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112章 云小姐必须磕头赔罪
    陈皇后都忍不住摇头了,这个姑娘性子怎么这么掘啊。

    “谢姑娘,你越是拦着不让人搜小弯的身,你和小弯都会被人怀疑的,这对你没有好处。”陈皇后向来不喜欢理会闲事,但是也忍不住开头劝道。

    谢卿只道:“多谢皇后娘娘好意,谢卿心领了。”

    我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我就是不照做。

    陈皇后哑然,这姑娘也太倔强了吧。

    “小姐,小弯是清白的,愿意接受搜身。”这时,一直跪在谢卿旁边的小弯开口说话了。

    谢卿眉头紧皱:“小弯,你……”

    小弯摇了摇头,笑嘻嘻地说道:“不就是搜身嘛,没什么的,再说若是搜了小弯的身,能证明小姐的清白,那也值了。”

    永庆帝开口了:“谢卿,既然你的丫鬟自己都同意了,你还要反对吗?”

    谢卿沉默片刻,道:“陛下,小弯可以被搜身,但是臣女今日三番两次被人诬陷,还请陛下给臣女一个公道。”

    “什么公道?”永庆帝眼睛微眯,这个谢卿真是让人看不透。

    谢卿看了一眼云芷絮,高声说道:“今日谢卿的各种诬陷都来自于云小姐,如果小弯搜身了没有什么发现,那么臣女也就清白了,敢问陛下是与不是。”

    永庆帝点了点头:“如果什么也没搜出来,那你就没有谋害龙胎。”

    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永庆帝都想不到谢卿有任何需要谋害柳妃肚子里的龙胎的原因。

    谢卿扬唇笑道:“既然如此,那么云小姐诬陷臣女的罪名就坐实了。”

    云芷絮脸色微变,立刻接过话去,没好气地说道:“谢姑娘你难道还想治我的罪不成,你别太过分!”

    谢卿根本就没有理会云芷絮,继续说道:“还请陛下恩准,如果小弯身上什么也没有搜出来,云小姐必须向臣女的丫鬟磕头赔罪!”

    什么!让她向一个丫鬟磕头赔罪!她可是堂堂镇南王府的小姐,还是未来的赵王妃,凭什么要向一个丫鬟磕头赔罪!

    云芷絮眼睛睁得老大,“不……”

    “朕准了!”然而永庆帝的一声高呼,让云芷絮瞬间如坠冰窖。

    “陛下,臣女……”云芷絮还想再挣扎一下。

    然而却得了永庆帝的一个冷眼:“没听到朕的话吗?”

    永庆帝心里极度怀疑,柳妃流红的事情和云芷絮脱不了干系,所以他自然对这个女人没有好印象。

    小弯朝谢卿咧嘴一笑,道:“小姐,小弯没事的。”

    然后就乖乖随宫女进屋接受检查了。

    不多时,就见人走了出来,宫女禀告道:“启禀陛下,在小弯身上搜出了一个药瓶。”

    永庆帝示意章太医查看,章太医打开一看,面色大变:“这……这不是治疗……陛下,这并非麝香,只是一种治病的药。”

    “治什么病的?”云芷絮连忙问道,她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将谢卿弄死的机会。

    谢卿一双明眸直直地看向章太医,她在乞求他不要说出来。

    永庆帝心下生疑:“章太医,是什么?”

    “回禀陛下,这是一种病,会损伤女子的肌肤,但是不会传染。”章太医说的很隐晦,但是意思众人都明白了,得了这种病的人,肌肤很丑。大越的女子有一美,皮肤白皙有光泽。

    众人瞬间真相了,怪不得谢卿不让人检查小弯的身体,原来小弯就有那种病。

    谢卿咬着嘴唇说道:“既然如此,臣女的清白应该毋庸置疑了吧。”

    “云芷絮,向小弯磕头赔罪!”谢卿厉声斥道。

    “我……”云芷絮哪里肯啊,她是未来的赵王妃啊,怎么能向一个丫鬟磕头赔罪呢?

    “陛下,臣女是镇南王府的小姐,还是您亲封的赵王妃啊。”

    谢卿冷眼旁观,云芷絮是不是傻啊,这个时候求永庆帝,永庆帝可不是她亲爹,凭什么听她的。

    “云小姐,你是想将云世子也请来评评理么?”谢卿冷哼道,“云世子为人正直,你自己想清楚。”

    云锦当然不会帮她,护国公府那次事件就是显明的例子。护国公府那次,还是因为没有其他证据,所以云锦还可以帮她遮掩一二,但是这一次确实众目睽睽之下,云芷絮根本无从辩驳。

    永庆帝没兴趣看两个女人之间的尔虞我诈,既然柳妃已经无事了,他也就安心了。

    “皇后,务必查出是谁要害柳妃。”

    陈皇后点头应下,这后宫里的事情有大半数是说不清的,皇帝要的只是一个结果罢了。

    永庆帝起身离去了,可是云芷絮的惩罚还没完。

    “云小姐,这是父皇的命令,你自己看着办。”临安公主轻笑着说道。

    永庆帝是懒得看这样的戏码,杀人也好,羞辱也罢,永庆帝见多了,但是永庆帝既然金口已开,云芷絮就必须要照做,否则就是抗旨不尊。

    云芷絮咬着牙,一狠心,然后在小弯面前跪下:“对不起!”

    她也算个能屈能伸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能被人听见。她心里很清楚,今日她栽了。

    谢卿淡淡一笑,道:“云小姐,下次再算计别人的时候,最好掂量一下这个人是不是你能算计的。”

    然后就拉着小弯离开了,再也不看云芷絮一眼。

    临安公主深呼吸一口气,唉,今日这破事儿总算是结束了,亲切地挽着陈皇后的手:“母后,我们走。”

    余下的人纷纷散去了,云芷絮再也忍受不住,眼泪澎涌而出,捂着嘴,跌跌撞撞地跑开了。

    也不知跑到哪里了,只见前方一人持剑而立。

    云芷絮一见,气不打一处来,直接跑过去,抬手就想扇巴掌,却被那人拿住手腕:“云小姐,你发什么疯!”

    “叶成轩,你不是说一切都设计好的吗?结果呢?我在众目睽睽之下丢了脸面!你真是个废物!”

    今日的事情,原本就是她与叶成轩合谋的,叶成轩在暗处运作,她在明处运作,结果失败了,倒霉受罚的只有她,云芷絮既不甘心,又很愤恨。

    “你骂谁是废物!”叶成轩冷声说道,“是你自己无用,还怪别人!”

    “我没用?”云芷絮冷笑道,指了指自己,道,“这可是你设的局,结果被谢卿破了,你还怪我!”

    “叶成轩,不是你说借柳妃之手,一环扣一环,先是你暗中让柳妃摔倒,结果呢,谢卿三言两语就洗脱了自己的嫌疑。你说你将麝香放在谢卿身上了,结果呢,谢卿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将东西掉包了,我是不是该庆幸,我当时离得远,不然谢卿就将东西放在我身上了?”

    云芷絮的语气很是不客气,她今日丢尽了脸面,怪谁呢?一怪谢卿,二怪叶成轩。

    叶成轩没吱声,他确实没有想到谢卿居然破了她的局,甚至他明明将药瓶放在她身上的,但是为何却不见了呢?叶成轩也想不明白。

    “现在怎么办?柳妃差点流产,陛下已经命皇后查了,若是真的查出来,我们都逃不掉。”云芷絮也知道骂他也无用,先想想怎么让这件事情过去。

    叶成轩答道:“无妨,推个宫女出去就好了。只可惜,费了这么大的今儿,柳妃居然还没有流产,唯一的收获就是确定了谢卿就是那天晚上的宫女。”

    柳妃怀孕,若是生下个皇子,即便年龄小,但是也会成为赵天麟的绊脚石,所以云芷絮和叶成轩才会选择以柳妃为契机,趁机也能将柳妃的孩子弄掉,谁想居然失败了。

    “叶成轩,我真不知道你这个御林军统领是怎么坐上去的。”云芷絮丢下一句话,然后就转身离开。

    身后,叶成轩握进了拳头,他是怎么坐上御林军统领的位置的,他心里很清楚,那是杀了无数的人才得到的成果。

    “谢卿,我们慢慢玩……”

    ……

    景仁宫

    陈皇后拉着临安公主仔细地检查了一遍:“真的没受伤?”

    临安公主当时可也差点摔了,陈皇后心疼不已。

    “母后,儿臣真的没事,那个小弯功夫可好了,瞬间就将儿臣救起了。”临安公主笑嘻嘻地说道。

    忽而又神情一暗:“要是我也有这样的好功夫就好了。”

    陈皇后摸了摸女儿的秀发,道:“媛儿,你是公主,身边会有无数的人保护你的,学武功太辛苦了。”

    临安公主摇了摇头:“母后,儿臣不希望被人保护,儿臣希望能用自己的力量保护母后,照顾母后。”

    诚然,临安公主表现出来的像个孩子一般的天真无邪都是假的,但是她在陈皇后面前是真的乖巧。永庆帝是无数人的父皇,但是陈皇后却是她一个人的母后。

    “傻孩子,你还小,还是让母后来保护你吧。”陈皇后虽然无子,但是这个女儿却足够让她欣慰。在外人看来临安公主活泼可爱,但是其实她这个做母亲的却很清楚,临安公主赵雪媛乖巧懂事,处处为她着想。

    “母后,儿臣已经不小了,都能嫁人了。”临安公主的笑容有些苦涩。

    她是公主,从小锦衣玉食,但是何尝有人知道她的苦楚,就因为她是嫡出公主,母族是西北的王陈国公府,所以她的出嫁代表着朝中局势的变化,而任何变化都必须在永庆帝的掌握之中,所以她的驸马是谁,最终决定权在永庆帝手中。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