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谢卿眉梢微挑:“兵符在谢容桑手里?怎么哪儿都有她?”

    谢容桑的存在还是他们偶然发现的,如果不是上一次谢容桑主动撞上来,她都不知道原来谢容桑还活着。

    可是就是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好像和谁都有那么一丁点关系。好像每件事里,都有谢容桑的影子。

    云锦点了点头,淡淡地说道:“谢容桑早就应该死了,可是她却活到现在,她必然是有些手段的,兵符被她偷走也就不奇怪了。”

    “我和你一起去,取回兵符。”谢卿正色说道,“正好,迎君阁是我的地方,行事也方便。”

    云锦点了点头,“好,到时候见机行事。”

    谢卿点头应下:“嗯。我就说为什么满京城都找不到云芷絮的踪影,我还以为她去了灵州找赵天麟了呢?原来是被叶成轩藏起来了,这也就不奇怪为什么我找不到了。”

    “卿卿,既然已经找到了云芷絮,那你要不要将她抓回来?”云锦问道。

    虽然他已经有了决定,但是他还是要尊重谢卿的意愿。

    谢卿浅浅一笑,道:“你不是已经有了打算了么?你若是想将她抓回来,就不用等到现在了。就照你的意思吧,小小一个云芷絮,要动她不难,留着她还有用,不着急。”

    君子报仇,尚且十年不晚,何况她要的是为父亲李穆洗刷冤屈,那些对李穆下手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卿卿,你放心,李相一定能平反的。”云锦紧紧的握着谢卿的手。

    谢卿嫣然一笑,“我知道。”

    ……

    迎君阁

    叶成轩步履沉着,缓步走入雅间,只见一人端坐在那里,通身黑衣,头上罩着黑色的斗篷,从身形上看是个女子,但是黑纱遮面并看不清容貌。

    叶成轩在她对面坐下:“阁下就是慧如师太?”

    黑衣女子端起茶杯,冷哼一声:“这世上从来都没有慧如师太,我姓谢,你且称呼我一声谢夫人。”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谢容桑,然而叶成轩并不认识。

    “谢夫人?”叶成轩狐疑地看向谢容桑。

    他始终觉得找到这个女人似乎哪里不对劲,这个女人似乎是凭空冒出来的一般。

    面纱下,谢容桑的唇角微扬,“你是不是想为什么有人告诉你兵符是慧如师太拿走的,但是我却说从来没有慧如师太这个人呢?”

    叶成轩淡淡地说道:“谢夫人做的是隐秘之事,胡诌一个人出来,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也未尝不可。”

    他是要从眼前这个人手中夺走兵符的,即便是对话上也不能显示出任何弱势。他可不认为他们可以心平气和的说话。

    “叶统领,你对不用对本夫人抱这么大的敌意,本夫人不是你的敌人,而且我们或许还能联手。”谢容桑看出叶成轩的心思,扬唇笑道。

    “哦?”叶成轩眼眸微凝,“谢夫人此言何意?难道说谢夫人愿将兵符双手奉上?”

    他一向是个目的性极强的人,他此番就是要拿到兵符。

    换句话说,不管谢容桑是不是要和他合作,首先将兵符拿出来,他的目的达到了再谈其他的。

    面纱下,谢容桑脸上的笑容一滞。

    “叶统领,你已经官居御林军统领,这兵符你要了有何用,除非……”谢容桑顿了顿,继续说道,“你想做乱臣贼子。”

    一个朝臣,却想将兵符据为己有,这不是乱臣贼子是什么?

    叶成轩冷笑一声,道:“你焉知本统领是不是要将兵符上缴?倒是谢夫人你,私盗兵符,究竟谁是乱臣贼子?”

    言下之意,即便是被人知道了,他大可以将兵符上缴,献给永庆帝,那他就是功臣,他又退路,但是谢容桑确实当初盗走兵符的人,乱臣贼子这个称号她最当得。

    若是一般人听到乱臣贼子这四个字恐怕早就吓个半死了,然而眼前的人是谢容桑。

    “叶统领用不着拿话来唬本夫人,本夫人什么风浪没见过。”谢容桑冷声说道,语气平静,丝毫没有任何惧意。

    “谢夫人,本统领今日就是冲着兵符来的,你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叶成轩说时,已经按住了放在桌子上的剑。

    如果她不给,那他就夺。

    谢容桑眼眸一冷,浑身顿时散发出浓浓的戾气,即便是隔着面纱,叶成轩看不清她的神色,但是仍旧感觉的到。

    “小子无礼!”谢容桑的语气瞬间冷冽起来,手中的茶杯直接朝叶成轩泼去。叶成轩一个侧身避开,拔开剑就朝谢容桑刺去。然后他的剑还没有到谢容桑面前,冰凉的触感就已经抵在他的脖子上了。

    谢容桑冷哼道:“小子,你以为本夫人会孤身一人来见你吗?这地方是本夫人挑的,本夫人早就做好了准备。”

    叶成轩抬眸看向谢容桑:“这地方既然是谢夫人挑的,那夫人也该知道这里是迎君阁,是京城最大的酒楼,只要有动静儿,不知道会惊动多少人,你可是偷盗兵符之人,若是被人抓住,这可是杀头的罪名啊。”

    谢容桑轻蔑地笑道:“本夫人既然敢来见你,肯定是留了后手的,叶统领,我劝你还是不要打这些主意的好。”

    “我知道,你既然来了,那肯定也是做足了准备的,但是本夫人劝你不要在本夫人动手,不然本夫人保证你绝对会后悔的。”

    谢容桑说时,朝属下使了个眼色,属下这才将剑从叶成轩脖子上离开。

    叶成轩眼眸微闪,心中猜测谢夫人到底是何人,但是有一点可以确认,既然谢夫人能从镇南王手中盗走兵符,她必然不是普通人。

    “是在下言辞不当,还请夫人见谅。”叶成轩终究是选择了妥协。

    谢容桑勾唇一笑:“叶统领,兵符是我千辛万苦得来的,你一句话就想要将它夺走,这未免有些不合规矩。”

    叶成轩早料到没有那么容易得到兵符,正色说道:“夫人想要如何?”

    “爽快。”谢容桑怕了拍手,笑道,“本夫人就喜欢爽快的人。你可知本夫人是谁?”

    叶成轩摇了摇头:“不知。”

    “我姓谢,是忠勇侯府谢氏一族的人。”

    谢氏一族……

    叶成轩方听得她自称姓谢,倒是有想过她是不是谢家的人,可是很快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在大越王朝姓谢的人多了去了,可不是都是忠勇侯府谢氏一族的人。

    “我虽是谢家的人,但是谢家却与我有不共戴天之仇。”谢容桑的语气陡然变得凌冽起来,手指紧紧的握着茶杯,手背上青筋暴起。

    叶成轩将这些都看在眼里,心中揣测谢夫人的话有几分可信度,虽然她的言行举止都没有任何差错,但是也未必没有可能是装出来的。

    然而谢容桑似乎并不管他信与不信,抬眸说道:“叶统领,你想要兵符,我可以给你,但是我有个条件,只要你做到了,我就将兵符双手奉上。”

    “什么条件?”叶成轩问道。

    “灭了谢家,忠勇侯府,谢梓倩,赵天毅,通通都得死。”谢容桑咬牙切齿地说道。

    叶成轩目光中带着一丝考究,谢梓倩是谢淑妃的闺名,鲜少有人会直呼其闺名。

    “恕我直言,这可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叶成轩淡淡地说道。

    若是谢家一脉真的那么容易就灭掉了,那赵王早就坐上储君之位了。

    谢容桑正色说道:“谢家也是你的敌人,赵王要上位,谢家必须要灭族,这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若是灭了谢家,那赵王肯定就上位了,那这兵符就本来该是属于赵家的,也不用夫人你交出来了。”叶成轩讽刺地说道,“夫人就莫要诓我了。”

    这个条件,叶成轩不能答应。

    谢容桑也不恼,反而是轻笑道:“原来叶统领想要兵符,是想帮赵王上位啊。你想将兵符据为己有,有朝一日好起兵,扶持赵王坐上皇位。”

    “胡言乱语!谢夫人,这只是你的猜测。”叶成轩冷声说道。

    起兵谋反,这可是大罪,若是一旦被人知道了,那叶成轩的日子也就到头了。

    “叶统领,你不必恼怒。你说是猜测那就是猜测吧。”谢容桑轻描淡写地说道,“这样吧,要你灭掉谢家,你既然不肯答应,那就换一种方式,我们合作。”

    叶成轩眼睛微眯,“谢夫人的态度转变如此之快,让叶某不得不生疑啊,谢夫人能从镇南王手中夺走兵符,那自然脑子也好使,既然如此,你又如何不知道叶某不可能答应你的条件呢?”

    叶成轩知道谢夫人不傻,她肯定知道他必然不会答应的,方才的话只是个引子,后面要说的才是她真正的目的。

    “拐了这么多弯,谢夫人你到底想怎么样?也不必绕弯子了,直说吧。”叶成轩正色说道。

    双方都在试探,但是谢容桑是暗处的人,叶成轩根本什么都没有试探出来,既然如此,试探就没有意义的。

    谢容桑眉梢微挑,轻笑道:“看来叶统领还真是个爽快人,罢了,早知道本夫人就不绕弯子了。兵符,我不可能给你,这是本夫人立命的根本,不过我们有共同的仇人,何不合作?”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