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眠不休!”林氏震惊了。

    正常人三天三夜不眠不休,也会累瘫吧,更何况是云锦。

    谢卿抬眼看向林氏,道:“母亲,您说这份真心,卿儿能辜负吗?”

    林氏眉头紧皱,喃喃说道:“他能为你做到这个程度,可见他确实对你是一片真心,只是云世子的身体……”

    林氏说时,所有的遗憾化作一声长长的叹息:“卿儿啊,母亲嫁给你父亲不到三年,你父亲就去世了,我守了十几年的寡,寡妇的日子怎么样,我很清楚,我不希望你也和母亲一样啊。”

    守寡太累了,更何况是年纪轻轻就守寡。

    “太医都说了,云世子活不过二十五岁,眼看着他也就只有几年的光景了,母亲真的不忍心让你守寡啊。”林氏红了眼眶。

    她希望她的女儿能平安顺遂,夫君陪伴在册,儿女绕膝。

    “卿儿啊,而且云世子从小就体弱,就这几年光景,你能不能顺利生下子嗣,生下来的孩子是否身体健康,这都很难说啊。”林氏想的深远,她虽然年纪轻轻就守寡,但是到底膝下还有个女儿,若是谢卿嫁给云锦,连个孩子也没有,这日后可怎么办啊。

    做母亲的,总是这般忧心。

    谢卿轻轻拍了拍林氏的肩膀,正色说道:“母亲,您放心,云锦的病能治好的。”

    林氏眼前一亮:“真的?”

    但是瞬间又暗了下来,“卿儿,你不会是哄我的吧?”

    谢卿哭笑不得,就差举两个手指头发誓了:“卿儿不是哄母亲的,他找了神医来为他治病,眼下神医已经找到法子了,只是缺了几位药材,所以出去寻药材去了。云锦一向不喜欢和别人打交道,所以没有人知道罢了。”

    听闻请了神医,林氏这才放心下来,虽然不知道神医是谁,但是她选择相信自己的女儿,更何况云锦是帮了她们母女很大的忙的。

    “若真是这样的话,那母亲就放心了。”林氏微笑着说道,“卿儿啊,你若是能嫁给如意郎君,母亲也就安心了,就是你父亲泉下有知,他也会高兴的。”

    谢卿眉眼弯弯,笑着点了点头。

    “那母亲,日后云锦来提亲了,您可要答应哦。”谢卿笑嘻嘻地说道。

    林氏摸了摸女儿的秀发,笑道:“我儿找到意中人了,母亲难道还会阻拦不成。”

    实际上,林氏知道自己是个柔弱的人,还是自己的女儿有主见,即便是云锦的病真的治不好,谢卿执意要嫁,她最后还是拦不住的吧。

    “母亲最好了。”谢卿扑在林氏怀中,笑嘻嘻地说道。

    前世今生的母爱都在林氏这里得到了,她这一生也不亏了。

    “那云世子有没有说什么时候来提亲?”林氏问道。

    谢卿分明看到林氏眼眸中有几分急色,调笑着说道:“母亲您好像很着急啊。”

    林氏嗔了她一眼:“你这孩子,眼下你和云锦一同回来,指不定有什么风言风语呢,女儿家的闺誉很重要,你早日嫁人,母亲也安心。”

    谢卿眨了眨眼:“卿儿明白,他说过几日就来提亲。”云锦是巴不得早日将她娶进门,而林氏是想赶紧将她嫁出去,好吧,那就这样吧。

    林氏顿时眉开眼笑:“那就好,不过云世子是镇南王世子,身份尊贵,你要嫁给他,这嫁妆不能少了。娘的嫁妆也要回来了,再加上老夫人给的,加起来也还是不够啊。”

    说起嫁妆,林氏又开始犯愁。

    谢卿微笑着说道:“母亲,您就别担心这些了,这些都是小事,我和云锦都不在乎的,只要我们俩过得好就行了,其他的有什么打紧呢?”

    “这个倒是,只要你们过得好就行。”林氏笑着点了点头。

    母女俩正说的开心,灵芝突然敲门说道:“小姐,宫里来人了,说是皇后娘娘要见您。”

    “皇后娘娘?”林氏眉头微皱,“她要见你做什么?”

    林氏看向谢卿,目光中写满了不解。

    谢卿微微一笑,道:“我到底是救了临安公主,皇后娘娘听闻我平安归来,召我进宫,嘉奖一番也是合情合理的。”

    林氏眉间的皱纹不散,道:“若真是这样就好了,这皇宫可不是别的地方,卿儿你可要万事小心。”

    谢卿点了点头:“母亲,您放心吧,卿儿省的。”

    说完,起身走出房间,径直去了正厅。

    正厅中,一位公公正坐在椅子上喝茶。这个公公谢卿认的,准确的说是李云卿认的,皇后娘娘身边的头号红人樊公公。

    “谢卿见过公公。”谢卿朝樊公公微微屈膝,行了半礼。

    樊公公虽然是个太监,但是他确实陈皇后寝宫里的管事太监,说话极有分量,谢卿朝他行了半礼,落落大方,又没有半分看轻樊公公的意思。

    “谢小姐这可使不得。”樊公公连忙上前虚扶。

    谢卿莞尔一笑,道:“公公客气了,寒舍简陋,也没有没有什么好茶招待公公,还请公公见谅。”

    说着取下从袖中拿出一颗夜明珠,塞到樊公公手中,笑道:“这个就算是给公公的赔礼,公公可千万要收下,不然就是嫌弃谢卿了。”

    也不等樊公公开口,谢卿此言直接就堵了樊公公的嘴。

    樊公公对夜明珠尤其喜欢,而且谢卿手里这颗个头大,色泽正,也绝对称得上的佳品。

    当下也就顺势接过,樊公公朝谢卿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那奴才就不客气了,多谢谢小姐。”

    心中忍不住感慨,这位谢小姐也真是会做人,不仅将他的喜好了解的清清楚楚,而且三言两语就能让人无言以对,只能接受。

    谢卿摆了摆手,爽朗一笑,道:“谢什么,谁都知道谢卿性子直爽,言语间难免得罪人,还请公公多多指点谢卿才是。”

    樊公公笑着说道:“谢小姐您真会说话,您聪明伶俐,哪里还需要奴才来指点呢。”

    直爽只是表面的,说话做事滴水不漏,这样的人难道不是聪明伶俐么?

    谢卿眼眸微凝,脸色微收:“谢卿就是再聪明伶俐,也不知道皇后娘娘为何召见谢卿啊?”

    樊公公脸上的笑容瞬间一滞,合着这夜明珠就是这个作用啊。有这么一瞬,樊公公还真想把珠子还给谢卿,可是夜明珠在手里头捏了捏,这好像有点舍不得。

    东西若是没到他手上,他就装作没看见好了,可是这东西都已经握在手里了,若要是还回去,岂不是等同于拆他的骨挖他的肉么?

    “公公不必为难,只是谢卿身上还有伤,这个时候进宫,难免心中有些惶恐。”谢卿轻笑道,“只是请公公让谢卿心里有个底,皇后娘娘是要嘉奖谢卿呢?还是要惩罚谢卿?”

    她虽然在最后关头救了临安公主,但是若不是她约临安公主出来游湖,临安公主也不会遇刺了。

    是奖是罚,就全看皇后娘娘怎么想了。

    樊公公压低了身影说道:“都不是。”

    都不是?谢卿脸色微变。

    “谢小姐,奴才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其他的就看你自己了。”樊公公正色说道。

    谢卿莞尔一笑,道:“多谢公公指点。”

    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笑道:“既然是见皇后娘娘,这一身衣服肯定是不行的,请公公稍后,待谢卿换件衣服就随公公进宫。”

    樊公公笑着点了点头:“谢小姐您请便。”手中把玩着夜明珠,这珠子成色真不错……

    出了正厅,谢卿朝小弯吩咐道:“小弯,这次你随我进宫。”

    又吩咐灵芝:“灵芝,等我走后,你悄悄从后门出去,去告诉云锦,皇后召我进宫,请他速来。”

    灵芝脸色一变:“难道皇后娘娘要对小姐做些什么不成吗?”

    小弯也一脸担忧。

    谢卿摇了摇头:“皇后未必对我做什么,但是别人就不一定了。”

    比如说那位坐在龙椅上的皇帝陛下。

    小弯和灵芝均是脸色一白,是啊,这次小姐差点出事,可不就是那位皇帝陛下的杰作嘛。

    灵芝连忙说道:“小姐,奴婢这就去。”说着就想往外跑。

    “回来。”谢卿叫住了她,摇头轻笑道,“不要慌,眼下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暗处观察,为了以防万一,等我走了之后,你再寻个机会出去,不要直接去镇南王府,先去迎君阁买东西,然后遣迎君阁的人去。”

    灵芝点了点头:“是,小姐,是奴婢慌张了。”

    越是这个时候就越是不能慌。

    谢卿换好了衣服,就随樊公公进宫去了,而灵芝则是依照谢卿所言偷偷溜了出去。

    灵芝心中不住地说:世子啊世子,您可一定要尽快赶去宫中救小姐啊……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