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看着画上的美人,云锦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宠溺,在他眼里的谢卿是世间最美丽的女子。

    “不用了,陛下传召,本世子自当觐见。”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卿卿了,头一次云锦尝到了思念的滋味儿。

    陈渊眉头微皱:“世子,您可想清楚了,这一去恐怕您就卷入朝政了。”

    云锦淡淡一笑,道:“这不会是迟早的事情吗?只要镇南王府存在一日,本世子就一日不得安宁。”

    “可是世子您的身体?”陈渊面上浮现着担忧的神色,“一旦卷入其中,您将面临更多的危险,属下是担心您遭到暗算。”

    云锦轻轻弹了弹衣襟上的灰尘,眼眸微冷:“本世子受的暗算还少么?这么多年本世子避居世事,而是仍然有人看镇南王府碍眼,正好如今多了一个理由,本世子也该见见外面的阳光了。”

    至于那个理由么?陈渊的目光落在了几案上的画上,大概就是这位谢卿姑娘了。

    “世子,您真的喜欢谢姑娘?您想要娶她?”陈渊作为云锦的心腹,对于自家主子的事情是了解的,云锦看谢卿的目光里藏着几分灼热,自从认识谢卿后,云锦时常独坐凝思,那脸上的神情分明就是动情之兆。

    一个多年都没有动过心,甚至都没有见过几个女人的男子,居然对一个只见过几次面的女子动了情,这让陈渊很惊讶。他一直以为主子是冷心冷情的,今生可能都不会喜欢上任何女子呢。

    云锦眉眼间闪过一丝无奈,“我想娶她,她却不想嫁给我。”

    陈渊惊得下巴都差点掉了:“谢姑娘她不想嫁给您?她看着也不像是嫌弃您身体不好的人啊,而且她不是说她有办法治好世子的吗?”

    云锦是何人?镇南王世子,身份高贵。而且他相貌极好,称之为大越第一美男子也不为过。而且云锦的惊才绝艳也是被皇帝夸赞过的,才华、相貌、家世、人品,云锦都是一等一的好。京城中的贵族都常说,云锦除了身体差点,其他的没有哪一点让人不喜欢的。

    “她是个执着的人,她固执的认为我们不是一路人,她为我治病,不过是想推开我罢了。”

    不知为何,陈渊居然在云锦的言语中听出了落寞之意,不由得心下一惊。

    “世子,那您还坚持吗?”情爱之事,如鱼饮水冷暖自知,陈渊向来聪慧,世子有他自己的打算,所以他这个下属无需再劝,只需要根据主子的吩咐做事就行了。

    云锦嘴唇微扬,笑道:“陈渊,你从小就跟在本世子身边,什么时候见本世子放弃过自己在乎的东西。”

    陈渊不语,云锦的冷心冷情是真的,所以从小到大,他在乎的东西不多,但是一旦让他在乎,那他就绝对不会放手。谢卿,就是那个他在乎的人。

    “属下明白了,愿世子早日娶到世子妃。”陈渊很是机智的连世子妃都称呼上了。

    云锦莞尔笑道:“借你吉言了。”

    ……

    不多时就见永庆帝身边的高公公前来宣旨,召云锦入宫。云锦欣然同意,稍微收拾一番,就随高公公去了御书房。

    “云锦见过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云锦打小身体就不好,因而皇帝早年就下过圣旨,准许云锦不必行跪拜之礼,因而云锦只需微微拱手行礼即可。

    永庆帝罢了摆手,“快起来,赐座。”

    早有太监将准备好的锦凳搬过来,云锦谢了恩坐下了。他的对面,正坐着赵天麟。

    “赵王。”云锦淡淡地向赵天麟打了招呼,语气不冷不热,疏离之意满满。

    赵天麟面上有些尴尬,朝云锦点了点头:“云世子。”

    云芷絮是她未来的王妃,镇南王府其实已经贴上了他赵王一脉的标记,但是他多次暗示云锦,云锦却始终神色淡淡,从不与他谈论政事。折让赵天麟很是头疼,云锦绝口不谈朝中之事,就好似闲人一般,他总不能撬开他的嘴吧。但是已故镇南王是从前跟随皇帝一起打江山的人,虽然镇南王已经去了,但是镇南王府却是由云锦继承的,即便是镇南王府看似已经退出朝廷中心,但是云家绝对有隐藏的实力,否则不会有那么多人忌惮镇南王府。

    永庆帝从云锦一进来,就一直在暗中观察他。但见他神色自然,丝毫没有拘束感,静静地坐在那里,疏离却不见得有多冷漠。而他和赵天麟的打招呼,永庆帝不由得有心急,他将云锦的妹妹许给了赵天麟,他是什么意思,云锦肯定是清楚的,但是他却丝毫没有任何要扶持赵天麟的意思,反而是好像陌生人一般。

    “云锦啊,你总算是愿意出府了,看来这身子也好多了吧。”永庆帝笑着说道,“你可是镇南王府唯一的继承人,可不能成天窝在府上,多出来走动走动。”

    “多谢陛下挂怀。”云锦淡笑着答道。

    永庆帝脸色微沉,云锦的疏离还真是一如既往啊,但是当下也不恼,似乎是习惯了他这样的性子,“云锦,眼下有两桩急事,赵王举荐了你,你可别让朕失望啊。”

    说时,一旁的高公公就将几张折子呈给云锦。云锦眉梢微挑,赵王举荐他?恐怕赵天麟没有这个胆子。

    云锦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打开折子看了看。

    “云州洪水泛滥,而另一面的靖州出现了旱情,云锦你觉得该如何处理?”永庆帝问道。

    云锦沉思片刻,道:“陛下,云州靖州相隔并不远,云州既然多水,那就将水引到靖州好了,靖州的旱情可解,云州的水灾亦可消除。”

    赵天麟眉头紧皱,摇头道:“云世子,云州和靖州怎么会相隔不远,中间还隔着一个灵州呢?灵州多山,要想将云州的水移到靖州,岂不是要将山挖平?那这样的话,恐怕山还没挖平,云州靖州就已经饿殍满地了。”

    云锦答道:“要想引水,并不需要挖山,云州和靖州看似不相邻,但是却共用一条河,云州在上游,靖州在下游,上游的水正好流到下游。”

    永庆帝眼前一亮,顿时龙颜大悦,忍不住拍手道:“好主意啊!云锦,你这个主意果然是好啊。麟儿,你要多向未来舅兄讨教讨教啊。云州灵州靖州地形奇特,要想引水还需要周密的计划,朕命你三日内交出一份令朕满意的计划来。”

    “父皇,这……”赵天麟犹豫着说道,“这办法是云世子想出来的,想来云世子已经周密的计划,不如让云世子来安排此事吧。”

    云锦想出来的办法,但是永庆帝一句话就将功劳加到了赵天麟的头上,赵天麟生怕云锦会因此恨上他。然而云锦只是微笑着说道:“王爷想多了,云州乃是云锦祖籍,所以云锦对云州的地形才会有所了解,这法子看似可行,但是仍旧有许多问题需要深入探究,云锦身体受限,不能为陛下分忧了,赵王你作为皇子,这是你应尽之责。”

    赵天麟连忙说道:“那云世子你也可以在旁协助本王。”

    又朝永庆帝拱手行礼道:“父皇,云世子惊才绝艳,儿臣自愧不如,还请父皇准许云世子能协助儿臣,共同处理此事。”

    永庆帝自然是乐意的,他一直都知道除了李穆,大越最有能力的就是眼前的这个白衣男子,但是他身体极差,所以从来不进入朝堂,只是在背后默默地出主意。永庆帝当然是希望云锦能进入朝廷,为他做事的,所以他才会将云家的小姐指给他最宠爱的儿子。此番云州靖州之事,在永庆帝的设想中,最好的结果就是云锦协助赵天麟处理好此事,云锦正式凭借这份功劳进入朝堂,而赵天麟也借着此事在朝堂上实力大增。

    但是显然,云锦并不会让永庆帝如愿,推辞道:“陛下、赵王,引水之事非同小可,非实地探究不可,而云锦的身体并不适合远行,云锦寿命将至,还请陛下体谅。”

    云锦活不过二十五岁,那么他也就只剩下几年的寿命了。

    永庆帝眉头微皱,他和先帝是一同将大越的江山打下来的,云州的地形奇特,他是知道的,因而这么多年来也没有一副完整的云州地形图。云锦确实没有说错,要想成功,必须要亲往实地。

    “麟儿,你可愿亲自前往云州三地?”永庆帝正色说道。

    赵天麟重重地点了点头:“儿臣愿意,正如云世子所说,为父皇分忧是儿臣的责任。”

    他说话时故意将云锦抬出来,就是要让云锦听到,拉拢讨好之意不言而喻。

    云锦神色不该,并不将此事放在心上。

    最重要的事情解决了,云锦又与永庆帝闲聊了几句,就起身告退了。他刚走出御书房,身后赵天麟也跟了出来。

    “云世子,你可急着要回王府?引水一事,本王还有些问题想要请云世子解惑,不知可否方便?”赵天麟拦住他,问道。

    “王爷如果是想问云州地形复杂,该如何引水的话,那王爷就不必问云锦了,因为云锦也不知道。”云锦淡笑着答道。

    赵天麟心下一惊,你都不知道,那你提出来做什么?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