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209章 明日就来下聘
    谢卿瞬间有一种做坏事被抓包的感觉,这个时候还不赶紧躲开。

    唇方微微离开,倏地,谢卿只觉腰上一紧,紧接着,对方温热的唇再次袭上来。

    他的唇在她的唇上辗转反侧,轻拢慢捻……

    谢卿忍不住打了个颤栗,身子越来越软,明明是坐着的,却感觉自己的是飘在天上一般,身若浮云。

    快放开我……

    这还在马车上呢,冷不防被人察觉了。

    可是谢卿刚想开口说话,嘴巴不过微张,瞬间嘴里就多了一个东西。

    云锦一手禁锢着她的腰,一手托着她的后脑勺,舌头肆意地在她嘴里游走。谢卿眼睛睁的大大的,混蛋!他还真是会给自己方便啊。

    谢卿是想挣扎的,奈何自己实在浑身软的一塌糊涂,手无力地抵在他的胸口,却成了半推半就。

    虽然云锦也曾亲吻过她,却从未像此刻这般肆意。他的唇紧紧地抵在她的唇上,吮吸辗转,好像要将她融进骨髓里一般。

    而更为奇妙的是,他的身体也在微微颤抖着,既肆意,却又让人感觉小心翼翼。

    爱之极,既想将对方揉进自己的骨髓中,却又想要将对方捧在手心小心呵护……

    渐渐的,谢卿觉得自己好像醉了,醉倒在云锦的唇下,如饮一杯美酒,醇香浓厚,微醺,似醉非醉,忍不住沉沦……

    从挣扎到半推半就,最后索性任由他攻城略地。

    心都交出去了,她早就是他的了……

    马车外,小弯和陈渊忍不住对视一眼,世子爷和小姐也忒厉害了吧。

    虽然云锦与谢卿亲吻的动静儿并不大,常人可能察觉不出来,但是陈渊和小弯都是习武之人,耳力极好,听得一清二楚。

    陈渊忍不住面色微红,世子您好歹忍忍啊,要是把卿小姐的嘴唇亲肿了,肯定会被谢夫人发现的。

    如果云锦知道陈渊此刻的心声,他必然会说:卿卿主动,本世子怎么能拒绝呢……

    陈渊只觉异常尴尬,看了看身旁的小弯,他知道小弯的功夫不错,想必她也听到了。然而与陈渊不同,小弯面不改色心不跳,更别提尴尬之色了。

    嘿,小弯姑娘怎么就不脸红呢?

    陈渊疑惑不解,刚想问出口,但是一想,这问题问出来多尴尬了,于是又将话咽了下去。

    陈渊不知道的是,小弯之所以没有脸红,是因而她已经习惯了,自从知道这位看起来清冷无华的世子爷,居然会夜探香闺,而且还不止一次,小弯就已经说服自己要习惯,试想都同床共枕了,亲亲又算得了什么呢?

    所以陈渊你这是大惊小怪!

    马车眼看着已经到了谢卿住的宅子门口,陈渊听着里面还有动静儿,世子爷还没亲够呢。

    小弯刚想出声提醒,已经到家了,该放开的了。

    陈渊眼疾手快,一把捂住小弯的嘴,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世子向来洁身自好,从未碰过任何女子,卿小姐又是世子倾心以待的人,那就让他们多温存一会儿吧。

    小弯朝陈渊点了点头,示意她不会再开口了,陈渊方才放开她。

    陈渊一再朝小弯做噤声的动作,着实担心小弯坏了世子的好事。

    小弯微微点头笑了笑,她不会出声的。她是小姐的丫鬟,自然是听从小姐的吩咐。谢卿是什么性子,如果她不愿,即便是刀架在她脖子上,她也不会让人占到便宜的。

    世子和小姐,两情相悦,一切都是水到渠成,难道她这个做丫鬟的,难道还能去将人掰开不成?

    ……

    谢卿都不知道他们到底亲吻了多久,等到云锦终于依依不舍地放开她是,她恍惚了片刻,才察觉到马车已经停了。

    眸光落在某人的俊脸上,她可不认为云锦是察觉到马车停了,才放开她的,那就是说可能早就到家了,只是他一直在亲她,而驾车的陈渊和小弯就这么等着,一直等到他们亲完。

    “你……”谢卿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你快放开我。”

    云锦的唇虽然离开了,但是他的手却依然紧紧的环住他的腰身。

    谢卿此刻就想赶紧下马车,然而云锦不放手,反而是将头支在她肩上,温声说道:“卿卿,明日我就来下聘。”

    天知道,此刻的谢卿,美丽的脸蛋上红云遍布,一双明眸依依含水,风情万种,着实太过勾人。

    谢卿忍不住低头,唇角微微扬起,“我该回家了。”

    说完,就赶紧掀开帘子,下了马车,然后逃也似的回到家中。

    云锦掀开帘子,看着谢卿的背影,唇角高高扬起。

    卿卿,等着我来下聘……

    直到谢卿已经进了门,身影已经消失在视线中,云锦的目光还没有收回,陈渊忍不住把手放在下巴处,轻咳两声:世子,人都走远了,该回神了。

    云锦收回了目光,眼眸微抬:“事情都查清楚了?皇后,还是陛下?”

    他当然不会全部指望太后,太后只不过是明面上的,暗地里云锦早就吩咐陈渊去查了。

    看似害谢卿的人和叶德妃脱不了干系,但是云锦可不这么认为,能在皇宫动手的人,可不是叶德妃做的了的,所以由始至终。云锦怀疑的人都是永庆帝和陈皇后。

    陈渊点了点头,低声答道:“是陈皇后,里面有没有陛下的手笔,目前不得而知。”

    云锦眼眸一冷:“去皇宫。”

    “世子,您要亲自动手?”陈渊眉头微皱,“您亲自动手,恐怕会引起陛下的怀疑。”

    云锦从未在朝堂游走,韬光养晦,若是因此引起了永庆帝的主意,恐怕不是什么好事啊。

    “他又不是没有怀疑过我。”云锦淡淡地说道,“照本世子的吩咐做。”

    “可是,世子您……您要不要再考虑考虑?”陈渊始终觉得此事不妥,“属下知道,您是为了卿小姐,但是您也犯不着自己亲自动手,叫下面的人动手就是了。”

    “不必多言。”云锦冷声说道,“你以为即便是叫下面的人动手,陛下就不会怀疑本世子吗?他对卿卿动了杀心,本世子要告诉他,卿卿不是他能动的人!”

    云锦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杀意……

    而谢卿回到家中,林氏连忙迎上来:“卿儿,你没事吧?”

    谢卿笑着摇了摇头:“母亲,卿儿没事,让母亲担忧了。”宫里的事情,是不会那么快传出去的,更何况眼下她们已经搬离侯府,消息会更加闭塞。

    当然谢卿也并不打算将她差点被人烧死的事情告诉林氏,既然已经没事了,那就更加不能让林氏担心了。

    林氏握着谢卿的手,眉头微皱,道:“自从你落水,母亲这颗心总是不安稳,你今日没出什么意外吧?皇后娘娘没有责备你吧?”

    对上林氏担忧的眼眸,谢卿浅浅一笑,道:“没事,母亲您就放心吧,而且还有好事。”

    “什么好事?”林氏连忙问道。

    谢卿朝小弯使了个眼神,小弯连忙从怀中拿出明黄色的圣旨来,谢卿接过,递给林氏,笑嘻嘻地说道:“母亲,您自己看看吧。”

    林氏眉头微皱,可别是什么惊吓就好。

    然而当林氏看到圣旨上的内容时,眼睛一缩,连忙抬眼看向谢卿:“这是真的?太后封你为嘉敏郡主,还将你正式赐婚给云世子?母亲没有看错吧?”

    林氏简直是难以置信,这绝对是惊喜,大大的惊喜。

    谢卿浅笑着点了点头,道:“是真的,母亲,您没有看错。”

    林氏忍不住鼻子一酸,然后眼框中瞬间蓄满了泪水,将圣旨紧紧的抱在怀中,含泪说道:“好好好。”

    连说了三个好字,足见她内心是有多么激动。

    “快,灵芝,快去将圣旨供起来。”林氏擦了擦眼泪,连忙吩咐道。

    “母亲,您别太激动了。”谢卿微笑着说道,扶着她坐下,又给她斟了一杯茶,“先喝口水润润嗓子,喝完再说。”

    谢卿料到林氏会很高兴,但是还真没有想到林氏会是这般高兴。

    林氏点了点头,一口将茶饮尽,放下茶杯,连忙说道:“卿儿,虽然我知道云世子是真心喜欢你,他也会对你好的,只是他到底是镇南王世子,而你离开侯府,就是个庶民了,身份上到底不相配,母亲心里总是担心万一有人反对,或者有人嫌弃你,看不起你,那你该怎么办啊?”

    “可别像我一眼。”林氏叹了口气,道,“我娘家只是个小官吏,而且又隔得远,早就断了来往,老夫人不待见我,侯府的人都被欺负我,还不都是因为这个缘故。可是我实在不愿你也和我一样,母亲不想让你受委屈。”

    谢卿握着林氏的手,唇角微扬:“母亲,有卿儿在,卿儿就是您的靠山,您以后就不会再被人欺负了。”

    “哎……”林氏抹了抹眼泪,笑道,“眼下母亲是不担心了,太后娘娘下旨赐的婚,又给了你郡主的尊贵身份,看谁还敢瞧不起你。”

    “是卿儿让母亲担心了。”谢卿眼眸中微微含着歉意,她倒是没有想过,她是不在乎有没有说她配不上云锦,反正她和云锦是两情相悦的,但是却忽略了林氏的想法。没想到林氏其实这般在意门当户对的问题。

    谢卿在心里说道:云锦,谢谢你……

    谢谢你,为我考虑周全……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