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小姐,早知道您当时就应该将她毒死,也免得现在要担惊受怕的,指不定她什么时候就找上门来了。”灵芝皱着眉头,面露担忧。

    从谢卿的描述里,灵芝深深觉得这个谢容桑分明就是个疯女人。

    谢卿摇了摇头,道:“谢容桑到底有什么目的,我现在还搞不清楚,我也没打算毒死她,只要她与我要做的事情无关,就不用管她。”

    看着灵芝紧皱的眉头,谢卿莞尔笑道:“你也不用太担心,谢容桑可是被发配边疆的人,无诏不得入京,她不会在明面上出现的,至少这忠勇侯府,她是进不来的。”

    可别小瞧了谢老夫人,只要谢容桑敢出现在侯府,只怕后脚谢老夫人就能将她抓住,至于怎么处理,谢老夫人可不想因为这个女人让谢家惹上麻烦,所以十有八九会直接将谢容桑处置了,以绝后患。

    灵芝点了点头:“但是小姐您还是多加小心。不过您确定谢茹和谢容桑是一伙儿的吗?谢容桑这么敏感的身份,谢茹却和她有关联,若是被人发现了,谢茹的麻烦恐怕就大了。”

    即便是要找人合作,也该找个可靠的,至少不会给自己找麻烦的人吧?

    谢卿笑道:“你说的不错,确实按照正常情况谢茹即便是要找帮手,也绝不该找谢容桑。但是一来谢茹未必知道谢容桑的真实身份,二来也有可能是谢茹身边有谢容桑的人。”

    灵芝恍然大悟:“哦,所以小姐才会布下梅姨娘这步棋。”

    谢卿点了点头。

    “冯伯那里可有消息传来?”谢卿问道。

    “暂时还没有,此去云州千里迢迢,恐怕此时冯伯朕在往那边赶呢。”灵芝答道。

    谢卿沉思片刻,道:“冯伯素来稳妥,那边交给他,不会有什么问题,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宫里。”

    冯伯是李穆培养出来的人,而且李家满门被抄,他能抱住李家暗中的势力而不被人发现,这足以说明他的能耐。若是连冯伯都不放心,谢卿想她也没有任何可以放心的人了。

    “对了,小姐,宫里德妃已经复宠,谢淑妃眼下的日子又不好过了,这几日叶德妃没少给谢淑妃找茬。”

    谢卿勾唇冷笑:“陛下对叶氏真是情真意切啊,这么快就复宠了。”

    “小姐您不是说陛下对德妃的宠爱与谢容桑有关系嘛?”灵芝问道,“是因为叶德妃和谢容桑长相相似?”

    这也是谢卿疑惑的,她摇了摇头:“一点也不像,据我的观察,不止长相不像,神态性格也是南辕北辙。”

    如果永庆帝是因为在叶德妃身上找到了谢容桑的影子,那么菜对叶德妃百般宠爱的,这倒也说过去。谢容桑在永庆帝那里可是一个已经死去的人,她是永庆帝心中的白月光,到现在他还时不时地去月仙宫怀念她,一个死去的人在活人心里的地位更高,更加不可磨灭,永庆帝将对谢容桑的这份感情转移到叶德妃身上,这合情合理。

    但是偏偏谢卿一点也不觉得叶德妃哪一点和谢容桑相似的。

    这让谢卿很困惑。

    “会不会是这个消息是假的,叶德妃的得宠和谢容桑一点关系都没有呢?”

    谢卿嘴唇轻抿,“不可能,云锦不可能骗我。”

    关于谢容桑这个人,还是云锦告诉谢卿的,否则她到现在可能都不知道有这个人存在。

    灵芝眨了眨眼:“世子爷不会骗您,那或许是世子爷也不知道他得到的这个消息是错的呢?”

    她家小姐对云世子的信任已经到了很深的程度了,灵芝心中暗笑,连忙换了说辞,消息是错的,不是假的。

    谢卿眉头微皱,想了想,道:“这个可能性不大,云锦既然告诉我这个,那必然是他已经确认过的,更何况空穴未必无风,既然将谢容桑和叶德妃联系到一起,那么肯定不是完全没有关系的。”

    手指敲了敲桌面,若有所思地说道:“或许是我忽略了什么,人的感情原本就是难以捉摸的,谁知道时是不是因为一个眼神,一个动作而喜欢上呢?”

    灵芝点头笑道:“这个倒是,陛下心头怎么想的,这还真的不好猜。”

    “不过也不用过分纠结这一点,我们的目的是叶德妃,我只要让她从云端跌落谷底,让赵天麟永远都坐不上那个位置,他从我李家夺走的,我通通都要拿回来。”

    谢卿的冷眸中射出一道寒意……

    第二天,谢茹就被送走了,而且只有她一人,并未带任何丫鬟,谢老夫人对外宣称谢茹要潜心祈福,所以就不用丫鬟伺候了。而梅姨娘自请前去家庙,一来是受罚,二来也是去陪伴谢慧。

    谢老夫人很爽快地答应了,不顾李氏的反对,也命人将梅姨娘也送去了家庙,不过是偷偷地送过去,反正不过就是家中少一个小妾罢了,不比谢茹这个嫡长女前去家庙祈福引人注意。

    “小姐,梅姨娘已经走了。”灵芝禀告道。

    谢卿点了点头:“灵芝,你代我去老夫人那儿告罪,我受了伤,要闭门养病,这些日子就不出院子给她请安了。”

    林氏正巧走过来,听到这话,立马神经紧绷,拉着女儿仔细地检查了一番:“卿儿,你伤到哪里了?要不要请大夫啊?”

    谢卿柔柔一笑:“母亲,卿儿没事,卿儿这不是想偷个懒嘛。”

    林氏想了想,点头说道:“你不想去给老夫人请安就不去,眼下老夫人将谢茹罚去家庙,大夫人肯定在心里记恨你呢,你索性就不出门了,免得她找你麻烦。”

    谢卿抿唇一笑:“母亲,您也知道谢茹是被罚去的啊?”

    林氏性格柔弱,又没什么心机,这样的人都知道谢茹是被罚的,那就更遑论其他人了。

    “娘虽然不聪明,但是老夫人有多看重谢茹,我还是知道的,祈福也犯不着去家庙,而且还是在这个时候,老夫人也就是表面上给个说辞,让谢茹不至于名声扫地罢了。”林氏轻叹道。

    谢卿点了点头,道:“不,母亲您不是不聪明,只是您没什么心机,不会使绊子罢了。”

    要说林氏愚笨吗?倒也不尽然,只是林氏没有那些诡计,不会使手段害人而已。

    林氏轻叹道:“你爹从前也这样说过,他还担心呢,说我没什么心眼儿,也不知道以后我们母女会不会被人欺负。你爹还真说中了,要不是卿儿你像你爹一样聪明,我们母女知道早就死了。”

    谢卿笑道:“母亲,卿儿生来就是来保护你的。”

    原主可不就是死在谢琦受伤了嘛,而她李云卿重生到谢卿身上,想来也是为了保护林氏这个母亲的。

    “母亲,您这些日子也好好在院子里待着吧,分家一事,恐怕要挪后一段时间了。”谢卿正色道。

    “这是为何?”林氏疑惑不解。

    谢卿迟疑着说道:“母亲您也知道老夫人看重大姐姐,但是她却将大姐姐罚去了家庙,心中难免对我有些恼怒,这个时候分家,老夫人是无论如何不会答应的。”

    其实真正的原因并非如此,谢容桑还在暗处,她暂且摸不到她的路数,如果此时她们搬离侯府,只怕林氏会有危险。

    林氏想了想,也是这个道理,点头说道:“没关系的,卿儿,挪后就挪后吧。”

    “只可惜你父亲去的早,咱们二房也没个男丁,在老夫人面前也不讨喜。”林氏颇为遗憾,但是又劝道,“卿儿你也小心一些,别总是和大房对着干。毕竟大房有谢家唯一的嫡孙在,老夫人看在承嗣的份上,也肯定会偏心大房的。”

    谢承嗣是谢家唯一的嫡孙,不出意外的话就是侯府的继承人,林氏明白,谢老夫人最看重的肯定是谢承嗣。

    “母亲,卿儿明白。”谢卿淡淡一笑,“卿儿可没想对大房怎么样,只是若是他们若要伤害我们,那卿儿就绝不会坐以待毙。”

    如谢茹这般,给谢卿使绊子,伤害林氏,谢卿绝对不能忍。送去家庙么,这只是开始……

    皇宫,瑶华宫

    谢淑妃听了墨兰的禀告,凤眼一横:“杜侯爷那个人又不是什么人物,利用了又怎么样,母亲这样惩罚茹儿也太过了。”

    谢容桑的事情谢老夫人并没有说,这是个秘密,她不会对任何人提起,包括自己的女儿谢淑妃。

    然而在谢淑妃眼中,谢茹利用杜侯爷算计谢卿,这也没什么,都是手段而已,只是让谢淑妃有些生气的是,谢茹居然不是谢卿的对手。

    墨兰答道:“老夫人说让大小姐去家庙是为了让她面壁思过,与其说是罚她,不如说是帮她。”

    谢淑妃沉思片刻,摆了摆手,道:“罢了,母亲说的也在理,茹儿居然三番两次败在谢卿手上,她也确实该仔细想想了,不然总是在同一个地方跌倒,本宫也会对她失望。”

    面壁思过,静下心来仔细思考一下自己哪里做错了,这是件好事,谢淑妃赞同谢老夫人的说法。

    “本宫教导茹儿多年,结果还比不上林氏养出来的谢卿!”谢淑妃的语气里满满都是恨铁不成钢。谢茹是她一手培养出来的,可是谢卿呢?则是一直窝在二房,那个小院子里,就只有一个母亲林氏教养她,可是显然谢卿要手段有手段,要心计有心计,而谢茹并比不过谢卿。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