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小姐!”小弯和灵芝大呼,连忙朝叶成轩一脚踢去。

    叶成轩全身仍然提不起来力气,方才那一抓已经是用尽了全力,尽管他已经尽量闪开,但是仍然被小弯踢到。

    唔……

    旁人听不到,但是离叶成轩最近的谢卿明显听到他细微的呼痛声。

    叶成轩缓缓松开手,板着脸说道:“谢姑娘,若是我真想对你做什么的话,你是绝对逃不掉的。”

    梁大人出来打圆场:“叶统领说的是,谢小姐,依本官看,这大概就是一场误会。”

    既然是误会,那就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误会?本王却不觉得这是误会!”一道冷冽的男子声传来。

    赵天毅大步走进来,面色冷然。

    言语中充满了讥诮和责问。梁大人额头上瞬间起了汗珠,朝赵天毅低头行礼:“下官见过毅王殿下。”

    梁大人心中暗暗叫苦,他刚想说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两边都不追究,结果又来了毅王这尊大佛。

    赵天毅看了看谢卿,温声说道:“五表妹,你没事吧?本王一听说你出事了,就立刻赶过来了。”

    谢卿欠了欠身,答道:“谢卿无事,多谢毅王殿下关心。”

    赵天毅之前还忙着算计她呢,眼下在外人面前倒是摆出一副关心表妹的样子来,谢卿着实不习惯,不过她已经会给自己戴上面具了,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

    这话当然是说给梁大人听的,谢卿可是本王的表妹,这事儿可不能稀里糊涂地就过去了。

    叶成轩脸色微沉,毅王殿下莫不是来给谢卿撑场面的?据他所知,毅王因为谢茹的事情,可是对谢卿恨之入骨的。心里琢磨着毅王殿下的来意,面上确实淡定地给赵天毅行礼问安:“微臣叶成轩见过毅王殿下。”

    赵天毅睨了叶成轩一眼,冷声说道:“叶统领,本王听说你说你和五表妹的事情是个误会?”

    “是的,的确是误会一场。”叶成轩淡淡地说道。

    他不需要多说什么,这一局他输了,还有下一局。但是直觉告诉叶成轩,他想结束这一局,但是赵天毅却未必肯,包括谢卿,她恐怕也不会善罢甘休。

    如今他索性咬死了是一场误会,反正当时也没有其他人看见,谢卿若是聪明的话,自然知道过犹不及,仅凭这一局是绝不能将他扳倒的。

    “那就请叶统领解释一下,你为什么派人监视本王的五表妹!”赵天毅厉声斥道。

    谢卿目光微凝,看向灵芝,灵芝朝她点了点头。那两拨监视她的人,其中一拨就是叶成轩的人。

    “将人带上来。”赵天毅大手一挥,立刻就有侍卫将一个中年男子带了上来。

    叶成轩面色微僵,但是瞬间又恢复如常,速度极快,以至于都没有人发现。

    赵天毅指着下面跪着的人,道:“叶统领,此人你应该不陌生吧?他可是你叶家的人,被本王抓到他跟踪监视谢家小姐。”

    那人跪在地上,不敢说话,身子微微颤抖着,显然赵天毅为了让他开口说话,是动了大刑的。

    “叶统领,他可什么都招了,是你让他监视卿儿的,你可别说这也是误会?”赵天毅的语气里带着一丝得意。叶成轩是叶家最有出息的人了,若是将他干掉,就等于让赵天麟断了一臂。

    梁大人只觉上眼皮跳下眼皮,他怎么这么倒霉,他就不该偏帮着叶成轩啊,眼下证据确凿,又有毅王殿下在,叶成轩逃不掉了。

    叶成轩抬眼看向赵天毅,淡淡地说道:“毅王殿下,微臣想起来了,这人确实曾经是叶家的下人,但是在很久之前,他因为偷盗叶家财物,而被赶出叶家了。”

    言下之意,这人在很早之前就已经不是叶家的人了,更不会听从他的吩咐,因为这人的证词不作数。

    赵天毅轻蔑地说道:“叶成轩,你莫不是将本王当做是傻子不成?本王看你分明就是觊觎卿儿的美貌,所以派人跟踪监视她,然后趁卿儿孤身一人,对卿儿下手。”

    谢卿嘴角一抽,赵天毅这一口一个卿儿,倒是说得顺口,看来他为了扳倒叶家,连自己这半个仇人都能放下了。

    “毅王殿下,叶家登记在册的下人里面没有他,他早就被赶出去了,毅王若是不信,大可以去翻叶家的记录。”叶成轩的语气很平静,没有半分慌张,“微臣和这个人更是没有交集,至于他为什么要跟踪谢姑娘,这微臣就不得而知了。”

    叶成轩一推六二五,将自己撇得干干净净。

    赵天毅可不甘心,他好不容易抓了这么一个把柄,可不能就这么轻易放过,朝叶成轩愣神说道:“可不是你说没有交集就没有的。”

    走到那人面前,冷声斥道:“把你方才的话再说一遍。”

    那人跪在地上,双臂直打哆嗦,“小人……小人……”

    半天吐不出一句话来,赵天毅大怒,厉声吼道:“说啊!难道想大刑伺候不成?”

    那人吓得脸色发白,颤抖着说道:“小人是看到这位小姐长得漂亮,见色起意,所以才跟踪她的。”

    赵天毅脸色大变,一把拎起那人,怒道:“你方才可不是这么和本王说的!”

    “王爷饶命,小人是怕被王爷降罪,所以小人才说是奉了大少爷的命,王爷饶命啊……”那人连连磕头求饶。

    “你胡说!”赵天毅大怒,吼道,“本王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来人,上刑!”

    谢卿眉头微皱,劝道:“毅王殿下,这里是京兆府。”

    京兆府是京兆府尹梁大人的地盘,要审案,要上刑,都是由梁大人来决定的。虽然赵天毅是王爷,品级在梁大人之上,但是按照规矩,除非是陛下亲指让赵天毅主审此案,这里方才是赵天毅做主,否则他就只能是一个旁观者。

    最重要的是,这个人肯定是叶成轩的人,但是却在看到叶成轩的时候改了口,那就只能说明,叶成轩可比这些大刑厉害多了,这人肯定是不会吐出叶成轩的。

    端看叶成轩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慌张,就早该知道,这肯定威胁不了他。

    谢卿还真是好意相劝,但是奈何赵天毅并不理解,更不会领情。

    “梁大人,你还不命人上刑。”赵天毅朝梁大人吩咐道。

    谢卿忍不住扶额,她是读懂赵天毅的意思了,这里是京兆府,该是京兆府尹做主是吧?好啊,那本王命令京兆府尹立刻上刑。

    谢卿可以确认,赵天毅不仅脑子里有坑,还缺心眼儿。

    梁大人甚是为难,可是赵天毅已经吩咐了,他又不得不做,最后也只能命人上刑。

    惨叫声在耳畔响起,不多时,便没了声音。几板子下去,那人就没了生息。

    “怎么可能!”赵天毅大惊,他的目的又不是打死这个人,他要让他指认叶成轩啊。

    “你们怎么做事的?怎么将证人打死了呢!”赵天毅憋了一肚子火,最后就只能发泄在行刑的衙役身上。

    叶成轩淡淡地说道:“毅王殿下,微臣早就说了,这是一场误会。”

    他敢派人去监视谢卿,自然是做好了准备的,一旦这人被发现了,他也万不敢指认他,这人的父母妻儿可都掌握在他手中。

    “既然是误会,那这件事情就罢了。”谢卿站出来正色说道。横竖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意外收获没了就没了吧,做人不要太贪心,一步步来。

    但是赵天毅却不甘心,“怎么就罢了,他分明就是对你没安好心。”

    谢卿脸色一沉,赵天毅还想怎么着,现在证据都没了,如果死咬着不放,最终只会两败俱伤。

    “毅王殿下,谢卿没事,这事儿也没有追究的必要了,也别让梁大人为难。”谢卿淡淡地说道。

    虽然梁大人只是个小小的京兆府尹,但是他是京城百姓的父母官,与他卖个好,对赵天毅没有坏处。

    赵天毅倒是想追究,但是谢卿这个正主儿都不计较了,他也不能跟着瞎闹,最后只得偃旗息鼓,冷哼一声,然后拂袖而去。

    梁大人这时才敢抹去额头上的汗珠,总算是走了,这事儿也总算是结束了。

    谢卿福了福身:“今日麻烦梁大人了。”

    她的言行举止间自然地流露出世家风范,让梁大人反而有些汗颜了,他可是有意要偏帮叶成轩的,但是这一整件事情下来,他也不是傻的,分明叶成轩绝对是对谢卿有所图谋的。到底是个姑娘家,被人算计了,还能做到以大局为重,梁大人自认自己是做不到的。

    “这都是本官应尽之责。”梁大人拱手回了一礼,这一礼谢卿当的。实际上梁大人不知道,谢卿不是个大度的人,以德报怨根本不可能,她只是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也不用再多做纠缠了。

    “谢卿告辞。”谢卿施了礼,然后方才离去。

    叶成轩追了上来,在谢卿身旁低语道:“谢姑娘,我们来日方才。”

    他温热的气息吐在她的耳畔,谢卿只觉浑身起鸡皮疙瘩,身子往旁边一斜,与他保持距离。

    你又不是云锦,离我那么近做什么!

    “走开!”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