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103章 敲可爱的公主
    景仁宫

    陈皇后刚起身,就听宫人禀告,谢淑妃来请安来了。

    “谢淑妃今日怎么来的这么早?”陈皇后眉头微皱,按照规矩,宫中的妃嫔日日都要去皇后宫中请安,但是今日谢淑妃居然是第一个来的,这倒是让陈皇后有些惊讶了。

    桂嬷嬷笑着说道:“淑妃是妃嫔,她为正宫皇后请安,这才是她的本分。”

    陈皇后这个正宫皇后,一向不得永庆帝宠爱,要不然也不会连个皇子也没有,膝下只有一个临安公主。好在陈皇后娘家陈国公乃是开国功臣,又雄霸一方,势力极大,太后也十分看重皇后,她的皇后位置倒也稳固。

    “本宫总觉得淑妃近日好像有些讨好本宫的意思。”陈皇后也不傻,谢淑妃这些日子对她的态度她不是没有感觉。

    她是正宫,淑妃是侧室,这么多年来,特别是年轻时候,淑妃可没少动歪心思。虽然后来许是谢淑妃发现这皇后的位置实在太难撼动了,才稍微歇了心思,但是向来也是井水不犯河水,维持表面上的和谐,近日的反常倒是让陈皇后心生疑惑。

    桂嬷嬷是陈皇后的奶娘,是她的心腹,向来极得陈皇后信任。桂嬷嬷劝说道:“奴婢觉着淑妃可能是有所求。”

    反常必有妖,这句话向来不错。

    陈皇后摇了摇头:“她言行极为小心,本宫也暂时不能勘破她的心思。罢了,让她进来吧。宫里的日子着实难熬,有人给本宫演戏,本宫也乐的看戏。”

    后宫佳丽三千,而她这个皇后也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她也像其他妃嫔一样,眼巴巴地指望着陛下能够临幸,然而这么多年了,她也该认命了,永庆帝的心里没有她半分位置,能对她有几分敬重已经是极限了。

    不多时,就见谢淑妃走了进来。

    陈皇后吓了一跳:“淑妃,你的脸色怎么这般难看?”

    谢卿跟在谢淑妃身后向陈皇后行礼请安。

    “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

    “臣女给皇后娘娘请安。”

    谢淑妃也没起身,朝陈皇后说道:“皇后娘娘,臣妾的瑶华宫居然遭贼了,臣妾心中惶恐。”

    “遭贼?”陈皇后眉头轻皱,“宫里戒备森严,好端端的哪里来的贼?”

    谢淑妃摇头:“臣妾也不知,而且还是采花贼。”

    “采花贼!”陈皇后腾地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心中着实吃了一惊,妃嫔的宫中居然出了采花贼,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好在臣妾身边都有人守着,那采花贼倒是没有来,却去了卿儿那里。卿儿,你把昨夜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皇后娘娘。”

    谢卿点头应下,说道:“臣女夜里有些失眠,就与丫鬟小弯在院子里赏月,结果一个黑衣人蒙着面巾突然闯入,意图调戏臣女,好在臣女的丫鬟小弯是个会武功的,才将人赶走,慌忙之下臣女的发簪还划伤了那贼子的胳膊。”

    说时,将那只发簪拿出来,发簪上还沾着斑斑血迹。

    “皇后娘娘,虽说那贼人没有得逞,但是卿儿到底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家,昨夜吓得不轻,一宿没睡,今早上才敢告诉臣妾,事关女儿家闺誉,臣妾不敢宣扬出去,只能前来告诉皇后娘娘了。”

    陈皇后沉思片刻,道:“宫中守卫森严,外面的采花贼不可能进的来,那人又会武功,恐怕是宫中的侍卫。”

    谢淑妃跟着点头说道:“皇后娘娘言之有理,这宫中居然有这样歪心思的人,可不能让他逍遥法外啊,这后宫中的女子不是妃嫔就是皇女,若是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好。”

    临安公主是陈皇后独女,眼下可就住在宫中呢。陈皇后心头一跳,连忙吩咐道:“桂嬷嬷,去查,按照谢姑娘的说法,将胳膊上受伤的人都找出来。”

    ……

    陈皇后这一查,确实找出了几个胳膊上受伤的人,然而其中并没有叶成轩。

    看着面前站着的几个人,桂嬷嬷朝谢卿说道:“谢姑娘,您看看这些人有没有眼熟的?”

    桂嬷嬷极有分寸,绝口不提采花贼,谢卿眼熟的可不就是只得昨夜的人嘛。

    叶成轩作为御林军统领,皇后娘娘有吩咐,他自然是亲自将人送过来的。

    谢卿从这些人面前走过,一个一个细看,最后走到叶成轩面前,停留片刻。

    叶成轩拱手说道:“不知这里面可有谢姑娘要找的人?”

    他的眼睛一直落在谢卿身上,他倒要看看谢卿是什么反应。正如他心里猜测那夜的宫女是不是她一样,此刻他就在她面前,任她去猜。

    谢卿浅浅一笑,叶家人所有的聪明都给了叶成轩一个人了吧。

    叶成轩早就将伤口处理了,她的力道小,而且那只是发簪,因而伤口极浅,若是用上好的消痕膏,也不是不能快速祛除,即便是现在还有些许痕迹,也会淡化到看起来像是陈年旧伤一般。

    她的一双明眸清澈见底,些许带着疑惑,但是极浅,若不是细看,根本看不出来。叶家的人她从前也不爱和他们打交道,因而叶成轩此人,她并不算太熟,只隐约知道他是叶家难得的聪明人。

    “没有。”谢卿摇了摇头,道,“有劳叶统领跑一趟了。”

    陈皇后眉头紧皱:“你确定?”陈皇后当然希望的是将人抓出来,若是不将人处理了,那岂不是宫中的女人都有危险。

    谢卿答道:“都不是,臣女确定。”

    这些侍卫都是无辜之人,谢卿没打算草菅人命。

    陈皇后轻叹一口气,摆了摆手:“你们都下去吧。”

    叶成轩拱手行了一礼:“臣告退。”

    他一直在观察谢卿,可是谢卿没有丝毫破绽……

    恰逢临安公主来给皇后请安。

    “臣叶成轩参见公主。”以叶成轩为首,众人纷纷向临安公主行礼。

    临安公主抬手做了个平身的动作:“都起来吧,你们怎么好像是从母后宫中出来的?”

    叶成轩微笑着答道:“是皇后娘娘吩咐臣等加强防守的。”

    丝毫不提事关昨夜之事。

    临安公主想想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陈皇后作为后宫之主,吩咐侍卫几句也是正常的,当下也就不理会叶成轩了,径直去了皇后宫中。

    “母后,儿臣来了。”临安公主年方十五,正是花一样的年纪,陈皇后平日里也没拘着她,因而临安公主的性子十分活泼。

    未见其人,倒是先闻其声了。

    陈皇后嗔了爱女一句:“媛儿,淑妃娘娘在呢,怎么这么没规矩。”临安公主闺名赵雪媛,皇后总是亲昵的唤她媛儿。

    临安公主飞奔进来才发现不止皇后一人,还有谢淑妃也在。微微一笑,朝陈皇后屈膝行礼:“儿臣给母后请安。”

    又朝谢淑妃行了半礼:“临安见过淑妃娘娘。”

    临安公主是嫡出的公主,身份高贵,面对诸如谢淑妃这样的位份高的庶母,只需行半礼即可。

    而谢淑妃也还了半礼,以示对嫡出公主的尊重,“好些日子没见着公主了,公主出落的越发漂亮了。”

    陈皇后膝下只有这一女,自然宠爱万千,听到淑妃夸自己的女儿,心头还是很高兴的,笑着说道:“本宫还头疼呢,这孩子总是闹腾,没个正形。”

    “母后,儿臣哪有闹腾啊,连父皇都夸儿臣乖巧呢。”临安公主撒着娇。

    陈皇后点了点女儿的额头,笑道:“你看看你,都多大的孩子了,还和母后撒娇,还不是闹腾嘛。”

    临安公主做了个鬼脸:“儿臣再大也是母后的孩子。”

    谢卿立在后面,唇角微扬,临安公主真是个可爱的女子,许是陈皇后娇养着她的缘故,她一直都是这般性子。

    谢淑妃笑语盈盈:“公主乖巧可爱,皇后娘娘好福气,可惜本宫没有女儿,否则定然也如临安公主这般娇养着。”

    临安公主嘟了嘟嘴,仰头轻笑道:“母后您听到没有,淑妃娘娘都羡慕您有儿臣这样的好女儿呢?”

    陈皇后被她傲娇的小模样逗笑了,“你这孩子,都快及笄了,还不知羞。”嘴角掩不住的笑意。身为皇后,却没有儿子,陈皇后不是不难过,但是总归还是有临安公主这样乖巧可爱的小棉袄,心里的遗憾也平复不少。

    谢淑妃眼眸微亮,笑着说道:“说起来,公主也快及笄了,也是到了招驸马的时候了。”

    临安公主面上一红,“母后,临安才不要离开母后。”

    谢淑妃莞尔,笑道:“娘娘,公主这是舍不得您呢。”

    “公主,你早晚有一天要嫁人的,但是嫁人又不是说就要离开皇后娘娘了,你嫁了人还是可以回宫看望娘娘的。”

    临安公主抱着陈皇后的胳膊,不放手,一个劲儿地摇头:“不嘛不嘛,临安不要离开母后。”

    谢淑妃捂嘴笑道:“公主,你这样会让皇后娘娘更加舍不得你的。”

    没有哪个母亲希望自己的女儿离开自己,更何况陈皇后还只有这么一个女儿。

    陈皇后美丽的眉眼上染上了一丝哀愁,她又何尝愿意啊,可是嫁人,是每个正常女子都必须要经历的过程。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