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65章 赵王是个长舌妇
    “都是臣妾的错,昨夜皇上没睡好,所以今日起得迟了些,还请皇后娘娘勿怪。”

    叶德妃的声音很轻,但是却丝毫不差地落入了众人耳中,妃嫔们都变了脸色。这摆明了就是说她受宠嘛,皇上昨夜就宿在她房里。

    谢卿明显看到谢淑妃的腮帮紧绷着,心里憋着一股气呢。谢卿悄悄在谢淑妃耳边低语道:“娘娘,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

    经谢卿这么一提醒,谢淑妃努力地压下心头的怒火,扬唇笑道:“德妃,皇后娘娘在此,你说话还是注意分寸的好。”

    “淑妃姐姐这是说哪里话,臣妾可是说错了什么?”叶德妃一脸无辜。

    看的谢淑妃恨不得撕了她的面皮,但是表面上依旧平静,“陛下忙于朝政,咱们做妃嫔的,要好好伺候陛下,不能让陛下劳累,而德妃你方才你的话,你没有伺候好陛下,陛下才会睡不好,连带着早上也起迟了,若是耽误了朝政,德妃你恐怕就难辞其咎了。”

    “德妃,你可知罪!”陈皇后厉声斥道。她才是正宫皇后,而德妃却在正宫皇后面前说暗示自己如何得宠,她身为皇后,要大度,不能以圣宠为名斥责德妃,刚好淑妃送来了话柄,她当然要多加利用了。

    皇后出身将门,又是正宫,其威仪可不容小觑,叶德妃连忙往地上一跪:“臣妾不敢,求娘娘明察,臣妾没有啊,臣妾一直都是尽心伺候陛下的,不敢有丝毫怠慢啊,娘娘。”

    叶德妃还真是个娇弱的人,皇后只是稍微斥责了一句,她就立刻双眸含珠,犹如梨花带雨,惹人怜爱。

    谢淑妃上前扶起叶德妃,微笑着说道:“德妃妹妹,你这是做什么,皇后娘娘不过就是说了一句话,你就往地上跪下了,还哭的梨花带雨的,皇后娘娘向来带人宽厚,你这不是让皇后娘娘难堪嘛。今日又是柳妃的好日子,你也不怕破坏了气氛。”

    如此对比之下,孰高孰低立刻见分晓。谢淑妃端庄大气,而叶德妃则是一副小家子做派,动不动就哭,动不动就跪,平日里在皇上面前也是这副样子,生生让人作呕。

    本来就是后宫里的口舌之争,陈皇后也没指望着因此就将叶德妃痛打一顿或者什么责罚的,但是叶德妃这番做派,着实让人看着心烦。

    陈皇后摆了摆手,“德妃,你多和淑妃学学,你身为四妃之一,就该知道孰轻孰重。”

    “臣妾知错,谢皇后娘娘教导。”叶德妃说话的嗓音依旧温柔如斯,好像她方才的丑态根本没发生过一般。然而谢卿却看到她紧紧捏着衣角的手,暗笑。

    还真是个能忍的。也是叶氏若是不能忍的话,又怎么从一个身份低微的秀女,做到德妃这么高的位置呢。

    叶德妃又朝谢淑妃屈膝行了半礼:“还请淑妃姐姐多多指教。”

    虽然语言上听不出来,但是谢卿却能够想想,这几个字是如何从牙缝里蹦出来的。

    叶德妃恐怕最恨的就是谢淑妃,她今日被摆了一道,可不就是因为谢淑妃的寥寥几语嘛。

    谢淑妃微笑着说道:“德妃妹妹客气了,都是后宫里的姐妹,说什么指教不指教的啊。不过德妃妹妹,不是姐姐说你,你倒是真的要好好管教一下你那个侄女了。”

    “淑妃,奇珍阁的事情已经妥善处理了,臣妾知道这事儿是蓁蓁胡闹,可是银子也赔了,歉也到了,淑妃姐姐你何必揪着不放呢,还当着后宫这么多姐妹的面,侮辱臣妾啊。”叶德妃说着又泪珠涟涟,感觉就像是谢淑妃欺负了她似的。

    这个贱人!谢淑妃在心里骂道。

    “淑妃姐姐,这些个小姑娘都还小,说话做事难免有不周到的地方,就连淑妃姐姐娘家的侄女儿不也闹出事端来了嘛,而且还是在谢老夫人的寿宴上。”叶德妃哭时还不忘说谢淑妃几句,你的娘家侄女不也生幺蛾子嘛,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你……”谢淑妃气的脸色发青。

    “娘娘,卿儿来说。”谢卿拉住谢淑妃,朝她点了点头。

    “臣女谢卿见过众位娘娘。”谢卿先规规矩矩地给各位妃嫔行了标准的宫礼,落落大方,不见有任何紧张或者是谄媚姿态。

    “德妃娘娘,方才您说起臣女家中姐妹之间的事情,臣女惶恐,这说来都是家中姐妹的磕磕盼盼,不知德妃娘娘人在深宫又如何得知。”谢卿看向叶德妃,她的眼神清澈灵气,似乎世间万物的污秽在她眼里都无所遁形。

    “你就是谢卿?”叶德妃首先关注到的是她的名字,谢卿,可不就是那个坑了叶蓁蓁的女子嘛。

    “正是谢卿,怎么?娘娘知道臣女?那还真是臣女的荣幸了。”谢卿淡淡一笑。

    众人都立在一旁看好戏,谢卿是谁,她们都知道,这个小姑娘可害的叶家大出血,叶德妃出身低贱的事情也再次被人翻了出来。谢卿对上叶德妃,不知道叶德妃会不会像她那个蠢笨的侄女一样,被坑的吐血。

    事实上谢卿这得体的笑容,再配上暗含讽刺的话语,已经让叶德妃气的胃疼了,只是她忍住了。

    “谢姑娘的大名,本宫如何不知道呢,在谢老夫人的寿宴上,谢家五小姐和谢家四小姐那场寿礼之争,可是很精彩呢。”德妃笑着说道,眼眸中却闪过一丝狠意。

    谢卿莞尔一笑,道:“哦?德妃娘娘是听谁说的啊?臣女知道了,是赵王吧,臣女记得,赵王当日也在观礼呢。”

    “是又怎么样?难不成赵王说错了?还是本宫说错了?”叶德妃的笑容微冷,再不似方才那娇弱可怜的模样。

    谢卿轻笑道:“赵王是如何对德妃娘娘说的,臣女不知,不过赵王还真是细心,连这些姑娘家的打打闹闹也不忘带进皇宫,给德妃娘娘解闷,赵王真是体贴入微啊。”

    谢淑妃捂着嘴笑道:“可不是嘛,毅儿可没这么细心,从来不给本宫讲,哪家姑娘发生了什么,唉,还是德妃妹妹生了个好儿子啊。”

    一时间众妃嫔也忍不住笑了,一个劲儿地夸德妃好福气,生了赵王这个好儿子。

    赵王一个男人,还是个王爷,天天吃饱了撑着,就观察些姑娘家的打打闹闹,还像个长舌妇似的,把这事儿讲给德妃听,这哪里有半点皇子的做派,倒像是那些个闲着没事导出嚼舌根子的妇人。

    叶德妃终于被气的脸色发青了,这回连眼泪都掉不下来了、掉眼泪那是委屈悲伤,这回只有生气与愤怒。

    指着谢卿的鼻子,气的险些说不出话来:“你,你敢侮辱赵王,你好大的胆子。”

    谢卿顺势就往地上一跪:“臣女惶恐,皇后娘娘,臣女万万不敢侮辱赵王啊。”又可怜兮兮地看向谢淑妃,“淑妃娘娘,您知道卿儿的,卿儿胆子小,可万万不敢这么做啊。”

    这委屈的小模样可不就是现学现用嘛,正是方才叶德妃的做派。

    叶德妃可是个年近四十的人了,即便是保养的再好,皮肤终究是有些松弛了,做出这等梨花带雨的委屈模样,到底有些违和,年纪一大把了还装柔弱,动不动就掉眼泪,这行为落在后宫女人们的眼中着实做作。

    但是谢卿不一样,她还是个小姑娘,小姑娘受了委屈,眼泪汪汪,大家只觉是正常的事情,一个漂亮可爱的小姑娘哭了,特别是做了母亲的妃嫔分外怜爱,有的人甚至已经想到了自己的孩子,位份高的妃嫔忍不住上前来劝,“德妃娘娘,谢姑娘年纪小,又没说什么话,你就别吓她了,瞧把人吓得都哭了。”

    当然这言语中不乏有讽刺叶德妃之意。谁都知道谢淑妃和叶德妃不和,刚好谢淑妃的侄女儿给了叶德妃难堪,她们看戏的也正好来踩一脚,让德妃有苦说不出。

    谢淑妃心里乐开了花,但是表面上却没有任何反应,只低着头品茶。她是谢卿的姑姑,若是她出言指责叶德妃,难免有包庇自家侄女儿的嫌疑。而且她也很期待谢卿接下来的表现,她是看出来了,这个谢卿口齿伶俐,三言两语就能让叶德妃下不来台。

    叶德妃气的不轻,指着谢卿骂道:“谢卿,你哭什么哭!这里是皇宫,你还有点规矩没!”

    众人嗤之以鼻,方才是谁动不动就抹眼泪的,还有脸说人家。

    谢卿立刻收住了眼泪,天知道她谢卿从来就不喜欢掉眼泪,再痛都会忍着,方才那几滴眼泪,还是她狠心拧着大腿才掉下来的。

    “臣女知错,原来在皇宫里是不能随便掉眼泪的啊,臣女不知,还请皇后娘娘勿怪。”谢卿朝陈皇后行礼。

    陈皇后膝下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公主,眼下看到谢卿,直觉这丫头古灵精怪,倒是有几分意思,笑着摆了摆手:“皇宫中并没有这条规矩,你没有错。”

    陈皇后的话无疑是打了叶德妃的脸。

    “娘娘,臣妾只是觉得这丫头居然出言侮辱赵王,臣妾心疼赵王,所以才……”叶德妃连忙出言解释。

    “德妃你要是心疼赵王,就不该处处给自己的儿子抹黑。”陈皇后没好气地说道,叶德妃行为做派没有丝毫妃嫔的大气,反倒是像那些个府邸中的小妾一般,曲意逢迎,娇嗔喜怒。陈皇后很快又释然了,叶德妃纵然位份再高,她本来就是小妾。

    “皇后娘娘,臣妾没有。谢老夫人寿宴上发生的事情本来就是众所周知的嘛,难道毅王没对人说起过嘛!”叶德妃分外委屈,她明明什么也没说啊,怎么话经谢卿一陈述,就成了赵王是个长舌妇了呢。

    谢淑妃脸色微变,好你个德妃,居然敢说我皇儿的坏话!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