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个嫁为人妇的女人小心翼翼地收着外男的帕子,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谢卿摇了摇头:“不够,梅姨娘素来胆子不大,光凭一张帕子也说明不了什么?”

    “奴婢也是这样想的,正和灵芝想办法,怎么才能让梅姨娘和杜侯爷勾搭上呢。”小弯挠了挠头说道。

    谢卿淡淡一笑:“不用勾搭,依梅姨娘的胆量也做不来这样的事情,只消让人在她耳边提一句谢慧在家庙受苦,她四处求饶无门,无能为力之时,她自然也就只能将目光投向杜侯爷了,杜侯爷一贯是个热心肠的,若是他在偶然的机会下,帮着说几句话,谢慧从家庙里放出来倒也无可厚非。”

    小弯眉头微皱:“这杜侯爷又不是谢家的人,他说的话真的有效果吗?”她都不信,梅姨娘难道是病急乱投医了。

    “别人说当然没效果,但是这位杜侯爷最是热心肠,尤其喜欢为女人说话,这在京中人人都知道的。”谢卿淡笑道,“只是没有几个人知道,杜侯爷之所以为女人说话,都是因为他觊觎她们。”

    “咦,这个杜侯爷看着跟正人君子似的,没想到有这样的癖好。”小弯的语气中满满都是嫌弃。

    谢卿轻笑道:“其实这位杜侯爷还真的算是个君子,只是这癖好特别了一点,他说话和气又温柔,从来也没见他强迫过谁,那些女人们倒是很乐意与他勾搭。”

    小弯眉毛扬了扬:“那梅姨娘受尽苦难,想来也是乐意的吧。”

    “梅姨娘胆子小,倒不至于真正做出些什么,不过只要她与杜侯爷见面,就有人出来捉奸,我们要做的就是让梅姨娘在走投无路之下咬出谢茹。”

    谢卿眼眸微冷,“谢茹连杜侯爷也敢算计,这可不仅仅是侯府内部的事情,不知道这一回老夫人还会不会偏袒她。”

    一切都是谢茹自己找的,她还没找上她,她倒是先送上门来了!

    ……

    梅姨娘打着出门买东西的借口,偷偷去了茶楼,早有小厮将她引到楼上雅间。

    一开门,果然见杜侯爷正笑着看向她,“夫人,请坐。”

    这声夫人,听得梅姨娘心头一跳,朝杜侯爷福了福身,低头说道:“贱妾见过侯爷。”

    然后方才在杜侯爷对面的位置坐下。

    杜侯爷亲自为她斟了一杯茶,笑着说道:“这是陛下赏的大红袍,你尝尝。”

    陛下赏的茶,那可是御茶啊,梅姨娘心下一惊:“妾身身份地位,怎么配喝御茶呢。”

    杜侯爷摆了摆手,笑道:“不管是什么茶,都是给人喝的,你就不要客气了。”

    梅姨娘没敢动手,她今日前来原本就是纠结了好久的,生怕做出些更出格的事情来。

    “本侯要你喝你就喝,难道你还看不起本侯不成?”杜侯爷板起了脸。

    梅姨娘吓了一跳,连忙端起茶,轻抿了一口:“妾身不敢,妾身喝就是了。”

    杜侯爷摇了摇头,轻叹一口气道:“我不是拿身份来压你,你不要拘谨,放松点,我不是坏人。”

    梅姨娘抬眼看向杜侯爷,只见他目光澄澈,两只眼睛就差写上两个字——真诚。

    “侯爷,今日妾身前来,是想将侯爷的东西还给您。”梅姨娘从怀中拿出那一方帕子,轻轻放在桌子上。

    杜侯爷眉头微皱,没说话,也没有接过。

    梅姨娘垂眸不语,欲言又止。

    “你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没关系,大可以与我说,兴许我能帮上忙。”杜侯爷温声说道。

    “妾身……”梅姨娘捏紧了衣角,她想起谢慧在家庙生病了都没人管,若是再不将她接回来,只怕她命都快没了。

    噗通!

    梅姨娘直接朝杜侯爷跪下了,“侯爷,妾身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求侯爷帮帮妾身吧。”

    杜侯爷连忙将她扶起:“有话起来再说,地上凉,快起来。”

    梅姨娘并没有起身,反而朝杜侯爷磕头:“侯爷,妾身听说侯爷最是热心肠,求侯爷帮帮妾身吧。”

    “你先起来,我能帮你的肯定帮。”

    然而梅姨娘还是个没有起身,跪着说道:“侯爷,妾身有求于侯爷,还是跪着的好。”

    “妾身的女儿谢慧被送去了家庙,她在家庙就快死了,妾身听闻侯爷最是古道热肠,求侯爷帮着劝劝我家老爷,将慧儿接回来吧,她若是死了,我也不想活了。”梅姨娘哭着说道。

    她心知谢慧之事是侯爷内部的事情,怎么能让杜侯爷一个外人来劝说呢?可是她是在是没有办法了,能求的人她都求了,没有一点用,只能将希望投向杜侯爷了。

    杜侯爷眉头微皱,并未立刻应承下来。他是觉得梅姨娘甚合他口味不假,天然女子的娇弱,尤其是这般泪光点点,最是酥人。可是若是梅姨娘自己糟了什么难,他出手可以,可是这偏偏是梅姨娘的女儿,这总归有点膈应。

    梅姨娘心中咯噔一跳,看杜侯爷这神情,他不肯?

    这可怎么办啊?梅姨娘心中打鼓,她冒着这么大的风险跑来见杜侯爷,若是还是没能救出谢慧,那她岂不是亏大了。

    不是听说杜侯爷最是喜欢为女人说话的吗?难道传言是假的?

    事实上,传言是真的,哪家的小妾被正室夫人整治了,落了难,杜侯爷确实是会帮人说话将人救下来,但是最后那些小妾都成了杜侯爷的人了。世家贵族之间互换小妾本就是寻常事,只是因杜侯爷是太后的亲侄孙,没人敢说什么,横竖不过是个小妾罢了,就寻了由头将人送给了杜侯爷。

    而这些内幕,梅姨娘并不知道。

    “侯爷,慧儿她也是无心之过,被罚去家庙也是被人所害,可是妾身人微言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被送走,眼下她生病了,若是再不接回来,她就会死啊,求侯爷怜惜我们母女吧,求您了。”梅姨娘哭着乞求道。

    梅姨娘原本就是小妾,这举止做派自然是柔柔弱弱,极近夫人娇弱之态,看得杜侯爷心痒痒的。

    “好吧,我会跟谢侯说说的。”杜侯爷将她扶起,“你别跪着了,放心,有我呢。”

    梅姨娘立刻破涕为笑,连连道谢:“多谢侯爷,多谢侯爷。”

    脸颊上还挂着泪珠,但是唇角却浮现出笑意,这神情姿态让杜侯爷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他就爱极了这样的神态,美极了。

    “你放心,本侯会对你们很好的。”杜侯爷轻轻拍了拍梅姨娘的手背。

    “你们在做什么!”

    还没等梅姨娘反应过来,门突然被打开,大夫人李氏正立在门外,脸色铁青,怒气冲冲。

    李氏早就看梅姨娘不顺眼了,听闻梅姨娘鬼鬼祟祟地出门,立刻就觉得事情不对,悄悄跟了过来。正看到杜侯爷拉着梅姨娘手这一幕,瞅准机会,立刻破门而入,捉奸捉双,正是时候。

    表面上李氏是生气,实际上心里都快乐开了花了,在所有的小妾中谢侯爷最是喜欢梅姨娘了,她也惯常都是这般柔柔弱弱的姿态,她每每看到都恨不得撕了梅姨娘的脸,今日可正是个好机会。

    梅姨娘慌了神,连忙将手从杜侯爷手中抽回来,朝李氏跪求到道:“夫人,妾身只是求杜侯爷,并没有其他,求夫人明鉴啊。”

    方才杜侯爷扶她起来,少不得要碰着手,若是没人看见也就罢了,可是这么巧被李氏看个正着。

    李氏冷哼道:“梅姨娘,你别忘了你的身份,你是忠勇侯的小妾,可不是杜侯爷的小妾,你求杜侯爷?你蒙鬼呢!”

    “不……不是,妾身没有撒谎。”梅姨娘连连解释,“妾身只是听闻杜侯爷心善,所以才求了杜侯爷能帮四小姐说说情,将四小姐接回来,仅此而已,夫人若是不信,可以问杜侯爷。”

    梅姨娘将希望的目光投向杜侯爷,眼神楚楚可怜,她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啊。

    杜侯爷将手放在下巴处,轻咳两声:“确实如此。”

    梅姨娘的心稍微缓了缓,她知道她人微言轻,说话可能没人信,但是杜侯爷是二等侯爵,他说话的分量就不一样了。

    “原来是这样啊。”李氏意味深长地说道,含笑的眸子从梅姨娘脸上一扫而过,然后朝杜侯爷笑道:“那杜侯爷您答应了?”

    不知为何,梅姨娘总觉得李氏这笑容有些诡异,刚刚才缓下来的心,顿时又紧绷起来,她不会被人算计了吧?

    杜侯爷点了点头:“本侯答应了,夫人不同意?”

    李氏笑道:“这是好事,本夫人怎么能不同意呢,只是四姑娘到底是我家侯爷的亲女,这事儿还是需要征得侯爷的同意,嫡母难为啊。”

    李氏做出一副颇为无奈的样子,朝梅姨娘瞥了一眼:“梅姨娘,你若是有这样的想法,直接告诉本夫人就是,本夫人自然会为你做主,可是你居然私自来见杜侯爷,回去自己领罚!”

    梅姨娘听得稀里糊涂的,“夫人,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啊?”她能有什么想法,她不就是想将谢慧接回来嘛,求了李氏,李氏也不答应啊。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