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谢卿给谢淑妃出了个好主意,和陈皇后结成盟友的好处太多了,谢淑妃只觉如今的高兴事是越来越多了,整个瑶华宫也跟着一片喜色,而长乐宫的情形也就完全相反了。

    赵天麟一下朝就去了长乐宫看望叶德妃。

    “麟儿来了。”叶德妃坐在软塌上,她服了药已经好多了,但是脸色依旧有些差,“麟儿,你今日上朝可提了谢淑妃的事情,陛下怎么说,有没有责罚淑妃?”

    叶德妃心里想的是,言官们纷纷弹劾谢氏,陛下一定会狠狠地责罚谢氏的。

    然而赵天麟的脸色阴沉的厉害,根本不见任何喜悦的神色。

    叶德妃心里咯噔一跳,连忙问道:“怎么?陛下没有责罚淑妃?”

    赵天麟没做声,垂眸不语。

    见儿子脸色不好,叶德妃又说道:“淑妃今日颇得陛下宠爱,陛下偏袒她也是常理。”

    话虽这样说,实则叶德妃心里气的要死,她才是永庆帝心尖上的人啊,怎么现在就易主了呢?但是叶德妃见儿子面上不悦,少不得要劝解他几句。

    “麟儿啊,淑妃毕竟是陪伴陛下多年的妃嫔,陛下不责罚她也情有可原,那谢卿总不会好过吧。”

    叶德妃眼巴巴地看着赵天麟,等着他的答话。她想谢卿只不过是个没人要的小孤女,陛下就算不责罚谢淑妃,总要拿谢卿开刀吧。

    终于,赵天麟你看了看自己的母妃,先是深呼吸了一口气,在心里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然后方才说道:“父皇将所有弹劾谢氏的言官骂了一顿,连儿臣也没有幸免。”

    叶德妃眼睛睁的老大,脱口而出:“为什么!陛下他怎么会这么做呢?”

    同时心跳瞬间加速,难道陛下真的就这么宠爱谢淑妃吗?

    “陛下他明明知道本宫受了委屈,他还要偏袒谢淑妃……”叶德妃瞬间眼眸中蓄满了泪珠儿,神情无比地委屈,“麟儿,本宫是不是真的失宠了。”

    她心里很害怕,宫里的女人一旦失了恩宠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她心里很清楚。

    叶德妃想到自己从前刚入宫时,被人欺负的情景,就忍不住后怕,顿时眼泪簌簌留下,“不行,本宫一定要去找陛下,本宫不会失宠的。”说时就要起身。

    “娘娘,您身体还没康复呢?太医说您不能大喜大悲啊。”含露连忙拦住叶德妃。

    叶德妃哪里肯听劝呢,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她失宠的样子。

    “娘娘,娘娘,您慢点啊。”含露急的满头大汗,可是还是拦不住叶德妃啊。

    “够了!”赵天麟怒吼一声,吓得叶德妃一顿。

    赵天麟看着自家母妃,深呼吸了一口气,耐着性子说道:“母妃,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出了怎样的馊主意。”

    叶德妃嘴巴微张,却说不出话来,她这不都是为了他们母子好吗?她做错了什么?

    赵天麟轻叹一声,道:“母妃,您让儿臣去弹劾谢氏,但是您却忘了,临幸谢淑妃的人是父皇,弹劾谢淑妃,就是在打父皇的脸,您说父皇生不生气啊!”

    “您知道吗?父皇今天很生气,当着所有朝臣的面,将儿臣骂了个狗血淋头!”赵天麟从小就受永庆帝喜爱,从来没有向今天这般被骂的这么惨。而且还是当着所有朝臣的面,他只觉面子里子都丢光了。

    最要命的是,他回头想想,这件事情是叶德妃怂恿的,他并没有觉得永庆帝临幸一个妃嫔对他又多大的影响,是他的好母妃一再地强调说谢淑妃怎么怎么样。他之所以有今日的举动,完全就是因为叶德妃怂恿的。说到底这就是女人之间争风吃醋,但是倒霉的却是他。

    赵天麟痛心疾首地说道:“母妃,您以后能不能动脑子想想啊!”

    叶德妃更委屈了,她先是被谢卿气的吐血,而后又被永庆帝落了面子,现在连她的亲生儿子也来说她的不是。叶德妃想想就觉得心头一痛,顿时泪如雨下,直接哇哇哭起来。

    烦躁之意涌上心头,赵天麟原本就因为被永庆帝骂了,心头不顺,眼下看着叶德妃哇哇大哭,更是觉得烦躁无比。

    “别哭了!哭有什么用!”

    可是他越说,叶德妃哭的越厉害,赵天麟一个头两个大,“行了行了,别哭了,是儿臣气极了,语气不好,母妃您就原谅儿臣,好吗?”

    赵天麟最怕看见女人哭,面对女人的眼泪,他一点办法就没有。

    忽然他脑海中浮现了一抹红色的身影,那个女子就不会轻易哭,他好像从来就没用哭过,就连最后死的时候也是淡然冷静。

    犹记她死前的最后一句话:“不过是命而已,我给!”

    这般豪气的女子,可惜了。她怎么就通敌叛国呢?赵天麟有时候甚至都在想,如果她没有通敌叛国,他就会去了她,有这样大气的女子做正妃,倒也是不错的事情。

    终于,在赵天麟的劝说下,叶德妃渐渐止了眼泪,柔声说道:“麟儿,母妃也是为了你啊,这次是母妃考虑不周了,你怎么还埋怨上母妃了呢?你这不是剜母妃的心嘛。”

    赵天麟生怕叶德妃再哭,连忙赔罪:“是儿臣方才失言了,求母妃原谅。”

    见赵天麟服软了,叶德妃这才心头顺畅了。可是又想到永庆帝的态度,她心头不免有些担忧:“麟儿,你父皇该怎么办呢?母妃绝对不能失宠啊。”

    叶家不景气,一旦叶德妃失宠了,叶德妃、赵王、还有叶家恐怕都会遭殃。

    赵天麟想了想,正色说道:“母妃,父皇虽然责骂了儿臣,但是到底也没有责罚,想来父皇也是一时之气罢了。”

    “那本宫去向陛下请罪,这样总可以平息陛下心中的怒火了吧。”叶德妃提议道。她心里盘算着她到时候流几滴眼泪,陛下一定会心软。

    “母妃,不可。”赵天麟连忙说道,“母妃,这件事情儿臣只说是自己的主意,母妃您可千万别再牵连进来了。”

    他已经被骂了,可不能让叶德妃再被骂一次。

    叶德妃一听,顿时觉得儿子还是关心自己的,唇角掩不住的笑意:“好,母妃听麟儿的。”

    赵天麟点了点头,道:“母妃,反正父皇已经骂了儿臣了,若是父皇不再提起,那儿臣就当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这对谁都好。

    相反,如果是父皇再次提起,儿臣只说是想见母妃病重,所以想替您出口气,但是您并不知情,这样父皇就算是心中恼怒儿臣,这气早晚也会消了。”

    “你父皇想来疼爱我们母子,想来很快也会消气的,麟儿你这个主意倒是不错。”叶德妃点头赞道。思来想去,这个法子最好了。

    赵天麟轻叹一声,道:“母妃,当务之急是您赶快养好身体。”

    “麟儿,母妃何尝不想养好身体呢,可是谢卿那个小贱人天天在本宫眼前晃悠,本宫恨不得将她的嘴撕烂!”叶德妃的手指攥得紧紧的,天知道她是怎么咬紧了牙关才没向谢卿发火的啊。

    提到谢卿那个女人,赵天麟眼眸微深:“母妃,您别着急吗,对付她不是难事。”

    “好,本宫暂且忍着她。”叶德妃咬紧了牙关,这话几乎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

    母子俩正说着话,忽然有宫人来报:“娘娘、王爷,云小姐求见。”

    云芷絮,她怎么来了?

    不过云芷絮为了讨好德妃,没少往长乐宫跑,叶德妃也怎么惊讶,朝宫人吩咐道:“让她进来吧。”

    又看了看赵天麟,道:“麟儿你不是有正事要处理吗?你先回去吧,母妃这里你不用担心。”

    以往云芷絮每次来,都要和赵天麟缠绵一会儿,虽然是发乎情止乎礼,但是叶德妃有心将自己的侄女许给赵天麟做侧妃,自然不喜欢赵天麟将全部的目光都放在云芷絮身上。

    “不急。”赵天麟摇头,“儿臣也好长时间没见到絮儿了。”

    在赵天麟看来,云芷絮是他未来的赵王妃,他就是想念她也是正常的,他丝毫没有注意到叶德妃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暗沉。

    不多时,就见云芷絮娉婷袅袅地走进来,一见赵天麟也在,朝他甜甜一笑。

    “絮儿给德妃请安,娘娘万福金安。”云芷絮规规矩矩地给叶德妃行了礼。

    叶德妃扬起一抹淡笑,摆了摆手:“起来吧。”

    她即便是对云芷絮有些微词,但是她可没忘记云芷絮是镇南王府的小姐,又是陛下亲自指给赵天麟做正妃的人。

    云芷絮起身,又朝赵天麟笑道:“天麟哥哥。”

    叶德妃当即神色一冷:“絮儿,这里是皇宫,你怎么能直呼其名呢。按规矩,你应当向他行礼,唤他王爷。”

    云芷絮顿时脸色一僵,她当然懂规矩,只是她爱慕赵天麟,他们又是未婚夫妻,叫他天麟哥哥更亲昵些。

    “母妃,絮儿是儿臣未来的王妃,不必如此拘泥的。”赵天麟头一个跳出来反对。

    “麟儿,母妃也是为了你好。”叶德妃冷着脸说道,“这里是皇宫,眼下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等着抓你的错处呢,特别是瑶华宫那边的人。”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