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谢卿的言辞很大胆,她就静静的坐在那里,沉静地像一副精致的仕女画,但是丹唇轻启,却说出这样大胆的话,她脸上淡淡的笑容,让淑妃生出一种感觉,她更像个合作者,他们是站在完全平等的台阶上。

    “我父亲?”谢卿淡笑着说道,“父亲去的时候,我还小,记不住事。”

    谢二爷去世的时候,谢卿还不足三岁,小孩子忘性大,记不得倒也是寻常事。

    不过从母亲林氏的言辞中,谢二爷貌似是个很顾家的体贴好男人。

    “二哥从小就爱习武,他曾经一个人在外游历了几年,一个侯府的少爷,孤身一人在外游历,几年后他回来了,大家都夸他胆色不凡。”

    “倒是没想到父亲还有这段经历呢,如果我父亲或者,他是不是会成为一位将军。”谢卿笑着说道。

    世家公子长大后外出游历几年的也大有人在,不过世家公子大多金贵,即便是外出游历,身边也都是有人保护的,像谢二爷这般孤身一人,单枪匹马的还真是少见。

    “若真是那样,那就太好了。”谢淑妃轻叹道。谢家是百年大族,底蕴深厚,但是即便是百年大族也阻挡不了谢家的衰落。谢家大爷忠勇侯能力平平,没什么大的建树,最大的依仗还是宫里的淑妃娘娘。

    一个家族的兴衰都压在谢淑妃一个女人的头上,她的压力可想而知。如若谢二爷没有英年早逝,依他的能耐做到将军的位置也不无可能,那时谢二爷就会成为谢家的中流砥柱,谢淑妃也会轻松很多。然而现实是残酷的,谢二爷早逝,谢淑妃还是要肩挑谢氏家族。

    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即便是谢淑妃和谢二爷是同母的亲兄妹,时间久了,记忆也好,情分也好都淡了,若不是今日偶然提起,谢淑妃还不曾想起这个英年早逝的二哥。一时间心中感慨万千,不由得生出二哥若是还在就好了的感慨来。

    见谢淑妃神色有些黯然,谢卿不着痕迹地转了话题:“娘娘,卿儿方才听闻陛下提了德妃的侄子叶成轩为御林军统领了。”

    说起这事儿,谢淑妃就气的咬牙切齿:“德妃那个贱人,向陛下哭诉一番,陛下就心软了,立马将御林军统领的位置给了叶家。”

    “卿儿,你虽然上一次让叶家吃了亏,但是叶家到底还是得了好处,本宫都不知道叶家到底是赚了还是赔了。”

    谢淑妃语气颇为无奈,倒也没有怪罪谢卿的意思,可是到底是意难平。

    “娘娘,娘娘您的关注点不该是叶家赚了还是赔了,而是您得到了什么。”谢卿正色说道。

    “得到了什么?”谢淑妃眉头微皱,不解,问道,“卿儿此话何意?那你说本宫可得到了什么?”

    谢卿答道:“娘娘您觉得您和德妃娘娘想比,您的优势在什么地方?”

    谢淑妃想了想,说道:“本宫出身高贵,身后又有忠勇侯府,又育有皇子成年,毅儿虽然不如赵王得宠,但是也是个中规中矩的皇子。”

    出身高贵,这大概就是谢淑妃最为骄傲的事情了。

    谢卿点了点头,笑着说道:“不过,在后宫里,除了皇后,就数娘娘和德妃最得宠,位份也最高,您想想皇后娘娘出身也很尊贵,但是没有皇子,所以您无需多虑。而德妃,她的儿子赵王最得陛下宠爱,可以说他们是娘娘和毅王最大的敌人。

    卿儿先前那么一闹,只是告诉了世人一个事实,叶家是个上不了台面的小门小户。最重要的是在陛下心里,他会再次牢牢记住,叶德妃不过是个小门小户出身的女子,可以宠爱着,但是却未必看得上眼,陛下将御林军统领的位置赐给叶家长子,也证实了这一点。”

    谢淑妃若有所思地说道:“不错,叶家的事情让德妃很是抬不起头来,宫里面的妃嫔贵族女子,官家女子居多,就德妃那个家世,要不是陛下抬举,叶家怎么能坐上吏部尚书的位置呢。”

    “所以娘娘您无需在意区区一个御林军统领的位置,陛下赏赐的东西,能给出去也能收回来。”雷霆雨露是君恩,这个天下还是皇帝说了算。

    谢淑妃揉了揉眉心:“可是陛下宠爱德妃至极,若要论恩宠,本宫是恐怕最多能和她打个平手。这些年陛下的赏赐还少吗?”

    “娘娘,德妃靠吹枕头风得来的赏赐,若是些金银珠宝也就罢了,可是若是什么官位之类的东西,试想一个没有能耐的人却站着那么重要的官位,若是被人拉下来了,那可就好看了。”谢卿冷笑道,赵王、吏部尚书、御林军统领,这么高的位置,要是摔下来可就惨咯。

    谢淑妃眼前一亮:“是啊,叶成轩年纪轻轻的凭什么做御林军的统领,御林军中不乏有资历能力家世都在叶成轩之上的,还有那个吏部尚书叶辅霖,他有什么能耐啊!”

    “不过娘娘您不用心急,咱们一个一个的来。”谢卿淡淡一笑,道,“娘娘,前朝的事情要好好谋划,更多的还是依靠毅王,而后宫才是您的战场。”

    谢淑妃点了点头:“本宫明白。”

    谢淑妃又走到谢卿面前,拍了拍她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卿儿,你是本宫亲侄女,你若是真的帮了本宫,本宫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谢卿起身,朝谢淑妃行了一礼:“多谢娘娘,与其说帮娘娘,不如说是为卿儿自己出一口恶气。”

    谢卿没有要求什么,这又让谢淑妃高看她一眼了,“卿儿,明日是柳妃的封妃宴,倒时你和本宫一起去。”

    “柳妃?”谢卿问道,“新晋的妃嫔?”

    “不错,她是护国公府的庶女,刚送进宫不久就诊出了身孕,陛下龙颜大悦,破格晋封她为妃。”谢淑妃冷笑道,“这可以算是陛下的老来子了,陛下子嗣本就不丰,柳妃可是个有福气的人呐。”

    刚进宫就有了孩子,实在算不上什么福气,皇宫里的孩子要生的下来,而且还能平安长大,才是真正的福气。这个道理,久经后宫的谢淑妃更是明白,谢卿当下也不多言,与谢淑妃又闲聊了几句,就起身告退了……

    “五小姐,您就住在这儿吧,您有什么吩咐就尽管告诉奴婢就好。”宫女秋雨恭恭敬敬地说道。

    谢卿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有劳秋雨姑娘了。”说着递了个荷包过去。

    荷包里鼓鼓的,一看就知道银子不少。在宫里要和太监宫女们打交道,递个荷包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奴婢谢小姐赏赐。”秋雨笑嘻嘻的说道。

    谢卿点了点头:“秋雨,我习惯我的丫鬟伺候,你也不用时常守在我身边,有什么事情我会叫你的。”

    秋雨得了银子,自然对谢卿的话言听计从:“奴婢明白。”

    待秋雨退下后,小弯连忙说道:“小姐,这宫女不会是淑妃娘娘派来监视您的吧?”

    谢卿摇了摇头,笑着说道:“监视倒也算不上,淑妃能在宫里屹立不倒这么多年,恐怕除了她的亲生儿子,她不会对任何人完全放心。小弯,我们在皇宫,是人家的地盘,你做事不要太鲁莽,也尽量不要和人起冲突,那个秋雨你就当多了个伺候我们起居的丫鬟就好了,还有一点,说话留神,不该说的千万不能说。”

    小弯是冯伯安排的人,冯伯是她隐藏的势力,绝对不能让外人知道。

    “小姐放心,小弯明白。”小弯重重地点了点头。

    ……

    翌日,柳妃的封妃宴

    柳妃怀有身孕,因而陛下下旨,她只需在寝宫里接旨就好。从贵人一跃升到妃位,母凭子贵,确实是大喜。

    谢卿看着柳妃欢欢喜喜接了圣旨,脸上的笑容掩都掩不住,柳妃是护国公的庶长女,还是个妙龄少女,在人群中姿色尤为鲜艳。

    “柳妃妹妹,我来迟了,还请妹妹多担待。”这声音是谢卿从前无比熟悉的,德妃叶氏。

    只见叶德妃扶着宫女的手,缓缓走了过来。

    德妃生的娇弱,相貌倒是不错,如今即便年龄大了,骨子里清秀婉约倒是不曾有任何改变。陛下都曾赞过,就是喜欢她这娇弱婉约的气质,说来也奇怪,也有这般相似气质的妃嫔,然而却始终没有德妃得宠,真的不知道是德妃手段够好,还是那些妃嫔力道不到位。

    德妃是位份是四妃之一,柳妃虽然也是妃位,但是远没有四妃的位份高。柳妃哪里敢怪罪德妃,笑着说道:“德妃姐姐能来,臣妾就很高兴了,姐姐请上座。”

    “臣妾见过皇后娘娘。”叶德妃朝陈皇后盈盈一拜,又看向谢淑妃,笑着说道,“淑妃姐姐也来了。”

    谢淑妃扬唇笑道:“今日是柳妃妹妹的好日子,柳妃妹妹又怀有身孕,本宫当然要早点来了,倒是德妃你可是来迟了,差一点让我们大家都等你了,咱们姐妹等等也就算了,连皇后娘娘也要等,德妃这就是你的不是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