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187章 王府总算是要有喜事了
    “只是许侧妃是如何知道兵符的下落的?”这是谢卿疑惑的地方。

    云锦摇了摇头:“兵符是在父王手上遗失的,那时我还没出生。”

    镇南王云卓还在世时,就在找这块兵符的下落,但是始终遍寻无果。

    “那个时候,许侧妃应该还没进王府吧?我记得你方才说你父王是让她照顾你,所以才纳她为妃的。”如此这么推断的话,兵符丢失的时候,许侧妃还没过府才对。

    “许侧妃是母妃的庶妹,时常来王府作客,母妃为人单纯,并不知道许侧妃觊觎我父王,后来母妃生下我不久就过世了,许侧妃趁我父王醉酒爬上了床,父王不得已将她纳为侧妃,并且要她承诺,进府之后,一定要好好照顾我。”

    谢卿唇角勾起一抹讽刺:“果然如此。所以她总是拿小时候照顾过你为由头吗?”

    云锦回忆起往事:“她起初过府时,确实遵照诺言,好好照顾我。直到后来她坏了云芷絮,也许她觉得她也怀孕了,那我就不再是王府唯一的子嗣了,她就起了别的心思了,照顾我也越发敷衍,父王大怒,那时我也稍微长大了,父王就再也不要她照顾我,镇南王府从此就再也不用女主人了。”

    “那她还口口声声,她从前是如何辛苦地照顾你?”谢卿忍不住嘴角一抽,“这也太不要脸了吧!”

    若不是许侧妃生的是个女儿,若是个儿子的话,指不定她还能生出杀了云锦的念头呢。典型的庶女想上位,只是镇南王是个理得清的,所以她上位失败了。

    “她要不要脸,原本都不重要,不过就是多养一个闲人罢了。但是我还真是想不到,她居然还知道兵符的事情。”云锦的眼眸微冷,“我必须要将她们母女逐出王府。”

    “现在吗?”谢卿问道,“只是若是你即刻将她们逐出王府,那她若是落入他人之手,那兵符岂不是就很有可能会落入他人之手了?”

    云锦摇了摇头,轻笑道:“兵符是死物,最重要的是人。而且许侧妃这样的人,你若是顺着她的意,她就越不会说,还会以此为借口,变本加厉。”

    “我当然知道兵符是死物,只是你从来没有接触过军营。”谢卿压低了声音说道,“你总得给自己留一点底牌吧。”

    说完,谢卿突然眼前一亮,道:“你和军营难道有别的接触?”

    明面上的接触是没有,但是暗地里呢?

    镇南王府,若是没有一点底牌,光靠云锦时不时为永庆帝出出主意,恐怕根本保不住王府吧。

    云锦揉了揉她的手指,微笑着点了点头:“东疆的军队是我养着的。”

    换句话说,东疆的军队是姓云的,不是姓赵的。

    “是父王准备的,若是有朝一日祁王不得已要起兵,东疆那边的军队也许能派上用场。”

    谢卿不由地感慨道:“你父王和我父亲一样,为了先帝的遗诏,花尽了心思。”

    李穆和云卓,一早就商量好了计策,一明一暗,共同扶持祁王。谢卿不得不说,他们高瞻远瞩的能力,还这是寻常人所不能及的。

    “云锦,我求你一件事。”谢卿咬了咬唇角。

    “卿卿,你我之间哪里还用得着求呢?”云锦微笑着说道。

    谢卿握住他的手,一字一句地说道:“另外找个理由逐她们出王府,不要将罪证书拿出来,更不要提丞相府只言片语。”

    云锦不解:“卿卿,你不是想为你父亲平反吗?”

    “我是想为父亲平反,所以我在临死仍然留了一手,但是我现在才知道,仅仅凭一份罪证书是起不了作用的,最多能将云芷絮杀了,即便是云芷絮咬出了德妃,到最后德妃也未必会有事。这远远不够,凡是害死我的父亲的人,我都不会放过。”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光是死一个云芷絮,这并不够,她要的是血债血偿,所有的人都要付出代价。

    云锦沉思片刻,道:“你想最后一网打尽?”

    谢卿点了点头,道:“没错。云芷絮、赵天麟、叶德妃、还是永庆帝,一个都不能放过。”

    “好,卿卿,我答应你。”云锦点头应下。

    谢卿朝云锦嫣然一笑,“天色已经晚了,你快休息吧。”

    说时,起身就要往外走,谁知却被云锦一把拉住,“卿卿,我记得你说你要嫁给我的。”

    谢卿脸色一红:“我这不是还没有嫁给你嘛。”

    “卿卿,明日我送你回侯府,顺便提亲。”云锦的眼眸里写满了认真,他等不及了,他要娶她。

    “不要。”谢卿脱口而出。

    云锦眼眸一暗,“卿卿,你不是答应过会做我的世子妃吗?为什么不要。”

    他的语气里带着浓浓的委屈。

    若是让旁人看见,指不定会不会惊的下巴都掉了呢!这还是从前那个清冷无华的世子爷吗?倒像是个讨主人欢心的小狗狗。

    “云锦,我不是不嫁给你,只是你再等我一下,我要从侯府搬离,然后再嫁给你。”谢卿解释道,“眼下我是谢家的女儿,若是我以忠勇侯府的姑娘身份嫁给你,必定会让很多人认为你是支持毅王的,我不想这样,而且若是我出嫁了,我母亲一个人在侯府,难免会被人欺负,我想把她接出来。”

    谢卿最担心的还是林氏,谢茹能三番两次地对林氏下手,用来威胁她,有一就有二,但是以后还有这样的事情,她不能林氏处于危险之中。

    可是若是她与云锦定下了亲事,那侯府肯定不会同意分家的。

    “原本我是想利用谢茹,谢茹肯定会参加中秋国宴,那么谢老夫人就必须将她从家庙接出来,我以此为要挟,搬离侯府。你再等我一下好不好,只要我从侯府搬走了,我们就成亲。”谢卿可怜巴巴地看着云锦。

    她的眼睛好像在说:好云锦,你就答应我吧……

    这可怜的小眼神,让云锦忍不住酥了骨头,将手放在下巴处微咳两声,方才道:“你想从侯府分家,一个谢茹只怕还不够分量,还要折腾好些时候,眼下倒有一个好机会。”

    谢卿眨了眨眼:“说来听听。”这么说,云锦是同意了,这才是重点。

    “谢承嗣。”云锦正色说道,“谢茹虽然是谢家长女,但是分量恐怕还不够,再加一个谢承嗣,这肯定够了。”

    谢卿眼眸一亮,抿嘴笑道:“不错,这确实是个好主意,临安公主遭遇刺杀,谢承嗣居然想浑水摸鱼,趁机毁了临安公主的名声,而我坏了他的计划,他必定恨透了我。”

    “确实,皇后娘娘对谢承嗣很是恼怒,几日前寻了个由头,打了他三十大板,眼下他顾忌还在家里躺着呢。”云锦说道。

    “那就要辛苦陈渊跑一趟了,告诉灵芝,悄悄地给谢承嗣说叨说叨。”谢卿笑嘻嘻地说道,灵芝可是个伶牙俐齿的,而且为人机灵,定会让谢承嗣怒火中烧。

    云锦点了点头,笑道:“放心,交给陈渊去办就好,现在我们该就寝了。”

    然后一把将谢卿打横抱起,吓了谢卿一跳,疾呼:“云锦,你做什么呀,你快放我下来。”

    云锦轻笑道:“当然是和你就寝了。”

    谢卿俏脸一红:“谁要和你就寝啊,云锦,你快放我下来,我还没有嫁给你呢。”

    “所以我们要提前练习一下。”云锦的唇角高高扬起,可见他内心是有多高兴。

    谢卿挣扎着:“什么跟什么呀,云锦,你可是镇南王世子,你不是为人冷漠嘛,怎么今日这般……”

    话还没说完,只听得云锦低声说道:“卿卿,你若是再动下去,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怀中女子在乱动,肌肤相触,即便是隔着衣衫,他依然能清晰的感受到女子的娇美。

    谢卿的脸更红了,索性将头埋入他怀中,云锦就这么明晃晃地抱着她,从书房到卧室,指不定会倍多少人看见呢,她还是闭着眼,假装没人发现吧。

    事实上,他们一出书房的门,陈渊和云嬷嬷就看见了。

    云嬷嬷笑得嘴巴都快咧到耳朵根儿了:“咱们王府总算是要有喜事了。”

    陈渊手动合上自己的的嘴巴,然后吞了吞口水,道:“那云嬷嬷你有的忙了。”

    “世子娶世子妃是大事,是喜事,忙才好呢。”云嬷嬷笑着说道,“这么多年了,咱们世子总算是有个知冷暖的人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