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104章 本公主崇拜你
    陈皇后摸了摸爱女的秀发,笑容中泛着苦涩:“媛儿,母后也舍不得你,但是淑妃娘娘说得对,你早晚都要嫁人的。”

    临安公主顿时脸色一变,然而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哇,母后不要儿臣了,呜呜呜……”

    大滴大滴的眼泪抵在陈皇后的手背上,滚烫了她的心。

    “媛儿,你别哭啊,母后怎么会不要你呢?”临安公主这么一哭,陈皇后也忍不住鼻子犯酸,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谢淑妃都傻眼儿了,临安公主这就哭了?这母女俩的感情也太好了吧。

    想想她当年进宫为妃的时候,她的母亲谢老夫人好像也流泪了。她当时难过了吗?好像有一点吧,但是心里更多的是兴奋,她要进宫了,她要成为皇上的女人了。皇宫啊,那可是大越最尊贵的地方,她很是期待。这份期待直接将离家的那点难过淹没了。

    看临安公主如今哭的这般难过,难道是因为临安公主长在大越最富贵的地方,要离去了,所以更加难过?

    一旁的谢卿眼眸微暗,她大婚的前一夜,李穆也在她面前哭了。

    她自小丧母,全由父亲李穆既当爹又当娘将她养大,她要出嫁了,那是第一次她看到父亲李穆掉眼泪,也是唯一一次。可惜所托非人,还害了父亲姓名,让他留下千古骂名。

    谢卿的眼眶湿润了。

    “你哭什么呀。”谢淑妃瞪了谢卿一眼,低声斥道。在宫中还收不住自己的情绪,这可不是好事。

    那厢临安公主刚好在收住眼泪,泪眼朦胧间见到一个素衣女子眼眶微红。

    “你是谁啊?你怎么也哭了?你不会是因为本公主哭了,所以你也跟着哭了吧。”临安公主真的像个小孩子一样,悲伤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目光落在谢卿身上,就忘了自己方才哭的稀里哗啦的样子了。

    陈皇后也瞬间收敛了自己的情绪,止住了眼泪,方才临安公主哭起来了,让她也忍不住难过,倒是忘记了还有外人在场呢。

    谢卿拂去眼角的泪花,答道:“臣女谢卿见过公主。”

    临安公主眼眸中闪过一丝惊讶,“你就是谢卿?”

    不得不说谢卿的壮举,连临安公主这样养在深宫的人都听说了。

    “正是臣女。”谢卿温婉一笑,道,“臣女见公主和皇后娘娘娘感情极好,就忍不住想了臣女的母亲,还请公主不要笑话臣女。”

    临安公主连连摇头:“不会不会,本公主要是笑话你,首先也得笑话自己啊。”

    说完,临安公主看向陈皇后:“母后,儿臣想和谢姑娘去御花园玩。”

    陈家远在西北,临安公主也没个表姐妹什么的,宫中其他公主,心思各异,临安公主平素都是待在陈皇后身边,眼看着来了个让她看着顺眼的谢卿,她恨不得立马将谢卿拉到一边去,两人说悄悄话呢。

    “去吧,多带几个宫人,仔细着些。”陈皇后交代了一番,就爽快地让她们离开了。

    自己养的女儿什么性子,陈皇后还是知道的。陈皇后历来都防着有人对临安公主动歪心思,若说之前她还对谢卿抱有怀疑的态度,指不定这姑娘有没有打临安公主的主意呢,但是就在刚才,谢卿眼角的泪花让陈皇后突然改观了。

    人和人之间的缘分就是这么微妙,谢卿不经意间的泪花让陈皇后对她印象极好,一个知道记挂着自己母亲的姑娘,陈皇后很喜欢。

    而谢淑妃心里就更高兴了,她原本就是想着拉拢陈皇后和临安公主,眼下看临安公主这神情,似乎很是喜欢谢卿,这可是好事啊。谢卿和临安公主交好,慢慢的,就可以对临安公主造成潜移默化的影响,谢家的男儿成为临安公主驸马的机会就更大了。

    “皇后娘娘,看来公主好像很喜欢卿儿啊。”谢淑妃笑着说道。

    陈皇后瞥了她一眼,淡淡地说道:“都是同龄的女孩子,玩到一块儿去也很正常。”

    言下之意,其他的你谢淑妃就不要多想了。陈皇后都这把年纪了,即便是老蚌生珠,生下个皇子来,也很难继承大统,倒不如好好保护临安公主这个女儿,独善其身,将来不管哪个皇子上位了,她都是圣母皇太后。

    从目前局势来看,叶德妃所出的赵王和谢淑妃所出的毅王上位的可能性最大。陈皇后采取的策略是,两不想帮,不偏帮任何一方,但是也不得罪任何一方。

    谢淑妃这些日子的拉拢,陈皇后不是没有感觉到,只是她还没到站队的时候呢。

    “皇后娘娘说的是,不过公主比卿儿要大一两岁,虽然公主天真可爱,但是也是时候该找驸马了吧,皇后娘娘您可有中意的?”谢淑妃碰了个软钉子,也不恼,娇笑着说道。

    陈皇后目光微凝,轻叹道:“媛儿是本宫的女儿,本宫自然会为她挑选。”

    她的女婿她来选,就用不着谢淑妃这个外人来指手画脚了。

    “本宫乏了,淑妃你自便吧。”陈皇后再不与她多言,丢下这句话,就转身离开了。

    谢淑妃脸色微变,这个皇后,她的意思她肯定清楚了,可是她居然拒绝了……

    御花园中

    临安公主拉着谢卿,笑嘻嘻地说道:“本公主早就听说过你的名字了,你真的好厉害啊。”

    看着临安公主一脸崇拜的样子,谢卿唇角忍不住泛起一抹微笑,临安公主还真是老样子,从前也是这般活泼可爱。临安公主养在深宫,李云卿并不常见她,但是倒也是认识的,临安公主初见她时,也是用这样充满期待的目光看着她。

    这么可爱的公主,谢卿忍不住笑道:“臣女哪里厉害了,让公主都知道臣女的名字。”

    “你将叶蓁蓁气的都差点吐血了,还不厉害啊,还有德妃娘娘,她也是你的手下败将。”临安公主眼底都是亮晶晶的,闪烁着崇拜的目光。

    “你是本公主第二个崇拜的人。”

    谢卿眉梢微挑,笑道:“能让公主崇拜,是臣女的荣幸,那第一个让公主崇拜的人是谁呢?臣女倒是好奇了。”

    “第一个么……”临安公主悄悄瞄了瞄,见四下没有其他人,方才说道,“是云卿姐姐,她性情飞扬,满腹才华,她是本公主觉得穿红衣最好看的人。”

    谢卿微楞,是了,她从前极爱穿红衣,只觉得红衣绚烂,如烈火,如骄阳,美到极致。

    临安公主将食指放在嘴边,低声说道:“这可是本公主和你说的悄悄话,你不要告诉别人哦。”

    谢卿点了点头,李云卿这个名字大概已经成了大越的禁词了吧。

    “母后说云卿姐姐犯了滔天大罪,她是大越的罪人,所以本公主不能再提起她的名字了。可是本公主很难相信云卿姐姐是这样的人,她虽然从来不说,但是本公主知道她是个很好很好的人。”临安公主不自觉地流露出一种伤感来。

    “云卿姐姐很聪明,为人也很大度。本公主记得,有一年宫宴,有个坏人故意弄脏了云卿姐姐的衣服,你知道当时云卿姐姐是怎么做的吗?”

    谢卿摇了摇头,其实她是记得的,那是一个异国公主,前来和亲的,嫉妒她,所以故意破了她一裙子的茶水。

    “那个坏女人还假惺惺地道歉,说什么要不然你对我一巴掌算是赔你的裙子了,云卿姐姐就果真给了她一巴掌,很是豪气地说,如你所愿。”临安公主笑嘻嘻地说道,“本公主当时就觉得云卿姐姐好大气啊,打了一巴掌之后,果然就再也没有提过裙子的事情,拿得起放得下,本公主佩服她!”

    “拿得起放得下……”谢卿喃喃自语。原来在临安公主,她是这样豁达的人。可惜那是李云卿,而不是现在的谢卿了。

    临安公主清脆的嗓音在耳边再次响起:“谢姑娘你也很令本公主佩服,你真的好厉害啊。你是不知道,德妃娘娘总是向父皇撒娇,那明明是本公主的才干的事情好吧,可是父皇总是顺着她,本公主想了很多办法都没有用,还是谢姑娘你厉害,三言两语就将德妃气病了。谢姑娘,你能不能教教本公主呀。”

    谢卿忍俊不禁,道:“公主,你还真是高看臣女了,臣女还真的没有那个本事将德妃气病。”

    “不是你气病的?”临安公主挠了挠头,“大家不是都这么说的吗?”

    “当。然不是。”谢卿解释道,“德妃娘娘气急攻心的时候,臣女可没有在她身边说什么。不过要说与臣女有关心的话,大约有那么一点点关系吧,她白天落水,救上来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身体有些受寒,然后不知道被谁一刺激,就病了。”

    谢卿精通医术,她自然看得出德妃生病和她并没有直接的关系,诊脉的太医自然也是清楚的,气急攻心当场就会发作,而不是等到隔了几个时辰之后。宫中纷纷传言是她将德妃气晕的,德妃想来心里最清楚她为什么会突然被气病了,但是却将她的病强加到她头上。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