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够了,你们俩都别说了!”谢老夫人厉声吼道。

    谢侯爷瞪了李氏一眼,然后朝谢老夫人拱手行礼:“母亲,儿子还有公务要处理,就先告退了。”

    他现在一点也不想看到李氏,这个女人太过分了。

    谢老夫人摆了摆手:“公务要紧,你去吧。”

    谢侯爷点了点头,然后再也没看李氏一眼,拂袖而去。

    李氏气的脸色发青,多年夫妻,谢侯爷什么心思,她如何不知道,谢侯爷分明就是对梅姨娘那个贱人心软了!

    她的男人居然对一个小妾心软了,真是气死她了!

    谢卿摇了摇头,谢侯爷对李氏失望了,李氏的贤惠形象从此不复存在了。

    “李氏,梅姨娘怎么处置你就不用管了,你安心打理府中内务,教导茹儿和琦儿。”

    谢老夫人的话让李氏心中咯噔一跳。谢老夫人不许她插手梅姨娘的处置了,难不成谢老夫人已经知道了什么,所以这件事情并不会轻易结束?

    还有谢老夫人让她教导谢茹和谢琦,更让李氏疑心,谢老夫人已经怀疑谢茹了。

    “老夫人,梅姨娘不过是个妾室,要是您来处理,未免太抬举她了,还是将此事交由儿媳来处理吧。”李氏笑着说道。

    梅姨娘在谢老夫人手里,这让李氏很不安心,她必须将梅姨娘拿捏在手里。

    “我说的话不管用了吗?”谢老夫人的声音淡淡的,但是却有着一种无形的压力。

    李氏已经好多年没有见到谢老夫人是这样的语气了。

    “是,儿媳遵命。”无奈之下,李氏只能接受。

    谢老夫人看了一眼谢卿,道:“卿丫头既然已经回来了,我也不想听到任何不好的流言,李氏你可听明白了?”

    谢卿毕竟失踪了几日,若是有人编排出什么不好听的话来,那也不无可能,而谢老夫人就是要李氏封住所有人的口,不能有任何流言蜚语传出来。

    李氏点头笑道:“老夫人放心,儿媳这就去办。”她不傻,她的女儿谢茹和谢琦都是到了要议亲的年纪了,而且谢茹还是内定的毅王妃,若是这个时候谢家的姑娘传出什么不好听的流言出来,那毁的可是整个谢家姑娘的名声。

    “你出去吧。”谢老夫人摆了摆手,示意李氏退下。关于流言之事,她知道李氏明白的,只是她怕李氏犯糊涂,忍不住多提了一句。

    李氏退下了,堂中就只剩下谢老夫人和谢卿。

    “祖母英明,想来事情的真相都清楚了,卿儿也就不多说了。”谢卿淡淡地说道。

    谢老夫人抬手揉了揉眉心,“卿丫头,这件事情祖母会给你一个交代的。”她万万想不到,她最看重的孙女儿居然是个这样的人,出后阴损狠辣,毫不留情。

    会给你一个交代……至于是什么样的交代,谢老夫人只字未提,就连谢茹的名字都不曾说起,其中不乏对谢茹的偏袒。

    谢卿勾唇一笑,似乎是毫不在意,道:“卿儿谢祖母。不过卿儿心中实在有些担忧,卿儿为了保命,偏说容桑那是毒药,容桑恐怕会再次找上卿儿的,这可如何是好啊?”

    谢卿悄悄回府,首先就去了谢老夫人房中,将事情一五一十地说清楚,当然隐去了她是被云锦所救的事情,她只说是自己偏说容桑中毒,然后趁她不备,逃了出来。

    “不必害怕,这里是堂堂忠勇侯府,她还敢闯入不成?真当我忠勇侯府是吃素的!”谢老夫人眼睛微眯,狭长的眼眶透露出丝丝狠意。

    “祖母,这个容桑好像和咱们侯府有恩怨,如今她在暗,我们在明,若是她放冷箭,那咱们谢家岂不是危险了?”提到容桑,谢老夫人的神情似乎不是很好啊,谢老夫人是认识容桑的。谢卿可以肯定。

    “卿丫头,这事儿你不用担心,你安心在府里待着,不要外出就是了。”谢老夫人答道。

    谢卿眉头微皱:“祖母,这个容桑到底是什么人啊?”

    “不要多问,你从此也不要再提这个名字。”谢老夫人冷声说道。

    谢卿脖子一缩,但是一副迷惑不解的样子:“祖母,为什么不能提啊?您若是不说,卿儿心里总是惦记着。”

    突然,眼前一亮:“祖母,卿儿突然想起,在宫里的时候,卿儿偶然听说,叶德妃的得宠好像就是和一个叫做桑儿的女子有关,后来卿儿去问了淑妃娘娘,娘娘说这个桑儿原名就叫容桑,两个容桑,是不是就是同一个人?”

    谢老夫人脸色一沉:“你说什么?叶德妃的得宠和容桑有关?”

    显然谢老夫人知道容桑,但是却不知容桑和宫中还有关系。

    谢卿点了点头:“卿儿是偶然间听长乐宫的一个宫人说的,也不知真假,去问了淑妃娘娘,但是娘娘也没说什么。”

    谢老夫人的脸色铁青,手中的额佛珠转动的越来越快,可见她心中思绪万千。

    “祖母,若是叶德妃的得宠和容桑真的有关系,那是不是可以对症下药,帮助淑妃娘娘啊?”谢卿睁着一双明眸,似乎是煞有介事,又似乎只是天真的随口一说。

    谢老夫人垂眸不语,手中的额佛珠转了十来圈,方才说道:“不行,谢家任何人都不能和容桑有任何关系,哪怕是利用容桑。”

    谢卿不解,狐疑的目光落在谢老夫人身上,但是却没有说话。

    这个容桑和谢家到底什么关系,为什么谢老夫人又似乎是恨她,但是却又要极力的远离她,好像容桑是瘟疫一样。

    谢卿虽然不说话,但是立在那里一动不动,很显然她好在想这件事情。

    “罢了,若是什么都不给你说,依你的执着,恐怕放不下这件事情。”谢老夫人轻叹一口气,说道,“容桑,其实她的名字叫谢容桑,是谢家的远房亲戚,她的父母对你祖父有过恩情,所以她父母去世后,我就时常接济她。”

    谢卿眉头微皱,容桑原来是谢家的人,这还真是出乎意料,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容桑和谢家居然是这层关系。

    “她长到十六岁,我原本想为她选一门亲事,让她以后有个归宿,却不想她的亲事她自己已经拿了主意。”谢老夫人的脸色瞬间变了,“她倒是心大,居然喜欢上了前朝太子,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居然成了前朝太子的侍妾。”

    “原来如此,怪不得祖母您不让卿儿提起这个人的名字。”谢卿正色道,“前朝太子的女人,哪怕是个侍妾,终究沾着前朝二字。”

    朝代更替,前朝旧人这样的字眼都是忌讳。

    谢老夫人抬手揉了揉眉心,轻叹道:“前朝覆灭的时候,前朝太子被杀,而那些侍妾都被发配边疆,我谢家不能和她扯上任何关系,当初也是她自己执意要嫁的,所以我也就再也没有过问过她的消息,本以为她已经死了,没想到她还活着。”

    谢容桑还活着,不管她和谢家的血缘关系是否亲近,但是她始终都是姓谢的,头上冠着个谢字,谢老夫人很是头疼,万一被人知道了,惹出什么闲话来,那这可是诛心的言论啊。

    “可是谢容桑怎么又和宫中扯上关系的呢?”谢卿问道。

    谢老夫人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但是有一点可以确认,谢容桑绝不是简单的人物。”

    “卿丫头,若不是你和谢容桑见过,我也不会将这些事情告诉你。”谢老夫人轻叹道,“事态严重,你从此不得向任何人提起此事,否则不止是你,整个侯府都要遭殃。”

    谢卿点了点头:“卿儿明白,多谢祖母指点。”

    “你听话就好。”谢老夫人满意的点了点头,“你快屋见你母亲去吧,她一直担心你,在你母亲该怎么说你可都清楚了?”

    “卿儿跳车时受了点伤,幸好被人救了,养了两天方才能走回来。”谢卿乖巧地答道。

    谢老夫人点头笑道:“嗯,对,就这么说。”

    从前谢老夫人对谢卿并未有关心,如今忽然觉得谢卿乖巧又听话,虽然性子直爽了些,但是为人聪明,大是大非面前还是把握地住的,倒是个玲珑剔透的人。

    “卿儿告退。”谢卿屈膝行了礼退下……

    谢卿平安回来的消息,早就让丫鬟告知林氏了,只是她还有些事情,所以要晚一会儿回来。

    林氏急着见女儿,因而早就在门口张望了。

    “卿儿……”虽然谢卿还没走近,但是林氏已经看到女儿的身影了,一眼就认出来了。

    林氏快步走到谢卿跟前,拉着谢卿的手,将她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看了个遍。

    “母亲,卿儿没事的。”谢卿朝林氏甜甜一笑,示意自己没事。

    林氏眼角有些湿润了:“好好好,没事就好。”

    她总觉得日子不太平,差一点她就再也见不到她的卿儿了。

    “卿儿,快进屋来,娘给你顿了安神汤。”林氏拉着女儿回屋。

    谢卿嘴角一抽:“母亲,安神汤不是晚上睡前才喝的嘛?”

    这个时候,谢卿看了看天色,连黄昏时分都算不上呢,这么早就喝安神汤不太好吧。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