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181章 你为何和我娘好像
    “不行……”红泥话音刚落,意识到自己的态度不对,连忙又说道,“姑娘,我家主人不喜欢被人打扰,您先进屋歇着,容奴婢去禀告。”

    谢卿想了想,点头说道:“那好吧,那就请红泥姑娘转告贵主人,我已经打扰多时了,甚是不好意思。”

    红泥点头应下:“奴婢这就去,姑娘请稍等。”

    谢卿仔细地将整个院落观察了一番,院墙外是浓密的树叶,心中琢磨,好像这里是个很秘密的地方啊。

    京中的世家有的人就会在京郊等地,偷偷置办别庄私宅。从这几日的观察来看,这里的陈设、丫鬟红泥,还有祁夫人,这无一不证明了,这家的主子恐怕也是某位贵公子。

    至于是哪家的贵公子,谢卿也暂时猜不到,不过很显然对方并不认识自己。

    不多时,主人来了,然而来的人却仍旧是祁夫人。

    “祁夫人。”谢卿朝祁夫人屈膝行了一礼,道,“卿儿谢过贵夫妇的救命之恩,如今卿儿已经大好了,也想回家了,临走之前想亲自向你们夫妇道谢。”

    “林姑娘,我夫君不喜欢见生人,还请见谅。”祁夫人柔声说道,“林姑娘,你的伤还没完全好,怎么就急着走呢?不如等伤养好了再走吧。”

    谢卿摇了摇头:“家中我母亲孤苦无依,我实在是想念她。”

    这一句是真心话,她失踪了,母亲林氏不知道要流多少眼泪。

    母亲,女儿不孝。谢卿在心里说道。

    她是真的挂念林氏,因而她的眼眸中隐隐有水光。

    祁夫人眼眸微闪,抿了抿唇角,道:“抱歉,林姑娘,你暂时还不能走。”

    谢卿眉头一皱:“祁夫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除非你说出你的真实来历,否则你不能离开。”祁夫人咬牙说道,“林姑娘,原本我看你老老实实躺在床上养病,我也就不去深究你到底是何人,但是你若是执意要走,那就请姑娘先说明自己的身份吧。”

    谢卿唇角轻扬,浅笑道:“我若是说了,你就能放我走了?”

    “姑娘是聪慧之人,应当也知道若是朋友,自然无碍,若是敌人,那恐怕就要得罪了。”祁夫人的眼膜中闪过一丝杀意。

    “那照夫人这么说,若是很不幸,我是你们的敌人,那我的命就要葬送在这里了?”谢卿眉梢微挑。

    祁夫人冷冷一笑:“那就只能说抱歉了。”

    “看来我能不能活着,就看我的运气了。”谢卿轻叹道,“那可就糟糕了,老实说,我的仇家很多,我得罪过很多人,要不然我也不会被人打伤,流落到这里了。”

    “是你的仇人将你打伤的?”祁夫人眉头微皱。

    谢卿眉梢一挑,“我不确定,当时被攻击的人不止我一个,但是我事后回想起来,发现那些刺客都是随着我走的。”

    卧床养病的这几日,谢卿将游船上的事情仔细地回想了一遍,当时她拉着临安公主东闪西躲,看似是她反应灵敏,但是现在想想,黑衣人的武功都很高,要说灵敏,她肯定是不如这些人的。最关键的是,她将临安公主推给灵芝之后,那些黑衣人下一刻,确实朝她猛攻。

    种种迹象表明,她或许才是黑衣人刺杀的目标。

    “我得罪的人不少,以至于我都猜不到到底是谁要杀我。”谢卿喃喃说道,她头一个怀疑对象是谢承嗣,但是很快又否定了,谢承嗣虽然对她有微词,但是到底用不着杀了她,顶多就是给她一点教训。

    除了谢承嗣,还有一个人也让她怀疑——谢容桑。但是想想还是觉得不妥,谢容桑怎么会这么大大胆地派人来刺杀她。那个女人虽然疯狂,但是实际上保护意识非常强,只会在自己的绝对安全范围内行动,一旦超过范围,她就不会再露面了。

    “你一个女子,居然有很多仇家,你到底是何人?”祁夫人心下生疑。能有这么多仇敌的,要么是江湖中人,生来就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要么就是位高权重之人。

    而眼前的这个女子,丝毫不糊武功,举手投足间隐隐有世家风范,第一种可能自然就排除了,那么她就只能是权贵之女,而且地位极高。

    谢卿抬眸,看向祁夫人,道:“祁夫人信不过我,我也同样信不过你,不如我们来做一个交换。”

    “什么交换?”祁夫人说道,“林姑娘,眼下你的安危在我手中,你没有和我谈条件的资格。”

    谢卿浅浅一笑,道:“祁夫人,你的安危也同样在我手中,我们半斤八两。”

    祁夫人眼神一冷:“你什么意思?”

    “夫人,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但是从主子到丫鬟,没有一个不是小心翼翼,慎之又慎,还有你那个从来不曾露面的夫君,这一切都说明了一件事,你们是见不得人的,你之所以不让我走,其实就是担心我离开之后,这里就会被暴露,我说的可对?”谢卿的唇角微微翘起。

    真以为她躺在床上就是睡觉吗?落入他人之手,必然要好好想想自己手里到底有什么筹码。

    祁夫人咬紧了唇角。

    不等她说话,只听得谢卿继续说道:“你或许觉得,只要杀了我,就可以牢牢的封住我的口,这样你们就不会暴露了。但是我想告诉夫人,你若是真的杀了我,那这里肯定会被发现,有人一定会找到我的,哪怕只是尸体。”

    那些爱她的人,是绝对不会放弃的,母亲林氏,恋人云锦,还有小弯灵芝……

    “你在威胁我!”祁夫人的语气中带着怒气。

    谢卿摇了摇头:“并没有,你到底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们可以友好的达成共识。”

    “祁夫人,我们可以互相问对方问题,我问一个,你问一个,如果答案一直友好,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相反,如果遇到答案不是你想要的,那么我们就可以终止。如何,祁夫人?”

    “好,我先问。”祁夫人正色说道。

    谢卿点了点头:“可以,请。”

    “你的真实姓名。”祁夫人盯着谢卿的眼睛。

    “谢卿。”谢卿毫不掩饰地对上她的目光,笑道,“你不用盯着我的眼睛,既然是友好的提问,我自然不会说谎,自己说谎的人也会不自觉的怀疑别人的话,既然是相互怀疑,那么就没必要问这些问题了。”

    祁夫人点了点头,“谢卿,忠勇侯府谢家的人?”

    “真是第二个问题,你应该等我问了之后再问。”谢卿说道。

    祁夫人眉头微皱,正色说道:“好,你先问。”

    “你们是不是赵天麟的人?”谢卿首先要排除的就是这个,她和赵天麟是死敌,若对方是赵天麟的人,那么她就要千万小心了。

    “不是。”祁夫人答道。

    “我是谢家的人,但是也不是谢家的人。”谢卿说道。

    祁夫人嘴巴一瘪:“我没想问这个问题啊!”

    谢卿摊手,一双明眸写满了无辜:“是你方才问的啊。”

    “不行,这个不算。”祁夫人方才那个问题不过是脱口而出,这样的问题并没有太大的价值。

    “可是我已经回答了,祁夫人你这是耍赖。”谢琦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说道。

    祁夫人眼睛瞪得老大,指了指自己:“我耍赖?谢姑娘,咱们还能不能友好的继续下去了?”

    见过温婉贤惠的祁夫人,也见过板着脸的祁夫人,这个可爱的模样,倒是谢卿头一次见到。

    谢卿忍不住笑道:“祁夫人,你这个样子看起来可爱多了。看你年纪也不大,还是这样可爱些好。”

    自从确认她不是赵天麟的人,谢卿心里的大石头直接放下了,忍不住和她调侃了一句。

    祁夫人眉眼微弯,笑道:“你这是和我套近乎吗?”

    等等……这个笑容……

    谢卿眼睛一缩,直直地看着祁夫人:“你,你到底是何人,为何笑起来和我娘好像?”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