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113章 临安公主的真面目
    连自己要嫁的人都不能抉择,是她的悲哀,也是她的命,谁叫她是大越临安公主呢?

    “媛儿,你要是有看中的人,告诉母后,母后去求你父皇,求你皇祖母,母后就是不做这个皇后,也要让你嫁给心仪的人。”陈皇后哭了,她这一生过的清苦,守着宫中的冷砖黑墙过了大半辈子,明明她才是永庆帝的结发妻子啊,但是永庆帝却不喜欢她,回首这一生,她这个皇后做的无甚滋味。

    归根结底,陈皇后想,都是因为她和永庆帝是政治联姻,不是真心相爱,所以她的女儿一定要嫁一个真心爱她的男人,幸福快乐一生。

    然而临安公主从小看着自己的父皇母后,还有三宫六院的妃嫔们,早就心如死灰了。

    临安公主莞尔一笑,道:“母后,儿臣嫁谁都是嫁,儿臣是公主,总归不会委屈了自己就是了,您就不要担心了。”

    最起码她是公主,而且她强势,就能压住驸马。临安公主对自己有信心,她绝不会让驸马骑到她头上去。

    “好,你一贯是个有主意的,母后只说一句,你千万不能为了母后委屈了自己。”陈皇后正色道。

    临安公主像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母后您就放心吧。”

    “媛儿,你外祖父只怕是撑不过今年了,咱们的时间不多了,你是怎么想的?”陈皇后问道,“母后照你说的,拒绝了谢淑妃,你从谢卿那里下手,结果如何?”

    临安公主摇了摇头:“母后,儿臣这次是看走眼了。这个谢卿比我们想象中还要聪明。要是她是个男的,儿臣就还真选她做儿臣的驸马了。”

    陈皇后忍不住扶额:“又说什么胡话呢,谢卿是女子。”

    临安公主咧嘴一笑,道:“哎呀,母后,儿臣就是随口那么一说。您就没发现谢卿她很聪明,但是心性说不上善良,但是却是个知书明理之人?”

    谢卿是什么样的人,陈皇后接触不多,但是从这几日的印象来看,陈皇后正色道:“深不见底,连母后也看不出她的城府。”

    临危不乱,胸中自有沟壑,但是说到动情处又是儿女柔肠,总之这个人很复杂。

    “但是到底她是女子,你又不能嫁给她,更何况即便她是个男子,母后也不希望你嫁,太聪明的人,你恐怕制不住。”陈皇后考虑的清楚,临安公主是公主,那么她的驸马最好是能让她拿捏,但是本身又不是窝囊废的。

    “好了,儿臣明白的。”临安公主笑着说道。

    “那谢家的人你觉得能不能考虑?”陈皇后问道。

    临安公主答道:“眼下能争皇位的就是赵王和毅王,儿臣若是从他们两家的母族挑选的话,谢家嫡子谢承嗣,和叶家的嫡子叶成轩,这两人各有各的好,也各有各的不好。”

    “谢承嗣平庸,但是好在很容易拿捏。叶成轩为人阴损,恐怕若是嫁过去了也要日防夜防。”

    陈皇后眉头微皱:“叶成轩阴损?你这是又从哪里得出的结论?”

    叶成轩是御林军统领,陈皇后也见过几次,倒是没看出来他为人阴损。

    临安公主淡淡一笑,道:“母后您忘了吗?叶成轩之所以能坐上御林军统领的位置,是拿李家的血肉换来的。赵王与李云卿大婚当日,叶成轩前去帮忙,结果呢,头一个提剑斩了李家的人。”

    “媛儿,李家的事,以后可别再提了。”陈皇后对于李家的事情讳莫如深。

    见自家母后面色凝重,临安公主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笑着说道:“母后,这人都死了,儿臣不过就是提一句罢了,您就别这么紧张了。”

    陈皇后轻叹一口气,道:“媛儿,母后嫁给你父皇二十多年,对于你父皇心中所想,还是了解一些的,李穆是他的禁忌,可千万不要在他面前提起。”

    临安公主点了点头:“儿臣知道了。只是母后,儿臣怎么想都不觉得李家会通敌叛国啊,李穆不是从前追随皇伯父和父皇,打下大越江山的人吗?后来他做了开国丞相,百官之首,他的女儿也被许给了父皇最宠爱的赵王,他实在是没有理由要通敌叛国啊。”

    陈皇后无奈一笑,道:“连媛儿你都知道的事情,难道那些朝臣不知道?可是这是陛下的旨意啊。三天,仅仅三天,整个李家满门抄斩。李家人的尸体都不知道有没有收敛。”

    “不会是因为功高震主吧……”临安公主无奈地说道。

    “可是也不对啊,李穆只有一个女儿,有没有传人,唯一的女儿还要嫁入皇室,也谈不上会有造反的可能吧?”

    临安公主怎么想都不对,没有理由的啊。

    陈皇后摇了摇头,道:“媛儿,这事儿你就别好奇了,总归都是别人家的事情,和你没关系,你还是先考虑好你的亲事吧,母后就希望你能嫁给好人家,这样母后也安心了。”

    临安公主莞尔一笑:“会的,儿臣总会找到如意郎君的。”

    ……

    瑶华宫

    谢卿刚回来,就被告知谢淑妃在等她,请她立刻过去。

    “卿儿见过淑妃娘娘。”谢卿朝谢淑妃屈膝行礼。

    谢淑妃靠在软榻上,抬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你怎么好端端地惹上柳妃了?本宫今日不舒服,德公公又没有及时告诉本宫秋凉殿的事情。”

    “娘娘身体可好些了?”谢淑妃有没有生病,谢卿会看不出来?柳妃差点滑胎,谢淑妃这个时候当然不会凑上去了,万一惹祸上身她可就糟了。

    谢淑妃点了点头道:“本宫无碍。本宫听说卿儿你会些医术,难道想给本宫看看不成?”

    “娘娘您就别笑话卿儿了,卿儿那不过是为了应付当时的场景,提前准备好的罢了。”

    谢淑妃面露诧异:“你早就知道有人会拿柳妃的事情来算计你?”

    至于谢淑妃为什么不怀疑这是谢卿那柳妃入手做的局,因为她没有让谢卿这样做,谢卿当然不会这么做。

    谢卿摇了摇头,道:“卿儿并不知道,宫中是非多,尤其是遇上怀孕之人,所以卿儿在入宫之前就事先学了几手,要说医术,这卿儿还真的不精通。”

    谢淑妃想想也是,谢卿哪里有没有正儿八经地拜过师傅,即便是有医书可看,也万万没有打到可以行医的地步,估计也就是闲时玩玩而已。

    “秋凉殿的事情你做的不错,云芷絮是德妃的未来儿媳,而你是本宫的侄女儿,今日这一出,是本宫赢了德妃。”谢淑妃脸上掩不住的得意神色。

    叶德妃身体渐渐康复,已经隐隐有复宠之意,谢淑妃狠毒了叶德妃。这个时候,云芷絮闹出这些丢脸的事情,实际上就是在打德妃的脸呢。

    谢卿淡淡一笑,不作一辞。

    丢脸的是云芷絮,可不是叶德妃。她可没有谢淑妃这样的自我安慰,永庆帝心中的白月光没了,就成了永恒,而依附白月光的叶德妃也会圣宠不衰,叶德妃复宠不过是早晚的事情。

    但是这一点,谢卿并不打算告诉谢淑妃,谢淑妃为人心高气傲,极其不喜欢听逆耳的话,她索性也不用说了。只教她日后知道了,才知道后悔。

    “但是云芷絮再怎么说也是镇南王府的小姐,你明日提上礼物去跟云世子致歉。”谢淑妃的算盘倒是打得不错,还不忘拉拢云锦。

    谢卿眉头微皱,她要去见云锦吗?

    算了,还是去吧,正好也去为他诊脉,看看他的病情如何了。

    “是,卿儿明日就去。”谢卿点头应下。

    谢淑妃心情畅快,和谢卿闲聊了几句,就让她退下了。

    回到房间,小弯噘着嘴说道:“小姐,淑妃娘娘也太过分了吧,她就不担心小姐在秋凉殿被人给吞了?”

    谢卿轻笑道:“我又不是她的女儿,她当然不担心了。”

    侄女儿,谢淑妃多得是,而且从小养在她身边可是谢茹,而不是她谢卿。况且谢卿算是看明白谢淑妃这个人了,心高气傲,为人又自私。即便今日被堵在秋凉殿的人是谢茹,谢淑妃也未必会救。

    小弯皱了皱眉:“没想到她是这样的人。”

    谢卿莞尔一笑,道:“好了,小弯,不过是暂时的合作伙伴罢了,你那么在意做什么,只要不在意,那么你再看她,你就不觉得有什么了。”

    因为不在意,所以她什么,你都可以归结为人家的性子就是这样,不必强求,也不必气恼,能合作就继续,不能就桥归桥路归路。

    小弯点了点头,忽然又想到自己身上的那团东西,苦哈哈地说道:“小姐,这身上的东西能洗掉了么?真的好丑啊,奴婢自己都不忍心看。”

    其实小弯根本就没有病,不过是谢卿故意拿药水画的,刚好谢卿在研制新的毒药时,小弯屁颠屁颠地说要来试药,谢卿就拿了这种药水给她试试的,不过今日倒是正好派上用场。

    谢卿笑着点了点头:“解药不是已经给你了吗?你日日涂抹,过个十天半个月就会消失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