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85章 容桑,永庆帝的白月光
    “这个女子名叫容桑,至于她到底是何人,无人得知,甚至容桑这个名字只怕也是假的。”云锦答道。

    谢卿喃喃说道:“容桑……这个名字闻所未闻。”

    京中的世家贵族三代以内有什么人,谢卿从前通通都知道,但是容桑这个名字还真是第一次听说。那么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容桑不是京城中的人,甚至不是世家贵族出身,第二种可能,那就是容桑这个名字是假的。谢卿心中权衡一二,第二种可能性要大一些。永庆帝心中的白月光,若是出身贫寒,或者非京城人士,那么肯定也有人知道她的名字,不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

    “那容桑还活着吗?”谢卿问道,“你告诉我这个又是为什么?”

    谢卿相信云锦是不可能无缘无故地说起永庆帝的情事的,肯定有目的。

    云锦答道:“死了,很多年前就死了,这座宫殿是在她死后建的。”

    “月仙宫,嫦娥奔月,难道这意思就是说人容桑已经去了,如同嫦娥飞仙,从此再也回不来了。”

    谢卿仔细地看了看宫殿的殿门,纤尘不染,想来是有人日日都来打扫,那只能说明是永庆帝命人日日都来打扫。

    谢卿眼前一亮,“你不会是想说叶德妃的得宠和容桑有关系吧?”

    叶德妃的言行举止根本就上不得台面,但是永庆帝却一再维护她,原本谢卿还真的以为叶德妃是永庆帝的真爱呢,可是现在却钻出来个容桑。一个死了多年的女人,居然一直都是永庆帝心头的白月光,那么只能说明叶德妃的得宠和容桑有关系?

    云锦牵着谢卿的手,浅笑道:“这个问题我也想知道,我想这里面大概就有答案吧。”

    这里是永庆帝为容桑建的宫殿,那么这里面的一应陈设都应该和容桑有关。

    谢卿的目光落在两人交握的手上,云锦似乎没有看到她的目光一般,只笑着催促道:“走了,进去看看。”

    这笑容怎么看都让谢卿觉得十分欠揍,可是她却甩不开他的手,十指包裹在他的手心中,温热从指间一直传到她心间,她也说不清到底是她因为害怕伤着他所以不敢用力甩开,还是这温暖让她不愿意甩开了。

    谢卿快步跟上云锦,罢了,不过就是牵个手而已,她忍了,就跟着去看看月仙宫到底有什么秘密。

    进了月仙宫,谢卿不由得长大了嘴巴,喃喃说道:“这容桑果然是心头的朱砂痣啊。”

    里面的一应陈设无一不是上品,就连院子中的花盘都是用白玉雕琢而成的。饶是谢卿见惯了金银珠宝也不得不感慨,这里真是富贵之地。

    花重金打造了一座宫殿来纪念一个女人,除了是真爱,谢卿也想不到其他的理由了。

    谢卿打量四周:“这座宫殿居然没有一个人看守,看来永庆帝将容桑藏得很深啊。这也充分说明了云世子你绝对不是个简单的人,连这么隐秘的事情你都知道。”

    这等宫闱秘事,云锦一个身在宫外,还常年不出府的人居然知道一二,果真不简单。

    云锦浅浅一笑,道:“卿卿你可以再夸我两句,我不介意。”

    谁能告诉她,白衣翩然,宛若仙人的云世子怎么会说话这般没脸没皮。谢卿忍不住龇牙:“我介意。”

    云锦不置可否,推开了寝殿的门,走了进去,当然他可是一路都没有放开谢卿的手。

    “这里面大概就有我们要找的答案了。”

    皇帝宠幸一个女人,很大原因就是这个女人和他心尖上的人有相似之处,而最大的可能就是容貌、神韵。

    寝殿里的摆设倒像是女子闺房的陈设,谢卿拿起梳妆台上的发簪,若有所思地说道:“这个发簪的样式是几年前流行的了。你可知容桑是什么死的?”

    云锦想了想,道:“并不能确定具体的时间,只知道她去世有些年头了。怎么?你发现了什么?”

    谢卿指着梳妆台上的发簪,道:“发簪的样式每年都不同,但是这些发簪都是好几年流行的样式了,并没有最新样式的发簪,那很有可能就是容桑死后,就再也没有添置过发簪,那么这些发簪容桑以前佩戴过的,如果这推断是真的话,那么容桑差不多就是五年前死的。”

    云锦点了点头:“这还真的有可能,虽然我不知道容桑是什么时候死的,但是这座宫殿却是在五年前建的,容桑一死,永庆帝就建了这座宫殿纪念她。”

    五年前才死去的人,可是谢卿却从未听说过有这样一个人存在,谢琦嘴唇轻抿,她从前自诩堪比男儿的聪慧女子,如今看来,她终究不过是闺阁女子罢了。

    突然,云锦脸色微变,然后迅速拉起谢卿,跳上房梁之上。谢卿机敏,当下就明白是有人来了,连忙捂住自己的口鼻,防止自己的呼吸声被人发现。谢卿明白会武之人,耳力极好,有时呼吸声都能被发现,就像方才云锦他就能率先发现有人进来了。

    云锦笑着将她的手拿开,放在自己手心里,示意她没关系来人没有那么高深的武功,连正常的呼吸都能发现。

    谢卿心中暗暗叫苦,他一手握着她的手,另一只手则是拦着她的腰,偏生下面有人来了,谢卿还不敢动弹,只能任由温热走遍全身,骨头都有些酥麻了。

    来人并没有让云锦与谢卿惊讶,因为他是永庆帝。

    永庆帝走进殿中,将殿中的摆设一一看过,睹物思人。

    上方谢卿心道万幸,还好她谨慎动了的东西通通都恢复原位,不然一个小小的挪动就有可能被人发现。看永庆帝这神情,想来时常来缅怀容桑,这里面的东西都是摆在什么地方的,想来他早就烂熟于心。

    “桑儿,朕来看你了。”永庆帝抽出一卷画轴,在手中慢慢打开。

    谢卿心中了然,看来那画中画的正是容桑吧。

    只听永庆帝喃喃说道:“桑儿,你知道吗?朕近日看见一个女子颇有几分你的神韵,若不是年龄对不上,朕都要以为她是你的转世了。”

    云锦脸色微变,永庆帝口中的女子该不会是谢卿吧。

    心中闪过无数的念头,若真是谢卿,那就太危险了,和帝王的心上人长得像,可并不是什么好事啊。他就要加快脚步了。

    “桑儿,不过就算你投胎转世了,想必也不想看到朕吧。”永庆帝的语气里夹杂着一丝哀伤。纵然帝王又如何,终究是得不到自己心爱的女人。

    “朕已经是皇帝了,你怎么就还是不愿意多看朕一眼呢!”永庆帝的语气突然变得凌厉起来,“你不是喜欢皇帝吗?那为什么朕成了皇帝,你更加对朕不屑一顾了呢?你骗朕!容桑,你为什么要骗朕!朕哪里对不起你了!”

    谢卿心头捏的紧紧的,这永庆帝不会因爱生恨了吧。

    然而永庆帝的愤恨很快消失了,转而有恢复了哀伤的口吻:“桑儿,你骗朕,朕不怪你,谁叫朕没能早点认识你呢?可是桑儿你为什么这么固执呢,你为什么还是要离开朕呢,朕可以给你一切,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朕呢?桑儿,你回来好不好,只要你回来,朕什么都给你。”

    永庆帝絮絮叨叨说了快一个时辰方才离去。待确认永庆帝已经走了,云锦才带着谢卿跳下来。

    谢卿连忙拿出那画,打开一看,奇怪了:“叶德妃和容桑长得并不像啊?”

    云锦眼眸微凝:“或许是德妃的神韵像她吧,这画即便是再逼真到底也是死物,与活人不同。”

    谢卿想了想,也是这个道理,道:“不过也确实可是肯定这容桑是永庆帝的真爱。”

    说着抬眼看向云锦:“你带我来这儿,告诉我这些秘密,到底是为什么呢?”

    总不至于是云锦闲的发霉,带她来八卦永庆帝的情史吧。

    “叶德妃能得宠,必然与容桑有关系,虽然现在我也不清楚到底是什么缘故,但是你想要动叶德妃,只怕并非易事。”

    谢卿脸色一沉:“你是想让我知难而退,让我不要和德妃作对?云世子,那就不必了,谢卿和赵天麟是死敌,不死不休!”

    云锦一把拉过谢卿的手,她的手握成拳头,他轻轻掰开她的手指,柔声道:“不要折磨自己的手,我会心疼的。”

    “这是我的事情,与你无关。”谢卿冷声说道,“云世子,你对我有恩,做不到恩将仇报,可是你姓云,我姓谢,你我终究是水火不相容。多谢你告知我这些秘密,告辞。”

    谢卿转身欲走,云锦却始终没有放开她的手:“谢卿,云家和你有什么恩怨?我云锦又和你有什么恩怨?你就要这样恨我?”

    恩怨?谁叫你是云芷絮的亲哥哥。谢卿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说!”云锦的声音微冷,再不见方才的温润。

    谢卿将手从他手中抽离出来,说着最残酷的话语,“云锦,我们没有可能的。”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