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谢淑妃得了恩宠,直接就是被人抬着回瑶华宫的,云鬓松散,面色陀红,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卿儿,过来。”谢淑妃缓过劲来,就直接召了谢卿上前说话。

    谢卿浅浅一笑,行礼说道:“卿儿见过娘娘。”

    宫中嫔妃大多都是由永庆帝传召方能承恩宠,向谢淑妃这样位份高的妃嫔就是永庆帝亲自到瑶华宫中临幸,像今日这般在御书房中承恩宠的,别说谢淑妃,就是其他人也是头一次听说。

    此刻,谢淑妃怎么看谢卿怎么顺眼,要不是谢卿给她出了主意,她怎么也不会得了永庆帝这般恩宠啊。虽然只是一次临幸,但是于谢淑妃确实满足了她极大的虚荣心。

    谢淑妃已经是淑妃,宫中四妃,贵淑贤德,她是第二尊贵的,又有皇子傍身,已经是鲜有的尊荣了,可是她心里清楚即便是淑妃又如何,她终究只是个妾室,但是这一次御书房的临幸却让她成了后宫里的独一份,让她如何不开心呢。

    “卿儿快起来,本宫已经向陛下请过罪了,陛下看在本宫的份上,也不重罚你了,就罚你抄写女则十遍,你可要好好完成,不可马虎了。”谢淑妃实则是托大,永庆帝原本就没有要责罚谢卿的意思,但是谢淑妃却要偏偏说是因为她求情,所以永庆帝才会答应小惩大诫。

    谢卿知道谢淑妃在想什么,不过就是想要谢卿心里生出些感激,以后更加为她效劳罢了,不过谢卿也不说破,只浅笑着点头说道:“卿儿遵命,请娘娘放心。”

    “本宫知道你是个聪明的姑娘,今日你的风头太过了,这些日子你就稍微安静点儿,安心抄写女则,陛下的性子本宫还是了解几分的,既然陛下给了你恩旨,你可不要违背陛下的意思哦。”谢淑妃慵懒地躺在软塌上,为君者最忌讳的就是有人不听他的话,一切都要控制在帝王所能接受的范围内。若是谢卿一而再再而三的生事,哪怕没有证据表明这是谢卿在生幺蛾子,永庆帝一样可能容不下谢卿。

    谢卿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卿儿明白,不过不只是卿儿,娘娘您也是同样。”

    “这话是什么意思?”谢淑妃愕然。她不明白,眼下永庆帝正是宠爱她的时候,这个时候她若是不跳出来固宠,还等何时?

    “娘娘,谢卿即便是坑了叶德妃,但是终究谢卿不过是个臣女,并不是后宫的人,所以后宫的人的目光并不会都落在谢卿身上。”谢卿解释道,“但是娘娘您不同,您是宫里的淑妃,又是谢卿的亲姑姑,后宫的人,甚至是前朝的人,目光都会落在您身上,御书房的恩宠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眼下您是出尽了风头,有不少的人都在打您的主意呢。”

    谢淑妃脸色一僵,方才还阳光灿烂,眼下立刻愁云惨淡了。“御书房里的事情你怎么会知道?”永庆帝在御书房临幸了妃嫔,御书房本来就是帝王处理政事的地方,在这里行周公之礼,恐怕会引起非议,因而这个消息是不会轻易外传的,宫中的妃嫔往往都会在永庆帝身边有一个两个探子,知道不奇怪。但是谢卿不是啊,她怎么知道的?

    面对谢淑妃狐疑的神色,谢卿只淡淡一笑,道:“娘娘您面色红晕未散,嘴唇微肿,步伐虚浮,卿儿虽然年纪小,但是倒也是见过大伯母这般样子的时候的。”

    大夫人李氏和忠勇侯行过房后,可不就是这个样子嘛。没经历过并不代表没见过。

    实际上,谢卿心里想的却是,她当然知道谢淑妃在御书房和永庆帝行了周公之礼,因为这原本就是她设计的。永庆帝是何等心性的人,怎么会在御书房这样处理政事的地方临幸妃嫔,只因为谢卿悄悄在谢淑妃衣襟上撒了欢云香,配上永庆帝身上的龙涎香,刚好就是一味迷惑人心智的迷药,让永庆帝的自制力不堪一击。欢云香极易消散,而且这两种香混在一起只会有些微迷幻作用,因而并不能被人察觉。即便是永庆帝事后想起,也只会认为是自己一时没有把控住。

    谢卿让谢淑妃去向永庆帝请罪,目的就是要让永庆帝宠幸谢淑妃,既然是要干掉叶德妃,那么首先要做的就是让叶德妃彻底失了圣心,单单是在永庆帝面前揭穿叶德妃谎话连篇还不够,永庆帝可能批了几个折子就忘记了叶德妃带给他的不快了,所以谢卿要做的就是将火烧的越来越旺。

    “卿儿,你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可不要随便乱说话,小心被人查了错处。”谢淑妃微微有些脸红,但是明面上还是要“教训”谢卿几句。

    谢卿也不恼,轻笑着说道:“娘娘放心,谢卿明白。”

    见谢卿的态度极好,丝毫没有任何的怨恨之色,心里顿时放心了几分,在这个宫里,信任是一种奢侈,谢淑妃要保证谢卿值得信任。

    谢淑妃点了点头,抚了抚鬓间的步摇,漫不经心地说道:“那卿儿你又有什么主意了?说来听听。”

    谢卿既然让她避其锋芒,那肯定有她的目的,谢淑妃眼下还不能完全信任谢卿,她更多的是将谢卿认为是自己的谋士。

    “娘娘您在御书房中,这可是后宫中的头一份,恐怕会引起不少人的嫉妒,后宫与前朝历来都是息息相关的,难免有人对娘娘您说三道四的。”谢卿淡淡地说道。

    谢淑妃眉头微皱:“说本宫是红颜祸水?真当本宫是死的吗?本宫会安排好人,帮本宫说话的,绝不会被扣上红颜祸水的罪名。”

    谢卿摇了摇头,笑着说道:“不,娘娘必须要找人弹劾自己。”

    “什么?”谢淑妃震惊了,一脸诧异,“卿儿你在说什么?你可是说错了?”

    找人弹劾自己?谢淑妃觉得她要是真这么做了,肯定是脑袋被驴踢了。红颜祸水,要是再严重一点,恐怕就是祸国殃民了,这样的罪名谢淑妃可不想背着。

    谢卿莞尔一笑,道:“娘娘,卿儿没有说错。娘娘要让人在朝堂上率先提出您其行不端,必须要施以惩罚,届时赵王的人肯定会跟着附和的。”

    “你是什么目的?”谢淑妃目光微凝。谢卿往往出其不意,她猜测谢卿一定是有别的目的。

    “娘娘慧眼。”谢卿笑着说道,“娘娘您得了陛下这般爱宠,叶德妃头一个坐不住,她在后宫也必然要向陛下哭诉,前朝赵王施压,后宫里又来一个叶德妃,您觉得陛下会怎么样?”

    谢淑妃想了想,答道:“陛下会不高兴。”

    如果非要说谢淑妃是红颜祸水,那么永庆帝又是什么东西。是他主动拉着谢淑妃宠幸的,那最该问罪弹劾的人岂不就是永庆帝自己。但是永庆帝作为皇帝,肯定不愿意承认说是自己做得不对,可是偏生叶德妃与赵王的人又死咬着不放,永庆帝必然会因此怨恨上叶德妃和赵王,更甚至会认为是叶德妃和赵王,前朝后宫串通一气来找茬的。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谢卿料想依谢淑妃的脑子,她也该明白了,笑着说道:“娘娘您其实什么也没有做,只要陛下心里明白就好,您这个时候闭门不出,若是陛下来探望,您也是将过失都往自己身上揽,两相比较,陛下会宠幸谁,难道还不明显吗?”

    叶德妃不就是靠着似水的柔弱得了永庆帝的欢心吗?那么如今谢淑妃也可以用这招,而且会比叶德妃用的更好,不过分矫揉造作,力道刚刚好。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