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当然是看见了。”叶德妃丝毫不知她已经落入了谢卿设计的圈套中。

    谢卿莞尔一笑,道:“那请问娘娘,我是用怎么推的你,是从背后推的,还是正面推的?”

    怎么推的?叶德妃怎么知道,她原本就是胡诌的,哪里说得出来一二三四五。

    叶德妃看了看永庆帝,当着陛下的面说谎,可是欺君之罪啊,她要不要胡乱编一个呢。

    永庆帝是何等人啊,为君者最擅长的就是揣测人心。从方才碧珠的言行、神色都可以确认,叶德妃确确实实是碧珠踢下水去的,根本与谢卿没有关系。

    从叶德妃开口指认是谢卿推她下水的时候,永庆帝的脸色瞬间变了。很明显德妃在说谎。德妃叶氏娇弱善良,是后宫里难得的“一股清流”,但是现在被谢卿这么一揭穿,叶德妃活像个挑梁小丑。

    永庆帝选择了静观其变,作为皇帝,他并没有将太多的精力放在后宫,但是叶德妃的矫揉造作他也不是没有觉察到,只是叶德妃不过是个女人罢了,他并没有太多的了解,只要这个女人在自己面前是自己想要的状态就够了。但是今日这事儿将叶德妃的真面目明晃晃地摆在面前,他不得不睁大了眼睛看清楚了。更重要的是,这个叫谢卿的女子,她到底想玩什么把戏。

    后宫和前朝一样,都要相互制衡,这样帝王才能更好的控制,但是今日这事儿似乎是想要打破这份平衡。谢卿,虽然是谢家的女儿,但是她是二房嫡女,谢二爷死了十多年了,谢卿与谢家大房的关系并不算好,所以实际上系谢卿背后并没有势力,一个没有势力的小孤女,居然有本事搅弄后宫风云,这由不得永庆帝不关注了。

    永庆帝想要隐藏自己的情绪,叶德妃当然看不出来,她心下觉得不对劲,平日里只要她一掉眼泪,陛下就会心软,那些让她掉眼泪的人就会被陛下处置了,可是今日好像有点不对劲啊。

    可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叶德妃已经说了是谢卿推的她,她总不能现在反口说不是谢卿推的吧。

    “本宫当时没看清楚,但是本宫是被人推下去的,要不是你本宫怎么会摔倒,然后又怎么会落水,谢卿,你谋害后妃,该当何罪!”

    谢卿唇角轻勾:“既然如此,德妃娘娘并没有亲眼看到是臣女推您下水的了?”这个叶德妃倒是难得的聪明了一回,也不算太过无中生有。

    叶德妃咬了咬牙,“当时就只有几个人在场,你离本宫最近,不是你是谁?”

    又拽了拽永庆帝的衣袖,呜咽着说道:“陛下,这个谢卿仗着是淑妃姐姐的侄女儿,三番两次对臣妾不敬,还请陛下为臣妾做主啊。”

    谢卿眉梢微挑,叶德妃很是依赖永庆帝呢,不过随即也想明白了,叶德妃也好,赵王也罢,还是叶尚书,赵王好稍微好点,在太傅的教养下,至少还是有几分能力的,但是叶德妃和叶尚书都是平庸之人,若没有永庆帝的宠爱,他们根本做不到现在的位置。

    “哦?淑妃,德妃说你的侄女儿对德妃不敬,可有此事?”永庆帝转而问淑妃。

    在永庆帝看来,谢卿背后没有势力,谢家大房有两位嫡女,根本也用不着谢卿,因而谢卿所能依仗的大概就只有这个姑姑了,所以今日这事儿恐怕与淑妃脱不了干系。

    谢淑妃旁观许久,谢卿是她的侄女儿,又是她召进宫来的,陛下十有八九就要责问自己,所以她早就在心里盘算好了对策。

    “陛下,德妃妹妹的话,臣妾不敢苟同,方才众位姐妹们都在,卿儿并没有说半句德妃妹妹的不是。”谢淑妃理直气壮地说道。

    事实上,谢卿并没有说半句辱骂叶德妃的话,骂人当然是要拐弯抹角啦,叫你知道对方是在骂你,但是却挑不出一点错,只能认栽。

    叶德妃急了:“淑妃,臣妾知道淑妃姐姐在后宫里的人缘好,不比臣妾不讨人喜欢。”

    谢卿唇角勾起一抹讽刺,叶德妃还真是蠢,这话说的那不成这么多妃嫔都与谢淑妃交好,所以组团帮着淑妃说话不成,真是不开口则以,一开口得罪一帮人。

    众位妃嫔脸色均是一僵,其中一位年长的妃嫔立刻站出来说道:“陛下,臣妾入宫多年,从来不偏帮任何人,但是今日德妃娘娘既然这样说了,臣妾不得不站出来说去公道话,谢姑娘说话直爽了些,但是却并没有说任何德妃娘娘的不是,如果一个人因为说实话就要被人诬陷说是对德妃不敬,那臣妾都忍不住为谢姑娘叫屈。”

    说话的这位妃嫔是惠妃,正如她的封号一样为人贤惠和善,又育有大公主,尤其的太后欢心,就连永庆帝都对她存着一份敬意。她的父亲是前御史大夫,这位惠妃娘娘完全继承了其父的性情,直言不讳,因而她说出这话分量极重。

    谢卿朝惠妃柔柔一笑,以示感激。惠妃也朝她笑了笑,惠妃也是个直爽的人,因而谢卿很是对她的胃口,她容不得叶德妃这样诬陷她,所以忍不住站出来为她说话。

    “惠妃,你这是偏帮淑妃娘娘。”叶德妃咬牙说道,还不忘向永庆帝诉苦,“陛下,您看看她们,都欺负臣妾。”

    谢淑妃最是见不得叶德妃这做派,冷声说道:“陛下,德妃的性子您也是了解的,总是容易多心,旁人说一句,她心里就已经想了十句,所以她才会觉得是卿儿在辱骂她。”

    鲜活的例子摆在眼前,惠妃不过站出来为谢卿说了句叫屈的话,叶德妃立马就说惠妃是在偏帮淑妃,这人呐,就是心思太重,也就是俗称的矫情。

    贱人可不就是矫情嘛。

    谢卿将永庆帝的神色看在眼里,神色如常,叫人看不出任何喜怒,从帝王的角度来看,永庆帝对叶德妃确实已经算得上是真爱了,只是他会纵容叶德妃到哪种地步,这还真的说不准。

    “陛下。”谢卿朝永庆帝行了跪礼,但是脊背却挺得直直的,扬声说道,“陛下,几位娘娘都是您的妃嫔,此事说来都是因为臣女引起,臣女心中着实有愧。臣女出入宫廷,言行失仪,惹了德妃娘娘不开心,臣女甘愿受罚。”

    谢淑妃眉头微皱,卿儿她想做什么,好不容易让叶德妃的丑态显现出来,这个时候放弃真的好吗?谢淑妃嘴唇微张,想说什么但是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因为永庆帝的态度不明,如果永庆帝真的还是偏袒叶德妃,那后果由谢卿一人承担是再好不过的了,她若是搅和进去恐怕就糟糕了。

    倒是惠妃张口说道:“谢姑娘,你并没有说错什么,做错什么,你可别把罪责往自己身上揽。”

    谢卿朝惠妃感激一笑:“臣女谢娘娘厚爱,是臣女做的臣女认,不是臣女做的就是打死臣女臣女也不能承认。”

    言下之意,若说是对德妃不敬,我可以咬咬牙就算是认了,但是其他的事情可就不会承认了。

    惠妃点了点头,心中感慨这倒是个灵慧的女子。

    “德妃娘娘,谢卿言行无状,劳娘娘纤纤素手赏臣女几巴掌,不知娘娘您可解气了,如果没有臣女甘愿领罚。但是您之所以落水,确实与臣女无关,臣女能力有限,未能及时将娘娘救上来,娘娘若是要罚,臣女也甘愿接受,只请娘娘不要迁怒其他人。”

    谢卿说话不卑不亢,脊背挺得直直的,跪在地上,脸颊红肿,发丝凌乱,即使狼狈不堪,但是却让人觉得此女风华万千,如霞光映日,器宇不凡。

    叶成轩眉头微皱,这个女子果然是口齿伶俐,别说叶德妃了,只怕是朝堂上的御史大夫可能都没她会说话。叶成轩悄悄朝叶德妃看去,心道糟糕,叶德妃脸色阴沉,怨毒的眸子,显然她似乎并不打算让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

    这一刻,叶成轩终于明白了谢卿的目的,她这是要让永庆帝对叶德妃生出厌恶来。永庆帝可以宠爱叶德妃,但是却不见得喜欢一个没有丝毫眼色的妃嫔。永庆帝来了这么久,虽然看似是站在叶德妃这边的,但是依照寻常时候,永庆帝若是真的完全偏帮这德妃,早就将谢卿拉下去杖责了,而不是等到现在。

    “陛下、娘娘,方才碧珠已经招供,是她不小心将娘娘踢下水的,并非是谢姑娘,所以还请陛下从轻发落。”叶成轩瞅准机会,连忙说道。

    谢卿眼眸飞快的闪过一丝冷意,快到任何人都没有发现。她倒是忽略了旁边还有一个叶德妃的侄子在。这个叶成轩肯定是看出了什么,所以才出言暗示叶德妃,将此事作罢。

    叶德妃眉头微皱:“轩儿,你……”

    “娘娘。”叶成轩立刻打断了她的话,“若不是谢姑娘救了娘娘,只怕娘娘此刻仍然昏迷不醒。”

    不管叶德妃说的谢卿在水中折磨她是真是假,但是在众人看来谢卿救了叶德妃是真。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