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咳咳

    谢卿幽幽醒转。

    “卿儿,你醒了,你要是再不醒来,你的丫鬟就被人抓走了。”谢淑妃说道。言辞中不乏有挤兑叶成轩的意思。

    “统领,这人还要押下去吗?”侍卫问道。

    “先等等。”叶成轩摇了摇头,既然谢卿已经醒来了,那小弯这个丫鬟就没必要押下去了。

    “放开我。”小弯趁侍卫不注意,直接用力甩开侍卫,然后飞快地跑到谢卿面前。

    “小姐,小姐,你怎么样了?”小弯哭着说道。

    谢卿浑身湿漉漉的,脸部高高肿起,狼狈不堪,在小弯眼中,谢卿一直都是美丽的,然而今日的她太狼狈了。

    “小弯,我没事,方才娘娘说有人要抓你?”谢卿艰难地说道,“我们没有犯错,你把事情的经过说给她们听。”

    叶成轩看向这个狼狈的少女,她似乎一点都不慌张,即便是狼狈,一双澄澈的眼眸格外夺目。

    小弯当下就把德妃是如何打了谢卿的巴掌,然后碧珠是如何德妃踢下水的事情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叶统领,你还有脸将小弯给押走吗?”谢淑妃脸色铁青,言语中慢慢的讽刺。

    叶成轩同样是脸色微沉,冷眸射向碧珠:“她说的是不是真的?”

    碧珠吞吞吐吐地答道:“不……不是,是谢卿将娘娘推下水的,是谢卿。”

    小弯忍不住了,冲上去,直接一巴掌将碧珠扇倒:“你休想污蔑我家小姐。德妃娘娘仗着自己是宫里的娘娘,就把我家小姐打成这样,我家小姐忍了,根本就没有反抗,明明就是你将德妃踢下水去,我家小姐冒着生命危险救了娘娘,你倒好,趁着小姐昏迷,想诬陷小姐,你不是人!”

    碧珠连忙朝叶成轩磕头求道:“叶统领,奴婢没有说谎,真是是谢小姐将娘娘踢下水去的,她跳下去救娘娘,就是给洗清自己的嫌疑。”

    而此时,皇帝听闻德妃落水的消息,也连忙赶了过来,“好端端的怎么会落水了?德妃怎么样了?”

    众人连忙行礼:“见过陛下。”

    永庆帝摆了摆手,“都起来吧,德妃如何了?”连忙走过去看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德妃。

    旁边有经验的医女答道:“陛下放心,娘娘只是受惊暂时昏过去了,一会儿就好了。”

    永庆帝这才放下心来,眼睛从众人身上一扫而过,最后落在狼狈的谢卿身上:“这是怎么回事。”

    “陛下,这是臣妾的侄女儿谢卿。”谢淑妃上前将方才发生的事情一一道来。在皇帝面前当然不用隐瞒,索性将事情和盘托出。

    双方各执一词,并不确定到底是谁在说谎。永庆帝沉默片刻,道:“淑妃,你以为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反问淑妃,谢淑妃为难地看了看谢卿,谢卿朝她不着痕迹地点了点头。

    谢淑妃会意,正色答道:“陛下,卿儿是个实诚的孩子,臣妾的侄女儿是什么样的人,臣妾心里清楚,她不可能说谎的。”

    碧珠连忙说道:“娘娘,你这是在包庇谢小姐。”

    “本宫和皇上说话,你一个宫女插什么嘴!”谢淑妃沉声斥道。

    “皇上饶命啊。”碧珠连忙求饶,“奴婢是为德妃娘娘鸣不平啊,陛下,谢小姐对娘娘多有不敬,娘娘先前都被气哭了。”

    谢卿休息了一会儿,渐渐恢复了神色,收拢了身上的披风,缓缓站起来,走过去,朝永庆帝行礼:“臣女谢卿见过陛下。陛下,碧珠姑娘指责是臣女将德妃娘娘推下水的,臣女没有做过自然不能认。”

    “谢小姐你当然不会承认,德妃娘娘醒来了,一切自有分晓。”碧珠在心里不断的告诉自己,德妃娘娘是肯定不会实话实说的。

    已经说了一个谎,就必须咬死了就是这样的,否则等待她的将会是更加严重的惩罚。

    谢卿淡淡一笑,也不理会她,朝永庆帝说道:“恳请陛下让臣女自证清白。”

    永庆帝看着眼前这个少女:“谢卿是么?朕准了。”这个女子轻轻松松就让叶家大出血,就连赵王都拿她没办法,永庆帝倒是有些好奇,她会用什么办法来证明。

    “臣女谢过陛下。”谢卿恭敬地行了礼,然后转而朝众人说道,“敢为众位娘娘,你们来的时候可有注意到这位碧珠姑娘人在哪儿?”

    谢淑妃为了避嫌,没有说话。

    倒是柳妃率先站出来说道:“本宫好像看到碧珠是坐在地上的,她的姿势有些奇怪,两腿分开成一字坐在地上,所以本宫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一个宫女以这样的姿势坐在地上,确实有些奇怪,无怪乎柳妃会注意到了。

    柳妃开口了。其他有几个妃嫔也纷纷附和确实如此。

    谢卿点了点头,走到方才碧珠劈叉的地方,“是不是在这里,她的脚就伸在这里?”

    柳妃点了点头:“确实如此。”

    “这就是了。”谢卿淡淡一笑,“娘娘摔倒在地,碧珠姑娘本想快步跑过来将娘娘扶起,然而一不小心滑倒了,脚刚好伸在这里,犹豫用力过猛,这才一脚将娘娘替下了水去,这里刚好离水边极近,依碧珠的脚力,能将娘娘踢下水去,这个刚刚够。叶统领,你说这个距离是不是刚刚好?”

    谢卿抬眸看向叶成轩,他是习武之人,对于力道距离的掌握最为精确。

    叶成轩沉默片刻,点了点头:“确实如此。”

    碧珠慌了:“叶统领,真的不是奴婢,是谢小姐她故意陷害奴婢的。”

    谢卿浅浅一笑,道:“碧珠姑娘,你其实原本是不小心将娘娘踢下水去的,可是当着陛下的面,你还拒不承认,你就是欺君,欺君之罪,其罪当诛,你自己考虑清楚。”

    原本碧珠只是不小心将德妃踢下水去的,顶多就是被叶德妃责罚一顿,但是若是欺君之罪,这罪过可就大了。

    “奴婢……奴婢……”碧珠努力地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心里不断地告诉自己不要慌,但是身子却忍不住颤抖起来,终于忍不住噗通一下往地上一跪,不住的磕头:“陛下饶命,陛下饶命,奴婢是无心的,求陛下饶了奴婢。”

    叶成轩脸色铁青,果然是这贱婢做的。

    “娘娘醒了。”突然有宫女惊喜地说道。

    永庆帝连忙上前看望:“德妃,你怎么样了?”

    叶德妃幽幽睁开双眼,入目的就是明黄色的身影,呜呜地哭着喊着:“陛下,臣妾以为再也见不到陛下了,臣妾好怕。”

    一醒来见着陛下就开始哭哭啼啼,众位妃嫔都忍不住心里犯酸,谢淑妃更是在心里将德妃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遍。

    谢卿瞧着永庆帝温柔地安抚叶德妃,忍不住叹息,莫不是叶德妃是永庆帝的真爱不成?

    好不容易德妃止住了眼泪,谢卿朝叶德妃行礼问候道:“娘娘您没事吧,若是您有半分差池,谢卿今日只怕是难逃罪责了。”

    谢卿的言辞中微微带着些苦涩,好似有苦难言。

    “陛下,是她害的臣妾落水的,陛下,您要给臣妾做主啊。”叶德妃是巴不得谢卿受责罚。

    叶成轩心下生疑,这个谢卿方才还镇定自若,怎么这么快就变了脸色,不对,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阴谋算计。

    “娘娘,多亏了谢小姐救您。”叶成轩出口说道。他在暗示叶德妃,谢卿是救她的人,这是不争的事实。

    谢淑妃微笑着说道:“陛下,德妃她打也打了,卿儿也冒着生命危险救了德妃,依臣妾看,这件事情就算了吧,卿儿这孩子心性善良,纵然有小过失,还请陛下不要责罚她。”

    “陛下,谢小姐分明就是要杀了臣妾啊,是她将臣妾推下水去的,她在水下差点弄死臣妾,臣妾差一点就见不到陛下了,陛下,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啊。”

    叶德妃恨的牙痒痒,先前在皇后面前,皇后袒护谢淑妃,所以谢卿侮辱赵王和她的事情就这么算了,如今她都落水了,而且现在面前可是宠爱她的皇帝陛下,可不是皇后,所以她绝不能让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已经退让过一次了,坚决不能再退让第二次了。

    她是怎么落水的,其实德妃并不太清楚,她摔倒在地,疼的她还没回过神来,就落水了。在叶德妃看来,是因为谢卿侧身躲过去了,所以她才会摔倒的,她要是不摔倒又怎么会落水呢,归根结底就是谢卿害她的.

    “娘娘……”叶成轩暗道不好,连忙想出言阻止,然而他话还没说完,就被谢卿打断了。

    “娘娘,不是臣女将你推下水的,不然臣女怎么会下水去救您呢。”

    叶德妃冷哼道:“你要是敢杀本宫,你绝对活不了,你当然要做做样子了,你下水来还不就是摆脱嫌疑,她要是真想救本宫,一早就将本宫救上来了,本宫也不会昏迷了。”

    事实上叶德妃不通水性,因而在水里扑腾两下就晕了过去,只依稀记得谢卿并没有将她救起来,而是一会儿让她沉入水中,她都快呼吸不过来了,才能浮出水面呼吸一口气。所以叶德妃认定是谢卿故意折腾她的,事实上也正如叶德妃所料,谢卿是故意的,而且她还要她即便知道是故意的,也没有人会相信她。

    “德妃娘娘,当着陛下的面,您若有半句假话,可就是欺君。明明不是臣女将您推入水中的,您可不要乱说。”谢卿眉头微皱。

    “本宫可没有说假话,陛下,此女心思恶毒,还没有半点悔改之心,必须要严惩。”叶德妃恶狠狠地说道。

    她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谢卿身上,丝毫没有注意到永庆帝眼眸中一闪而过的冷意。

    “娘娘……”叶成轩已经完全明白了谢卿想要做什么。

    她是想在陛下面前揭穿叶德妃说谎,一个满口谎言的女人,还诬陷他人,证据确凿,陛下即便绕过了叶德妃,也会对德妃生出微词来。即便是永庆帝再宠爱德妃,也不会对说谎话骗他的人轻易放过。

    “叶统领,这是后宫里的私事,似乎与你这个御林军统领没有什么关系。”谢卿淡淡地说道,“虽然德妃娘娘是你的姑姑,但是越是这个时候,叶统领越该避嫌。”

    后宫的事情,叶成轩一个外男,实在是没有立场发言。

    “谢小姐,你一再误导娘娘,本统领不过是想提醒娘娘一番罢了,娘娘心思单纯,可不如谢姑娘你心眼多。”叶成轩讽刺地说道。

    谢卿的名字可是如雷贯耳,她区区一个女子,就让叶家生生脱了一层皮,这样的女子哪有那么简单呢。

    “多谢叶统领夸奖,不过谢卿与德妃娘娘接触不多,并不了解娘娘的性情,但是叶统领的妹妹单不单纯,谢卿倒是能看出来几分。”谢卿冷笑着说道。上梁不正下梁歪,叶蓁蓁能做出那么丢脸的事情,叶德妃这个姑姑也不见得有多好。

    “你……谢小姐,你不要欺人太甚。”叶成轩气竭,这个女子当真是伶牙俐齿,句句抓住对方的死穴,无怪乎叶家会在她手里跌那么大一个跟头了。

    谢卿莞尔一笑:“叶统领此言差矣,德妃娘娘是赵王生母,谢卿不过是忠勇侯府二房的女儿,父亲早亡,从小和母亲相依为命,无权无势,哪里敢欺负人。

    不过,谢卿性子好强,最不喜欢被人欺负,更不喜欢被人冤枉。德妃娘娘,您是皇妃,打了臣女,臣女也认了,但是臣女并没有推您下水,还请娘娘不要冤枉了臣女。”

    谢卿的眼眸微冷,射出阵阵寒光,给人以无形的压迫力。

    叶德妃不知道是被风吹着冷的,还是因为害怕,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哆嗦。

    “本宫,本宫没有冤枉你,本宫亲眼看见你将本宫推下水的。”

    谢卿笑了,还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叶德妃和碧珠一样,撒了一个谎,就坚持一条路走到黑,选择用另外一个谎言来遮盖,然后成功的坑了她自己。

    “哦?娘娘真的是亲眼看见了?”谢卿冷笑着说道。叶德妃,恭喜你落入了我为你设计的圈套里面,那几巴掌可不是白挨的。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