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105章 真心还是假意
    人人都道是谢卿将叶德妃气病的,实际上根本就不是她。德妃当然清楚,但是却也不解释,横竖她狠毒了谢卿,让谢卿背负骂名也无妨。

    然而叶德妃这些年宠冠后宫,后宫里的女人可是巴不得她生病的,私下里议论都是谢卿将叶德妃气病了,真是叫人解气。

    临安公主眨巴眨巴眼睛,见谢卿神色不改,想来她没有说谎。最重要的是谢卿好像没有说谎的理由,若是故意为自己的辩解,又何必等到现在才说呢。

    “谢姑娘,那你为什么不为自己辩驳呢?本公主好像听说你还主动去长乐宫请罪,将责任揽到自己身上。”

    还没等谢卿回答,临安公主突然拍了拍脑袋,道:“本公主知道了,你若是不去请罪,德妃娘娘肯定会在父皇面前说你的坏话,你是担心父皇责罚你对不对?”

    谢卿嫣然一笑,道:“是,也不全是。”

    临安公主睁大了眼睛,一副坐等下文的样子。

    “臣女与叶家,还有德妃都发生过争执,所以德妃一生病,很容易就联想到臣女头上,这是人之常情,与其拼命为自己解释,倒不如自觉地去请罪。说起来,要是德妃没有落水,恐怕她也不会生病,也算是臣女的罪过吧。”

    谢卿当然不会说她就是故意要膈应德妃的,虽然德妃生病的原因不是因为她,她只要日日在德妃面前晃悠,保准德妃这病能病上一年半载。

    至于后来为什么不去膈应了,是谢卿觉得德妃的适应能力在逐渐增强,这可都是她的作用啊。让自己的对手变强?谢卿可没有这癖好。膈应德妃只是小把戏,玩玩就好,可不用当真。

    与人交手,让对方当了真,而自己却保持玩玩而已的心态,保准让对手气的吐血。

    临安公主口中发出啧啧的声音,道:“本公主就知道这位娇弱的德妃娘娘不是个省心的。”言语之中满满的鄙夷。

    谢卿眉梢微挑,笑道:“公主,您好像不是很喜欢德妃娘娘?”

    临安公主虽然说话直爽,但是到底是宫中长大的女子,难道不知道说话留神吗?

    临安公主摊了摊手,翻了个白眼,“准确地说是非常不喜欢。”

    谢卿眉头微皱,公主殿下,虽然您是大越唯一的嫡出公主,身份高贵,可是您这么直白地说出不喜欢自己的庶母,真的好么?

    “公主,陛下极其宠爱德妃娘娘,这话您可别随便说。”谢卿善意地提醒道。

    从她的接触来看,临安公主真的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这样的女孩子她都不忍心伤害了,或许她可以换一种方式。

    临安公主嘟着嘴说道:“就是因为父皇,本公主才不喜欢她的,她总是和本公主争父皇!”

    谢卿眼眸微闪,方才心中的念头瞬间变了,这位公主殿下要么就是天真无邪的孩子心性,要么就是心思聪慧之人。

    因为德妃和她争永庆帝的宠爱,所以她才不喜欢德妃。这话若是从妃嫔的口中说出来,那必然会被永庆帝责罚,但是如果出自永庆帝的女儿之口,那反而只会惹得永庆帝哈哈大笑。女儿和小妾,从来都不在一个等级上。临安公主说出这话,只会让人觉得她娇憨可爱,性情直率。

    “谢姑娘,你看着本公主做什么?难道本公主脸上有东西?”临安公主睁着一双大眼睛问道。

    “没有,臣女只是觉得公主你真的很可爱。”谢卿淡笑着说道。

    临安公主眉头微皱:“怎么人人都夸本公主可爱啊,本公主已经快及笄了,是大姑娘了,总是说可爱不好吧。”

    谢卿莞尔,笑道:“公主美丽又大气,不知谁家儿郎有幸能做了驸马。”

    临安公主面色一红:“好你个谢卿,竟然敢打趣儿本公主。”

    “公主恕罪,臣女失仪了。”谢卿屈膝行礼,但是说话的语气却没有丝毫求饶的意思。连她也摸不清临安公主到底是真的无邪,还是城府极深,也许她只是玩笑话,也许她下一刻就会变了脸色,谢卿说话亦是可黑可白,给自己留下退路。

    ……

    临安公主似乎特别喜欢谢卿,一连几天都找谢卿聊天品茗,久而久之,宫中人都知道,谢家的这位小姐居然得了临安公主的喜欢。

    对此,谢淑妃很是高兴,一再嘱咐谢卿要好好和临安公主相处。谢卿淡淡一笑,不作一辞。

    清晨,谢卿起的早,小弯一边伺候她洗漱,一边无奈地说道:“临安公主今日又要带小姐去哪儿,为何偏偏还要求小姐早起呢。”

    临安公主头一天就约了谢卿,而且千叮咛万嘱咐要早点出来。小弯就不明白了,这会儿天都还没有完全亮,大多数的人都还正睡着呢。

    谢卿浅浅一笑,道:“大约这位公主殿下又有新点子了吧。”

    临安公主这几日带着她几乎将整个皇宫逛了个遍,不得不说她从小长在宫中,对于宫中的一草一木真是了如指掌,很多地方谢卿听都未曾听说过。

    小弯瘪了瘪嘴,无奈地摇头说道:“真不知道这位公主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她日日拉着小姐出去玩,昨夜小姐歇下的时候已经半夜了,今日有要早起,您今儿的气色都不是很好了。”

    真的弄不清楚临安公主是故意折腾谢卿拿她寻乐子的,还是孩子心性,小弯搞不清楚。

    谢卿唇角微扬:“真心还是假意,她自己会说清楚的,谢淑妃的打算我暂时也不打算掺和,这位公主想怎么玩,我奉陪就是了。”

    谢淑妃打的主意是让她与临安公主交好,然后顺利让谢家的嫡长子谢承嗣得临安公主青眼,谢家顺利娶到临安公主。然而在这件事情上,谢卿可不打算帮谢淑妃。

    “唉!小姐,可是这位公主殿下真的好能折腾啊。”小弯都忍不住感慨了,“这外面的天色都才蒙蒙亮呢,小姐您就要起床梳洗,谢淑妃还一个劲儿地让您好好巴结临安公主,她怎么不自己去啊,偏要小姐您去。”

    让谢卿去巴结临安公主,小弯表示替自家小姐委屈。

    谢卿嫣然一笑,道:“谢淑妃要是自己能去就对了,你看她去了好几次景仁宫,然而皇后就是不松口,她也只能将主意打到我这儿来了。”

    要想娶到临安公主,陈皇后那儿可是个重要的关口,谢淑妃日日前去请安,可是却偏偏攻不破这关口。只要谢淑妃一提临安公主的婚事,若是有外人在,陈皇后还敷衍几句,如果没有外人在的话,陈皇后直接就选择忽视,要么就是这不是淑妃你能关心的事情一句话结尾。

    谢淑妃每每被落了面子,但是又必须陈皇后的支持,只能忍着怒意。若是能忍了一时,就换的此事的成功也就罢了,可是偏偏磨了这些天仍旧一无所获。

    小弯笑眯眯地说道:“淑妃娘娘倒是好算计,有求于人就要有求人的态度,可是淑妃却没有,小姐不帮她那就只能怪她自己了。”

    谢卿从来不是谢淑妃的谋士,她不过是与她相互利用,各取所需罢了,谢淑妃起初还对谢卿客气点,到后来就变了态度,总是端出她才是主子的款儿,小弯很讨厌她这一点。

    “谁叫我是她的侄女儿呢。”谢卿淡笑着说道,“她是长辈,而我不过是个没有任何权势背景的晚辈,她可不会认为我们是合作关系。”所以她必须要提醒一下谢淑妃,做人不能太过分。

    ……

    谢卿到了碧音阁时,等了一会儿,临安公主仍旧还没到。小弯皱着眉头,道:“小姐,公主不会是故意的吧?”

    按理说约好了时间就该准时到的,但是她们都等了一会儿了,临安公主还没来,这不会是戏耍她们的吧?

    谢卿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不要胡说。即便是公主今日来迟了,那也不是什么要紧事,等着就是了。”

    临安公主究竟是何意,谢卿也在猜测。临安公主有没有暗中在这里布下耳目还真不好说。所以,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要留神。

    小弯嘴巴嘴张,又想起谢卿的吩咐,这里是宫里,说话要留神,捏了捏手指,又还是将想说出口的话咽了下去。万事留神,她可不能给小姐带来麻烦。不过就是等待罢了,她等。

    终于,天色大亮了,才见临安公主姗姗来迟。

    “谢姑娘,抱歉,本公主来迟了。”临安公主笑语盈盈地走过来,道,“都是雀儿,本公主睡过头了,也不知道叫醒本公主,谢姑娘久等了吧。”

    谢卿福了福身,笑道:“无妨,公主能来就好。”

    别人看不出来,但是她却一眼就明了。临安公主口口声声是她睡过头了,所以来晚了,实则她早就到了,一直隐藏在暗处,想来就是在观察她的一举一动吧。

    昨夜临安公主拉着她赏夜景,最早也是半夜才歇下,今日又起得早,眼角的乌青在所难免。临安公主用了效果最好的遮掩之物,谢卿一闻就知道。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