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谢卿紧紧地咬住唇角,永庆帝既然能对镇南王下手,那必然也可以对云锦下手。

    碧落,那是上古奇毒,能拿得出来这种毒药的,又岂非是寻常人。

    谢卿博览群书,还是在古书中有提到这种毒,而且仅仅只是提到有这种毒药,毒药的配方根本无迹可寻,除了那九五之尊,试问这天下还有谁能有这种毒药呢?

    “我不知道。”云锦摇了摇头,“我出生的时候,先帝还没有死,据药老推测,很有可能是,母妃怀着我的时候,就已经中毒了。”

    时间对不上,那时候先帝还在,难道说从很早开始永庆帝就开始谋划了么?

    “先帝很早就说要将皇位传给当今陛下吗?”谢卿问道。

    人心隔肚皮,即便是自己一母同胞的亲弟弟,设计皇位,先帝不可能不设防,一心要将皇位传给自己的弟弟,而不是自己的儿子。

    先帝能留下遗诏,待永庆帝退位后,将皇位传给赵天祁,那就足以说明,其实先帝还是想自己的皇位传给自己的儿子的啊。

    云锦摇了摇头;“并不是,先帝当然是想将皇位传给自己的儿子的,是太后,先帝和永庆帝都是太后的儿子,她希望兄友弟恭,就以祁王年幼为由,劝先帝将皇位先传给永庆帝,然后再有永庆帝传给祁王。但是当时父王和李相又劝陛下,不能这样做,权势这种东西,一旦沾染上恐怕就再也舍不得放手了。但是先帝事母极为孝顺,最终拗不过太后的意思,最后决定将皇位传给永庆帝。”

    “我想当年父王未尝没有怀疑过是不是永庆帝下手的,但是时间对不上,而且查探下来确实找不出任何蛛丝马迹。”

    谢卿冷哼道:“皇位,权势,这样诱人的东西,古往今来多少人都为了那个位置评个你死我活,其中不乏有一母同胞的亲兄弟,太后娘娘的想法怎么这儿天真呢!”

    归根结底,若不是太后执意要将皇位传给永庆帝,又何来今日祁王与永庆帝之争呢?李穆也好,镇南王云卓也好,都是这件事情的牺牲品。

    因为太后的一个天真的念头,才有了后来的祸事。

    “你说太后现在会不会后悔?”谢卿漫不经心地说道,“眼下祁王有先帝遗诏,是皇位的继承人,而永庆帝是现任皇帝,他说的话也有话语权,如此不尴不尬的境地,还指不定要流多少血。”

    云锦摇头说道:“太后娘娘有没有后悔我不知道,不过你说太后天真,这一点我赞同。太后喜怒形于色,若不是这大越皇朝是她的儿子打下来的,恐怕太后的日子并不好过。”

    不论是先帝,还是永庆帝,太后都是皇帝的生母,她这个太后的位置没人和她抢。

    但是若是打下大越江山的人是太后的丈夫,有人与她争抢,太后这样天真的性子,十有八九就要被人吃的骨头渣都不剩。

    “云锦,我要报仇。”谢卿咬牙说道。

    无论是谁,她都要报仇。

    “我知道,我们一起。”云锦握紧了谢卿的手。

    ……

    谢卿身上的伤还没好,喝了药就歇下了,云锦在旁边守着,等她睡着了方才离开。

    又嘱咐陈渊守在门口,小心保护谢卿,然后方才去寻赵天祁。

    凉亭中

    “祁王殿下。”云锦朝赵天祁拱手行了一礼。

    赵天祁点头算是回礼:“世子。”

    然后又转身朝祁夫人说道:“飞燕,我和世子有话要说,你先忙别的吧。”

    祁夫人点了点头,福了福身,方才离开。

    “世子,请坐。”

    云锦依言坐下,看了看四周的环境,凉亭建在水池上,水波轻轻荡开一层一层的涟漪。

    “这是活水,从这里可以通向红叶湖。”赵天祁解释道。

    云锦淡淡地说道:“你们就是在这儿发现卿卿的?”

    赵天祁点了点头:“这里是十分隐蔽,一般人很难发现,四天前,我们发现水里有人,没想到居然是谢家的姑娘。世子,你真心喜欢她?”

    “祁王殿下,本世子并觉得自己的感情还需要向您交代。”云锦冷声说道。

    他虽然是答应镇南王,暗中扶持赵天祁,但是并不代表他就奉他为主。

    “世子多虑了,世子的私事,本王自然不会过问。”赵天祁说道,“两情相悦自然最好,单但是若是陷入情感纠结,那就有的烦了,本王希望世子不要有这样的烦恼。”

    云锦眉梢微挑:“祁王殿下最好不要对她动其他心思,她是本世子的女人。”

    赵天祁轻笑道:“本王听闻世子为人冷漠,还以为你今生都不会有男女之情呢。世子你放心她,那本王也不多说什么了。不过,这位谢姑娘倒是让本王有些好奇,她怎么会受那么重的伤?”

    云锦目光一凝:“她遭到刺客袭击,被人打了一掌。而刺客……是皇室密探。”

    他派去的暗卫都不是那些黑衣人的对手,这几日他名人查遍了所有的杀手组织,都不是,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皇室密探。

    “陛下要杀谢姑娘?”赵天祁眉头紧皱,“谢姑娘是做了什么事情,让陛下对她下杀手,还不惜排除皇室密探?”

    这倒是让赵天祁越来越吃惊了,“本王记得,她应该是忠勇侯府二房的小姐吧,身份也不算高,她还能让陛下这般重视?”

    言语中带着丝丝讽刺,这般重视法,也够讽刺的。

    “陛下的心思,谁知道呢?也许他看卿卿不顺眼吧。”云锦冷冷地说道。

    “那你要娶她,陛下那里不会有意见吗?”赵天祁说道。

    话音刚落,他就感受到了浓浓的杀气。

    “本世子要娶谁,用不着别人的意见。”他要娶她,谁都不能阻挠。

    云锦抬眸看向赵天祁:“本世子的事情就不劳祁王殿下操心了,倒是祁王殿下身边的这位,又是谁?”

    “她是本王的妻子孟飞燕,只是眼下本王不便出现,所以暂时不能将她的名字记到族谱上。”赵天祁有些遗憾,轻叹道,“跟着本王的人都太苦了。”

    “祁王殿下准备什么时候出现,眼下朝中能拿得出手的皇子,就只有毅王和赵王。”云锦问道。

    “现在还不是时候,等到时候到了,本王自然就会出现。”赵天祁端起茶杯,轻抿一口。

    云锦抬眼看向他,淡笑道:“看来王爷早有准备,让他们争个你死我活,王爷再出来收拾残局,正好。”

    赵天祁笑道:“那也得多亏了你们的扶持。”说起这个,又想起李穆来,轻叹道:“可惜李相看不到了。”

    ……

    谢卿醒来的时候,正是夕阳西下之时,霞光透过窗棂,投下一片光晕。

    推开门,只见陈渊正立在门口守着。

    “卿小姐,您醒了,世子他有事离开一会儿,命属下在门口守着。”不等谢卿开口,陈渊就解释道。

    谢卿点了点头:“辛苦你了,陈渊。”

    陈渊摇了摇头,轻笑道:“卿小姐您没事就好,您不知道您失踪的这几日,世子他都快急疯了,他……”

    陈渊欲言又止,谢卿连忙问道:“他怎么了?陈渊,告诉我。”

    “从您失踪到现在,世子一直在找您,他根本就没有休息过。”

    谢卿只觉脑中轰的一声响,“他连自己的身子都不顾了么!”

    整整四天,他都没有休息过,平常人都受不了,更何况还是身中奇毒的云锦。

    “我要去找他。”谢卿说着就往外走。

    没走两步,正好与孟飞燕迎面碰上。

    “谢姑娘,你醒了?”孟飞燕笑着说道,自从知道谢卿不是敌人,她看谢卿的眼神再没有往日里的戒备和探究,倒是平和了不少。

    “祁夫人,云锦呢?”谢卿问道。

    孟飞燕笑道:“我叫孟飞燕,你叫我飞燕就好。云世子正在和王爷说话,你还是先不要去打扰他们。”

    言下之意,这两人有事要谈,男人谈事,女人避开为好。

    谢卿眉头紧皱,云锦这么多天没有休息过,还有精力谈事情?

    “飞燕,请您带我去见他,我必须要马上见到他。”谢卿急了,她必须要马上给云锦诊脉。

    “你有急事?那好吧,你跟我来。”孟飞燕见谢卿一双明眸含珠,都快要哭了一般,想着已经有一会儿了,有什么正事也该谈完了。

    孟飞燕这才带着谢卿去了凉亭。

    “云锦,你快让我看看。”谢卿隔着好远就看到云锦的身影,再也顾不得其他,连忙提了裙子跑过去。一把抓起云锦的手腕,为他诊脉。

    陈渊跟在后面,意料之中地得了云锦的冷眸,瞬间低下头去。

    “卿卿,我没事的。”云锦温声说道。

    “四天没睡觉,还说没有事!云锦,你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你怎么对得起我绞尽脑汁为你治病啊!”谢卿说时,眼泪夺眶而出,顺着脸颊,吧嗒吧嗒地滴滴落在云锦的手心。

    “卿卿,你别哭,是我错了,你别哭了。”云锦连忙说道。

    “你有没有想过若是你真的只有几年寿命了,那我该怎么办?”谢卿哭着说道。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