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杜侯爷,多谢你今日出手相助,不过我们家卿儿毕竟是未出阁的姑娘,眼下生死未卜,所以还请侯爷不要对外人言。”谢老夫人一向做事妥帖,这件事情若是传出些风言风语来,那毁的可是整个谢家的名声。

    “老夫人您客气了,都是举手之劳,老夫人放心,今日只是本侯一定守口如瓶。”杜侯爷正色说道。

    谢老夫人点了点头:“多谢侯爷,今日府上乱糟糟的,就不接待侯爷了,还请见谅。”

    杜侯爷对外的名声一向不错,也不是个喜欢嚼舌根子的人,得了他的保证,谢老夫人也就放心了。

    “老夫人您也不用太着急,五小姐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本侯来日再登门拜访。”杜侯爷朝谢老夫人拱手行了一礼,方才告辞离去。

    管家在前头引路,冷不防杜侯爷瞥见面容憔悴的梅姨娘,忍不住停下了脚步,朝那管家说道:“本侯知道出门的路,自己去就好了,你退下吧。”

    “是。”管家也没多想,这位侯爷从进门到现在,一直都规规矩矩,没有任何有失礼数的地方,想来也不是个是非人。

    待管家走后,杜侯爷再才大步走到梅姨娘面前:“你怎么在哭啊?”

    还从怀中拿出一方帕子来,手微抬,想为她拭泪,但是想到于礼不合,又改为将帕子递给她。

    梅姨娘吓得赶紧后退一步,她是忠勇侯的小妾,可不敢接外男的帕子,这又是在侯府,要是被人看见了,可不成私相授受了。

    杜侯爷也不恼,笑着说道:“擦擦眼泪而已,我又没有恶意。”

    梅姨娘犹豫不决,她知道她这个时候该拔腿就走的,但是她的脚却挪不动。杜侯爷年纪不过三十多岁,真是风华正茂的时候,说话又温柔何其,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儒雅的气息。饶是梅姨娘已经快四十岁了,可是仍旧忍不住脸红。

    杜侯爷见她不接,索性将帕子放在旁边的石桌上,“你若是遇到什么困难了,我可以帮你。”然后就转身离去。

    梅姨娘看着杜侯爷的背影,久久不曾挪眼。忠勇侯是侯爷,杜秉兼也是侯爷,而且人家还是太后的亲侄孙,这身份显然更加尊贵。

    梅姨娘看了看四周,见四下无人,方才拿起石桌上的帕子,紧紧地捏在手中……

    她不知道的是,这一幕躲在暗处的小弯看得清清楚楚。

    鱼儿果然上钩了,小弯唇角扬起一抹讽刺的笑容,然后迅速地回了院子,将事情禀告给林氏。

    林氏手指攥得紧紧的,嘴唇都有些发白:“我哪里得罪她了,她要这样害我!”

    寡妇门前是非多,如林氏这般深谙三从四德之人,若是真的与那杜侯爷惹出什么是非来,这简直是要她的命。

    小弯说道:“想来是梅姨娘觉得四小姐的事情都是咱们小姐的缘故,所以才会加害夫人,要是夫人您真是……这对小姐的名声也不好。”

    “梅姨娘好毒的心思!”林氏气的脸色发白,“谢慧的事情明明就是她自作自受,是她自己有坏心思,要害卿儿才会有此下场,她还怪上卿儿了!”

    林氏向来是心地善良,她不能理解像梅姨娘这般行径。

    “不行,我要将梅姨娘的罪行告诉老夫人。”林氏说时就要起身。

    “夫人,您等等。”灵芝连忙拉住林氏,疾道,“夫人,眼下咱们又没有证据,且不说老夫人信不信,若是被梅姨娘反咬一口,说您诬陷她,这就糟糕了。”

    小弯也跟着说道:“是啊,夫人,仅凭一块帕子,也不能说明什么啊。”

    林氏眉头皱起:“你们说的也是,那现在该怎么办呢?咱们可以等,但是卿儿等不了啊,她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谢卿生死未卜,林氏一颗心总是七上八下的。

    “卿儿她一个未出阁的姑娘,若是久久没有消息,难免有人会将话传出去,只怕还不知道会传出什么流言来呢!”

    一个女子失踪了好多天都不回来,会导致什么后果,林氏想都不敢想。届时,不管谢卿有没有遇到什么危险,这流言都能将她淹死。

    灵芝脑子惯是活络的,沉思片刻,道:“那咱们就兵分两路,小弯,你出去找小姐,我去盯着梅姨娘,一旦梅姨娘和杜侯爷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那咱们就直接捅破了,到时候即便是小姐还没有找到,那大家的注意力就会集中在梅姨娘身上,小姐那边压力就小多了。”

    末了,又看向林氏,问道:“夫人,您觉得这样安排可还妥帖?”

    林氏点了点头:“就照你说的办吧。”

    商议妥当,灵芝和小弯就从林氏房中退出来。

    “灵芝,小姐如今生死未卜,冯伯又偏偏不再,光凭我们两个,恐怕很难救出小姐。”小弯悄悄将灵芝拉到一旁。

    “你有什么主意?”灵芝问道。

    小弯压低了声音说道:“找人帮忙。”

    灵芝眉头微皱:“你是说云世子?世子虽然是爱慕咱们小姐,可是到底都没有成婚,这样行吗?”

    灵芝表示怀疑,云锦和谢卿到底还没有到山盟海誓,非卿不娶的地步啊。即便是喜欢,也未必能为她做任何事。

    “我相信世子一定能救出小姐的,最重要是,若是小姐在,她也会同意的。”小弯可是记得清楚,云锦的武功深不可测,一个病弱的世子,却有这样高深的武功,仅凭这一点,就可以肯定云锦不是一般人。

    灵芝犹豫了,没吱声。她并不太信任外人,而云锦在她眼中就是外人。

    小弯急了,“灵芝,眼下小姐是生是死都是个问题,你还在犹豫什么!”

    是啊,眼下谢卿还指不定遇到什么危险了呢。灵芝咬了咬牙:“好,你去找世子,请世子帮忙。”

    小弯点了点头,飞快地往镇南王府去。

    事实上,在小弯到来之前,云锦就已经得到消息了。

    “世子,求您救救小姐。”小弯将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云锦,最后跪在地上,朝云锦深深地磕了一个响头。

    “你起来,带我去卿卿失踪的地方。”云锦起身,朝外走去。

    陈渊拦住云锦,“世子,不如由属下前去,神医嘱咐您……”

    “我的女人,我亲自救。”云锦淡淡地说道,然后径直离去……

    小弯带着云锦去了惊马的地方,“奴婢后来追上来的时候,只看到梅姨娘,并不见小姐,梅姨娘说小姐没有跳车。”

    “马车找到了吗?”云锦问道。

    “没有。”小弯摇了摇头,“奴婢顺着痕迹一路找过去,尽头是悬崖。”

    说话的时候,她的声音都在发抖,很显然马车已经掉下了悬崖,如果谢卿当时也在上面的话,那岂不是她也跟在掉下悬崖了,那么高的地方,摔下去只有死路一条。

    云锦眼眸一凝:“卿卿不会掉下悬崖的,她肯定事先就已经跳下马车了。”

    这一点云锦可以肯定,谢卿又不傻,即便是马车再快,跳车也只会摔伤,但是掉下悬崖生还的机会就太渺茫了。

    云锦沿着路,一直往前走去,直到看到那条湖,他才停下脚步。

    “奴婢来。”小弯瞬间明白了云锦的意思,若是谢卿在跳车时,选择跳入湖中,那么危险就会小很多,这确实是个办法。

    陈渊的话虽然只说了一半,但是小弯也心领神会,恐怕云锦的身体近来不是很好。

    “世子,您还要救小姐呢,这样的小事就由奴婢来吧。”小弯怕云锦不同意,末了又解释了一句。后面的事情还要靠云锦呢,保护好自己的身体,才能救出谢卿。

    云锦也没和她争,点了点头:“去吧。”

    小弯利落地下了水,然而她找了一圈什么也没有找到,即便是谢卿也曾跳入水中,可是水中什么印记也没有啊。

    “世子,什么也没发现。”小弯浮出水面,露出头来,朝云锦说道。

    云锦此时正蹲在岸边,从浅水出捡起一颗珍珠。

    “你来看看,这是不是卿卿的?”云锦问道。

    小弯连忙游到岸边,披上外衣,接过云锦手中的珍珠,眼睛一亮,“没错,是小姐的。”

    “卿卿来过这里,但是后来去失踪了。”云锦喃喃说道,闭上双眸,陷入沉思。

    小弯不敢打扰,迅速地用内力烘干了自己的衣服。

    “卿卿恐怕是遇到危险了。”云锦嘴唇抿得紧紧的。

    “什么!是谁!是谁抓走了小姐?”小弯心下一惊。

    云锦说道:“小弯,你立刻去查谢茹,惊马的事情是她的手笔,一个梅姨娘还没这个能耐。”

    “世子您是说,小姐是被谢茹抓走了?”小弯问道。

    云锦轻叹一口气:“若是真的是被谢茹抓走了,那还好办了。”

    怕就怕是暗中的敌人,一个他们都不知道是谁的敌人。

    “好,奴婢这就去查谢茹,一定将这次的事情查清楚,那世子您呢?”小弯问道。

    “我再找找卿卿,她或许会留下线索的。”云锦答道。

    小弯眉头皱得紧紧的,朝云锦拱手行了一礼:“奴婢这就去,世子,小姐的安危就拜托世子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