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重生名门世子妃 > 第238章 谢卿探究真相
    云锦轻抚她的秀发,笑道:“你的性情一如往昔,只是你从小失恃,对于母亲,你的心底始终都有一份眷恋。”

    孟氏早亡,她做李云卿时就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而今她是谢卿,对于林氏这个母亲格外爱惜。可是偏偏冒出来个谢容桑,这个满眼算计的女人居然说才是谢卿的生母。谢卿自然觉得难以接受。

    谢卿抬眸看向云锦,莞尔一笑,道:“还好我的身边有你,不然我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想通。”

    即便她自诩聪慧,但是自个儿将自个儿绕进去了,也很难想明白。

    “以后都有我陪着你。”云锦柔声说道。

    从此后,你别怕,有我……

    谢卿回到家中时,林氏连忙笑着朝谢卿招手:“卿儿,你回来了。”

    “是,母亲,卿儿回来了。”谢卿朝林氏柔柔一笑,挨着林氏坐下。

    林氏拿起桌子上的帖子递给谢卿,道:“卿儿,方才宫中送来帖子,说是让你参加中秋国宴。”

    又是中秋国宴,林氏的脸色有几分不自在。

    谢卿接过帖子,“是什么人送来的帖子?”

    眼下她是未来的镇南王世子妃,身上又担着嘉敏郡主的称号,参加宫宴倒是在她的意料之中。

    林氏答道:“是太后身边的公公。”

    谢卿点了点头,温声笑道:“太后是想让我在宴会上露个脸,毕竟不久之后我就要嫁如镇南王府了。”

    镇南王府没有正经的女主子,一旦谢卿嫁入镇南王府,那肯定是要执掌府中中馈,此后少不得要打理王府与各家的来往。眼下提前露个脸,日后也便与走动。

    “太后倒是好意。”林氏点头说道,“她这是有意提携卿儿呢。”

    林氏倒不是不懂规矩的人,多少人得太后提携还得不到呢,只是对于中秋国宴,林氏心头始终有些阴影。

    “卿儿,你去参加中秋国宴,可千万要小心!”林氏眉头轻皱。

    谢卿知道林氏在担心什么,浅浅一笑,道:“母亲,您放心吧,卿儿会小心的,况且卿儿是未来的镇南王世子妃,又是太后要提携的人,不会有人欺负了卿儿去的。”

    如果有人不长眼色,她有的是办法让对方自讨苦吃。

    林氏握着谢卿的手,笑道:“母亲知道我的卿儿是个聪明伶俐的女子,只是暗箭难防,皇宫那种地方要格外小心。”

    “母亲,您是不是又想到父亲了?”谢卿看着林氏眉眼间的那抹阴郁,问道。

    林氏轻叹一口气,道:“你父亲去的早,我们母女也不至于受了这么多年的苦,每每想到这个,母亲就始终难以释怀。”

    谢卿眼眸微深,据林氏所说,谢二爷是在中秋国宴的第二天就突发疾病去世的,按照时间来算,那个时候谢容桑也在皇宫。

    难道说,谢二爷的死和谢容桑有什么关系?

    “卿儿……”林氏见谢卿好像是陷入思索中,连忙唤道。

    林氏生怕谢卿多想了,兀自笑了笑,道:“这无凭无据的,也是母亲胡思乱想了,卿儿你可也别这样想,你父亲都去了这么多年了,尸骨都化成灰了,再惦记又有什么用。”

    林氏不傻,倘若谢二爷的死真的和那场宫宴有关系,真的追查,指不定会查出些什么来。逝者已逝,还是活着的人更为重要。若是谢卿真的去追查,很有可能招来杀身之祸。

    谢卿轻轻拍了拍林氏的手背,柔声说道:“母亲,卿儿明白,那母亲您也不要胡思乱想了,忧思过重对身体不好,母亲您的身体要好好调养才是。”

    这些年的艰苦生活,林氏的身子十分不好,必须要好好养着,不然只怕与寿数有碍。

    林氏点了点头,笑道:“好,母亲以后就不想别的了,一心只想着我的卿儿穿上嫁衣,嫁给锦儿,再过几年,母亲就能抱上外孙。”

    从此安定的生活,岁月静好,这样也好。

    谢卿脸色微红,娇嗔道:“母亲,卿儿还没出嫁呢?您就想着抱孙子了。”

    林氏抿嘴笑道:“好好好,是母亲说错了话,让我的卿儿都害羞了。”

    抱孙子什么的,现在说好像确实有点早了。

    “母亲,您是嫁给父亲之后没多久就怀了卿儿了吗?”谢卿问道。

    林氏点了点头,道:“是啊,母亲是过门喜,还记得当时我嫁给你父亲后,老夫人总是不喜欢我,日日给我立规矩,好在是当时大夫诊出我怀孕了,老夫人这才作罢。”

    “那母亲您生我的时候,老夫人可有在外面守着?”谢卿问道。

    “在的。这是你父亲的第一孩子,她自然是在外面守着的。”林氏说时又叹了一口气,道,“谁知道当知道我生的是个女儿,老夫当即就不高兴了,只是匆匆看了一眼就走了。”

    谢老夫人希望是个男孩儿,然而林氏生的却是个女儿。

    “母亲您亲眼见到老夫人这样做的?”谢卿问道。

    林氏摇了摇头,道:“那倒是没有,母亲当时生下你之后,累得眼睛都睁不开,直接晕了过去,后来是伺候我的喜嬷嬷告诉我的。”

    “喜嬷嬷?”谢卿想了想,“母亲您所说的喜嬷嬷,可是彩霞的娘?”

    林氏点头说道:“是的,喜嬷嬷是我从小服侍我的人,后来跟着我一起嫁入谢家,当时我怀孕生产都是她在照料,可惜她后来没过多久她就因病去世了,只留下彩霞这么一个女儿。”

    谢卿眼眸微深,生产后林氏昏了过去,但是喜嬷嬷可没昏,若是有人调换了孩子,喜嬷嬷不可能没有发现。

    “卿儿,你在想什么?怎么今日的你总是魂不守舍的?”林氏见谢卿又陷入了沉思,忍不住问道。

    谢卿回过神来,笑道:“没什么,只是在想,若是我是个男儿,母亲您应该会过得好一点吧。”

    她若是个男孩儿,谢老夫人也不会失望,对林氏的态度肯定也会有所转变。

    林氏摇了摇头,瘪嘴说道:“说什么傻话。卿儿,母亲能有你,就心满意足了。虽然你不是个儿子,但是你已经让母亲过得很好了,眼下咱们离开了侯府,过着清净的小日子,衣食无忧,这已经很幸福了。”

    “其实我这一辈子也过的不差了。”林氏的目光透过窗棂,看向那天边的晚霞,唇角轻扬,道,“我娘家早就衰落,虽然很早的时候就和二爷订了亲,但是谢家是二品侯府,看不上我的出身,退婚也是正常的,但是你父亲还是依照诺言娶了我,婚后也待我极好,甚至我怀孕的时候,他都不肯纳妾。”

    谢卿看着林氏唇角的笑容,林氏回忆起谢二爷的时候唇角的笑容是甜蜜的,即便短暂,想来与林氏来说也值得用一生去缅怀了。

    “卿儿从未听说父亲有过妾室,父亲该是爱极了母亲吧?”

    林氏笑道:“你父亲说了,有了小妾反而是后宅不宁,有一个妻子就够了。”

    谢卿点了点头,笑道:“父亲真是个明事理的好男人。”

    “是啊,我从前在娘家的时候,还有几个庶出的兄弟姐妹,倒是没有想到,夫君居然不纳妾。”

    谢卿莞尔一笑,问道:“不知母亲可曾听说谢容桑这个名字?”

    林氏神色微楞,“谢容桑?”

    脑子里仔细地想了想,摇了摇头,道:“没有啊……谢容桑,是个女子?是谢家的人?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谢卿答道:“我听说父亲不止谢淑妃一个妹妹,还有一个远房堂妹,叫谢容桑,也是养在谢家的,还以为母亲会听说过呢。”

    林氏又仔细地想了想,仍旧摇头说道:“没有,从未听说过。”

    眉头微皱:“这就奇怪了,既然是谢家的小姐,我不至于没有听说过啊?”

    谢卿连忙解释道:“可能是因为这位小姐是寄养在谢家的,母亲嫁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出嫁了,就和谢家没有什么关系了,母亲不知道也是正常。”

    “是这样吗?”林氏眉间微蹙,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谢卿唇角微抿,早知道她就不该问的,可别让林氏胡思乱想了,连忙说道;“母亲,您可别想这个了,卿儿可听说这个人是个禁忌。”

    林氏大惊:“什么禁忌啊?可别是和你我有关系吧?”

    什么谢容桑,赵容桑,最要紧的是,可别给她们母女招来什么麻烦。

    谢卿看了看四周,压低了声音说道:“母亲,卿儿听说,这个谢容桑好像和前朝有什么关系,所以谢家对此讳莫如深。”

    “前朝!”林氏惊呼,又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现在是赵家的大越王朝,提起前朝,能不犯忌讳嘛。

    林氏压低了声音说道:“那以后可不能提起此人了,不然会招来杀身之祸的。”

    谢卿点了点头,道:“是啊,母亲,卿儿也是这么想的,只是卿儿偶然间听人提起,卿儿长得和这个谢容桑有几分相似,所以才多嘴问了母亲几句,母亲您可记住了,若是有人提起,您就当不知道,也别听人胡说,不搭理就是,更不要多想。”

    林氏点了点头:“好,母亲记住了。不过卿儿你也别多想,世间容貌相似之人多了去了,而且那人原本就是谢家的人,这血脉亲缘,有几分相似最正常不过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