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忠勇侯府

    “母亲。”谢卿奔向林氏的床前,只见林氏一张脸白的吓人,原本就不圆润的脸蛋越发的瘦削,整个人几乎已经是皮包骨头了。

    谢卿顿时泪如雨下,这是她要保护的要照顾的母亲啊,怎么如今成了这副模样。

    林氏听到女儿的声音,眼睛微微张开,努力地想将手抬起来:“卿……卿儿……”

    谢卿连忙握住林氏的手,母亲的手好凉,她好像握住的是一块冰冷的石头一般。

    “母亲,卿儿回来了,你别怕。”谢卿哽咽了。

    林氏努力地露出一丝笑容:“好,好卿儿。”

    “母亲,您别说话,您会好的,一定还好的,卿儿会治好您的。”谢卿连忙说道。林氏眼看着说话都困难了,每说一个字,都似乎要耗尽全身力气一般。正说着,林氏就已经晕了过去。

    谢雅见谢卿神色不对,连忙上前劝道:“五妹妹,二婶她会没事的,大夫都来看过了,一定没事的,你别太伤心了。”

    林氏病重,可是谢卿这个亲生女儿人又在宫中,谢雅见林氏病重,就日日前来照顾。

    谢卿朝谢雅淡淡一笑,道:“三姐姐,多谢你。”

    谢雅挠了挠头,笑道:“都是自家姐妹,这是我应该做的,没什么谢不谢的。”

    “三姐姐,我想和母亲待一会儿。”

    谢卿是林氏的亲生女儿,母女之间想必有贴心的话要说,谢雅也明白,点了点头说道:“那我先出去了,我先不忙着回家,有事儿你叫我。”临走时,还不忘轻轻拍了拍谢卿的肩膀,以示安慰。

    三房的人自从老夫人寿宴之后,在柳氏的坚持下,就搬了出去,谢雅和柳氏只需时不时前来向谢老夫人请安即可。而谢雅自从知道林氏病重之后,就不辞辛苦的日日前来府中照顾,白天照顾林氏,晚上才回自己的家。

    谢雅一离开,谢卿连忙为林氏诊脉。脉象虚浮,看起来似乎是犹豫受寒而导致的风寒,后来没有得到很好的照顾,以至于病情加重。

    谢卿眉头微皱,又轻轻拨开林氏的眼皮,手下一顿,林氏的眼皮内隐隐呈现乌青色,这分明就是中毒之症。

    谢卿提笔写下药方,递给小弯:“小弯,你去,偷偷出府,按这个药方抓药。”当务之急是将林氏治好。

    小弯接过药方,连忙出去抓药。

    “灵芝,为夫人诊脉的大夫是谁?”谢卿沉声问道。林氏中毒一定是有人故意为之,她一定会将凶手抓出来。

    “是府医刘大夫。”灵芝答道。

    “将药方和熬的药都拿过来。”谢卿吩咐道。

    灵芝心头一跳,小姐是怀疑这药方有问题,解释道:“小姐,奴婢担心刘大夫有问题,奴婢就找了外面的大夫来看,大夫说刘大夫开的药方没问题,连熬出来的药,奴婢都请大夫看了,也是没问题。”

    谢卿淡淡地说道:“药方和药没问题,并不代表看不出来什么。快去将东西都拿来。”

    灵芝见谢卿已然有些动怒,当下也不敢多话,连忙按照她的吩咐将东西都拿了过来。谢卿一一检查了,又将熬好的药,放在鼻尖嗅了嗅,然后轻抿一口。

    眉头紧皱,这药确实没问题。

    谢卿又看了看四周的陈设,沉思片刻,道:“眼下也快要午膳了,灵芝,将母亲这些日子常吃的饭菜端来。还有,将彩燕也叫过来。”

    灵芝也不敢耽误,不多时,就将饭菜,以及彩燕都带了进来。

    “奴婢见过小姐。”彩燕连忙往地上一跪,她上一次下药被谢卿抓住了,生怕这一次谢卿也会认为是她做的,不等谢卿发话,就连忙为自己辩解:“小姐,夫人病重真的与奴婢无关,求小姐明察。”

    灵芝眉头微皱:“小姐都还没发话呢,你就忙着为自己辩解,我看你心虚吧!”

    彩燕连忙摇头:“不不,奴婢没有,小姐,奴婢吃了您的毒药,怎么敢对夫人下手呢?求小姐相信奴婢。”

    灵芝还想说什么,却被谢卿的一个眼神阻止了,当下就只好退到一边,小姐大概自有主意。

    谢卿走到桌子附近,目光落在桌子上的饭菜上。

    “彩燕,我记得夫人的膳食就是你负责从大厨房端过来的吧。”谢卿的语气很轻缓,但是却让彩燕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小姐,确实是奴婢,可是奴婢都是大厨房做什么奴婢就端什么,绝对没有做什么手脚。”

    谢卿轻轻一笑,道:“你自然没那个胆子下毒,但是可以有人指使你下毒啊。”

    “下毒?”彩燕吓得不轻,咽了咽口水,道,“小姐您是说夫人是中毒了?”

    中毒肯定是有人下毒啊,彩燕连忙摇头说道:“小姐,奴婢真的不知,大夫人也没有派人来找过奴婢,真的不是奴婢做的啊。”

    彩燕一个劲儿地求饶,不停的摇头。

    谢卿看也没看她一眼,只淡淡地说道:“彩燕,你伺候母亲多年,一直都是负责母亲膳食的,想必你对厨房里的吃食都十分了解?”

    彩燕不解,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啊,只能呆呆地答道:“差不多吧。”

    “这里,你就没发现这些菜里有什么东西不对吗?”谢卿指着其中的一盘菜,冷声说道。

    彩燕看着那盘子里的菜,吞吞吐吐地说道:“菜里东西不对?”

    “看清楚了,你若是找不出来这里面到底哪里不对,那就只能说明是你给夫人下毒的了。”谢卿毫不留情的说道。

    彩燕手心里都是汗,努力的睁大了眼睛,小姐的意思就是这些菜有什么不对劲,她若是说不出来不对劲的地方,那她就是凶手了。

    “这些菜,没……没什么不对啊。”

    “嗯?”谢卿的语调微扬。

    “不……”彩燕结结巴巴地说道,“是……菜里没放紫苏。”

    谢卿眉梢微挑:“哦?”

    “是……前几日都放了,就今日没放。”彩燕实在是找不出来有什么不对劲,只得将她唯一知道的东西说了出来。她日日负责膳食,对于菜里用了什么料,一眼就能瞧出来。

    谢卿脸色突变,丹唇轻启,冷笑道:“果然如此!”

    彩燕不明所以,生怕是小姐以为她就是凶手,连忙跪求道:“小姐,真的不是奴婢做的啊,奴婢不敢啊,小姐求您明察啊。”

    她可是吃过亏的人,可不敢再吃第二次了。

    “彩燕,你想不想要解药,能彻底解了你身上毒的解药?”谢卿问道。

    “想,奴婢做梦都想。”彩燕连连点头。她中了毒,而且这毒只有谢卿有解药,就像是身上有枷锁一般,只能夹着尾巴做人,若是能彻底解了她身上的毒,那感情好啊。

    谢卿微微一笑,“那我就给你这个机会,你若是照我的吩咐做,我就给你解药,而且还可以将你的卖身契还给你,以后你就自由了。”

    彩燕哪里有不同意的呢,连忙一个劲儿的点头。

    谢卿凑到她耳边低语……

    谢雅担心谢卿,她知道谢卿和林氏的感情极深,若是林氏真有个三长两短的,还指不定谢卿会难过成什么样子呢,于是就在院子里等着她。

    吱呀一声,门开了,谢雅回头一看,是谢卿出来了,连忙迎上去。

    “五妹妹,二婶她怎么样了?”谢雅连忙问道,言语之中不乏有关切之意。

    谢卿朝她微微一笑,道:“娘亲喝了药又睡下了。三姐姐,我不在的这段日子,多亏有你照顾我母亲,谢谢你。”

    “五妹妹说哪里话,都是自家姐妹,二婶也是我的长辈啊,我照顾她是应该的。”谢雅笑着说道。

    “说起来也都是我不孝,母亲病重,我竟然一直不知道,这心里真是难过啊。”

    谢雅连忙劝道:“五妹妹,你别这么想,起初二婶病了,我来看二婶,当时我就提议说要不派人去宫里告知你一声,是二婶拒绝了,她说你多年来都窝在府上,如今好不容易有机会进宫,怎么能这么急着叫你回来呢。”

    林氏作为一个母亲,自然是处处为女儿着想。谢二爷去的早,谢卿看着是侯府小姐,实际上连个谢二爷并无官职,她连个正经的官家千金都算不上。虽然林氏也不是嫌贫爱富之人,但是到底希望女儿能过的好一点,若是能靠着靠着谢淑妃这个姑姑,许一门好亲事,那也是不错的。

    “那后来是谁要叫我回来的呢?”谢卿问道。

    谢雅轻叹一声,道:“二婶怕你担心,一直拦着不让告诉你,还是大姐姐说,母亲病重,若是你这个做女儿的却不在身边,你会被人诟病的,所以才赶紧派人进宫通知你。”

    原来是谢茹……

    谢卿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冷意,随即又恢复如常,朝谢雅屈膝行了一礼。

    谢雅连忙拦住她,“五妹妹,你这是做什么?”

    “三姐姐,母亲是我唯一的亲人了,可惜我做女儿的不孝,母亲病重我却不在身边,多亏了有三姐姐你帮忙照顾,这一礼三姐姐你千万要接受,不然谢卿心里不安。”谢卿是真心感谢谢雅。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