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谢淑妃在永庆帝身边伺候多年,叶德妃脑子不够,听不出这话里有话,但是她却是明白的。心头瞬间生出一种恐惧来,陛下不会知道她在背后算计的事情了吧?

    “你们两人都退下。”

    还没等谢淑妃琢磨清楚,就听到上头永庆帝的吩咐。

    你们,谢淑妃朝叶德妃看去,叶德妃也朝谢淑妃看过来,这说的是她们两个人?

    这里是皇后的寝宫,自然不可能是皇后,那就只有她们两人了。

    两人齐齐愣住了。

    陈皇后轻咳一声,示意她们回神了。

    谢淑妃抢先反应过来,朝永庆帝行了礼:“臣妾告退。”她必须要好好理理,眼下还是不留在这儿招人嫌好。

    然而叶德妃却不能理解了,在她的感知中,永庆帝应该是过来给他撑腰的啊,怎么会斥责她呢?

    “陛下……”叶德妃娇声唤道。

    从前只要她这么娇声一唤,永庆帝就会心软的。

    “退下。”然后这一次永庆帝干脆利落地再次重复了一遍,面露不悦。

    叶德妃嘴巴一瘪,甚是委屈,但是生怕惹了永庆帝不高兴,只得福了福身:“臣妾告退。”

    两位妃嫔走后,陈皇后恭敬地朝永庆帝递上茶水,她不得永庆帝的喜爱,向来也就是做好自己分内之事,夫妻相处举案齐眉相敬如宾。

    “陛下,可是有事要嘱咐臣妾?”陈皇后浅笑着说道。

    永庆帝揉了揉眉心,道:“皇后,此事就交给你处理,该敲打的要敲打,但是也不能太过,你清楚吗?”

    陈皇后眉头微皱,随即又舒展开来:“臣妾遵旨,定不会让陛下失望。”

    她向来通透,当下就明白了,这事儿叶家不占理,但是永庆帝不愿意责罚叶家,给叶德妃难堪,所以就将这个重任交给她,而且只能敲打,不能太过。

    永庆帝轻抿了一口茶,朝陈皇后点头笑道:“朕相信皇后不会让朕失望的。”

    陈皇后心里涌上一抹酸涩,她这个正妻却要奉命维护小妾的颜面。心里有这样的念头,却又不得不提醒自己打掉这个念头,都这么多年了,她早就不是年轻时候那个心高气傲的皇后了。

    她没有皇子,膝下只有临安公主一个女儿,此刻摆皇后的架子,日后恐怕日子不好过,连带着自己的女儿也要跟着受苦。

    “皇后,朕收到陈国公的折子,他说想要将陈国公府传给临安的驸马,你意下如何?”永庆帝淡淡地说道。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大家都心知肚明,陈国公会上这样的折子,必然是与陈皇后商量过的,而且更有可能这个主意就是陈皇后出的。陈国公府虽然男丁都尽数战死沙场,但是陈家的小姐还是有的,若只是单纯的想要招婿,继承陈国公府,直接传给陈家的女婿不就好了嘛。

    陈皇后银牙一咬,噗通一声朝永庆帝跪下。

    然而永庆帝脸上并没有任何惊讶的神色,他似乎早就料到会是这样。

    陈皇后心头咯噔一跳,悄悄深呼吸一口气,稳住心神,还好她做足了准备。

    “陛下,臣妾不敢欺瞒陛下,这个主意是臣妾给父亲出的。”永庆帝一点惊讶的神色都没有,可见他恐怕已经猜到了,陈皇后索性也不用隐瞒了,倒不如搏一把,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另有他人接手西北,她这个皇后就在宫里等死好了。

    “虽说后宫不得干政,但是臣妾从小在西北长大,也深知西北是边陲重地,必须要可靠的人把守。多年来都是有陈国公府镇守西北,人员调度不可擅自调动,否则容易出乱子,但是西北远离京城,有必须要可靠的人守护,媛儿是陛下的血脉,身上也流着陈家的血,日后由临安的驸马接管西北,既能让陛下放心,同时也能确保西北无恙。”

    慷慨陈词之后,陈皇后又叹了一口气,轻声说道:“当然,臣妾也有私心,臣妾无福,不能为陛下孕育皇子,多年来只有媛儿一个公主,臣妾此生已别无所求,只求媛儿她能一生荣华富贵,求陛下成全。”

    让临安公主的驸马继承陈国公府,这已经是最两全其美的办法了,但是陈皇后还是不敢确定,永庆帝会同意吗?

    陈皇后跪在地上,紧咬着牙关,硬着头皮抬眼看向永庆帝,朝他投去希冀的目光。

    然而永庆帝只是平时一般,端起茶杯,喝茶,然后再稳稳放下茶杯。

    永庆帝的动作并不慢,就如往常一样,但是落在陈皇后眼中,却觉得过了几十年一样的感觉。

    “怪不得淑妃和德妃最近都时常往坤宁宫跑。”永庆帝淡淡地出声说道。

    永庆帝不是傻子,他看得分明,两位妃嫔都想拉拢陈皇后,想借此机会,得了陈国公府的支持。

    陈皇后垂眸不语,这又不是她能控制的。

    “皇后,将朕交代给您的事情办妥了,朕还有折子要批,先回御书房了。”

    永庆帝并没有回答方才的问题,只是丢下这一句,然后就径直离去。

    陈皇后跌坐在地上,半晌回不过神来……

    永庆帝回了御书房,朝高公公说道:“不用查谢卿了。”

    赵天毅没有查出来的那一拨人,正是永庆帝指派的,皇家密探,自然赵天毅查不到。

    高公公点了点头,刚准备说话,就听到永庆帝的下一句话:“寻个机会,将谢卿处理掉。”

    将谢卿处理掉……

    陛下要杀了谢卿!

    高公公心头一震,微微有些诧异,“是,奴才遵旨。”

    “这个谢卿倒是会算计,她若是个男子,朕倒是能重用她,封王拜相都不为过,但是她是个女子,一个女子,却有这样的心机,搅弄风云,不能留!”

    永庆帝的声音很冷,太聪明的女子,杀!

    女子不能入朝堂,但是她却比男子更恐怖,因为她可以在幕后操控,这是永庆帝不能容忍的。

    高公公心头有些疑惑不解,为什么陛下会这么说呢?难道说真的是谢卿算计叶成轩的?

    “不过这个叶成轩也不是个东西!”永庆帝揉了揉眉心,“枉朕这般信任他,将他委以重任,他居然为沉迷美色。”

    显然,这位英明神武的皇帝陛下忘记了,他的心头也住着白月光呢。

    “谢卿,叶成轩,一个谢家的小姐,一个叶家的少爷,真是让人不省心。”永庆帝沉声说道。

    絮絮叨叨说了半天,却不见有人回应,永庆帝侧目,看向高公公:“高喜,你怎么不说话?”

    高公公苦着脸,讪讪笑道:“陛下,奴才已经搞糊涂了,这事儿到底是谢姑娘算计叶统领,还是叶统领算计谢姑娘呢?”

    皇室密探要还没走出迎君阁就被赵天毅的人缠上了,因而后面发生了什么,也是后来从京兆府尹和章太医那里得知的结果。

    本来高公公还以为陛下是认定是叶成轩算计谢卿的,所以才让皇后敲打叶家,但是怎么方才听陛下这意思,还要杀了谢卿,又好像这一切是谢卿的算计呢?

    孰是孰非,高公公已经搞晕了。

    “老东西,事实摆在眼前,你还没看明白?”永庆帝见他迷惑不解的样子,反而笑了。

    高公公挠了挠头,赔笑道:“奴才这脑子哪里能和陛下您相比呢?”

    “这事儿确实是叶成轩想要算计谢卿,只不过最后被色所迷,反而被识破了,所谓的一场误会,不过是他自己的说辞罢了。”永庆帝耐着性子解释道。

    高公公这才点头说道:“原来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呐,这叶统领居然在美色上栽了跟头。”

    可是忽然又眉头皱起,欲言又止。

    “你是不是想问朕为何要杀了谢卿?”永庆帝淡淡地说道。

    高公公垂眸答道:“奴才不敢,陛下您是大越的天,您要谁死,谁就一定得死。”

    生死,不过就是永庆帝一句话的事。

    永庆帝哈哈笑道:“你呀你呀,就是这张嘴厉害。”

    “你看看谢卿的经历,她得罪了那么多人,就连谢家她也是处处树敌,除了庶出的三房和她关系稍微好点,掌家的大房她得罪了个遍,就连她和淑妃的关系也算不上好,还与毅王交恶,得罪了这么多人,她还能安安稳稳地活着,凡是和她作对的人,都无一例外栽到她手里,这样的心机,试问有多少人可以做到?”

    永庆帝冷声说道:“心机深重,堪称是足智多谋不为过,这样的女子,朕怎么能留她在世上呢?”

    “朕倒是没有想到,谢家还有这样厉害的人物。要是她也像她一样,只怕还没有大越江山。”永庆帝喃喃说道。

    高公公心下一惊,这好像是这么多年来,永庆帝第一次提到她。

    “陛下……”高公公低声唤道。

    永庆帝这才回过神来,清咳两声:“三天之内将这件事情办好,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三天的时间,神不知鬼不觉的解决一个人,若这个人是别人倒是好办了,但是却偏偏是谢卿,这恐怕有难度,但是高公公却不能说其他,只能点头应下:“奴才遵旨。”

    谢卿,必死……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