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小姐。”灵芝硬着头皮敲了敲门。雅间的隔音效果虽然好,但是世子和自家小姐两情相悦,自然是你侬我侬,她实在是不该打扰,可是实在是有事情,她又不得不去。

    “进来说吧。”

    听到谢卿的回应,灵芝方才推门而入。只见自家小姐和云锦相对而坐。

    “小姐,世子。”灵芝朝她二人行礼。

    “什么事?”云锦的声音很平淡,但是灵芝却听出了一种压迫感,对于她的打扰,世子爷似乎有些不悦啊。

    灵芝心头将赵天毅骂了百遍,一面说道:“小弯传来消息,毅王去了侯府找您,寻您不到,已经到迎君阁来了。”

    谢卿出门自然是大大方方的,因为她的去向是透明的。谢卿想的分明,与其被人怀疑,不如行踪透明,反正迎君阁是京城最大的酒楼,世家贵女来这里很正常。

    “那我过去了,你要不先回王府吧?”谢卿朝云锦说道。

    云锦点了点头:“好,卿卿,你要小心。”

    “放心,迎君阁是我的地方。”谢卿朝云锦笑了笑,然后转身离开。

    陈渊朝云锦说道:“世子,要不要属下去看着点。”

    “不用,卿卿有事要做,不必打扰。”云锦唇角轻扬,“就快成亲了,我也该为卿卿准备好成亲的礼物了,回王府。”

    虽然谢卿没有提云芷絮,但是云锦知道那是谢卿深明大义,不计较他和云芷絮的兄妹关系。

    “云芷絮那边也该有个结果了,本世子已经等得太久了。”

    ……

    赵天毅果然匆匆赶来迎君阁,一来就让小二带他去找谢卿,小二机灵,凡是来过的贵人都记得,当下也不敢延误,立刻带赵天毅到了楼上雅间。

    谢卿正悠闲的品茗,甚是惬意。

    赵天毅眉头一皱:“谢卿,你倒是悠闲啊……”他堂堂毅王亲自去找她,她居然不在家中,反而跑到外面悠闲品茗,这让赵天毅心中很不舒服。

    实际上就是赵天毅看谢卿不顺眼呗,所以谢卿无论做什么,他都能挑出错来。

    “毅王殿下,您有事请直说,用不着这么……”谢卿淡淡一笑,“阴阳怪气的。”

    方才赵天毅那语调,可不就是阴阳怪气的嘛。明明是个眉目清朗的男子,这语气听起来却像是个小家子气的小妇人一般。

    赵天毅脸色一变,厉声斥道:“谢卿,你别以为母妃看重你,你就可以骑到本王头上了!”

    “谢卿不敢,毅王殿下是天潢贵胄,而谢卿不过是小小的臣女。”谢卿淡淡地说道。

    “哼!你知道就好!”赵天毅冷哼道。

    他生来就是皇子,而且正宫皇后生不出来儿子,在所有的皇子中,他出身最高,生来就高人一等。若不是后来叶德妃太过得宠,以至于他被赵天麟夺去了圣宠,储君之位早就是他的了。

    “不过毅王殿下实在是用不着在谢卿面前摆架子,该有的礼节,谢卿一样也不会落下。”谢卿的语气平淡如常。

    然而这话听在赵天毅耳中,却觉得是挑衅之语,当即猛地一拍桌子,朝谢卿怒吼道:“谢卿,你真以为本王不会将你怎样么!”

    谢卿眉梢微挑,淡淡一笑,道:“那么毅王殿下想要将谢卿如何呢?”

    想要将谢卿如何?将谢卿问罪,找个莫须有的罪名?

    “听闻毅王殿下在朝中被人雅称为睿王,是因为您聪明睿智,得人信服。”谢卿继续说道,“若是臣女做错了什么,毅王殿下大可以将谢卿问罪。”

    谢卿的眸光澄澈,看向赵天毅。

    她的目标一直都是赵天麟,她可没做过对赵天毅不利的事情,从头到尾都是赵天毅在无理取闹。

    若是其他人可能选择隐忍,毕竟对方是皇子,但是她是谢卿,她做不到奴颜婢膝,更做不到由着别人欺负她。

    “谢卿,你当真要本王这么做吗?”赵天麟冷声说道。

    谢卿耸了耸肩,淡淡一笑,“谢卿只是臣女,还没有能够驱使毅王殿下的能耐。”

    要怎么做,随你。当然成不成功,那也是你的事情了。反正我谢卿不会任由人家打的。

    “你真以为本王抓不到你的错处?”赵天毅看着眼前淡笑的女子,气不打一处来。

    谢卿笑而不语。

    你当我傻啊,我既然说了随便你,那必然是不会给你留下任何把柄的。而在谢茹的事情上,纯属谢茹自己找抽。

    “谢卿,茹儿是本王的未来的王妃,中秋国宴上父皇就会为本王与茹儿赐婚,她的身份高贵,尊卑有别,你应该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

    赵天毅也找不到理由来给谢卿定罪。谢茹陷害谢卿与林氏的事情,谢淑妃早就一五一十地告诉他了,可是他却始终站在谢茹这边,既然找不到理由,那就只要拿身份来压人了。

    谢卿眉头微皱,“身份高贵,所以就有恃无恐了?毅王殿下,天子犯法尚且与庶民同罪,更何况是一个未过门的王妃。”

    “还是你觉得如果将她的所作所为公之于众,她还能做毅王妃吗?”谢卿冷冷的说道。

    当然不能,皇家不会要一个有污点的王妃,下毒,谋害,这样恶毒的手段,是绝对不会被皇家接受的。

    赵天毅勃然大怒,扬手就是一巴掌,灵芝早就防备着他的,迅速地将谢卿拉到身后,抬脚就想往赵天毅身上伺候。

    “灵芝。”谢卿唤住了她,灵芝这才收脚,但是依然没动,挡在谢卿跟前,谁知道赵天毅会不会又发疯。

    谢卿轻轻拍了拍灵芝的肩膀,朝她点了点头,灵芝这才挪开脚步,站在谢卿身后。

    “谢卿,你好大的胆子,一而再再而三地对本王动手!”

    赵天毅狠狠地瞪着谢卿,他还没遇到过像这样不识抬举的人,忽而又笑道:“谢卿,你纵然丫鬟对本王下手,这个罪名可不小啊。”

    你说别的事情我找不到理由,那这个总是事实吧。

    赵天毅得意洋洋地说道:“谢卿,本王知道你伶牙俐齿,但是现在你没话说了吧,虽然是你的丫鬟动的手,但是你这个主子才是罪魁祸首,一顿板子是逃不掉的。”

    谢卿忍不住扶额,“毅王殿下,您真的是因为脑子好使,才被朝臣雅称为睿王的?”

    就这样的人,这样的心胸,这样的脑子,还睿王?

    赵天毅脸色顿时黑的如煤灰:“谢卿,你别太过分!”

    “过分的是毅王你!”谢卿冷声回道,“毅王殿下,谢卿与你并无恩怨,可是你呢?就因为谢茹是你的心上人,所以你就蛮不讲理,算计谢卿。谢茹被送去家庙,那是她罪有应得。”

    “谢卿!茹儿她不过就是想给你一个教训罢了,若不是你费尽心机想巴结母妃,茹儿怎么会这么做!”赵天毅脱口而出。

    “呵呵……”谢卿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位英明睿智的毅王殿下了。

    “是不是谢茹告诉你,都是因为她看到淑妃娘娘宣我进宫,所以心生醋意,以为是淑妃娘娘看中了我,而放弃了她,所以她不得已才给我母亲下毒,但是她生来宅心仁厚,所以只是让我母亲病上几日,目的只是想让我离开皇宫,而至于后来上香途中,这原本就是个误会。”

    赵天毅看向谢卿,眼睛睁的老大。

    很显然,谢卿说的全中。

    “毅王殿下,您是一国皇子,从小受太傅教导,自然也该清楚什么叫明辨是非,您有自己的判断力。”谢卿轻叹道。

    “你……你的意思是茹儿她骗本王的?”赵天麟吞吞吐吐地说道。

    不等谢卿说话,赵天毅忽然说道:“不可能,是你嫉妒茹儿,你故意这么说,是想陷害茹儿的!谢卿,你骗得了母妃,你骗不了本王!”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