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谢卿连连点头:“原来是这样啊,唉,不过叶小姐你打碎的东西最起码也值个几万两银子,这么多银子就打水漂了,可是一笔不小的损失啊。云小姐,你还没出嫁呢,就急着为赵王的母家省钱了,不知道会不会伤云世子的心哦。”

    奇珍阁是谁的产业,谢卿不清楚,但是她可以肯定绝对不是云芷絮的,若真是云芷絮的,那从前她们一起去奇珍阁买首饰的时候,云芷絮必然要明里暗里炫耀一番。

    云芷絮是镇南王府的庶女,若不是因为镇南王府子嗣单薄,除了云锦,就只剩下她了,她恐怕难以为人所知。镇南王去的早,云锦又多病,像个隐形人一样存在,因而云芷絮内心是十分自卑的。

    谢卿还记得她初次见到云芷絮的时候,是在一个贵女的聚会上,云芷絮像个小可怜一样,没有人理会她。还是谢卿主动与她打了招呼,云芷絮一听她是丞相之女,立马眼睛就开始放光了。之后云芷絮总是粘着谢卿,有谢卿在的地方,一定有云芷絮。

    李家是真正的百年世家大族,所以谢卿的手里也有很多的日进斗金的铺子,她偶尔也会带云芷絮去铺子里逛逛。云芷絮急于表现自己,也会说自己手里有多少铺子,但是却没有奇珍阁。

    奇珍阁不是云芷絮的,那就是云家的,云家谁做主,当然是云锦了。

    云芷絮羞愧万分,脸色微红,吞吞吐吐地说道:“我……这是哥哥的心意,哥哥说了不用赔了。”

    几万两银子就因为这层亲戚关系,就不用赔了,还没出嫁呢,就迫不及待地胳膊肘往外拐了。

    谢卿淡淡一笑,道:“云小姐说的是,到底是亲兄妹,帮帮赵王的表妹也未尝不可。”

    云锦和云芷絮是亲兄妹,但是叶蓁蓁不过是赵天麟的表妹,亲疏有别,亲兄弟还明算账呢,云芷絮还好意思说这是云锦的意思。

    “贱人!”叶蓁蓁大怒,她只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这几万两银子叶家也赔了,但是如今还要被谢卿出言讽刺,心里着实气不过。

    正巧旁边的石桌上放着茶杯,叶蓁蓁飞快地拿起茶杯,扬手就往谢卿脸上泼去。

    “小姐小心!”小弯眼疾手快,连忙将谢卿拉开。

    然而还是晚了一步,杯中的茶水是没有泼到谢卿脸上,但是却稳稳地撒在了衣衫上。

    好在杯中的茶水不多,但是谢卿的衣衫颜色较素,上面的茶水渍格外明显。

    谢卿脸色微变。

    叶蓁蓁扬眉笑道:“不好意思,手滑。云姐姐你看到的哦。”

    这里没有其他人,除却各自的丫鬟,就剩下她们三人,叶蓁蓁话语中的意思很明显,我又不是故意将水泼到你身上的,这一点云芷絮也可以证明,你若是想告状,也没有用。

    谢卿冷冷一笑,目光突然落在叶蓁蓁身后,淡淡地说道:“赵王,你看怎么办吧。”

    什么?赵天麟来了,叶蓁蓁脸色突变,奇珍阁的事情已经让表哥很不满了,若是再惹表哥生气,那表哥肯定就不理自己了。

    “表哥,我……”叶蓁蓁连忙回头去看,然后哪里有赵天麟的身影啊。

    叶蓁蓁这才发现被骗了,“你骗人!”

    然后她刚一回过头来,啪!脸上就挨了一巴掌。

    谢卿摸了摸手掌心,淡笑道:“我打蚊子的,结果你自己把脸凑过来了。”

    叶蓁蓁大怒,“你敢打我,贱人!”扬手就是一巴掌。

    啪!

    重重的巴掌声响起,下一刻就是云芷絮的呜咽声。这一巴掌并没有落到谢卿脸上,只见云芷絮白玉般的脸蛋上五个红红的指头印格外的显眼。

    谢卿早就料到叶蓁蓁肯定会打回来,所以她早有准备,一个闪身避开,而小弯则是悄悄将手中的石子弹出,正巧打在云芷絮的膝盖上,云芷絮吃痛,必定会往前倾,然后很是凑巧地刚好接下那一巴掌。

    小弯可是冯伯训练许久的人,功夫一流,石子打过去,稳准狠,最重要的是若非懂武功的人根本不会发现是被人用石子打的,只会觉得膝盖莫名的一疼。

    “叶小姐,你怎么打了云小姐啊!”灵芝可是个话又多而且嗓门还很大的姑娘,这么高声一呼,立刻将不远处的人目光吸引过来了。

    “你胡说什么,我哪有打了云姐姐。”叶蓁蓁脸色一白,完了,她又闯祸了。

    “云姐姐,你知道的,不是我……”

    云芷絮有苦说不出,脸上火辣辣的疼,叶蓁蓁怎么这么大的力气,心里不禁骂道:果然是小门小户出来的,一身蛮力!

    “是你,是你谢卿!”叶蓁蓁连忙将手指向谢卿,她不能承认是她打了云芷絮。

    “怎么回事?”一个熟悉的男声在耳边响起,是赵天麟。

    叶蓁蓁连忙回头,迅速跑到赵天麟身边,一手拽起他的胳膊,一手指着谢卿说道:“表哥,是谢卿打了云姐姐,你快为云姐姐报仇啊。”

    呵呵,恶人先告状!

    赵天麟看着捂着脸颊,泪光点点的云芷絮,顿时心疼不已。

    “谢五小姐,你为什么打絮儿?”他狠狠地瞪着谢卿,那目光似乎要把谢卿吃了一般。

    “赵王你一上来就问谢卿为什么打云小姐,这个问题我没法回答你。”谢卿的语气淡淡的。

    赵天麟看着谢卿这云淡风轻的样子就来气,怒吼道:“谢卿你不要以为这里是你谢家的地方,你就可以胡来了!本王和云家都不会放过你的!”

    谢卿轻笑道:“赵王是在恐吓臣女么,也是啊,赵王你是天潢贵胄,谢卿不过是区区一介臣女,哪里敢和赵王作对,不过赵王你是不是傻啊,又不是谢卿打的云小姐,我怎么回答你的问题啊。”

    她以前怎么没发现赵天麟这么蠢啊,也不核实一下是不是她打的云芷絮,就急着安罪名。别说为君了,即便是为王,那也合该是公正严明,不因一己之私而构陷他人,除非他想做个昏庸的人。

    “就因为叶小姐一句话,就认定了是谢卿打的,赵王你是把自家表妹的话当圣旨么!”

    赵天麟眼睛一缩,“谢卿!你胡说!”

    叶蓁蓁的话是圣旨,这可是诛心之论。

    谢卿淡淡地说道:“我可没有胡说,赵王对叶小姐的话言听计从,光凭叶小姐一句话,就认定是谢卿打的,赵王这般深信不疑,可不是只有圣旨嘛,难道我有什么地方说错了吗?”

    只有圣旨才是不管你信或不信,你都必须要信。

    “絮儿,到底是谁打你的?”赵天麟看向云芷絮。要论口舌,他不是谢卿的对手,但是圣旨之说太过诛心,他只能避开这个敏感的字眼。

    叶蓁蓁急了,泪珠在眼眶中打转:“表哥你不相信我么。”

    手紧紧的拽着赵天麟的胳膊,这一幕落在云芷絮眼中分外碍眼,她好想一刀剁了那只手。

    “云姐姐,你快和表哥说啊,不是我打的,是谢卿。”叶蓁蓁一个劲儿地给云芷絮使眼色。

    然后云芷絮只捂着脸,沉默不语。

    殊不知,方才叶蓁蓁情急之下矢口否认,就已经让赵天麟生疑了,他只是问云芷絮到底是谁打的她,但是却没说一定就是叶蓁蓁做的,然而叶蓁蓁倒好,自己站出来先承认了,说得这么急,难免有说谎的嫌疑。

    赵天麟顿时脸色一沉,他从小和叶蓁蓁一块儿长大,怎么不了解这个任性的表妹,她打了云芷絮,却将责任推脱给谢卿,按她的心性,绝对做得出来。而云芷絮……

    赵天麟很是心疼地看着她,云芷絮向来温柔善良,念及叶蓁蓁是他的表妹,怕他难做,肯定不愿说出真相,但是又不能诬陷谢卿,所以只能保持沉默。

    那么,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吧,回头再补偿云芷絮就是了,也好过现在在谢卿这个落了脸面。

    “这……”

    赵天麟话刚说出口,就被谢卿接过话去:“横竖都是你们自家姐妹,叶小姐既然叫云小姐一声姐姐,那做姐姐的又怎么会和妹妹一般计较呢,赵王,要不这事儿就算了吧,谢卿就当没看到。”

    姐姐妹妹!

    云芷絮顿时心头一震,她才不要做叶蓁蓁的姐姐呢。姐姐妹妹用的最多的是妻妾之间。

    “天麟哥哥,絮儿……”云芷絮说时,眼泪滚落,如梨花带雨,叫人生生软了心肠。

    赵天麟连忙甩开叶蓁蓁的手,上前安慰云芷絮:“絮儿,你怎么了?”

    云芷絮抬眼看向赵天麟,柔柔弱弱地说道:“好疼。”

    哪里疼?自然就只有脸上了。赵天麟心下一惊,想起前段时间,云芷絮伤了脸,该不会是伤口还没好,这回又复发了吧。此时赵天麟眼里只有云芷絮含泪的双眸,压根没有想到,已经完全愈合的伤口怎么还会复发呢。

    赵天麟小心翼翼地将云芷絮捂着脸蛋的手挪开,只见白皙的面容上清晰可见五个红红的指头印,顿时脸色一沉。

    “叶蓁蓁,你都做了什么!”赵天麟怒道。这是用了多大的力道啊,云芷絮脸上的指头印还这样明显。

    “不,不是我,表哥,你相信我,真的不是我,是谢卿。”叶蓁蓁还是不死心,依旧想将事情推到谢卿身上。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