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109章 字面上的意思
    谢卿眉头微皱,若是柳妃的孩子保不住,最后肯定会将所有的责任推到她身上。眼下也顾不得其他了,谢卿蹲下身子,为柳妃把脉。

    临安公主已经平复了心绪,走过来,正好看着谢卿娴熟的把脉姿势。心中明了,原来谢卿果然藏拙了。

    “快去找软架来,将娘娘抬到附近的宫殿中,同时再派人去找太医,娘娘流红了,务必请太医迅速前来,娘娘的情况很危险,快!”谢卿已经尽力按压柳妃的穴位,阻止她流血,帮助她平复,但是安胎终究还是需要药物辅助。

    柳妃身边的宫女平日里也是见过太医怎么为柳妃诊脉的,看谢卿这娴熟的姿势,想来最起码也是略通医术的,再也顾不上其他,立刻照谢卿的吩咐做。不管娘娘摔倒是不是谢卿做的,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抱住龙胎。

    “这是怎么了?”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云芷絮!

    谢卿抬眼,冷眸从云芷絮身上扫过。

    出现的可真是时候,谢卿用脚趾头想云芷絮也不可能是恰好路过这里。

    “哎呀,柳妃娘娘怎么流血了!”云芷絮惊呼,指着柳妃的下身,眼睛睁的老大,似乎被柳妃这一片血色吓到了。

    谢卿很自然地忽视了她,临安公主也是个精明的人,云芷絮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这个时候出现,真是耐人寻味啊。

    都不搭理她,云芷絮讨了个没趣儿,朝临安公主屈膝行礼,“絮儿见过临安公主,公主万安。”

    “絮儿见公主您的神色好像也不是很好啊,这可是出了什么事情?”云芷絮很是好心地问道。

    临安公主眉梢微挑:“本公主无事,云小姐有心了。”

    “有心”两个字,临安公主咬得格外重。最开始她不知为何怎么就没站稳,倒下去了呢,若不是谢卿将她推开,只怕柳妃一流红,追究起来她也难逃其责。宫中谁人不知这几日她和谢卿走得近,不管背后的人到底是谁先算计谢卿,还是算计她,临安公主都没好气。

    今日柳妃的孩子但凡有个好歹,她差一点也受牵连了。

    只是这背后设计的人大到底是谁呢?临安公主狐疑地看了看云芷絮,她这么凑巧,柳妃一出事她就跳出来了?还有柳妃,这会不会是她为了攀上叶德妃,故意使的计谋呢?

    临安公主的目光又落在谢卿身上,随即又暗自摇头,是谢卿设计的可能性太小了,她没必要让自己惹上龙种的人命官司,如果柳妃出了事,最有可能遭殃的就是谢卿。

    突然,临安公主眼前一亮,云芷絮可是叶德妃未来的儿媳,难道是她借柳妃之手,设计陷害谢卿的?这个可能性倒是很大啊。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也只是猜测,她从旁观者的角度看,也只能猜测,若是落在别人眼中,若是谢卿找不到证据自证清白,只怕她有危险了。

    宫人们的速度极快,依照谢卿的吩咐,抬来了软架,将柳妃抬到了最近的碧音阁中。

    永庆帝已经年逾半百,后宫已经很少有皇子皇女降生了,老来添丁,对于永庆帝来说,这是吉兆,是一个男人雄风不改的好兆头,因而极为看重柳妃这一胎,要不然也不会破格晋封一个庶女为柳妃了。听闻柳妃流红,龙胎不保的消息,永庆帝、皇后等人都匆匆赶来。

    “柳妃怎么样?朕的皇儿怎么样了?”永庆帝还没进门,就先问道。

    太医刚好诊了脉,回禀道:“陛下,娘娘情况凶险,微臣必须立刻给娘娘施针止血,否则龙胎不保啊。”

    永庆帝沉声道:“那还不快动手!”

    然后又摆了摆手,示意殿中无关紧要的人退下,连他自己也去了外面等候。

    “说吧,柳妃好端端的怎么会流红的?”永庆帝冷声说道。

    伺候柳妃的宫人们都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一五一十地将方才的情景说了一遍。

    这些宫人倒也不敢隐瞒,也没有添油加醋,只是将事实陈述了一遍。

    谢卿嘴唇轻抿,心中寻思,她和柳妃又无甚仇怨,而且柳妃即便是想要对付她,也用不着拿龙胎说事,她眼下最金贵的就是这个肚子。而且听她的宫女所说,也并没有要陷害她的意思,只是陈述事实真相。

    不是柳妃设计的她,为何明明她没有撞到柳妃身上,柳妃怎么就自己倒下了呢?

    除非……

    谢卿的目光落在云芷絮身上,除非是有人暗中让柳妃摔倒的。当时柳妃身边离得最近的除了她,就只有她的贴身宫女织琴。织琴正是方才回禀永庆帝的人。

    “你方才说,柳妃侧着身,所以你也没看到柳妃是怎么摔倒的?只是知道谢姑娘就站在柳妃的另一侧?”永庆帝眼睛微眯,若有所思地说道。

    柳妃的身体挡住了织琴,所以织琴并没有看到是不是谢卿推倒柳妃的,但是谢卿确实当时站在柳妃旁边,所以她的嫌疑最大。

    织琴看了眼谢卿,微微点了点头:“是。”

    永庆帝嗤笑一声,手指着谢卿,沉声道:“谢姑娘,你可有什么话要说?”

    谢卿是最大的嫌疑人。

    谢卿朝永庆帝齐膝跪下,正色答道:“方才织琴姑娘将她所见所闻都一一回禀陛下,臣女也自当将自己所看到的禀告陛下。臣女和临安公主正要离开凉亭,忽然不知怎的公主么有站稳,朝臣女倒过来,而当时臣女的身边正是柳妃娘娘,臣女情急之下,所以将临安公主推到一边,然而尽可能让自己倒向另一边,尽量避开柳妃娘娘,同时臣女但是娘娘受到惊吓会摔倒,所以用手抓了娘娘一把,这样即便娘娘摔倒,有臣女用手抓着,力道也会小不少,还有臣女在下面垫着,娘娘就更安全几分。”

    “这么说,你不承认是你害柳妃摔倒的了?”永庆帝眯着眼说道。

    谢卿跪在地上,面上没有任何慌张,摇了摇头,道:“臣女没有做过,自然不会承认。”

    “呵!这可不是你不承认,就代表柳妃的事情和你无关。”永庆帝冷哼道。

    谢卿抬眼,冷静地说道:“臣女方才所说句句属实。”

    看向临安公主:“公主,当时臣女是否推了你一把?”

    临安公主点了点头:“没错,确实如此,本公主起先还生气呢,不过看在你及时并丫鬟救了本公主,母后时常教导本公主,要端庄大度,本公主就不和你一般计较了。”

    谢卿唇角轻扬,这个时候临安公主还特意提及了陈皇后,看来她们母女的感情是真的很好。

    不过永庆帝面色未改,看来临安公主的好意是打水漂了,最该引起注意的人偏生就像是没听见似的。

    谢卿点了了点头,温声笑道:“多谢公主。”

    又看向织琴,问道:“织琴姑娘,我问你,柳妃娘娘摔倒的时候,是否是倒在我身上的?”

    织琴想了想,答道:“娘娘一半倒在你身上,还有一半在地上。”

    倒也不算胡说,谢卿点了点头,再次问道:“那你再仔细回想一下,娘娘摔倒之前,身体是否有摇晃就要摔倒的迹象?”

    织琴仔细地想了想,咬了咬唇角,吞吞吐吐地答道:“奴婢,奴婢记不太清楚了。”

    “你作为柳妃娘娘的婢女,应该时时刻刻关注柳妃娘娘的安危,当时即便是情况紧急,但是你就站在娘娘身边,你的目光没有落在娘娘身上,又是落在哪里的!”谢卿忽然厉声斥道。

    “大胆!你们是怎么伺候娘娘的!”永庆帝大怒。

    在场的众人纷纷跪下,高呼:“陛下息怒。”

    如谢卿所说,即便是柳妃除了状况,身边伺候的宫人也该及时保护娘娘,而不是任由柳妃摔倒。

    织琴跪在地上,头都不敢抬,双手支撑着身体,已经忍不住抖了起来。

    “陛下饶命,陛下饶命……”

    谢卿淡淡地说道:“身为柳妃的大宫女吗,但是你却没能保护好娘娘,失职之罪,足够将你杖毙了!”

    织琴脸色顿时惨白,牙齿都在打颤:“奴婢,奴婢……奴婢不敢……”

    抬起头,然后瞬间又飞快地低下头去,但是谢卿却看清楚了,她的目光闪躲,她心中有鬼。

    云芷絮突然插嘴说道:“谢姑娘,你质问这宫女,可是那也不能说明什么啊?”

    的确,即便是织琴疏忽了,没有保护好柳妃,但是谢卿仍然摆脱不了将柳妃推倒的嫌疑。

    谢卿忽然嫣然一笑,等的就是你云芷絮,“云小姐,你也太沉不住气了吧。”

    云芷絮脸色一僵,“谢姑娘,你这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谢卿轻描淡写的回应道。她什么也不用说,只要坐在上方的永庆帝起了疑心就好。

    云芷絮不过就是路过碧湖,虽然凑巧了些,但是宫里总共就这么大的地方,正好路过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这件事情和云芷絮本来没有关系,柳妃流红,事关龙胎,其他人尚且避之不及,巴不得不露面,但是云芷絮却眼巴巴地凑上来,如今还质问谢卿,这又是何意?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