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谢淑妃柔柔一笑:“臣妾多谢陛下关怀,臣妾恭送陛下。”

    直到永庆帝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视野中,谢淑妃才收回目光,扬起涂满大红丹蔻的手指,轻笑道:“走,扶着本宫去长乐宫。”

    宫女玉琴恭维道:“娘娘您承了陛下的恩宠,这般劳累还要去看德妃娘娘,您真是待德妃娘娘犹如亲姐妹呢。”

    谢淑妃娇声笑道:“你这丫头怎么说话的呢,德妃妹妹此次病来的凶险,陛下忙于朝政,没时间看望德妃妹妹,本宫自然该去探病,也好叫德妃妹妹知道陛下心中是惦记着她的。”

    探病?谢淑妃可没那个好心,她就是要让叶德妃那个贱人知道,陛下这几日都宿在她那里,这是帝王的恩宠,叫叶德妃眼红去吧。

    长乐宫

    叶德妃坐在床上,她的儿子赵天麟坐在床边,一勺一勺地给她喂药。药汁一入口,苦味瞬间充斥着舌尖,接着她只觉全身都是苦味。

    “麟儿,母妃实在是不想喝药啊。”叶德妃苦着脸说道。

    她怕药的苦味,因而每次她喝药都要折腾一番。

    “母妃,您的病加重了,必须要喝药了,要是您听儿臣的,昨日喝了药,今日也不会病情加重了。”赵天麟可不能再任由她拒绝了,这药德妃必须喝。

    叶德妃只觉舌头都麻了:“麟儿,那叫太医将这些制成药丸好了。”

    药丸虽然也苦,但是到底直接就咽下去了,没有这么强烈的感觉。

    “母妃,做成药丸需要时间,但是您的病已经来不及了。”赵天麟眉头微皱。

    他好像是在哄小孩子似的,德妃就是怕药苦。

    没办法,这药还是要喝。赵天麟一勺一勺地将药喂给叶德妃,即便是叶德妃再不愿意也必须要要喝。

    “别喂了,本宫自己来。”叶德妃受不了了,语气这样一勺一勺的煎熬着,还不如强忍着,一口气喝完。

    含露连忙地上蜜饯,叶德妃一连吃了好几颗,方才压住嘴巴里的苦味儿。

    “母妃,以后您可要按时吃药哦。”赵天麟再一次强调。

    叶德妃不耐烦地摆了摆手:“知道了,你都强调了无数遍了,母妃喝药还不成吗?只是别让本宫再看见谢卿那个小贱人了。”

    看着谢卿,叶德妃就满肚子的火气,忍都忍不住。

    赵天麟脸色微僵,吞吞吐吐地说道:“母妃您恐怕要忍耐她一些时候了。”

    “她还没走?这药不会又是出自她手吧!”叶德妃恨不得把药汁呕出来。

    赵天麟无奈地摇了摇头:“母妃您就放心吧,人人都知道她伺候您用药,她是不敢在药里下毒的,您就当身边多了个伺候您的丫头就是了,别再赌气不吃药了。”

    叶德妃只觉头疼:“那个丫头满肚子坏水,本宫看着她就觉得没好事儿。”

    她不得不承认,她看到谢卿就不自觉地会心跳加速,她坑死人不偿命的能耐实在了得。

    “罢了,本宫忍了就是了!”没有办法,叶德妃只能忍着,又朝赵天麟问道,“陛下呢?陛下怎么还没来看本宫?派人去通知了吗?”

    永庆帝极为宠幸叶德妃,只要她病了,就一定会来看她的,但是今日怎么人还没来呢?

    赵天麟也纳闷儿呢,“早就派人去通知父皇了啊?可能父皇有事要忙吧。”

    “德妃妹妹,陛下忙于朝政,就暂时不会来看你了。”正说着,谢淑妃笑语盈盈地走了进来,还朝叶德妃致歉:“姐姐不请自来,妹妹不会怪本宫吧。”

    叶德妃做了多年的妃嫔了,哪里不知道受了陛下临幸的女子是什么样子的呢,当下就看出昨夜陛下又歇在了谢淑妃处,顿时咬牙切齿地说道:“既然知道是不请自来,淑妃姐姐这礼仪规矩学到哪里去了!”

    谢淑妃捂着嘴笑道:“本宫没听错吧,德妃妹妹也讲起礼仪规矩来了。”

    叶德妃的出身太低,想她入宫之时并没有学过宫中的规矩,因而闹出了不少的笑话,谢淑妃往事重提,正笑话她呢。

    赵天麟沉声道:“淑妃娘娘,这里是长乐宫,您别太过分!”

    谢淑妃出言讽刺叶德妃,赵天麟这个做儿子的当然也同样面上无光。

    谢淑妃轻笑着说道:“哎哟,本宫这是说错了什么话,惹恼了赵王不成。”

    随即神色一凛:“赵王莫不是忘记了,本宫是你的长辈,在长辈面前这么说话,德妃就是这么教你的吗?”

    “谢淑妃,你一大早就跑来本宫的长乐宫闹事,你就不怕陛下知道了。”叶德妃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永庆帝。

    若是往日谢淑妃还真的会忌惮几分,毕竟永庆帝十分宠爱叶德妃,只要叶德妃掉几滴眼泪,吹点枕头风,永庆帝恐怕真是会明里暗里责罚她。不过现在嘛,就不一样了,这会儿永庆帝正恼着叶德妃呢。

    帝王的宠爱就是这样,他宠你时,你要什么就有什么;他不宠你时,你就什么都不是,要什么没什么。这一点,谢淑妃比谁都清楚。

    “德妃妹妹,你这两天一小闹,三天一大闹的,陛下成天忙于朝政,你不敬心伺候陛下,还给陛下找麻烦,本宫真是不知道怎么说你了!”谢淑妃言语中满满的讽刺。

    叶德妃娘家又不景气,全靠她支撑着,她只要一遇到什么事情,就召唤永庆帝,求永庆帝给她做主。

    “那也是陛下爱重本宫,怎么,淑妃你嫉妒啊!”叶德妃没好气地说道。

    做了多年的宫妃,叶德妃深知,她没别的本事,只一条,她得陛下的宠爱,只要有陛下的宠爱在,她就不会倒。

    谢淑妃等的就是她这句话,捂着嘴笑道:“本宫嫉妒你?真是笑话!”

    上下打量了一番德妃,谢淑妃用颇为遗憾地口吻说道:“德妃妹妹这脸色果然是奇差无比啊,怪不得前来报信的宫女一副你就要死了的神情呢。”

    “德妃妹妹,本宫来是告诉你一声,陛下有朝政要忙,实在是没空来看你,你就别等了”

    看着谢淑妃嘲弄的眼神,叶德妃心里燃起一种不好的念头:“不可能,陛下他一定回来看本宫的,淑妃你休想糊弄本宫。”

    “唉……”谢淑妃轻叹道,“德妃妹妹,本宫都告诉你了,你怎么就是执迷不悟呢。陛下要忙着前朝的政事,哪里有功夫处理你的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啊,不是本宫说你,你有一点小事就去找陛下,陛下又不是太医,又不能治病。”

    谢淑妃顿了顿,继续说道:“不过看着德妃妹妹你这脸色,本宫都忍不住想了,是不是德妃妹妹恼怒陛下昨夜歇在瑶华宫,所以故意不吃药,等着今日病情加重来禀告陛下的呢。不过可惜了,陛下他是在是抽不开身啊。”

    从前永庆帝哪怕再忙,听说德妃出事了,也会立刻赶来长乐宫的,谢淑妃当然知道,她就是故意这么说激怒叶德妃。

    果然叶德妃只觉心中怒火从烧,“谢梓倩,你个贱人!”

    “母妃!”赵天麟大惊,连忙拉住叶德妃,又一面朝谢淑妃说道,“淑妃娘娘,你也说够了就请离开吧!”

    看着叶德妃张牙舞爪的样子,像个跳梁小丑一般,谢淑妃只觉心头大爽,甩了甩手中的绣帕,笑道:“唉,本宫好心好意来看望德妃妹妹,可是他们却不领情,罢了,是本宫多事了。玉琴,扶本宫回瑶华宫,本宫身子可乏着呢。”

    谢淑妃为什么身子乏,还不是昨夜侍寝折腾地厉害的缘故,叶德妃只觉肺都要气炸了。

    “谢梓倩,你个贱人!啊啊啊啊!”

    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母妃,您冷静一点。您不能再动怒了,太医都说了,您必须静下心来安心调养,不然您这病就一直不能好,您要是不痊愈了,怎么侍奉父皇啊。”赵天麟苦口婆心地劝着。

    这几日的叶德妃太容易暴怒了,拉都拉不住。

    “麟儿啊,母妃气不过啊,谢家的两个贱人,她们欺负母妃啊!”叶德妃呜呜哭了起来……

    赵天麟面露难色,温声安慰道:“母妃,您别生气,您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把身体养好,不能让淑妃得了父皇的恩宠,至于谢卿……”

    赵天麟的眼眸微深,冷声说道:“母妃您且忍忍,儿臣一定会为您报仇的。”

    叶德妃眼前一亮,瞬间止住了眼泪,抬眼道:“麟儿你已经有了对付她的办法了?”

    赵天麟点了点头,道:“母妃,儿臣昨夜仔细想了想,谢卿不过是个闺阁女子,口齿伶俐了些,但是她无权无势的,眼看着她是谢淑妃的侄女儿,是忠勇侯府谢家的女儿,但是她不过是二房的人,父亲早逝,与大房和老夫人的关系又不好,就只是靠着谢淑妃罢了,但是谢淑妃未必就是真的对她好。母妃你说这样一个没有背景的人,想要对付她还不是易如反掌。”

    叶德妃愣了愣神,不多时,恍然大悟,哈哈笑道:“麟儿你说得对,一个丫头片子,还不好对付么?实在不行,直接找人料理了她就是。”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