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212章 一口气堵在嗓子眼
    临安公主释然了,可是陈皇后心中却很担心:“媛儿,母后已经活了这么多年了,也没什么遗憾,你别总是为母后考虑,你也要多想想你自己。”

    女儿担心母亲,而母亲同样担心女儿。

    临安公主莞尔一笑,道:“母后,母后和儿臣都要好好的活着,只是以后母后不要再为儿臣做这样的牺牲了,不值得。母后,您永远都要记得,在儿臣心中,母后最重要,如果儿臣想要的东西,是用母后换取得来的,那儿臣也不会要。”

    “媛儿……”陈皇后还想说什么,却被临安公主打断。

    “母后您发誓,以后再也不会这么做了,否则就让儿臣死无葬身之地。”临安公主正色说道。

    陈皇后心下一惊:“母后怎么能以你的名义发毒誓呢?”

    临安公主正色道:“母后您快发誓,不然儿臣就自己发誓了。”

    她若是发毒誓,只会比这个更狠,陈皇后妥协了:“好吧,母后发誓。”

    见陈皇后依言做了,临安公主这才罢休,“母后,以后不要再做这样的傻事了,为谁做事都不要为父皇做事,他是皇帝,权势高于一切。”

    “母后听媛儿的。”陈皇后点了点头,夫妻二十多年,陈皇后对于永庆帝的秉性还是颇为了解的,为他做事,无异于是与虎谋皮。

    陈皇后最信任的人是临安公主,不得不承认,这个女儿比她更又见地,所以事事都听从临安公主。

    母女俩说了一会子话,不多时,就听见太监来报说是陛下请陈皇后去御书房。

    临安公主目光一冷,紧紧捏了捏陈皇后的手,“母后,您可一定要小心。”

    陈皇后轻轻拍了拍临安公主的手,微笑着说道:“放心,母后心里有数,母后去去就回。”

    “母后,儿臣等您回来用膳。”临安公主乖巧地点了点头。

    陈皇后出了坤宁宫,径直去了御书房,她一进御书房,御书房的门就关上了,就连日常贴身伺候永庆帝的高公公也出去了,在门口恭恭敬敬地候着。

    陈皇后眼眸微闪,定了定神,然后朝永庆帝屈膝行礼:“臣妾参加陛下。”

    永庆帝抬眸,冷声说道:“朕交代给皇后办的事情,皇后你做得如何了?”

    陈皇后眼眸低垂,这不是明知故问嘛。虽然永庆帝没有插手,但是这么的大动静儿,永庆帝会不知道?

    “请陛下恕罪!”陈皇后往地上一跪,答道,“臣妾无能,未能完成陛下交代的事情。”

    “混账!”永庆帝厉声斥道,“你是皇后,执掌大越凤印的皇后,大权在握,你居然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你还当的起皇后之名吗!”

    陈皇后脸色一沉,永庆帝这是拿后位相逼么。

    当下朝永庆帝叩头,哭着说道:“臣妾无能,做不成此事,求陛下恕罪。”

    她什么也不说,只说是自己无能。

    永庆帝脸色阴沉地厉害,当下拿起折子就扔过去,折子正好打在陈皇后的肩头,陈皇后忍不住咬紧了牙关,又是一记叩首:“臣妾有罪,求陛下降罪。”

    她都说恕罪了,而是直接请求降罪。

    “皇后!你是大越的皇后,你有多大的能耐,难道朕不清楚吗?”永庆帝沉声说道,“你分明就是没有尽全力!”

    陈皇后低垂着脑袋,在永庆帝看不见的地方,唇角扬起一抹苦笑,永庆帝果然是还想着继续让她设局杀了谢卿。什么没尽力,分明就是等着她接过话去,说让他再给她一次机会。可是她才不会继续傻下去了呢……

    “臣妾无能,陛下的交代,臣妾怕是做不到了。”

    永庆帝当即怒吼:“陈氏!你敢欺君不成!”

    言下之意,你陈皇后有多大的能耐,我这个皇帝一清二楚,你如果一直宣称自己无能,做不成此事,那么你就是欺君,欺君可是要杀头的大罪。

    陈皇后只觉心下一惊,但是她想到临安公主的话,她瞬间又定住了心神,一边流眼泪,一边说道:“臣妾不敢,求陛下明察,臣妾真的是没有办法了。臣妾愚笨,求陛下赐罪。”

    又抬眼看了看永庆帝,咬了咬牙,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能说出口一般,咬牙道:“若是陛下觉得臣妾愚笨,不配做大越皇后,陛下若是要废了臣妾,臣妾也绝无怨言。”

    说完,眼一闭,心一横,好像是慷慨赴死一般。

    实际上没人知道,陈皇后此刻心头狂跳不止,她闭上眼是因为她不敢看永庆帝,她怕看到暴怒的永庆帝,所以宁愿选择闭上眼睛。

    只要闭上眼睛,世界就会陷入一片黑暗之中,这样所有的事物都看不见,好的坏的都看不见,那么也就不会面临恐惧,反正自己没看见。

    永庆帝看着脸上写的“视死如归”的陈皇后,只觉心口血气翻涌地厉害,一口气堵在嗓子眼出不来。

    “废物!”永庆帝厉声吼道,一把将桌上的折子通通扫落在地。

    陈皇后只听得耳边哗啦声响起,永庆帝发怒了,她忍不住睁开双眼,入目的是永庆帝暴怒的都变形的脸,陈皇后只觉心头大骇。

    坚持住,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坚持住,陈皇后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永庆帝看着陈皇后这样子,越发觉得生气,厉声持道:“陈氏,你当朕真的不会废了你吗?”

    陈皇后低着头跪在地上,就这样静静地跪在地上,也不敢言语。

    永庆帝看不到陈皇后脸上的表情,快步走到陈皇后跟前,蹲下身,一把捏着陈皇后的下巴,逼迫她将头抬起来。

    “看着朕!”永庆帝厉声说道。

    陈皇后只觉下巴都快被永庆帝捏断了,痛地她牙关打颤,疼痛让眼泪不自觉地流下来。

    “皇后,你要知道,谢卿不死,那媛儿就永远都不可能嫁给云锦。”永庆帝放缓了语气,但是陈皇后分明感受到永庆帝是在极力地抑制住内心的愤怒。

    “陛下,求陛下怜惜媛儿吧。”陈皇后忍住疼痛,艰难地说道,“臣妾宁愿媛儿不嫁给她喜欢的人,也不要她死于非命。陛下,臣妾只求您给媛儿一条活路吧,臣妾即便是死了也愿意。”

    永庆帝眉头紧皱,陈皇后流着眼泪,但是语气却是十分坚决。

    永庆帝渐渐放开了陈皇后,放缓了声音,道:“皇后,媛儿也是朕的女儿,朕会护着她。”

    陈皇后嘴唇抿的紧紧的,她头一次听到永庆帝说他会护着临安公主。

    信吗?陈皇后下意识地想要相信,虎毒还不食子。

    但是陈皇后脑中闪过临安公主的话:无论父皇说什么,母后您都不要相信。

    陈皇后咬了咬牙,朝永庆帝叩头,眼里含着泪,正色说道:“陛下,媛儿差点被火烧死,臣妾是真的怕了,臣妾不求其他,只求媛儿能活的好好的,陛下,臣妾求您了。”

    言辞恳切,语调中又带着哭腔,仿佛是发自肺腑之言。

    永庆帝气的脸都歪了:“皇后,你可是大越的皇后,你……”

    然后当永庆帝看到陈皇后伏地不起的样子,最终化为了一声冷哼。

    不中用!

    陈皇后没有听到永庆帝的谩骂,顿时心里松了一口气。

    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来,看向永庆帝,但是却不敢说话。

    永庆帝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脸色阴沉地能滴出墨来:“陈氏,你当真是令朕失望!”

    “臣妾知错。”陈皇后低眉顺眼地答道。

    永庆帝只觉牙疼,这个样子的陈皇后让他又气又恼,可是叫陈皇后杀了谢卿这事儿原本就是背地里的阴私,不能放在台面上,他又不好真的拿这事儿来指责,只能一口气堵在嗓子眼里,气死他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