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134章 好像我母亲不是正室似的(二)
    这天正是忠勇侯府女眷去水月庵烧香拜佛的日子,谢卿与林氏用过早膳,就出门了。

    马车早就已经在门口候着了,李氏朝林氏与谢卿笑道:“二弟妹,卿儿,你们总算是来了,快上马车,人到齐了,咱们就走吧。”

    谢卿眉梢微挑,“梅姨娘也去?”

    她可没有忽视,立在李氏身后,低眉顺眼的梅姨娘。

    李氏眼眸一冷,刺了身后的梅姨娘一眼:“可不是嘛,原本就我们几个人的,两辆马车就够了,可是梅姨娘偏生也想去,嫡庶有别,你是没那个资格和我们共乘一辆车的,想去就走着去吧。”

    梅姨娘低着头说道:“是,夫人,贱妾知道了。”

    “二婶不是最心善的嘛,梅姨娘你不如求求二婶,坐她的马车了。”谢琦的声音可不小,在场的人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母女俩一唱一和,分明就是趁机给二房抹黑呢。要是林氏不答应,那就是林氏面慈心狠,表里不一。可是若是林氏答应了,那岂不是将二房的嫡出与大房的妾室是同样的地位了。不论林氏答不答应,都是错,都会落忍话柄。

    “二姐姐你说这话可就不对了。”谢卿轻笑着说道,“我母亲心善,难道大伯母就不心善了吗?”

    照谢琦的说法,那就是同意让梅姨娘与她们同坐一辆马车的人就是心善,可是李氏方才说了不让梅姨娘与她们共坐一辆马车,这不是说李氏心狠嘛。

    “谢卿,你别胡说八道,我母亲是正室,梅姨娘不过是个小妾,小妾和正室当然不能比肩了,这是规矩,怎么能说我母亲心不善呢?”谢琦理直气壮的说道。

    小妾不过是上不得太台面的,说好听点就是陪男主人睡觉的奴婢,与正室有着天壤之别。

    谢卿淡淡一笑:“好像我母亲不是正室似的。”

    不等谢琦开口,只见谢卿继续说道:“话说回来,不过就是普通的马车罢了,又不是按规格特制的马车,梅姨娘坐一下又何妨,二姐姐你何故要守着规矩不放呢?”

    门口来往的人极多,纷纷点头,确实如此,即便是小妾身份低微,但是到底也是人啊,坐个普通的马车还要将这么多规矩,这也太不通人情了吧。

    同样是嫡女,五小姐谢卿就是不一样,说的话都比二小姐谢琦中听许多。

    谢琦见众人对她投来鄙夷的神色,当即就不高兴了,“话说得这么好听,那梅姨娘就和你们坐一辆车了!”

    李氏出来打圆场:“琦儿只是不想让梅姨娘徒步走去水月庵,这丫头向来不会说话,卿儿你就别激她了。”

    谢琦是不会说话,一开口就是得罪人,但是谢琦真的有这么好心,体谅梅姨娘?这可不见得吧。

    “大伯母说笑了,二姐姐可没说错什么。”谢卿淡笑着答道。

    嫡庶有别,谢琦是没有说错。说没说错话,和说话会不会得罪人是两码事。

    林氏拉了拉谢卿,“卿儿,这时间也不早了,咱们快去水月庵要紧。”

    又朝梅姨娘点了点头:“你就和我们同坐一辆车吧。”

    李氏连连接过话去,笑着说道:“对对,时间不早了,可不能再耽搁了,快上车,走吧。”

    谢琦瞪了谢卿一眼,方才登上马车。

    谢卿摇了摇头,浅浅一笑,谢琦天天是太无聊了么。她还没找上谢琦呢,谢琦倒是不停的生幺蛾子。

    这对她有什么好处吗?谢卿反正想不出来,只能归结为谢琦天生看她不顺眼,不给她使绊子就浑身不舒畅吧。

    梅姨娘朝林氏和谢卿屈膝行了一礼:“贱妾多谢二夫人,多谢五小姐。”

    她说话时声音又轻又细,软弱无力,整个人看起来都没什么精神。

    谢卿眼眸微凝,倒是林氏摆了摆手:“谢什么,快上车吧。”

    梅姨娘自觉地后退一步,等林氏母女先上车。

    谢卿朝四周快速地扫了一眼,然后方才先上了马车,然后朝林氏伸手:“母亲,卿儿扶您。”

    女儿贴心,林氏嘴角扬起一抹微笑,点了点头:“好。”然后将手伸过去,由着谢卿将她扶到马车上。

    梅姨娘眼眸微暗,谢卿和林氏母女俩,母慈女孝,可是她的女儿却还在受苦。

    “梅姨娘,你还愣着做什么?上来吧。”谢卿将林氏扶进马车,又转身朝梅姨娘伸手。

    “不用了,五小姐,让丫鬟们扶着贱妾就好。”梅姨娘连忙拒绝。

    谢卿淡淡一笑:“那好吧。”

    待到都上了马车,一行人就开始上路了,马车哒哒前行。

    林氏掀开帘子的一角,看了看外面,然后又将帘子放心,轻叹一声:“说起来,我也有好久没有出过侯府了。”

    她是个寡妇,夫君早亡,为了避免是非,几乎是足不出户。

    谢卿柔声说道:“母亲合该多出来走走,是卿儿疏忽了,等回来了,卿儿带您出去转转。迎君阁的美食,奇珍阁的首饰,这些母亲都可以去领略一番的。”

    林氏嗔道:“母亲都老了,哪里还有心思看什么首饰美食啊。”

    “才不是呢,母亲您哪里老了,不许说老,不然卿儿生气了。”谢卿噘嘴说道。

    林氏摸了摸女儿的秀发,笑着说道:“都这么大了还要撒娇不成。”

    “女儿再大也是您的孩子啊。”林氏是个温柔和善的母亲,谢卿从她身上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母爱的温暖。

    看着人家女儿朝母亲撒娇卖萌,梅姨娘只觉鼻子一酸,瞬间泪珠子就在眼眶中打转。

    “五小姐和二夫人感情真好。”梅姨娘感慨道,“而我的慧儿却……”

    最后化作一声长长的叹息。

    “梅姨娘,老夫人的气消了,四小姐就会回来的,你也别难过了。”林氏忍不住劝道。

    虽然谢慧被送去家庙的事情与谢卿有关系,林氏不便多言,但是看着梅姨娘可怜兮兮的样子,又忍不住同情。梅姨娘只有谢慧这一个女儿,可怜天下父母心,林氏也忍不住劝慰几句。

    “四姐姐被送去家庙,梅姨娘你不会还在怪我吧?”

    梅姨娘抬眼看向谢卿,只见她表情平静的如湖水,没有任何波澜。梅姨娘有些愕然,谢卿她是试探,还是其他?她猜不透。

    “五小姐,贱妾也不是不讲理的人,起先是埋怨了五小姐几句,但是真正的罪魁祸首又不是你,贱妾也想明白了。”梅姨娘说着抹了把眼泪,语气越发的无奈,“可是那人是大小姐啊,最受老夫人宠爱的大小姐,贱妾即便是知道真相,却也不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慧儿受苦。”

    林氏眉头轻皱,看向自家女儿,梅姨娘在说什么?她听不懂。

    “母亲,女儿怕您担心所以就没有告诉您,我与四姐姐在祖母寿宴上发生的不愉快,始作俑者就是大姐姐。”谢卿简明扼要地将事情说了下。

    “怎么又是谢茹?”连林氏都对这位侯府嫡出大小姐感到厌恶,没想到她居然做了这么多坏事。

    林氏从前对谢茹印象还挺好的,她不像李氏和谢琦那样,总是欺负她们母女,但是现在看来,她只觉许是谢茹常年不在府中的缘故,所以她才没有欺负她们吧。

    “二夫人,您不知道,大小姐她心黑着呢。大夫人那些惩罚人的主意很多都是出自大小姐之口,只是大小姐经常不在府中,因而也没有了解而已。”梅姨娘冷声说道,“她总是背后出阴招,一肚子坏水,实在是可恨!”

    看着梅姨娘咬牙切齿的样子,她恨极了谢茹,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

    “要不是她,我的慧儿也不会被送去家庙!”梅姨娘眼泪一个劲儿地往下掉,“原本老爷都已经答应饶了慧儿了,是大小姐怂恿老夫人,老夫人才坚持要将慧儿送去家庙。”

    听着梅姨娘满是愤怒与仇恨的声音,谢卿凝眸,若有所思……

    “我只有这一个女儿,可是如今她却在家庙受苦,我的心好像针扎似的,我的慧儿啊……”梅姨娘索性放声大哭起来。

    这哭声震天,连马车走路的声音都盖不住她的哭声。

    谢卿轻轻拍了拍梅姨娘的肩膀,淡淡地说道:“姨娘你若是继续哭下去的话,恐怕大夫人会直接命人将你送回去。”

    这走一路哭一路算是怎么回事啊?

    梅姨娘连忙止住了眼泪,林氏悄悄扯了扯谢卿的衣角,到底梅姨娘也是个可怜人,对她还是温柔点。

    谢卿回了林氏一个安定的眼神。梅姨娘怎么样,与她无关,但是若是梅姨娘的所作所为和她有关了,那么她可就没办法温柔了。

    梅姨娘和李氏不和,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但是梅姨娘今日这么巧,上了她们的马车,保不齐就是有所图谋的,特别是梅姨娘口口声声,如同一个陈述者一般着她对谢茹如何如何地恨,从情理上将是正常的,但是梅姨娘这个人非常容易感情用事,她为了谢慧可干过不少蠢事。因而,就梅姨娘这个人来说,她方才的表现实在是太平静了。

    这个梅姨娘有问题,谢卿可以肯定。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