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母后,您说吧,儿臣能承受的住。”临安公主紧紧地咬住下颚,下颚都咬出了血然而她自己却浑然不知。

    陈皇后看到女儿嘴唇上的血,眼眸闪过一丝心疼。

    “你父皇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陈皇后咬牙说道,“媛儿,你是你父皇唯一的嫡出公主,你想要的驸马,你一定会得到的,母后先下懿旨,然后再去找你父皇,陛下最是重颜面,懿旨以下,若是收回就是损了皇室的颜面,陛下是不会反对的。”

    永庆帝确实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但是他却说了一句话“云锦的身体不好”,陈皇后和永庆帝是结发夫妻,自然明白永庆帝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他心里是不赞同的,只是或许是给她这个皇后一点颜面,所以没有说破。

    陈皇后的手心里捏把汗,若是她先下懿旨,再去求永庆帝,虽然成功的几率大一点,但是她也会因此惹怒永庆帝。

    可是为了自己的女儿,陈皇后想即便是陛下大怒,要将她打入冷宫,她甘愿。

    “媛儿,你想要的,母后一定会满足你。”陈皇后摸了摸临安公主的秀发,眼底一片柔和。

    临安公主眉头微皱:“母后,可是这样做,父皇他会不会生气?”

    其实她心里知道答案,永庆帝肯定会生气,只是生气到哪种程度,会怎么责罚陈皇后,这就不得而知了。有可能会重罚,也有可能会责骂两句就没了。

    临安公主心里抱着侥幸,父皇应该还是会给母后这个嫡妻尊重的,父皇应该不会重罚母后的吧……

    陈皇后笑了笑,道:“没事的,母后心里有数,媛儿,你乖乖待在寝宫,母后去去就回。”

    “母后,儿臣和您一块儿去。”临安公主抱住陈皇后的胳膊,“如果父皇要责罚您,儿臣可以为母后求情。”

    陈皇后将自己的胳膊抽出来,莞尔一笑,道:“媛儿,不要担心,陛下不是不讲道理的,而且他还是很疼爱你这个女儿的。”

    轻轻拍了拍临安公主的肩膀,然后陈皇后方才转身离去……

    御书房

    高公公将谢卿平安归来的消息一一禀告给永庆帝。

    “废物!”永庆帝气的将差点掀翻桌子,折子掉了一地。

    “陛下息怒。”高公公连忙跪下,小心翼翼地说道。

    永庆帝怒道:“连个小丫头片子都搞不定,朕养着他们做什么?一个个都是废物!是饭桶!”

    皇室密探,大越最厉害的暗卫,居然连一个谢卿都杀不了,要之何用!永庆帝只觉肺都要气炸了。

    高公公小心翼翼地劝道:“陛下,您消消气,眼下谢姑娘回来了,再想下手,哪里是难事呢?”

    永庆帝揉了揉眉心:“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居然值得皇室密探,三番两次地出手,朕如何不气啊!”

    这时,突然有小太监进来禀告:“陛下,皇后娘娘求见。”

    “不见!让她走!”永庆帝正在气头上,谁都不想见。

    小太监面露难色,“可是皇后娘娘说她有急事,一定要见陛下。”

    这差事真是难做,皇后娘娘要见陛下,陛下不给见,倒是让他们做下人的甚是为难。

    永庆帝大怒:“朕说了不见!”

    高公公连忙低声斥道:“懂不懂规矩,这天下是陛下说了算。”

    一面给小太监使眼色,眼下陛下正在气头上呢,捣什么乱。

    小太监这才低头应下:“是,奴才这就转告皇后娘娘。”

    御书房外,陈皇后焦急地立在外面,她必须要马上见到永庆帝,云锦分明就是看上了谢卿,否则以他的身份还有个性,怎么会这般相助谢卿呢?拖得越久,对临安公主越是不利。

    陈皇后不断地往里张望,不多时,就见方才的小太监出来了,陈皇后连忙走上前去:“陛下可是让本宫进去了?”说时,陈皇后就要往里走。

    小太监连忙拦住陈皇后,陈皇后大怒:“放肆!你敢拦本宫!本宫可是皇后!”

    小太监急了,连连摇头:“皇后娘娘,陛下他不见您。”

    看了看四周,压低了声音说道:“陛下他现在正在气头上,娘娘您还是不要进去的好,要不您改日再来?”

    小太监觉得他是为了陈皇后好,然而陈皇后并不领情,一把推开小太监,然后朝御书房奔去。

    “陛下,臣妾有急事求见陛下。”

    陈皇后的声音很大,里面的永庆帝自然是听见了,满脸阴鸷,“朕说的话不起作用是吗?”

    “陛下息怒。”高公公此时心头也是叫苦连天,皇后娘娘平日里挺会做人的啊,鲜少惹陛下生气,怎么今日非要这么执拗。

    “将她叫进来!”永庆帝听着陈皇后的叫声就觉得心烦。

    高公公当下也不敢延误,连忙去回禀陈皇后。

    “皇后娘娘,陛下请您进去。”高公公躬身说道,“陛下眼下心情不好,娘娘您小心些。”

    高公公惯会做人,他心知若是陈皇后惹恼了陛下,连带着他们这些伺候的下人也会遭殃,倒不如先行提醒一句,顺便也能卖皇后一个好。

    陈皇后点了点头:“本宫明白,多谢高公公。”

    陈皇后进了御书房,抬眼就对上永庆帝几乎要吃人的目光,陈皇后心跳瞬间加速,以她多年的经验,此刻的永庆帝正处于暴怒的边缘,一点就着。

    “臣妾参见陛下。”陈皇后规规矩矩地给永庆帝行礼。

    永庆帝冷哼道:“皇后你有什么急事非要见朕!”

    永庆帝的语气十分凌厉,甚至连叫陈皇后平身都没有,陈皇后心头咯噔一跳,索性就跪在地上,硬着头皮说道:“陛下,还请陛下下旨,将媛儿嫁给镇南王世子为妻。”

    “朕的意思难道不够清楚吗?”永庆帝眼睛微眯,他给足了陈皇后颜面,陈皇后不会听不懂他的意思。

    陈皇后咬了咬牙,道:“陛下,媛儿她从小没有要求过什么,这是她唯一的心愿,求陛下满足媛儿的心愿吧,臣妾恳求陛下答应。”

    “而且……”陈皇后深呼吸一口气,扬声说道,“臣妾已经下了懿旨,许婚媛儿和镇南王世子!”

    “放肆!”永庆帝大怒,随手拿起旁边的折子就朝陈皇后打去。

    折子的角正好打到陈皇后的额头上,瞬间陈皇后的额头上渗出了血。

    陈皇后跪在地上,手臂有些发抖,额头上的疼痛传来,可是她却没有勇气去捂住伤口,只能看着血滴落在地板上。

    “求陛下答应。”陈皇后咬牙说道。

    永庆帝冷冷地看着底下跪着的陈皇后,“陈氏,你是不是觉得朕对你太宽容了!先斩后奏,逼朕吗?”

    “臣妾不敢。”陈皇后低声说道。

    “不敢,朕看你很敢!”永庆帝厉声斥道。

    陈皇后几乎不敢抬头,可是她一想到临安公主眼角的泪珠,她又不得不开口说道:“陛下,媛儿她是您的嫡出公主啊,她所求不过是一个驸马而已,求陛下答应她和镇南王世子的婚事吧。只要陛下答应,臣妾做什么都可以。”

    “临安她想嫁给镇南王世子……”永庆帝冷声呵道,“她想嫁给谁就嫁给谁?公主的婚事是自己可以决定的吗?她不懂事,皇后你难道不懂吗?”

    皇室公主从小千娇百宠,但是皇女的婚事轻则关系到朝堂势力,重则关系到国家安危,从来都是身不由己。这个道理陈皇后当然懂,但是临安公主是她的女儿啊。

    陈皇后含泪说道:“陛下,媛儿她从小就乖巧懂事,从来没有求过什么,只求陛下这一件事,陛下您就看在媛儿她是您唯一的嫡出公主的份上,答应她吧。她只想嫁给云锦为妻,求陛下成全。”

    “她想嫁给云锦,那云锦同意吗?朕同意吗?”永庆帝厉声吼道。

    忽然,永庆帝脸色一变:“媛儿想嫁给云锦……但是朕听闻云锦看上了谢家的谢卿啊。”

    “陛下,那也不过就是传闻,未必能信,更何况谢卿怎么比得上皇室的嫡出公主呢?”

    永庆帝唇角轻勾:“谢卿确实是比不上……皇后,你说你为了媛儿什么都能做?眼下朕就让你做一件事,只要你做成了,朕就下旨让云锦去了媛儿。”

    陈皇后心下一喜:“当真?陛下尽管吩咐,为了媛儿,臣妾什么都能做。”

    永庆帝唇角高高扬起,一字一句地说道:“杀了谢卿!”

    陈皇后脸色一僵,瞬间瘫倒在地……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