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158章 锦盒中的秘密
    书房中

    “已经照世子的吩咐安排好了,派人日夜看守着。”陈渊朝云锦说道,“但是属下担心小姐的嘴太紧,问不出什么来。”

    一连逼问了好几天,可是云芷絮始终都只说自己没做过。

    云锦打开桌子上的盒子,拿出里面的免死金牌,沉默不语。

    陈渊咬了咬牙,吞吞吐吐地说道:“世子,会不会小姐只是被人利用了,她自己却浑然不知呢?”

    云芷絮死咬着不承认,这让陈渊不得不产生怀疑。

    “浑然不知?”云锦冷冷一笑,“你自己看看吧。”

    将手中的盒子推向陈渊。陈渊接过,狐疑地看着云锦:“世子,这里面什么也没有啊?这盒子不是放免死金牌的吗?可是金牌已经被您拿出来了呀。”

    云锦摇了摇头,指了指盒子下方,道:“你将下面的锦布拿出来仔细看看。”

    陈渊依言,将那块垫在下面的红色锦布拿出来,方才看见这进锦布上写着字。

    “这……这是小姐的字迹?”陈渊惊呼。

    这锦布上的写的不是别的,正是当日在牢中,作为交换条件,李云卿让云芷絮写下的罪证书。

    云锦冷声说道:“她处心积虑地除掉李云卿,还逼着李云卿签字画押,承认通敌叛国的罪名,事后还能抹去所有的痕迹,若不是因为这免死金牌,还有她的亲笔手书,谁能知道是她陷害李家的?”

    陈渊诧异地说道:“可是这东西怎么会藏在免死金牌中呢?小姐她自己都没有发现?”

    “这块锦布不是一般的布,是南夷特产的天蚕锦,这上面写过字,但是只要用血染过,字迹就会消失,除非将锦布置于火上烤,方能显示出上面的字迹。”云锦解释道,“天蚕锦产量甚少,连宫中亦是少见,而李家从前得先帝赏赐赐了十匹,李相疼爱女儿,这十匹天蚕锦用到女儿的嫁衣上也是正常事。”

    “云芷絮的目标由始至终都是李云卿,所以她骗走了免死金牌,然后拿着金牌去找李云卿,逼着她认罪,只要她认罪,她就拿着免死金牌去救李相。而李云卿向来是个稳妥的人,所以她偷偷将锦布藏在盒子里。天蚕锦,云芷絮只怕听都没有听过,自然不知道它还有这般功效。”

    “李姑娘这招倒是使得巧,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小姐根本就没有将免死金牌交上去,而且还私藏了。”陈渊愤愤地说道,“小姐也太过分了,既没有将免死金牌交给陛下,也没有还给世子,反而是自己私自藏了,若不是搜查她的房间,属下还会以为是陛下收了东西,但是出尔反尔,杀了李相呢。”

    陈渊虽然与云芷絮接触不多,但是也听说小姐温柔善良,人又单纯,名声极好,谁想到原来内里确实个黑心肝的人,手段如此下作,以一己之私构陷他人,害的人家家破人亡。而且还贪图便宜,居然将免死金牌据为己有,这样一个卑鄙无耻又心狠手辣的女人,真是让人厌恶!

    “那世子您打算怎么办呢?”陈渊问道,“卿小姐那边,您说了要给她一个交代,但是您只是关着小姐,这似乎并不是卿小姐想要的。”

    陈渊又不禁为自家世子担忧,谢卿恨云芷絮入骨,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啊。而偏生云芷絮又是云锦的妹妹,这一点显然谢卿是在乎的,若是云锦稍微处理不当,只怕谢卿即便是不恨上云锦,从此两人的情路也更加坎坷了。

    “世子,因为云芷絮这样的人,您错失了您心爱之人,不值得。”陈渊咬牙说道。

    陈渊是云锦的心腹,他自然是要为云锦考量的。

    “世子,若是您不忍心下手,不如让陈渊来,陈渊保证这结果一定会让卿小姐满意的。”陈渊想如果云锦是顾及兄妹血缘,那么就由他来帮世子完成吧。

    云锦摇了摇头,淡淡地说道:“你以为我是顾及血缘关系,所以不会动云芷絮?”

    陈渊愕然,难道不是吗?云锦只是命人将云芷絮关起来,一切吃穿用度都不变,更别说严刑逼供了,这难道不是因为云芷絮是云锦的亲妹妹的缘故?

    “我将她关起来,严加看守,只是想要查出幕后之人是谁。”云锦淡淡地说道,“我若是对云芷絮一开始就下狠手,那么幕后之人定然会认为云芷絮已经是一颗废棋,废棋会有什么结局,可想而知。”

    废棋,就是无用之人,既然无用,那留着就是个祸害,那么云芷絮必死。

    陈渊恍然大悟:“哦,原来世子您是为了逼幕后之人现身啊。”

    可是这些天都没有任何异常,也没有人来看过云芷絮,云芷絮身边的人也没有任何异常的举动。

    陈渊眉头微皱:“可是这都好几天过去了,还是没有任何异动啊?难不成幕后之人已经放弃她了?”放任自流,不再管云芷絮的死活。

    如果这是这样的话,那只怕要查出幕后之人是谁,那就更难了。

    云锦用手指有节奏地敲击着桌面,若有所思道:“再等三天,若是三天之后还是没有消息,那么本世子就那本世子就只能选择从她嘴里撬开答案了,没人肯来救她,那本世子就用自己的方式。”

    要撬开她的嘴,那方式就多了,最简单但是也是最有效的方式,就是严刑逼供……

    陈渊点了点头,“对了,世子,卿小姐将毅王给打了。”

    “卿卿不会无缘无故打人,毅王做了什么?”云锦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冷意。

    陈渊摸了摸鼻子,他似乎已经预见毅王会有麻烦了,“毅王怪卿小姐害谢茹去了家庙,因而就利用谢琦教训卿小姐,然后卿小姐就将人给打了。”

    云锦冷笑道:“赵家倒是出情种啊。派人告诉淑妃,他的儿子为了谢茹做了蠢事,谢淑妃可是个有野心的女人,自然会好好管教儿子的。”

    陈渊笑道:“谨遵世子吩咐。不过还有谢琦呢?世子就打算放过她吗?”

    这好像不是世子的作风,依世子对谢卿的看重,谁欺负了她,他肯定不会放过。

    云锦微微一笑:“本世子处理赵天毅就够了,谢琦留给卿卿自己玩。”

    就谢琦那个脑子,根本就不够看的。

    陈渊笑着说道:“世子说的是,卿小姐已经将谢琦给戏耍了一番了。”

    ……

    瑶华宫

    谢淑妃很快就得知了赵天毅找谢卿麻烦的事情,当下气的摔了手中的茶杯。

    “糊涂东西!”谢淑妃骂道,“本宫都与他交代了,让他办正事,他倒好,还是惦记着谢茹的事情,本宫的交代他都喂了狗么!”

    中秋国宴越来越近,谢淑妃势必要抓住临安公主这个势力,一再与赵天毅强调,一定要抓紧时间,让谢承嗣入了临安公主的眼。时间紧迫,宫里叶德妃复宠,时不时地挑衅她,谢淑妃又气又急。此时,她甚至无比地怀念谢卿在的时候,有谢卿在,早就将叶德妃气的吐血了。

    没有对比就没有差距,谢淑妃眼下越来越觉得谢卿重要了,偏生自己的儿子却和谢卿闹开了,真是气死她了!

    墨兰连忙劝道:“娘娘,您别生气,王爷年轻气盛,但是必不会误了正事的。”

    谢淑妃冷声道:“他现在就是在耽误正事!为了一个谢茹,他连本宫的嘱咐否听不进去了!墨兰,你赶紧去,将毅儿给本宫叫过来!”

    “娘娘,您别动怒,奴婢这就去。”墨兰当下也不敢耽误,连忙去请赵天毅。

    而赵天毅此时正在御书房挨骂呢,差事没办好被永庆帝骂的狗血淋头,好不容易出了御书房,又被告知谢淑妃有请。

    不多时,赵天毅就来了瑶华宫。

    “儿臣给母妃请安。”赵天毅说话都有些有气无力,实在是今日被永庆帝骂的太惨了,心中有些失落。他这几日做什么事都不顺,真是倒霉透顶。

    “请什么安!本宫都快被你气死了!”谢淑妃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你将本宫说的话当耳边风不成,你都多大的人了,难道还分不清孰轻孰重吗?”

    赵天毅被骂懵了,眉头紧皱:“母妃,儿臣做了什么惹您生气了?”

    “你做了什么你自己不知道吗?”谢淑妃厉声斥道,“本宫从小是怎么教你的,你倒好,为了一个女人,居然连正事都不顾了,居然去找谢卿的麻烦,就因为谢卿和谢茹的事情有关系,那是不是日后本宫若是对谢茹不好,你是不是也要找本宫这个母妃的麻烦!”

    谢淑妃气急了,她恍然发现她的儿子对谢茹的感情太深了,她将谢茹许配给赵天毅,是因而谢茹是忠勇侯府的嫡长女,又是姓谢的,用着也放心。可是她从来没有想过让赵天毅动真感情。

    如今赵天毅为了给谢茹出气,居然一而再再而三地找谢卿的麻烦,红颜祸水,谢淑妃如何不气啊。

    “母妃,不是儿臣要找谢卿的麻烦,是她故意设计儿臣的。”赵天毅连忙解释道,“母妃,是谢卿将谢琦骗到我身边,她这是想利用谢琦折腾儿臣呢,儿臣不过是反击罢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