嫡出,谢雅是长女,今年十四岁,比谢卿还要大几个月,在侯府中行三,谢承浩是幼子,年方七岁。

    “都是好孩子。”谢老夫人点了点头,又吩咐谢茹等人和三房的子女见了礼。

    谢茹倒还好,嫡长女的气度还是有的,到底是和颜悦色,但是谢琦就没好性子了,只勉强笑了笑,庶出三叔的孩子,在她眼里地位低下,她肯和他们打个招呼就已经是给他们面子了。

    轮到谢卿了,谢卿莞尔一笑,“三姐姐、三弟弟。”论班排辈,谢家孙儿辈只有三个儿子,大房有一嫡子一庶子,除外就是眼前这个谢承浩了,在少爷中,行三。

    谢承浩还小,除了谢琦那样明摆着的不喜欢,其他的他倒是感觉不出来,但是谢雅已经知事了,她知道谢卿比谢茹更真心,连忙给谢卿还礼:“五妹妹好。”

    “三姐姐送的这个香囊好生精致啊,上面的绣的花真是活灵活现的,是三姐姐自己做的吗?”谢卿拿着方才谢雅送的香囊赞道。

    谢雅点了点头,笑着说道:“五妹妹你喜欢就好。”

    “喜欢的,这绣法好似与我平日里用的不一样,不知三姐姐可否指点我一番。”谢卿说道。

    谢雅没有立刻同意,而是先看了看自己的母亲三夫人柳氏,直到柳氏微微点了点头,她方才应下:“好啊,都是姐妹,五妹妹你既然喜欢,我教你便是。”

    谢老夫人见状,笑着说道:“卿丫头这么一说,我瞧着这绣法是灵州特有的双面绣吧。”

    “回祖母的话,正是双面绣。”谢雅大大落落地答道。

    “双面绣极考验绣工,难得你还绣的如此好,咱们谢府要说女工,你排第二,只怕没人能排第一了。”谢老夫人的一句赞,让谢雅不禁脸色微红。

    她没有想到谢老夫人会这样赞赏她,她早听母亲柳氏说谢老夫人不待见三房,到了京城,言行举止都要千万小心谨慎,别被人抓了错处,现在看来,谢老夫人是个很慈祥和蔼的人嘛。

    谢卿笑嘻嘻地说道:“那卿儿就厚着脸皮请三姐姐教我了。”

    又不是独家的绣法,谢雅也欣然同意。

    谢卿与谢雅时不时说笑几句,姐妹间倒也和睦,不过谢琦的脸色就不那么友好了。从谢老夫人院子中回去了,谢茹立刻朝谢茹抱怨道:“大姐,你方才拉着我做什么,祖母都快把谢雅夸上天了,一个庶子生的女儿,还长脸了!”

    “琦儿,你也说了谢雅又不是祖母的亲孙女儿,再怎么夸她,她也越不过你去,你又何必斤斤计较呢。”谢茹劝道。谢琦要是在谢老夫人院子里真发作了,到头来丢脸的还是她自己。

    李氏也跟着说道:“是啊,琦儿,你姐姐说得对,那个谢雅你不用放在心上,你才是嫡出的姑娘,可不能失了你的脸面。”

    庶出的三房,李氏压根就没看在眼里。

    可是李氏这般附和谢茹,谢琦心里头更不舒服了,只觉得一口气堵在心里出不来,嘟嘟囔囔地说道:“祖母往日里最喜欢我和大姐了,可是现在,先是谢卿,再来个谢雅。你们又不是没有听到祖母是怎么夸谢雅的,什么女工第一,明明大姐的女工才是最好的啊。”

    谢琦一脸的不服气,而谢茹眼眸中闪过一丝异色,瞬间又恢复如常,轻笑道:“琦儿你别这么说,三妹妹的女工确实不错,拿双面绣,我确实是不会的。”

    李氏反而笑了,道:“琦儿原来你是在为你大姐姐不平呢,琦儿、茹儿,你们听娘说,女工好不好不打紧,你们和别的小姐不一样,你们是侯府长房嫡出的姑娘,身份最尊贵,以后铁定是要嫁入高门贵族,甚至是皇族的,女工也好、琴棋书画也罢,出类拔萃自然是好,但是这到底只是锦上添花的东西,最重要的如何管家,如何抓住夫君的心。”

    闻言,谢茹与谢琦均是害羞的低下头去,谢琦还好,特别是谢茹,脸色陀红如灯笼。

    “母亲,女儿都还小呢。”谢茹羞涩地说道,小吗?当然不小,李氏说的没错,她是侯府的嫡长女,也是内定的毅王妃,她很多时候都养在姑姑淑妃娘娘跟前,就是为了学习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皇妃,甚至是皇后。

    “就是嘛,母亲你现在都这么说了,女儿不依。”谢琦捏着衣角撒娇。

    李氏难得看到谢琦害羞,当下捂着嘴笑道:“你们年纪也不小了,这次老夫人的寿宴,请了不少京中的才俊,还有皇子王爷,琦儿你正好看看,有中意的没有。”

    谢茹很自然地没有提及,李氏对长女很满意,她日后是要嫁给毅王的,倒是不用愁,只是小女儿谢琦,她的夫婿要好好挑挑。

    “娘……”谢琦羞涩地将头埋下。

    谢茹唇角轻勾,“说起来,府里的几个妹妹年龄都差不多,就连五妹妹也十四了,都是到了要说亲的年纪了,母亲您是当家主母,恐怕还要多留意才是。”

    换句话说,谢家姑娘的婚事李氏是个可以拿主意的。大房的姑娘不用说,李氏有绝对的权力拿捏,二房就林氏一个寡母,无权无势的,自然也好办,三房不过是庶出,又初到京城,人生地不熟的,李氏要拿捏也不难。

    李氏当即明了谢茹的意思,笑着说道:“茹儿你这么一说,倒是提醒我了,我是个该和老夫人提一提,这姑娘们的亲事都该提上日程了。”

    谢琦眼咕噜一转,连忙阴笑着说道:“那个谢卿不是伶牙俐齿嘛,还有新来的谢雅,绣的一手好花嘛,可要给她们挑个好人家呢,我看呐,她们身份又不高,嫁个庶子什么的也就够了。”

    李氏和谢茹都神色一愣,谢琦这话说的也忒直白了吧,虽说她们是想拿捏姑娘的亲事,可是也不是因着一时的不快,就随便找个不好的人家把她们嫁了啊。

    “母亲,大姐,你们愣着做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谢琦丝毫不以为然,扬眉说道,“谢卿一个小孤女,谢雅就更不用说了,庶出的姑娘,能嫁个庶子就不错了。”

    谢琦得意洋洋,仿佛已经看到谢卿和谢雅日后悲惨的生活了。她要她们永远都在她之下,不管是在闺中时,还是日后嫁做人妇。

    “琦儿,这事儿母亲会考量的,你就不要操心了,你这会儿好好休息,到时候漂漂亮亮地出现在寿宴上。”

    谢琦一定,连忙摸了摸自己的脸蛋,然后利落地回了自己的屋子。

    打发走了谢琦,李氏叹息一声,道:“茹儿,你说琦儿嫁给谁好呢?”李氏从前还不觉得,今日听到谢琦这番完全没有脑子的话,都惊呆了。她这个性子若是不改的话,日后嫁了人,恐怕不是被人冷落就是被休弃。

    谢茹眉头微皱:“琦儿她也确实太不明事理,即便是她不待见谢卿,也不至于说出将谢卿嫁给庶子这样的话啊,谢雅还好说,谢卿到底是二叔嫡出的姑娘,嫡女嫁给庶子,这伤的可是咱们忠勇侯府的颜面啊。”

    李氏无奈地说道:“琦儿不比你通透,嫡女嫁庶子本来就是忌讳的事情,谢卿即便是父亲早亡,但到底名头上还是侯府的嫡女,若是真嫁给庶子了,这可就太丢脸了,到时候谢家姑娘的名声都会受影响。琦儿怎么就想不明白呢。”

    谢琦这样的做法叫什么?损人不利己。

    “母亲,您不能再惯着琦儿了,再这样下去,无论是对她还是对您都不好。”谢茹劝道,“还有谢雅,琦儿今日对人家不理不睬的,反而是五妹妹给人留下的印象好,我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啊。”

    李氏不解:“琦儿对谢雅的反应倒也正常,三房只是庶出,你也犯不着与他们好性子,脸面上过得去就行了,难不成还要放低了身段求着他们不成。”

    李氏的言语中不乏有鄙薄之意,显然,对于三房这个庶出,李氏也只是当个过客对待,能和他们和颜悦色地打个招呼,已经是抬举他们了。

    “母亲,您可别把三叔想的太简单了。”谢茹急道。

    她算是明白了,谢琦那副唯我独尊的性子是怎么养成的了,还不是李氏言传身教养出来的。

    “茹儿,我知道,你是嫡长女,日后也是要做皇妃的,要端庄大方,可是母亲告诉你,有的人你只需表面上应付一下就可以了。”这有的人显然就指的是谢三爷一家。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