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小弯拍着胸脯答道:“小姐放心,奴婢定不会辜负小姐所望。”

    谢卿唇角轻勾,拍了拍小弯的肩膀,小弯回之以一笑。

    谢老夫人的院子

    “给祖母请安。”

    “给老夫人请安。”

    林氏和谢卿与谢老夫人行礼,今日是她大寿,因而二人行的是跪礼。

    谢老夫人连忙摆了摆手:“快起来。”

    “五妹妹你可来迟了,我们可都到了,就等你们了。”说话的是谢慧,她和谢卿的梁子经过上次的欠条事件已经结上了。

    “我们……”

    林氏刚想说话,就被谢卿拉住,谢卿朝谢慧笑着说道:“四姐姐你等我做什么,难不成我不来你就不给祖母请安了?四姐姐是个急性子,事事都想靠前,卿儿可不和你争。”

    明里暗里,你不就是想在老夫人面前露脸,留个孝顺的好印象嘛,我来来晚点正好成全你。

    谢慧瞪着谢卿:“谢卿,今日是祖母寿宴,你还如此出言不逊,你这分明是没将祖母放在眼里。”

    “四姐姐,我知道你在记恨我呢,但是今日是祖母的寿宴,我不与你解释,你也别吵了。”谢卿转过头去,再不理会她。

    “你是得了便宜还卖乖!”谢慧怒了。

    “够了!”谢老夫人厉声斥道,“四丫头,你还有没有一点规矩,卿丫头都知道今日是老身的寿宴,不是你们吵架的时候,你怎么既听不进去呢。”

    不管是谢慧还是谢卿,谢老夫人都不关注,哪怕她们关起门来打架,只要不闹开,她看见了也装作没看见,但是今日是她的寿宴,要是闹出点什么纠纷,那岂不是打她的脸嘛。

    谢琦琼鼻一声嗤笑,谢慧这个庶妹当真是没长眼睛,连忙宽慰老夫人:“祖母,今日是您的寿宴,您可不能动怒啊,有什么事情明日再说。”

    谢卿和谢慧犯了什么错,等明日寿宴结束了,挨个儿挨个儿地受罚。谢慧一听,心头一凉,前些日子被罚跪祠堂,伤了膝盖,现在都还疼着呢。

    “今日是老身的寿宴,来的都是达官贵人,你们可不许丢了谢家的脸,不然休怪老身无情!”谢老夫人朝堂下众人厉声说道。

    一种丫鬟婆子连忙齐声大道:“奴婢明白。”

    谢慧也跟着丫鬟婆子们,下跪,口中直呼:“孙女儿明白。”

    然而等她抬起头来时,发现谢茹、谢琦、谢卿,就连大房的谢雅都是一副你是白痴似的眼神看着他。原因是她们都没跪,只有谢慧如同丫鬟一样,跪着说话。

    “哈哈哈,我还是第一次知道三妹妹你原来是把自己当丫鬟了呀。”谢琦头一个忍不住笑道。

    谢茹和谢雅也忍不住掩面微笑。谢卿垂眸未语,也看不清她脸上的神情。

    谢老夫人方才那番话,分明就是说给丫鬟婆子们听得,借着寻丫鬟来给几位小姐提个醒儿,今日不可胡闹。然而谢慧是庶女,平日里被嫡母压着,被谢老夫人方才洪亮的声音一吓,连忙跪地称是。

    结果这一跪,面子里子全掉光了。

    谢慧眼眶中蓄满了泪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这么丢脸,还是自己给自己没脸的。这比那张欠条更让她难堪。

    “行了,都起来吧,王嬷嬷,带四小姐去梳洗。”谢老夫人吩咐道。

    谢慧逃也似的离去,她留在这里一刻就要多受一刻的侮辱。

    “琦儿,你也不要笑了。”谢老夫人轻叹道,“她也是我谢家的小姐,今日可别被人笑话了。”被自己家里的人笑话了也就算了,可别丢脸丢到外人面前了。

    谢琦眼角一扬:“我看四妹妹今日还是带自己院子里,不要出来为好,免得给祖母丢脸。”庶女就是上不得台面。

    “琦儿,胡说什么呢。”李氏连忙斥道,“今日是老夫人的寿宴,四丫头作为孙女儿,怎么能不给祖母拜寿呢。”

    忠勇侯府有几位姑娘,这都是京城中的人心中有数的,若是谢慧今日被关起来了,难免会有人议论,这可不单单是议论谢慧是不是品性不端啊什么的,而是说忠勇侯府的姑娘怎么怎么样。若是要罚谢慧,而导致整个侯府跟着蒙羞,这就不值当了。

    谢老夫人若有所思地说道:“慧丫头也却是有些失礼了。”显然,谢老夫人是将谢琦的话听进去了。

    “祖母,不如这样,一会儿献寿礼的时候,让四妹妹出来就是,其他时候,就让她待在自己院子里好了,这样也不会落人口实。”谢茹适时地说道。

    听起来倒像是个好办法,谢老夫人想了想,点了点头:“就照茹儿的意思办吧。慧丫头的行为做派就像个市井女子似的,前些时候还和卿丫头闹出欠条的事情,李氏,你回头要好好教教她。”

    像今日这般丫鬟的作态,谢老夫人心里想想就膈应的慌,好歹是正经的庶出小姐,即便是庶出,也该有主子的言行举止,再联想到前几日的欠条一事,谢老夫人深深觉得,谢慧的教养不行,认知不对。

    谢雅看了看自己的母亲柳氏,大房母女三言两语,就禁了谢慧的足,而且寿宴后,她还要受罚,这也太过了点吧。谢慧听从老夫人的吩咐,不过就是跪下说了一句话,就被人这般嫌弃。

    柳氏给了谢雅一个安定的眼神,谢慧可不可怜?可怜。但是柳氏也没有办法,她不能插嘴,而且她也没有理由插嘴,他们三房本来就是像是客人般的存在,若是插嘴,那就是喧宾夺主了。

    柳氏悄悄看了看谢卿和林氏,谢卿神色未变,林氏眉头微皱,但是终究也没有说什么。

    谢老夫人是忠勇侯府的老太太,又是宫里圣宠不衰的淑妃娘娘的生母,她大寿自然来道贺的客人极多。请了安,谢老夫人就打发几个媳妇儿孙女儿出去接待客人了。

    柳氏与林氏走在一路:“二嫂,这四姑娘平日里也是这般动不动就被罚吗?”柳氏经过打听,确认李氏还是那副性子,就坚决认为不要和李氏打交道,维持表面的和谐就好,这府里也就林氏母女稍微可以相处了。

    林氏轻叹一口气:“我平日里鲜少见着四姑娘,不过倒是听说她确实经常受罚,要是侯爷来后院还好,像今日侯爷忙着顾不上她,她也就只有挨打的份儿。”

    林氏这个关起门来过小日子的人都这样说了,柳氏就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测没错了。

    “弟妹,你也别想多了,你们已经分出去了,大嫂她的手也伸不到你们这边来。”林氏劝道。谢慧为何会频频受罚,归根结底还不是因为她是庶女,不是出自李氏的肚皮。谢三爷同样是庶子,林氏就担心柳氏会心下不快,这才出言相劝。

    柳氏不自然地笑了笑:“二嫂说的是。”

    心里盘算着,待老夫人寿宴结束后,他们还是立刻离开吧,留下了就是自找苦吃。

    ……

    谢卿与谢雅走在一处,今日来的客人虽多,但是谢卿从前也不认识几个人,谢雅就更不用说了,很小的时候就去了灵州,京城的姑娘她也不认识几个。谢茹和谢琦又早就不见了人影,谢雅只觉两眼一抓瞎,自己好像是被孤立了一般,不过好在旁边还有个谢卿,至少不觉得尴尬。

    “谢五小姐?”

    忽听得有人唤她,谢卿连忙回过头去。

    安凤盈眉眼弯弯,笑着说道:“五小姐,你还记得我吗?”

    到底只见过一次面,安凤盈未免尴尬,有必要确认一下,谢卿是否还记得她。

    “安小姐,谢卿怎么会不记得的呢。”谢卿莞尔一笑,又朝她身旁的女子打招呼,“柳小姐也来了,快请坐,灵芝,去那些茶点来。”

    安凤盈这才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道:“柳姐姐,我就说嘛五小姐定是记得我们的。”

    柳青萝点了点头,朝谢卿回礼:“谢小姐有礼了。”

    “五小姐,这位小姐是?”安凤盈眼尖,谢卿旁边的谢雅看着陌生,也不知是哪家的姑娘。

    “这是我家三姐姐谢雅。”谢卿与她们做了介绍,“三姐姐,这位是护国公府的柳青萝,安御史的女儿安凤盈。”

    谢雅心下一惊,这两位姑娘家世颇为厚重,连忙与她们见礼:“谢雅见过柳小姐、安小姐。”

    安凤盈连忙摆了摆手,笑着说道:“原来也是谢家小姐啊啊,从前倒是没见过你呢。”

    “我随我父亲在灵州,前些时候才回来的。”谢雅解释道。

    这么一说,安凤盈就想起来了,“你父亲是不是灵州知府谢大人?昨日我还听我父亲说起谢大人政绩不错,连陛下都夸赞呢。”

    “凤盈,我们是女子,可别说朝堂的事情。”柳青萝出言提醒。

    女子议论朝中臣子的政绩,到底是忌讳。安凤盈吐了吐舌头:“柳姐姐教训的是,凤盈知错了。这里就我们几个人,你们可别说出去啊,不然凤盈可就要被训了。”

    安凤盈是出了名的说话爽朗,一副笑嘻嘻的模样,柳青萝都不好意思多说什么了,只点了点她的鼻尖,笑道:“你呀你呀,你这张嘴可是什么都敢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