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太后眉头一皱:“这怎么又是你太招摇了?”

    听着这话,太后就觉得不对劲。

    谢卿也忍不住看向云锦,人人都说她做事出其不意,真正做到这点的其实是云锦好么?云锦这是在借着太后的手,为她报仇呢。

    云锦解释道:“云锦虽然不出入朝堂,但是身上担着王府世子的爵位,日后也是要继承镇南王府的,难免引起有的人嫉妒,云锦却没有隐藏自己对卿卿的心思,有的人就想对卿卿下手,其实根本缘故还是因为我吧。”

    谢卿眉梢微挑,其实云锦这话逻辑并不算严密,但是她的目光落在太后身上,了然。

    “混账东西!”太后猛地一拍桌子,“谁这么大胆子,居然敢动锦儿!”

    太后自从知道谢卿会医术,心中就认定谢卿能帮助云锦治病。方才云锦说话的逻辑是否严密,太后并未注意到,她的重点是,有人要还谢卿,等于是有人想要毁了能为云锦治病的人,那么这个人就是冲着云锦去的,有人不希望云锦的病好。

    这怎么可以呢?

    太后恨不得立刻把人找出来,然后杀了泄愤!

    “锦儿,卿儿,你们别担心,这件事情交给哀家,哀家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害锦儿,哀家不撕了他的皮!”

    当下,太后就命人去将银欢找出来,“将谢淑妃也叫过来,还有皇后,都叫过来!”

    谢卿朝云锦眨了眨眼,不得不说,虽然她觉得这位太后娘娘很天真,但是她确实是疼爱云锦的。她还是真的沾了云锦的光。

    坤宁宫

    陈皇后先是接到太后的懿旨,赐封谢卿为嘉敏郡主,赐婚云锦,只觉心头一慌,谢卿没死,还顺利做了镇南王世子妃。

    她的媛儿该怎么办啊……

    “快,快去将媛儿叫回来。不要让任何人在她耳边说这件事。”陈皇后答应永庆帝做掉谢卿,这事儿是瞒着临安公主的,因而她早早地将临安公主安排出了宫。

    可是眼下太后已经下了懿旨,晓谕天下,临安公主若是听到这个消息,会怎么样,陈皇后不敢想象。

    不止临安公主,陈皇后还要担心别的,谢卿没死,那她差点被人烧死的事情就浮出水面,到时候难免会怀疑到她头上。

    “不能慌,不能慌……”陈皇后不断地对自己说,眼下不是慌的时候,她已经做好了安排,银欢不是她的人,那两个下人这个时候人肯定已经出宫了,没有人会追查到的。

    还没等皇后喘过气来,立刻就有宫人上来禀告说太后有请。

    陈皇后紧紧的捏着自己的手指,极力保持面上的镇定,朝宫人吩咐道:“你先去回了太后,本宫这就过去。”

    而瑶华宫的谢淑妃接到消息的时候,直接就愣住了。

    “太后叫本宫过去做什么?”谢淑妃问道。

    太监传话,只说是太后有请,却全然不说是为了谢卿差点被人烧死的事情。

    “淑妃娘娘,奴才只听从太后的吩咐传话,具体是什么事情,奴才就不得而知了。”太监笑着答道。

    谢淑妃眉头微皱,想了想,她向来不得罪太后,应该没什么事情,笑着说道:“本宫的侄女谢卿是不是在太后宫中?”

    太监迟疑片刻,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是的。”

    谢淑妃扬唇笑道:“卿儿倒是好福气啊,走吧,本宫正好很久没去给太后请安了。”

    好福气么?她原本想杀了谢卿,谁叫她的死有利用价值呢?谁知道她还真的入了云锦的眼,有云锦保下了她,罢了,不死就不死吧,死有死的好处,不死有不死的价值。

    谢卿啊谢卿,你的利用价值这么大,本宫若不好好加以利用,怎么对得起你啊!

    ……

    寿安宫

    谢淑妃刚走到门口,远远瞧见陈皇后也走了过来,心下有些诧异,上前与陈皇后见了礼:“臣妾参见皇后娘娘。”

    “怎么?皇后娘娘也是被太后叫过来的?”谢淑妃挑眉问道。

    陈皇后点了点头:“是啊,想来是为了嘉敏郡主的事情。”

    “嘉敏郡主?”谢淑妃愣了半刻,这才想起来,嘉敏郡主可不就是自己的侄女谢卿嘛。今日刚被封为嘉敏郡主,她险些没反应过来。

    “不对啊……”谢淑妃眉头微皱,若是太后是叫她来与谢卿叙叙话什么的,那为什么要宣召陈皇后呢?陈皇后和谢卿、云锦都没有什么关系啊。

    谢淑妃低声问道:“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她什么都不知道,难免有些心慌。

    谢淑妃和陈皇后之间,除了上一次临安公主遇刺的事情,陈皇后落了集会谢淑妃的面子,其他时候都还算和睦,因而她忍不住问了一句。

    陈皇后眉头微皱:“淑妃难道不知道吗?”

    “臣妾该知道什么?”谢淑妃愣住了,眉头皱的越发的厉害了,她该不会是被谁算计了吧?

    陈皇后皱着眉说道:“不是你宫里的人来传话说你想见嘉敏郡主的吗?”

    “没有啊。”谢淑妃心下一惊,“本宫都不知道卿儿来了宫中,怎么会叫人来传话呢?”

    谢卿恐怕是出了什么事了。谢淑妃眉目一凛,她肯定是被人算计了。

    “墨兰,去查,是哪个宫女!”谢淑妃立刻吩咐道。

    陈皇后劝道:“淑妃,你也先别着急,太后传召,还是先去见过太后吧。”

    谢淑妃点了点头,瘪嘴说道:“也不知道是谁做的,居然假借本宫的名义!”

    两人结伴进了寿安宫,一进门就看见太后坐在高位上,旁边坐着云锦和谢卿,太后正笑着和两人说话。

    谢淑妃眉梢微挑,按理说谢卿已经奔出了侯府,她就不再是官家小姐,只是个庶民,太后到底是有多疼爱云锦,哪怕明知道谢卿与云锦门不当户不对,居然还是同意两人的婚事了,而且为了给谢卿长脸,还随便找了一个名目,封她做郡主。

    谢淑妃不得不重新衡量谢卿的价值了,或许谢卿的利用价值比她想象的还有高。

    “臣妾给太后请安。”陈皇后与谢淑妃连忙向太后行礼。

    太后摆了摆手:“平身。”

    又朝宫人吩咐道:“将人带上来。”

    太后留了个心眼,一面家人去请陈皇后和谢淑妃过来,一面悄悄命人将银欢抓了过来。

    不多时,就见宫人将银欢带了上来,放在地上跪着。

    “淑妃,你看清楚,这可是你宫里的人?”太后指着银欢,沉声问道。

    从银欢一被带进来,谢淑妃就已经在脑子里搜寻,这个宫女到底是谁了。

    谢淑妃福了福身,答道:“这是臣妾宫中的二等宫女,名叫银欢。”

    太后冷声道:“这宫女说是奉了你的命去请卿儿,说是你想见卿儿。可是她居然将卿儿引到清音阁,打昏了卿儿,想要烧死她。”

    谢淑妃连忙往地上一跪,解释道:“太后,臣妾都不知道卿儿进宫了,怎么会派人请她过去呢?”

    又朝谢卿说道:“卿儿,本宫是你姑母,怎么会要烧死你呢?”

    事实上,太后也并未怀疑谢淑妃,谢卿是谢淑妃的侄女,姑侄俩也没听说什么关系不和之类的,谢淑妃怎么会对自己的侄女下手呢?

    谢卿答道:“娘娘,卿儿自然相信你不会烧死卿儿的。”谢淑妃没那么蠢,虽然确实想要杀她,但是那也是暗地里的,绝不是用这么明显的方式。

    太后正色说道:“淑妃,可是银欢是你宫里的人,你想要为自己辩解,就找出证据来。”

    即便是从内心来讲,太后也不相信是谢淑妃做的,但是表面上她却可以要求谢淑妃自证清白。

    谢淑妃朝太后说道:“那请太后容许臣妾盘问她一番。”

    太后点了点头:“随你。”

    谢淑妃朝银欢冷眼看去:“是本宫叫你去请卿儿过来的?”

    银欢脖子一缩:“是……是啊,娘娘,是您吩咐的。”

    “本宫何时吩咐的?”谢淑妃眼眸微冷,心里中将算计她的人骂了千百遍。

    “就在一个时辰前啊。”银欢低声答道。

    谢淑妃被气笑了:“一个时辰前,本宫人就没在瑶华宫,怎么会吩咐你去请卿儿过去呢?”

    谢卿忍不住扶额,淡淡地说道:“娘娘,这宫女走在路上遇卿儿说,娘娘人在御花园,所以让卿儿去清音阁见您。”

    谢淑妃想利用时间地点来为自己脱罪,但是她却忽略了,由始自终,银欢都没有说要将谢卿带去瑶华宫。

    这是谢淑妃的疏漏,言语间的疏漏。

    谢淑妃顿时脸色十分难看,手指攥得紧紧的,朝银欢冷声斥道:“胡言乱语!本宫从未吩咐过,你为何要诬陷本宫?”

    银欢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睛,说道:“是娘娘您吩咐的啊。”

    谢淑妃气的差点七窍生烟,定了定心神,道:“狡辩!你只是瑶华宫的二等宫女,平日里不伺候在本宫身边,本宫身边的宫女太监,都能证明本宫从未与你说过这样的话。”

    “娘娘身边的人,自然是为娘娘说话了。”银欢看似小声嘀咕道,但是实际上这声音刚好能传到在场的所有人耳中。

    “太后,这宫女胡说八道,不上刑,她是绝对不会说实话的!”谢淑妃怒了,朝太后请旨上刑。

    银欢脸色一白:“不……”

    谢淑妃唇角轻勾,重刑面前,看你说不说实话,然而还没等太后说话,下一刻,银欢已经头一歪,身子一倒,紧接着嘴角就流出了血……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