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83章 世子不会对小姐做什么吧
    “哼!这两项罪名加在一起,本宫就不信斗不垮谢氏那两个贱人!”叶德妃冷哼道。

    她似乎已经可以想见谢氏被百官指责的情形了,想想就觉得爽透心扉。

    赵天麟沉思片刻,道:“母妃,可是这毕竟是后宫女眷之事,拿到朝堂上来说,恐怕略有不妥啊。”

    他和叶德妃不一样,他是皇子,成年后就要不上朝,对于朝堂之事也有些分寸。原本就有人议论说他像个长舌妇一般,成天将女眷之事观察地仔仔细细,若是在朝堂上参谢家,这恐怕会更加引起人议论啊。

    叶德妃不以为然,拍了拍儿子的手背,道:“麟儿啊,你傻啊。又不用你亲自提出来,你在朝中也有些势力,找个御史站出来参谢氏一本,然后你在附议就是了。

    母妃琢磨了很久,这事儿本来谢氏就理亏,这么好的机会,咱们不能放过!”

    看着叶德妃信誓旦旦的模样,赵天麟也跟着点了点头:“这个办法倒也行,不能让谢淑妃夺了母妃的恩宠。”今夜永庆帝又要临幸谢淑妃,这让赵天麟很有压力感,他不能什么都不做,眼睁睁看着谢氏得宠。

    “母妃,您就放心吧,儿臣会多找几个官员附议,父皇不会不答应的。”赵天麟正色道。

    叶德妃娇声笑道:“麟儿,母妃给你出的这个主意好吧?”

    赵天麟点了点头:“母妃深谋远虑,儿臣佩服。”

    要是谢卿听到赵天麟的这话,估计会直接忍不住一口喷出来,就叶德妃出的这个馊主意,还深谋远虑,纯粹就是妇人之见!

    “母妃,外面的事情就交给儿臣就好,您要做的就是养好身体,好好伺候父皇。”赵天麟说时就要端起那碗药。

    叶德妃眉头紧皱,连忙摆手避开,“麟儿,本宫没病,谢卿她肯定没好心的,看着要黑乎乎的,肯定做了手脚的,本宫不喝。”

    赵天麟为难了:“母妃,良药苦口,这也是常事,您就喝了吧。”

    “不行!本宫绝不喝谢卿熬的药。”叶德妃怒了,她不喜欢苦味,而且这药的苦味太浓烈了,她闻着就想吐。

    赵天麟见叶德妃那避如蛇蝎的样子,最终还是只能作罢:“那儿臣再吩咐宫人另熬一碗药。”

    叶德妃还是不同意,连忙摆手道:“麟儿,母妃真的没事,常太医都说了,就不用喝药了。”又叫来宫女含露,“含露,你说是不是?”

    含露一个头两个大,一面是叶德妃,一面是赵王,她说哪个,肯定会得罪另外一个,可是这两人她都得罪不起啊。

    在叶德妃威胁的目光下,含露只能吞吞吐吐地说道:“常太医说,他说娘娘没有什么大碍,好生调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她毕竟是伺候叶德妃的宫人,听叶德妃的话才是正道。

    “麟儿,你知道的,母妃最讨厌喝药了。”叶德妃居然向赵天麟撒起娇来,“母妃已经好多了,没准再睡一觉起来就全好了,这药就不喝了吧。”

    赵天麟是叶德妃养的,对于自己母妃可怜兮兮的撒娇模样,他最终也只能妥协。

    “好吧,那今日的药您可以不喝,但是若是明日再不见好转,您就必须要喝药了。”叶德妃讨厌喝药,赵天麟是清楚的,他也不能逼着她喝药啊。

    叶德妃这才展露笑意:“麟儿,还是你听母妃的话。不过,母妃看着谢卿就来气,早日将她弄出长乐宫才是,你明日可要趁机好好向你父皇说叨说叨。”

    赵天麟点了点头,道:“原本儿臣是想着她人在长乐宫,在咱们眼皮子底下,正好探探她的底,但是既然母妃很生气那就算了吧,儿臣会和父皇提的。”

    谢卿来长乐宫侍疾,赵天麟原本也是不同意的,但是一想,谢卿的手段往往是出其不意,很难想象她走的每一步,下一步又是什么,所以他想在这段时间好好观察一下谢卿,摸清门道,但是现在看来谢卿气死人不偿命的手段实在高明,而且现在叶德妃就像个炮仗,被谢卿一点就着,还是让谢卿远离叶德妃的好。

    叶德妃眉头微皱:“本宫倒是忽略了,应该好好监视她的。”

    她确实没有想到,谢卿住进长乐宫,长乐宫可是她的寝宫,她难道还不能对谢卿做些什么吗?

    “麟儿,先不忙,在她离开长乐宫之前,本宫可要送她一份大礼。”叶德妃的唇角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容。

    谢卿,你等着吧!本宫不会放过你的……

    叶德妃母子的算计,谢卿丝毫不知,这里是长乐宫,她也没指望她能在这里获取什么消息,长乐宫的人想必都是像防贼似的防着她,她就不去碰灰了。

    “小姐,您今日可将那对母子气惨了,最妙的是,他们还不敢对小姐您动手。”小弯笑嘻嘻地说道。

    爽,实在是爽爆了!

    “小姐您是没看到,那对母子就会嘴上功夫,您说让她们责罚您,他们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那怂样简直笑死了人了!”

    谢卿轻笑道:“别笑得太大声了,这里可是长乐宫,小心他们将你拖下去赏你一顿板子。”

    小弯摇头,笑道:“小弯才不怕呢。小弯知道,小姐是不会让他们这么做的。”

    谢卿赏了她一个爆栗,“机灵鬼!就你聪明了。”

    “奴婢知道小姐您是最好的主子,冯伯说若是哪一天奴婢出了错,头一件事就该是先告诉小姐。”

    谢卿莞尔一笑:“不错,冯伯说得对,不管你做了什么,都不要瞒着我。小弯,你是丫鬟,也是我的亲人,只要你不背叛我,不管你做了什么,我都会护着你的。”

    小弯的眼角湿润了,然后重重地点了点头,道:“小姐放心,奴婢是小姐的死士,是永远都不会背叛小姐的。”

    谢卿将小弯眼角的泪珠擦干,笑着说道:“我知道,我也相信你。”

    抬眼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已经逐渐暗了下来,夜色即将来临。

    “小弯,走,我带你去看看御花园的夜景。”谢卿笑着说道。

    夜色沉沉能遮盖许多隐秘的事情,谢卿唇角轻勾,或许她还能有发现呢,即便是没有,带小弯看看皇宫的夜色也不错。

    谢卿没想着去御花园会碰到一些有用的人和事,结果果然遇到了,只是这个相遇好像并不是巧合。

    “卿卿,我来了。”

    看着眼前微笑着看着她的白衣男子,谢卿此刻真的很想拔腿就跑,但是她的双脚好像被定住了,她根本挪不开脚。

    谢卿废了好大劲儿才将自己跳动的心平复下来。

    “云世子,你有何指教?”

    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云锦,他说我喜欢你,他说我们在一起吧。

    男女之间的示爱语从云锦的嘴里说出来,而且这个对象还是她,她有些头疼。他们明明就是敌对,或者即便不是敌对,他们也不是一路人,他们怎么能在一起呢。

    最要命的是,她的心也动了,虽然她不承认,甚至极力地让自己不要去想这个男人,可是她一见到他心还是忍不住颤抖。

    云锦看她的眼神有些受伤,但是很快他也收起了他的哀伤。他也是个擅于掩饰自己内心的人,而且在情爱面前弱者会输得很惨,而他不认输,一次不行就两次,终有一天,他会如愿以偿,拥她入怀。

    “卿卿,你在皇宫的这段时间,我也在寿康宫。”云锦朝她笑着说道。

    饶是谢卿也忍不住吃了一惊,云锦十多年没有出过府,更何况是住进宫里了。他,是为了她。

    云锦的意思她懂,她来皇宫是有目的的,在皇宫里耍手段心机太危险了,而他担心她的安危,所以也跟着进宫来了。

    “云锦,我会自己保护自己的,你实在不必如此,你若是被人暗算了,你的身体恐怕会……”

    天呐,我在说什么?

    谢卿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她在关心他,很奇怪,她明明不在乎他的,为什么却自然地说出了关心他的话?

    云锦笑了,他的卿卿在关心他。

    他忍不住一把将她搂进怀中,低低笑着:“卿卿,我很高兴。”

    小弯眼睛睁的老大,连忙就想上前将自家小姐抢出来,“放开我家小姐。”

    然而却被陈渊拦住,然后拖到了一旁。

    “喂,你放开我,别逼我动手啊!”小弯愤怒地朝陈渊挥拳头。

    什么人啊!这云世子看着像是纤尘不染的天山雪莲,没想到居然这般孟浪,直接抱住了小姐。

    小弯姑娘,你不知道的是,云世子早就抱过了,而且最重要的是,你家小姐没有反抗。

    陈渊尴尬地说道:“小弯姑娘,世子和谢小姐有话要说,我们还是在这边放风为好,不然对你家小姐的名声也不好。”

    世子要和谢姑娘卿卿我我,他们做属下的不能打扰,那就只能在一旁放风了。

    小弯将信将疑地看着他:“你确定世子不会对我家小姐做什么吧?”

    陈渊笑着说道:“世子不是没有分寸的人。”只是分寸这东西在谢姑娘面前好像烟消云散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