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臣妾就毅儿一个孩子,自然是时常挂念的,所以总是忍不住把他叫过来看看。”谢淑妃笑语盈盈地说道。

    皇子探望生母,也是有规矩的,位份低的妃嫔,一个月甚至只能见两次自己的儿子。当然如谢淑妃这般位列四妃的妃嫔,就不怎么受限制。

    谢淑妃跟在永庆帝身边多年,料想永庆帝不可能无缘无故说出这样的话来。

    当下朝永庆帝福了福身,道:“臣妾知道毅儿他身为皇子,当以江山社稷为重,为陛下分忧才是,但是臣妾实在是想念儿子,所以这才召了他前来,陛下您就不要怪罪臣妾嘛。”

    这话说的倒有几分撒娇的意味了,永庆帝微微一笑,道:“你呀,就是太宠爱毅儿了。”

    谢淑妃见永庆帝面上已然有了笑意,也跟着笑道:“谁叫毅儿是臣妾肚子里爬出来的呢?这天底下的母亲都是一样的,昨儿个臣妾去给太后娘娘请安,太后也在关心陛下的龙体呢。”

    杜太后是永庆帝生母,年事已高,淑妃作为后宫嫔妃,前去探望,这是尽孝道。

    永庆帝点了点头,颇为感慨道:“说起来朕也有些时候没去看过母后了。”到底是亲生母子,心中难免有些愧疚。

    谢淑妃扬唇笑道:“陛下国事繁忙,太后娘娘能理解的,臣妾也会时常去给太后请安,陛下您就放心吧。”

    “有劳淑妃了,太后那边,你时常去走动走动,陪陪她老人家,算是代朕尽尽孝道。”永庆帝丝毫没有发现,他的思路已经被谢淑妃带偏了。

    “臣妾遵旨。”谢淑妃柔柔一笑,做足了贤惠妃嫔的样子。

    永庆帝被谢淑妃勾起了孺慕之情,眼眸微深,嘴里发出一声轻叹,似乎是想起了什么。

    谢淑妃是个有眼色的人,笑着说道:“陛下可是有心事?不妨与臣妾说说,臣妾虽不敏,但是说出来陛下心里至少会舒服些。”

    “也没什么,就是想起了从前的事情。”永庆帝轻叹道,“看似如今母后是一国太后,尊荣加身,可是那时还没有大越,朕和皇兄举兵起义,母后也成天跟着担惊受怕。”

    谢淑妃莞尔笑道:“太后娘娘深明大义,陛下和先帝都是为了大越的臣民,太后只会为你们骄傲。”

    一个女人能做到太后的位置依然是最大的殊荣,即便是有再多的担惊受怕,只要能成为大越最尊贵的女人,那么也就值了。

    “这一切太不容易了,战场无情,朕有好几次都差点死掉了。”回忆起往事,就连永庆帝也不得不感慨。

    谢淑妃微笑着说道:“战场上刀尖无眼,多亏陛下福泽深厚,否则臣妾此刻也不能站在陛下身旁了,臣妾想想都是后怕呢。”

    然而永庆帝沉默了,幽幽地说道:“那时也多亏了云卓和李穆的辅佐。”

    镇南王云卓和丞相李穆两人一武一文共同辅佐先帝和永庆帝打下大越江山,但是两人如今都已经尘归尘土归土,而其中一人更是以通敌叛国的罪名处死的。

    谢淑妃低下了头,永庆帝这个时候还会提起李穆的名字,她实在是看不出来永庆帝对李穆到底是何种态度。

    永庆帝站起身来:“朕还有公务要处理,改日再来看淑妃。”

    “臣妾恭送陛下。”谢淑妃朝永庆帝福了福身。

    看着永庆帝离去的背影,谢淑妃忍不住皱眉,陛下提起李穆的时候并没有半分的恨意,反而倒是浓浓的惋惜。

    ……

    长乐宫

    叶德妃一听说永庆帝居然去了瑶华宫,顿时腾地一下站起来:“陛下怎么回去那个淑妃那个贱人宫里!不行,本宫要过去看看,万一陛下又被那个贱人勾走了怎么办?”

    她牢牢记得,前段时间她被算计,失了圣心,而谢淑妃就趁机夺了陛下的宠爱,她憋屈了好一阵子。同样的事情不能再次发生,她必须要牢牢的把握住永庆帝。

    叶德妃说时就往外跑,刚走到门外碰见叶成轩。

    “姑姑。”叶成轩朝叶德妃行礼问安,“您这是要往哪里去?”

    “是轩儿啊。”叶德妃点了点头,道,“本宫要去瑶华宫,陛下今日不知为何居然去了瑶华宫,本宫必须要过去看看,谢淑妃那个贱人惯会勾引陛下,本宫可不能让她得逞。”

    “不用去了,陛下已经离开瑶华宫了。”叶成轩是御林军统领,负责保护陛下的安危,陛下人在哪儿他自然是一清二楚的。

    一听说永庆帝人已经离开了瑶华宫,叶德妃心里估摸了一下,这么短的时间,陛下应该没有临幸谢淑妃,顿时心里舒坦了许多。

    “陛下,他去瑶华宫做什么啊?”叶德妃问道。

    叶成轩唇角轻勾,道:“毅王从御书房一出来就去了瑶华宫,陛下似乎对此有些疑心。”

    一听说陛下对谢淑妃母子起了疑心,叶德妃顿时笑成了一朵花,扬手扶了扶鬓间的金钗,“陛下深明大义,眼下麟儿不在,谢淑妃母子恐怕就坐不住了,想要上蹿下跳呢。”

    赵天麟被派去灵州处理云州靖州两地灾害,等到他日得胜归来,那可就是大功一件,叶德妃心里高兴着呢。

    突然间,叶德妃又反应过来:“陛下这么快就从瑶华宫走了,难道又被谢淑妃给糊弄过去了?”

    叶成轩答道:“陛下人从瑶华宫出来时,并未有怒意。”

    “谢淑妃这个贱人,倒是会说话,三言两语就打消了陛下的疑心!”叶德妃又气的牙痒痒,“就跟谢卿那个小贱人一样!”

    叶成轩脸色也是一沉,谢卿这个人他记住了,这个人也让他栽了。

    “姑姑,有件事不知姑姑听说了没有?”叶成轩说道,“忠勇侯府的大小姐谢茹,据说是内定的毅王妃,近日去了家庙。”

    叶德妃点头说道:“这事儿倒是听说了,谢茹是谢淑妃的亲侄女,从小就养在身边,就是当做儿媳妇儿来培养的,毅王妃的位置就是为她准备的,听说她不是去家庙为谢家祈福了吗?怎么,轩儿可是想从中做点文章?”

    在所有的叶家人里面,叶德妃最满意的就是这个侄子了,为人机敏,足智多谋。叶成轩既然问起,那肯定是有意图的。

    “做文章算不上,不过谢茹肯定不是去家庙祈福的,她是被罚去的。”叶成轩唇角轻轻勾起,嘴角扬起一抹阴冷的笑容。

    叶德妃眼前一亮:“当真?若真是这样的,那一旦陛下知道这件事,那谢茹肯定做不了毅王妃。”

    她已经做好了告状的准备,只要她在永庆帝身边提一句,吹吹枕头风,谢茹与赵天毅的婚事肯定成不了。

    “不,姑姑,毅王妃一定是谢茹的。”叶成轩正色说道。

    叶德妃愕然:“为什么?一个德行有亏的女人怎么能做毅王妃呢?”

    “姑姑,您糊涂了吗?毅王又不是您的儿子,他的王妃要那么德言工容做什么。”

    叶成轩一提醒,叶德妃方才反应过来:“对对对,毅王的正妃,当然是越差劲越好,不过咱们也可以给他挑一个更差劲的,这岂不是更好?”

    “谢茹再怎么样,也是侯府的嫡长女,做个正妃绰绰有余,但是本宫的麟儿却要娶一个庶女。”叶德妃面上有些不悦。她并不满意云芷絮,她觉得自己的儿子,前途不可限量,云芷絮已经配不上自己的儿子了。

    叶成轩眉头微皱,不得不说叶德妃虽然是自己的亲姑母,但是这个脑子实在是难以恭维。

    “忠勇侯府是谢淑妃的势力,这一点很难改变,让毅王娶了谢家的姑娘也好,这样他的正妃之位已经被人占据,要拉拢朝臣至多也只能以侧妃的位置相许了,侧妃到底只是个妾室,这诱惑力就小了很多。”

    “这也说的是。”叶德妃低头轻语。反正谢家的势力他们拉拢不来的,谢家姑娘占据正妃之位,这倒也是好事。

    “谢茹是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被罚去家庙的?”叶德妃问道,“轩儿你手里可是将她的把柄都握住了?”

    既然谢茹有污点,那他们就一定要握住了,日后在关键时候就拿出来用。

    叶成轩冷笑道:“姑姑放心,此事轩儿已经有办法了,谢茹被罚去家庙全是因为谢卿的事情,而且最让人惊喜的是,毅王殿下似乎对谢茹这个准王妃颇有感情,这几日没少往忠勇侯府跑。”

    叶德妃都忍不住拍手笑道:“哈哈,这事情越来越有趣了,谢家姐妹自相残杀,毅王殿下又用了情,咱们不好好利用一番都对不起他们了。陛下不是对毅王起了疑心了吗?不如干脆将毅王总是往忠勇侯府跑的事情也告诉陛下好了,本宫倒要看看谢淑妃这回还怎么解释。”

    “姑姑说的是。”叶成轩点了点头,姑母总算是有点开窍了。

    “最好啊,让陛下也知道那么一星半点,谢家的龃龉,谢淑妃每每都以她是世家贵族出生儿高人一等,内里还不是一样的龌龊。”叶德妃冷笑道。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