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真的有办法将德妃和赵王赶下台?”谢淑妃狐疑地看着谢卿。

    眼前这个女子不过是豆蔻年华,但是她身上却笼罩着神秘感,就连谢淑妃这个浸染后宫多年,也看不透她。对于一个自己看不透的人,谢淑妃始终心存疑虑。

    谢卿淡淡一笑,道:“娘娘不相信谢卿?”

    谢淑妃眉头微皱,想了想,道:“并非是本宫不信任你。谢卿,你是个聪明人,你自然该知道本宫是宫中的淑妃,一言一行都干系甚大,若是稍有不慎就会满盘皆输,本宫不得不谨慎。”

    实际上,说到底还是不够信任。血缘亲情并不是个可靠的东西,谢淑妃心里很清楚,因而她从来没指望谢卿会因为她是谢家的女儿,而对谢淑妃无比忠诚。

    更何况,通过谢淑妃对谢卿的观察,这个女子看似云淡风轻,实则腹有经纶,一言一行都不受人控制,与其说是她为谢淑妃做事,倒不如说是她是在为自己做事,只是碰巧她也许和谢淑妃想做的事情有所重合罢了。

    从表面上来看,谢卿好像是谢淑妃的谋士一样的存在,实际上谢淑妃更觉得谢卿是孤高的隐士,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做了她的政客罢了。

    谢卿闻言,浅浅一笑,道:“娘娘的心思谢卿明白,谢卿明明白白地告诉过娘娘,今日就再说最后一次,谢卿对娘娘没有任何恶意,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一解心头之恨。”

    “你的理由实在是太薄弱了,本宫心中始终存有疑惑。”谢淑妃也将自己的观点强调了一遍。谢卿只说她和赵王一脉有仇,可是她将谢卿的过往查了个底朝天,根本没有看出谢卿与赵王有仇的迹象啊。无缘无故的,怎么会有这么深的仇怨呢?

    谢卿目光微凝,直直地看着谢淑妃,随即淡淡的说道:“看来无论谢卿说多少遍,娘娘您始终是半信半疑。不过没关系,只要娘娘您不会帮着德妃母子对付我就行了。”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不是吗?

    “娘娘,您不相信谢卿不要紧,那就当这件事情是一场豪赌,敢问娘娘可否愿意一试?”

    看着谢卿含笑的双眸,谢淑妃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卿儿你可千万不要让本宫失望,否则可别怪本宫不顾姑侄情分。”

    谢卿莞尔一笑,道:“当然。娘娘您该去探望陛下了,今日是你的侄女惹的祸事,陛下这会儿恐怕心里正不痛快呢。”

    “明知道陛下心情不好,本宫还凑上去,岂不是自找苦吃?”谢淑妃也将永庆帝的性子摸得清几分。永庆帝临走时的神色可不怎么好,想必心里正恼着呢。

    谢卿摇头,笑着说道:“娘娘,您以为陛下为何要生气?”

    “后宫不安宁,陛下当然不高兴了。”谢淑妃答道。

    “非也。”谢卿淡淡地说道,“后宫宁不宁,陛下未必会生气,今日不过是几分女人间的小把戏,陛下如何看不出来,他不想劳心费力去管后宫里女人之间的琐事,这也是为什么陈皇后能够掌管后宫,即便是陛下不宠爱她,也依然给了她皇后的体面的原因。

    今日的事情,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完全是德妃自作自受,陛下一时恼了德妃,就当众落了她脸子,陛下对德妃有多宠爱,一个男人因为一件他认为是小事的事情,责罚了自己爱妾,他心里当然不舒服。所以这会儿他需要有人来维护他男人的自尊心。”

    谢淑妃思虑片刻,道:“你想让本宫怎么做?”不得不说谢卿的分析很到位,谢淑妃必须要承认,亏自己自诩是了解永庆帝的性子,现在看来她所谓的了解不过是表面上的罢了。

    “娘娘去看望陛下,顺便诚恳地向陛下请罪,将此事推脱到臣女头上。”

    谢淑妃想了想,道:“好,本宫这就去,不过卿儿,如此一来,你恐怕要遭罪了。”永庆帝这会儿正巴不得谢淑妃前去主动承认错误,这样他只要下旨责罚谢卿,就算是全了德妃的脸面,他心里也就舒坦了。

    这个办法确实好用,叶德妃的脸面是谢淑妃请罪得来的,后宫里的人背地里指不定怎么消化叶德妃呢,谢淑妃一句话,陛下之前还恼着德妃呢,立马就变了心思,维护叶德妃的脸面,看来这谢淑妃才是陛下的心头好,叶德妃算个什么东西啊。而在永庆帝心中,只会觉得谢淑妃识大体,这样的女人,他怎么能不喜欢呢。

    谢卿淡笑着摇了摇头:“用来恶心叶德妃也不错。”

    只要能让叶德妃咽下苦水,谢卿都不会觉得是遭罪……

    御书房,谢淑妃听了谢卿的话,真的向永庆帝请了罪,明言这事情原本就是因为谢卿说话口无遮拦,这才让德妃误会了,引发了后面的事端,让陛下烦心了。

    “卿儿初来宫中,对宫里的规矩还不甚熟悉,说来都是臣妾的错,请陛下责罚,臣妾绝无怨言。”

    谢淑妃这话说的极为恳切,说到永庆帝心坎儿上了,但是面上却并未曾表现出来。

    “淑妃,你这是自请责罚了?是不是朕怎么处罚你,你都没有怨言。”永庆帝的眼眸落在谢淑妃身上,这犀利的眼神,似乎要将谢淑妃穿透不可。

    谢淑妃暗中掐了自己一把,瞬间痛的眼泪直流:“陛下,臣妾是陛下的人,是臣妾惹陛下不高兴了,臣妾甘愿受罚,请陛下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臣妾,臣妾真的不是故意的,惹了陛下不快是臣妾的错,请陛下责罚。”

    语气中带着三分倔强,看惯了叶德妃的温柔似水,再看看谢淑妃的倔强的烈焰,永庆帝只觉谢淑妃今日似乎格外迷人啊,只觉身上一热。

    “陛下……请陛下下旨吧,臣妾甘愿领受。”谢淑妃出言提醒道。

    永庆帝方才回过神来,微微闭了闭眼,他方才都在想什么呢。

    “好,此事缘由是谢卿引起的,那她就难逃罪责,朕就命令她抄写女则十遍,你可有异议?”

    谢淑妃神色一愣,抄写女则,这样的惩罚还真的很轻呢。

    “一切都听陛下的吩咐,那臣妾呢?”

    谢淑妃的语气实际上很正常,但是落在永庆帝眼中,这眼神微微带着可怜的味道,配上谢淑妃的倔强,简直是刚柔并济,让人忍不住身子一颤。

    “爱妃过来。”永庆帝的声音有些沙哑。

    谢淑妃承恩多时,自然知道永庆帝这声音是几个意思,不着痕迹地看了看四周,御书房中并无其他人,这才大着胆子走上前去,娇声唤道:“陛下。”

    这一声让永庆帝只觉酥了骨头,一把将谢淑妃拉过,下一刻谢淑妃就坐在他的大腿上了。

    “爱妃,朕当然要惩罚你了。”说着就噘住那一抹红唇。

    御书房中顿时响起了异样的声音,女人的娇喘,男人的低吼,让外面伺候的小太监红了脸色。

    “师父,这里面……”小太监想问什么,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光天白日的,陛下居然和淑妃娘娘在御书房中做起了那事,这可是白日宣淫啊……

    大太监高喜直接对着小太监的头就是一敲,当然未免惊了里面的人,这一敲并没有怎么用力,以防小太监惊呼出声。

    “主子的事情你问那么多做什么,好好当你的差,听凭陛下差遣。”

    永庆帝想做什么,不是下人们可以置喙的,永庆帝想宠幸哪个女人就宠幸哪个女人,谁都不敢说什么。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