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镇南王府

    云锦和谢卿刚走到正厅,却见云嬷嬷连忙迎上来,朝云锦跪下,“世子,老奴失职,请世子责罚。”

    “怎么回事?起来说话。”云锦眉头微皱。

    云嬷嬷是镇南王府的老人了,为人向来稳重,但是她眼下却惊慌失措,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谢卿伸手将云嬷嬷扶起,温声说道:“云嬷嬷,你先别慌,把事情说清楚,没什么事情是解决不了的。”

    云嬷嬷点了点头,说道:“世子,您离开王府的第二天,侧妃娘娘回来了,她将小姐接回了自己的院子,也是老奴一时疏忽,让小姐逃走了。”

    云锦眼眸一冷:“派人去找了?可有音信?”

    “老奴一发现就着人去找了,可是音信全无。”云嬷嬷低头答道。

    人在她眼皮子底下逃走了,云嬷嬷很是愧疚。

    “侧妃呢?”云锦的声音很冷,好一个云芷絮,居然还等心思!

    云嬷嬷答道:“老奴将侧妃关在院子里,派人牢牢守着。侧妃娘娘既然助小姐逃走,老奴想她应该知道小姐在哪儿,可是无论怎么逼问,她都不说。”

    云锦冷声说道:“自己下去领罚。”

    谢卿劝道:“云锦,你别罚云嬷嬷了,许侧妃到底是你父王的侧妃,到底有所顾忌。”

    即便是侧妃,许侧妃到底是已故镇南王的侧妃,又育有子嗣,云嬷嬷是个下人,自然不能将许侧妃怎么样,做起事情来束手束脚,很容易被钻了空子。

    “既然卿卿为你求情,本世子就饶了你这一次,下一次若是再有失职,定不轻饶!”云锦冷声说道。

    云嬷嬷连忙道谢:“是,多谢世子,多谢卿小姐。”

    谢卿点了点头,朝云锦说道:“走吧,也让我去会一会这位侧妃娘娘。”

    永庆帝和太后的对话,她可还记得清清楚楚。许侧妃是镇南王妃许心岚的庶妹,她对怀有身孕的王妃下毒,这还真的大有可能。庶妹为了争夺姐夫,做出狠毒的事情,这样的例子在大家族中并不少见。

    二人相携去了许侧妃的院子。

    吱呀一声门开了,许侧妃连忙转过头来,朝门口看去,“锦儿。”

    许侧妃连忙唤道,目光落在云锦身旁的青衣女子身上,眉头微皱:“这位是谢姑娘?”

    谢卿莞尔一笑:“正是谢卿,侧妃知道谢卿,想来是云小姐告诉你的吧。”

    许侧妃嘴唇微抿,朝云锦说道:“锦儿,絮儿她不过是一时糊涂,你就饶了她吧,就当姨母求你了。”

    见云锦不为所动,反而是目光冷淡地见着她。许侧妃又继续说道,“锦儿,絮儿她毕竟是你亲妹妹啊,姨母就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儿,你就放过她好不好,看在王爷的份上,看在姨母从小照顾你的份上。锦儿,记得的,姐姐去的早,是姨母照顾你的,你小时候总是生病,是姨母日夜守在你床边,衣不解带地照顾你啊,锦儿,你就饶了絮儿吧。”

    “姨母……那你可知,絮儿她都做了什么?”云锦淡淡地说道。

    许侧妃脸色一僵,期期艾艾地说道:“锦儿,絮儿,絮儿她只是一时糊涂,她只是喜欢赵王罢了,她也是被人利用了,你做哥哥的就不要和她计较了吧。”

    “我还没有和她计较呢?她却逃了。”云锦的目光冷冷的,“依本世子看,她不是一时糊涂,而是死性不改!”

    敢做不敢认,这就是云芷絮。

    “锦儿,她一个女孩子,因为害怕,所以才逃了的,你就体谅体谅她吧。就当是姨母求你了,好吗?”

    谢卿淡淡地说道:“侧妃娘娘,恕我直言,她若是害怕,就不会下手害了李家满门了。”

    云芷絮的心大着呢,一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子,一出手就毁了一朝丞相,虽然背后有人指使,但是也不得不说云芷絮也是真够厉害的!

    “谢姑娘,这是云家的私事,你现在还没有这个资格说三道四。”许侧妃咬牙说道。你想说什么,等你嫁入王府再说吧!

    “她是本世子的世子妃,侧妃娘娘你没有资格指责她。”云锦冷声斥道。

    最有资格指责云芷絮的人就是谢卿了,李穆的死有太多人的手笔,但是李云卿却是毁在云芷絮手里的。最恨云芷絮的人是李云卿,也就是现在的谢卿。

    许侧妃脸色一白:“锦儿,我是你姨母啊。”

    又指了指谢卿:“我知道你喜欢这个丫头,可是她眼下还是谢家的人,而且即便是她嫁进王府,她也是我的晚辈,她也要叫我一声姨母的,也万不能这么对我说话。”

    谢卿眉梢微挑,这位侧妃娘娘还挺不客气的。

    “侧妃娘娘,从你嫁进镇南王府的那一刻开始,就只有侧妃,没有姨母。”云锦淡淡地说道。

    许侧妃面色煞白,手指有些颤抖,眼泪一个劲儿地往下掉:“锦儿,你……虽然王爷只是纳我为侧妃,可是我进行照顾你,代替姐姐抚养你,你如今通通都忘了吗?”

    谢卿眉头微皱,许侧妃这哭哭啼啼的样子,要是不知道的人看了,还以为是云锦欺负她呢。

    不过许侧妃这神情倒是和云芷絮如出一辙,看来还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啊。

    “侧妃娘娘,你忘了,当初父王纳你为侧妃的时候就说的清清楚楚,他将你抬进王府,就是为了让你照顾我的。”

    换句话说,当初许侧妃能进王府,也是因为她自己答应镇南王,她会照顾体弱多病的云锦。照顾云锦,并非出自许侧妃真心,而是这是她能够进王府的条件。

    “王爷他……”许侧妃目光中满满都是难以置信,以及尴尬。

    云锦点了点头,正色说道:“父王很早的时候就告诉本世子了,你照顾我是你和父王的承诺,本世子不需要对你表示感激。为了侧妃的颜面,所以侧妃每每标榜自己是如何如何对本世子好,本世子从来都没说,但是并不代表,侧妃你可以得寸进尺。”

    许侧妃要塑造善良好姨母好庶母的形象,云锦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如何还拿出来说,云锦就没有必要给她留颜面了。

    做人啊,要有自知之明……

    “云芷絮去了哪儿?”云锦抬眸看向许侧妃,直言问道。

    许侧妃差点咬碎一口银牙,“我不知道。”

    云锦脸色一沉:“本世子还在思考要怎么处置她,看来你们母女已经给了本世子答案了。”

    许侧妃眼睛一缩,满满都是惊恐:“你要做什么?”

    “她自己写的罪状书,本世子当然要将它公之于众。”

    “不……”许侧妃瘫倒在地。

    一旦罪状书公之于众,那云芷絮的罪行就会天下人皆知,别说是嫁给赵天麟了,命都保不住,她眼下是逃了,但是她将面临通缉,活着也只能畏畏缩缩的苟活着,一辈子见不得光。

    许侧妃哭着说道:“锦儿,你饶了絮儿吧,我求求你了。王爷死的时候可是交代了你的,要好好照顾妹妹,保护好镇南王府的。”

    “对啊,王爷说了的要你保护好镇南王府,若是这件事情被人知道,那整个王府都会蒙羞的,你怎么对得起你父王啊。”许侧妃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云锦不听她的话,但是镇南王云卓的话,他总该听吧。

    “从她做些这等卑劣的事情开始,镇南王府就已经蒙羞了。”云锦冷声说道,拉起谢卿的手,柔声道,“卿卿,我们走吧。”

    “不,云锦,你不能这么做!”许侧妃突然说道,“你会后悔的。你难道不想要兵符了吗?”

    云锦脚下一顿,回眸冷声说道:“你做了什么!”

    许侧妃反而笑了,扬唇说道:“我若是没有一点筹码,怎么会让絮儿离开呢?那块兵符,你一直在找的东西,我知道在哪儿。”

    “锦儿,只要你答应不追究絮儿,我就告诉兵符在哪儿?”许侧妃笑嘻嘻地说道。

    云锦眼眸一冷:“侧妃娘娘,云锦此生最不喜欢被人威胁!”

    许侧妃咯咯笑道:“姨母本来也不想这么做的,你是逼我的。”

    “但愿侧妃不要为今日的话后悔。”云锦丢下这句话,拉着谢卿就离开了……

    书房中

    谢卿轻轻拍了拍云锦的肩膀,轻笑道:“没事的,云锦,要找到云芷絮不是难事。”

    云芷絮费劲了心机就要为了能嫁给赵天麟,所以即便是不派人去找,她自己也会出现的。

    “卿卿,我要将云芷絮母女逐出王府。”云锦冷冷的说道。

    谢卿问道:“是因为兵符的事情?”

    云锦点了点头:“当年父王随先帝打下大越江山,有一半的兵权都在父王身上,后来永庆帝继位,父王将兵权全部上交,但是当时却少了一块兵符。但是这块兵符很早之前就遗失了,那是先帝都还在位,因而明知道兵符少了一块,永庆帝也不能说什么。但是这块兵符到底在哪儿,这些年我一直都在找。”

    “兵符是重要的信物,若是兵符落入他人之手,必会调动兵马,恐怕会有乱子。”谢卿明白。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