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且慢!”

    让众人诧异的人,说话的人居然是一直没有开口的陈皇后。

    陈皇后朝太后跪下,正色说道:“请太后三思,只是因为银欢和小福子走得近,就严刑拷打,这毕竟有伤德妃颜面,德妃是陛下的妃嫔,这也是间接地伤了陛下的颜面。”

    叶德妃连连点头:“对对对,太后,求您看在陛下的份上,给臣妾留点颜面吧,臣妾真的没有做过。”

    陈皇后的意思很明确,永庆帝宠爱德妃,眼下证据不足,就对长乐宫的宫人严刑拷打,陛下知道了,会不高兴的。

    太后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瞪了一眼叶德妃,对个屁!颜面?你叶氏有颜面吗?平日里就会一哭二闹三上吊,哪里来的颜面,面子里子早就掉光了!

    云锦淡淡一笑,温声说道:“太后,您别生气,事全因云锦和卿卿而起,若是阵仗太大,此只怕我们就成了众矢之的,还会连累太后您。”

    谢卿也站起身来,朝太后福了福身:“卿儿多谢太后,只是若是因为卿儿的缘故,让太后为难,着实妃卿儿多愿。”

    太后看着云锦和谢卿如此善解人意,直接心里软的一塌糊涂,柔声道:“锦儿,卿儿,你们都是好孩子,还会为哀家考虑,哀家没白疼你们。”

    说着,又忍不住瞪了叶德妃一眼,冷声说道:“不像叶氏,就会惹哀家生气!”

    叶德妃忍不住嘀咕道:“臣妾哪有啊。”

    太后又狠狠地瞪了叶德妃一眼,“还敢说没有!”

    陈皇后连忙轻咳两声,示意叶德妃不要再说了。

    叶德妃也真是的,平日里在陛下面前撒娇惯了,在太后面前也不知道收敛。

    “德妃妹妹,你快少说两句,没看见太后已经生气了嘛。”在一旁静静看戏的谢淑妃扬唇说道,今日这是爽啊,看着叶德妃被训,只觉这段时间以来的闷气全部都散开了。

    叶德妃委屈不已,她本来就没有惹太后生气啊。

    事实上,叶德妃平日里见着太后就是做低伏小,哪里敢惹太后生气,真正惹太后生气的是永庆帝,叶德妃的某些行为,太后实在是看不下去,可是永庆帝总是护着太后,太后当然不乐意了。可是永庆帝是太后的亲儿子,她自然不会怪永庆帝,只会怪叶德妃这个红颜祸水。

    归根结底,这口锅叶德妃背得不冤,只是她自己不觉得。

    被云锦温声劝着,太后心里也好受了许多,“皇后,你既然是后宫之主,你提议说不严刑拷打,那你可有什么主意?”

    太后将问题抛给陈皇后:“说起来,今日是你宣召卿儿的,结果却出了这事儿,你又是后宫之主,你可不能不负责任。”

    陈皇后沉思片刻,道:“太后说的是,臣妾身为皇后,后宫诸事,都是臣妾之责。只是此事臣妾还需要调查一番,请太后放心,臣妾一定会给嘉敏郡主和云世子一个交代。”

    太后看了看云锦和谢卿,云锦朝太后微笑着点了点头,太后方才说道:“好吧,那哀家限你三日之内,查清真相。”

    陈皇后欠了欠身:“是,臣妾遵旨。”

    谢淑妃看够了戏,起身说道:“皇后娘娘不愧是一国皇后啊,臣妾佩服。”

    然后朝太后行了礼:“太后,银欢盗用臣妾的名义,将卿儿骗走,还妄图下杀手,臣妾想着,不如与皇后娘娘一同调查此事,也能还臣妾一个清白。”

    不等太后说话,陈皇后说道:“此事恐有不妥,淑妃,嘉敏郡主是你的侄女,她差点出事,你做姑姑的内疚也是正常,但是此事涉及到德妃,你若是参与进来调查此事,难免会沾上私人情绪,本宫以为不妥。”

    谢淑妃刚想说什么,只见谢卿开口说道:“娘娘,卿儿有惊无险,娘娘不用担心,倒是娘娘宫中的人只怕该清理了。”

    这么一说倒是提醒谢淑妃了,有一个银欢,就有第二个银欢,瑶华宫里还指不定到底有多少眼线呢?是该好好清理一番了。

    “那好吧,那一切就拜托皇后娘娘了。”谢淑妃淡淡地说道。

    太后被这事儿弄的头疼,众人陆陆续续就告辞离开了,就连云锦也说谢卿身上还有伤,该好好休养,太后也就不留他们了,赐下好些东西与谢卿,算是补偿她。

    云锦与谢卿相携走出寿安宫,迎面就碰上叶德妃,叶德妃狠狠地瞪着他们。

    显然,叶德妃是特意等他们出来的。

    云锦与谢卿对视一眼,都从对方身上得到了想要的答案,然后两人直接抬步向前走,妥妥的忽视了叶德妃。

    “你们……站住!”叶德妃没好气地吼道。

    谢卿无奈地摇了摇头,她知道这事儿和叶德妃没关系,所以她没打算今日和叶德妃恶言相向,可是似乎叶德妃不乐意啊。

    “德妃娘娘有何指教。”谢卿淡淡地说道。

    叶德妃死死地瞪着谢卿,似乎她用目光就能杀死谢卿。

    “谢卿,你诬陷本宫,这个仇本宫一定会报!”叶德妃狠狠地说道。

    有病吧你!谢卿腹诽。

    “德妃娘娘,才刚走出寿安宫,您就立刻来威胁谢卿,会让人更加确信你就是要烧死谢卿的幕后主使者。”谢卿淡淡地说道。

    这大概算是“善意”的提醒吧,就当是还给叶成轩一个人情好了。

    “你放肆!”叶德妃怒声吼道。

    “德妃娘娘,您可以再大声一点,也许太后就能听见了。”谢卿都找不到话来形容叶德妃了,说他是白痴都抬举她了,她说话做事根本就没有经过脑子好么。

    “你……”叶德妃气竭,狠狠地瞪了一眼谢卿,压低了声音,道,“你别以为有太后给你撑腰,你就可以不把本宫放在眼里了!”

    谢卿眉梢微挑,没有太后撑腰,我也没有将你放在眼里好么……

    “卿卿,我们走吧。”云锦扬声说道,与叶德妃废话是浪费时间。

    “站住!”叶德妃连忙挡在云锦面前,谢卿和她顶嘴,但是云锦从头到尾都是漠视,这让叶德妃心里很不舒服。

    叶德妃指了指谢卿,朝云锦说道:“云世子,你是被她迷住了么?你别忘了,你妹妹可是麟儿的王妃。”

    言下之意,我们才是姻亲,你为了一个谢卿,居然连姻亲的面子都不给。

    “谢卿啊谢卿,本宫倒是没想到,你还会用美色迷惑人。”叶德妃的语气里满满都是嘲讽呢个,“呸!狐狸精!”

    云锦目光一冷,“你再敢说一句试试!”

    他的声音很轻很淡,但是却蕴含着无穷的寒意,叶德妃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这个看似风一吹就能倒的男子,怎么会让她从心里生出惧意来?

    叶德妃咬住牙关,朝云锦,只见他一袭白衣,目光冰冷,让她如坠冰窖,浑身忍不住瑟瑟发抖。

    “你……你可是和本宫才是姻亲。”叶德妃硬着头皮,讪讪说道。

    她要提醒云锦,若是云锦不顾她的颜面,那么日后云芷絮嫁入赵王府,看她怎么折腾她。

    云锦唇角轻勾,冷冷一笑,再不理会叶德妃,拉着谢卿就走开了。

    等到云锦都走远了,叶德妃才看向云锦离去的方向,厉声说道:“居然敢对本宫无礼,看本宫日后如何收拾云芷絮!”

    叶德妃倒是想收拾云锦,但是她没这个能耐,太后极其疼爱云锦,若是她敢对云锦动手,太后就能撕了她的皮,所有就只能逞口舌之能,甚至将对云锦的恨转移到云芷絮身上。

    云锦拉着谢卿出了宫,坐上马车,谢卿忍不住摇头轻笑:“好了,别把德妃的话放在心上,我都不生气,你就更别生气了。”

    德妃骂谢卿是狐狸精,那一刻云锦是真的生气了,周身好似不停地冒冷气,谢卿感觉地出来。

    “德妃向来没脑子,何必和她一般见识。”谢卿柔声说道,“可别因为她而气坏了自己的身子。”

    云锦握住谢卿的手:“卿卿,我想好好爱护你,不让你受委屈,谁都不可以。”

    谢卿唇角微扬,亦如他握着她的手一般,也紧紧地回握着他的手,云锦如世间所有男儿一般,说着最动听的情话,我想好好爱护你,抵过千言万语。

    因而你是我心爱之人,所以我想将你捧在手心,呵护备至,待你如珠如宝,然你现世安稳,从此无忧无虑。

    “可是差一点你就出事了。”云锦的言语之中满满都是自责,“我还是没有护你周全,我……”

    “唔……”话还没说完,就被以唇封口。

    她的柔软的唇紧紧的贴着他的唇,以唇相依,以心相贴。

    轰!

    卿卿主动亲了他,这一刻云锦只觉大脑一片空白……

    谢卿虽然不是如同普通大家闺秀一般,羞涩万分,但是她也不是孟浪之人,这般大胆的主动吻上去,还真是方才一时激动,顷刻间做出的举动。

    等到两唇相贴,对方的温热气息扑散在她脸上,她方才反应过来,她都做了什么……

    闭着的眼睛悄悄睁开,谢卿本以为云锦也是闭着眼睛的,谁想睁开双眼,入目的是云锦温柔得似乎能滴出水来的眼眸,瞬间红云遍布,直接红到了脖子根……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