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219章 提携自家姐妹?
    迎风楼雅间

    谢卿临窗而坐,手指轻轻在桌面点了点。她在等人,但是到了约定的时间,她等的人还没到。

    灵芝性急,皱着眉头说道:“小姐,梅姨娘该不会不来了吧?”

    没错,谢卿等的人是梅姨娘。谢老夫人气消了,就顺道命人将梅姨娘和谢慧也接了回来。

    谢卿收回了手指,轻笑道:“别着急,再等等,她姨娘要出来,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府上的姨娘小妾等如果要出门,必须征得正室的同意,因而梅姨娘出来一趟并不容易。

    灵芝挠了挠头,笑道:“奴婢就是担心梅姨娘出不来,让小姐白等一趟。”

    “无事,左右最近也没什么事情,出来走走也好。”谢卿倒是不介意。

    灵芝笑嘻嘻地说道:“这还得多亏了世子爷呢,别人家的姑娘要出嫁了,都忙着绣嫁衣,而小姐的嫁衣世子早就准备好了。”

    谢卿唇角轻扬,伸手轻轻点了点灵芝的眉心:“好你个灵芝,居然敢调戏起我来了。”

    “哎,小姐,您可别这么说,奴婢这是实话实说呢,可不能说是调戏您,这要是被世子听见了,那奴婢可就要惨了。”灵芝连连摆手。

    云锦最近忙着准备两人的婚事,可是却没少以婚事筹备为借口往谢卿身边凑。谢卿的身边的丫鬟才真正见识到了云锦的“真实面目”。

    看着是温润如玉,甚至性子有些清冷的白衣仙人,在谢卿面前确实个幼稚鬼,总是霸着谢卿,只要他在,谢卿多看别人一眼都不行。就好像小孩子珍爱自己的私有物,可不能让外人碰。

    “灵芝,你倒是会调侃你家小姐了。”谢卿嗔道。

    自从她和云锦的婚事定下之后,灵芝和小弯两个丫头倒很是高兴,时不时还与谢卿逗乐子。

    灵芝笑嘻嘻地说道:“奴婢才不敢咧。”

    正说着,外面传来敲门声,灵芝瞬间收起方才的嬉皮笑脸,走过去开了门,外面立着的人正是梅姨娘。

    灵芝朝她点了点头,梅姨娘这才进来,灵芝关上门,就立在门口守着。

    “梅姨娘。”谢卿朝梅姨娘点了点头,“坐下说吧。”

    梅姨娘依言坐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连忙说道:“请五小姐见谅,我是求了老夫人好久,她才答应让我出门的。”

    谢卿莞尔一笑,点头说道:“我知道,梅姨娘你今日能出了侯府的大门,就已经不错了。”

    依着李氏的性子,那算计肯定不会让梅姨娘出门的,小妾出门必须要有合适的理由,但是李氏显然才不会管你用了什么样的理由呢,就是不许你出门你能奈我何!

    梅姨娘知道去求谢老夫人,脑子都是灵光了不少。

    谢卿抬眼看向梅姨娘,道:“梅姨娘,你出来一趟不容易,就长话短说吧,你都知道些什么?”

    “五小姐,我听从五小姐的吩咐,悄悄留意大小姐的一举一动,确实发现了一些不寻常的东西。”梅姨娘咧嘴笑道。

    “说来听听。”谢卿正色说道。

    梅姨娘的目光落在谢卿如花似玉的脸上,道:“妾身往日里与五小姐交集甚少,如今仔细观察,方才发现原来五小姐果然是个容色倾城的美貌女子。”

    有一种美貌不是肌肤有多白皙柔嫩,也不是脸蛋有多俏丽,而是一种由内而外的气息,由里美到外,而谢卿就属于这样的人。

    单看她坐在那儿,温婉而不失沉静,一双明眸透露出灵慧之气。这样的女子不是凡人,倒像是落入凡尘的精灵,慧眼勘破世事,娇颜倾一国之城……

    “梅姨娘,你想说什么?”谢卿眼眸微抬,她可不觉得梅姨娘是单纯的赞美她的容貌。

    “妾身是想恭喜五小姐被封为郡主,还被赐婚给镇南王世子。”梅姨娘说时,起身朝谢卿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

    谢卿唇角轻扬:“梅姨娘的恭喜,谢卿收下了。梅姨娘还是先来说正事吧。”

    梅姨娘讪讪笑道:“五小姐,妾身听了你的话,主动去了家庙,陪伴慧儿,这是妾身要感激五小姐的,只是妾身和慧儿的回来,是老夫人自己气消了,才将我们接回来,好像不是五小姐您的功劳吧?”

    “没错,确实是老夫人消了气,顺道将你们也接回来了。”谢卿眉梢微挑,“不过梅姨娘说这个,是想暗示谢卿什么吗?”

    梅姨娘笑着说道:“五小姐既然你自己也知道,你并没有帮助过妾身什么,那妾身若是将冒着生命危险才得到的消息就这么告诉你了,怕是有些不合适吧。”

    言下之意,要得到消息可以,但是总要拿点好处才行啊。

    谢卿眼皮儿都没抬一下,就这么静静地坐着,一言不发。

    场面顿时冷住了,梅姨娘眼眸中闪过一丝尴尬,谢卿怎么不往下接话啊,她这个沉默是什么意思啊?

    梅姨娘摸不准谢卿的意思,眼巴巴地等着谢卿开口,然而谢卿一句话也没有说。

    这谢卿难道是恼怒了?还是说她似乎根本就不在意那些消息?

    梅姨娘心里有些打鼓,若是谢卿不在乎这些消息,那她今日岂不是白来了,还将谢卿给得罪了。

    “五……五小姐?”梅姨娘觉得舌头都有些打结了。

    谢卿眉梢微挑,目光淡淡地看着她:“说。”

    梅姨娘咬了咬牙,谢卿越是镇定,她心里越是慌张,她恍惚想起,谢卿鲜少像府上其他一样,将内心的情绪写在脸上,总是这样的镇定自若的样子,即便是闹出怎么大的事情,她都丝毫没有慌张急躁。

    这样的人,可怕……

    梅姨娘硬着头皮说道:“五小姐,你已经脱离写谢家,自立门户,又是嘉敏郡主,日后又可以嫁入镇南王府做世子妃,日后你就是镇南王府的女主人了,你过得好,何不提携一下自家姐妹?”

    谢卿挑眉看着梅姨娘,唇角轻勾,浅笑道:“提携?梅姨娘想要怎么提携?”

    梅姨娘眼前一亮,难道有戏?

    连忙笑眯眯地说道:“日后五小姐成了世子妃,那就是镇南王府的当家主母了,少不得有人来巴结你,你若是能让慧儿嫁一个如意郎君,这就再好不过了。”

    “梅姨娘,我一个隔房的堂妹如何能做的了四姐姐的主?”谢卿淡笑着说道,“梅姨娘,你从我这里打主意,倒不如……”

    谢卿话还没说完,就被梅姨娘打断:“五小姐,你做了镇南王世子妃,位高权重,这点事情对你来说不过就是小事而已,这点小忙你既然不肯帮,那我也不会说出你想要的东西!”

    梅姨娘的语气有些尖利,谢卿目光微凝,素日里梅姨娘的胆子并不大,倒是不至于说话如此尖利,再看她额头上俨然已经起了一层薄汗,看来是有人教过她的。

    而这个人么,除了谢慧,谢卿想不到其他人了。

    “梅姨娘,四姐姐是不是和你说,谢卿既然想要得到消息,那她就肯定会妥协,你要硬气一点,这样才能将谢卿唬住,最后她不得不答应你的条件?”谢卿淡淡地说道。

    谢慧是个什么样的人,从那次奇珍阁买首饰的事情上,谢卿可是看得清清楚楚,无利不起早,爱贪图小便宜,只要给她个缝,她就能钻。

    梅姨娘脸色微僵:“你……你怎么会知道的。”

    相比于谢慧,梅姨娘并不是个会掩饰自己情绪的人,而且她也不擅长说谎。

    谢卿唇角勾起一抹讽刺:“梅姨娘,你是不是忘记了上一次你的好女儿想让我当冤大头,结果自己没讨到一点好,你难道想重蹈覆辙吗?”

    看来谢慧在家庙的这些日子还是没有长脑子,怪不得谢茹能成为谢家的最看重的人,至少在家庙待了段日子,谢茹倒是学会了某些东西,然而谢慧还在原地踏步。

    至于梅姨娘么?谢卿眉梢微挑,不知道她有没有一点点长进?

    梅姨娘脸色有些泛白,死死地咬住唇角,倏地扬声说道:“五小姐,慧儿又没有什么大错,不就是点银子的事情吗?你害的她名声扫地,被人讥笑,你心里就没有一点点的愧疚吗?”

    “呵呵……”谢卿只觉好笑,“梅姨娘,你怎么不说,我和四姐姐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况且她明知道我当初在侯府也不宽裕,她却要让我当冤大头,你怎么不问问她心里愧疚不愧疚?”

    谢慧算计她,远不是银子的事情。侯府中人都不知道她的底细,但是二房在侯府是个什么地位,谢慧虽然是庶女,但是日子过的可比谢卿母女好多了。

    就是这种情况下,谢慧还想从谢卿身上捞银子,只说明了一点,谢慧根本就是个自私自利,完全没有为别人考虑过半分,只能说明她人品低劣。

    “这……这都是过去的事情,慧儿也受罚了,你还记挂着这些做什么,你可真够小气的。”梅姨娘嘟嘟嚷嚷地说道。

    谢卿忍不住噗嗤一笑:“梅姨娘,你也真够好笑的,是你先指责我,我不过是据理力争,明明是你没理,可是你反口就说我小气。”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