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母亲说的是。”谢卿柔柔一笑。

    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她先不着痕迹地给林氏提个醒儿,他日谢容桑若是找上门来,林氏也就不会惊慌失措。

    最重要的是,她已经说了她和谢容桑的容貌相似,而林氏却反过来劝慰她,那么容颜相似就不能作为依据了。

    “母亲,卿儿有些累了,想回房休息了。”

    林氏点了点头,柔声说道:“那就快去休息,你先休息一会儿,母亲去命人准备晚膳。”

    谢卿莞尔一笑,福了福身,方才离去,路过小弯时,悄悄给她使了个眼色。小弯点了点头会意。

    房间中

    小弯敲门进来,灵芝给她开了门,然后利落地关上门。

    “小姐,小弯来了。”灵芝低声提醒道。

    谢卿正在执笔作画,没有抬头,只说道:“你们先坐下,等我把画画完。”

    “是,小姐。”灵芝和小弯依言坐下。

    自从谢卿将小弯调到林氏身边伺候之后,谢卿出门总是带着灵芝,所以她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小弯抬眸看向灵芝,用眼神询问。

    灵芝努了努嘴,示意还是让小姐来说。

    小弯眉头微皱,到底是什么事情,弄的神神秘秘的?

    不多时,谢卿终于放下了手中的笔,拿起画来,看了看。

    “你们过来吧。”谢卿说道。

    小弯和灵芝连忙起身走了过去,小弯瞥见谢卿手中的画,心下一惊,这画上的人长得好像小姐。

    谢卿看向小弯,道:“和我很像对不对?”她的语气很平静,她已经过了极度担忧的时候了,眼下内心已经一片清明。

    “小姐,这人是谁?”小弯问道。

    “一个自称是我的生母的女人。”谢卿淡淡地说道,“谢容桑。”

    小弯心下一惊:“谢容桑她说她是您的……这不会是真的吧?”

    “当然是假的。”灵芝连忙接过话去,“你见过有哪个母亲会对自己的孩子起杀心的?”

    灵芝可没有忘记,当初谢卿被谢容桑抓去,若不是谢卿机警,只怕早就死在谢容桑手上了。要说谢容桑是谢卿的母亲,怎么想都觉得不可能。

    “不管她是不是,小弯你记住不要让她接触到母亲。”谢卿正色说道,“更不要让她在母亲面前胡说八道。”

    为了以防万一,她不会给谢容桑接近林氏的机会,不管这具身体的母亲是谁,她只知道,林氏是她要爱护的人。

    “小弯明白。”小弯直接往地上一跪,正色说道,“请小姐放心,奴婢一定会保护好夫人。”

    谢卿点了点头,亲自将小弯扶起来,微笑着说道:“小弯,我相信你。”

    “小姐,那您真的是她的女儿吗?”小弯问道。

    灵芝朝小弯笑道:“小弯,别人不知道,难道你还不知道吗?咱们小姐到底是谁。”

    小弯这才恍然大悟,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笑道:“是奴婢糊涂了。”

    她们伺候小姐是因为她骨子里是李云卿,她们都是李家的人。

    “不过,小姐,奴婢觉得这个谢容桑肯定会找上小姐的,倒时小姐您该怎么办?”灵芝问道。

    她从回来的路上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谢卿骨子里是李云卿的事情不能被人知道,否则谢卿肯定会被人当做妖物的,所以在众人眼中,谢卿只能是谢卿。一旦谢容桑找上门来,或者将此事揭破,倒时谢卿又该如何自处,若真为亲生母女,一个孝字就能将人压死。

    谢卿闭上了眼睛,沉默不语。

    灵芝还想说什么,却被小弯悄悄捅了一肘子,示意她,没看见小姐也在忧心此事么?

    灵芝吐了吐舌头,方觉她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小姐,奴婢以为谢容桑绝不可能是您和血亲,先不说她曾经想要杀您,单就她心思不纯,一看就知道她满肚子的算计,她肯定是故意算计您的。”灵芝机敏,连忙说道。

    谢卿睁开眼睛,微微一笑,道:“灵芝你这张嘴可是真能说。”

    灵芝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奴婢就是想您不再烦恼。”

    “不烦恼是不可能的。”谢卿轻笑道,“明知道有人想算计我,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给我下套,我能不忧心吗?”

    谢容桑和叶成轩是肯定会算计她的,她必须要时时刻刻做好防备,谨防中招。

    “小姐……”灵芝和小弯齐齐唤道。

    谢卿摆了摆手,莞尔笑道:“你们也不用担心,我又岂会让人算计?只是我目前掌握的东西太少了,我眼下有些被动,只能防,难以攻。灵芝,你通知下面的人尽量接触谢茹,我想要知道谢容桑的更多消息。”

    灵芝问道:“小姐,您是打算费了梅姨娘这颗棋?”

    “不,梅姨娘还有别的用处,监视谢茹只是其中一样,但是她胆子小,即便是监视谢茹,得到的可用消息也太少了,我必须要另外派人。”谢卿解释道。

    “好,奴婢即刻去办。”灵芝点头应下。

    ……

    房间中

    云芷絮一见到叶成轩走了进来,就立刻害怕地缩成一团。叶成轩扇她耳光,揪她头发的事情,她可都还历历在目。

    “你过来,我有话问你。”叶成轩眼眸一横。

    “你有话快说,我不过去。”云芷絮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声音里带着一丝颤音。

    她所接触的男子,如赵天麟这般是务必的温和,如春风拂面,又暖又舒服。即便是她总是不自觉的心生惧意的云锦,虽然冷,但是至少他鲜少将自己的狠厉的一面外露。

    但是叶成轩呢?丝毫没有任何怜香惜玉之心,云芷絮从来没见过这么暴戾的人。

    实际上云芷絮不知道的是,叶成轩的很浮于表面,而云锦的狠则是内敛于心,再加上到底对云芷絮念着一分兄妹之情,不然云芷絮此刻只怕还会不会活着都是个问题。

    叶成轩白了她一眼:“就你这样的,你如何做的赵王妃?”

    云芷絮脸色一白:“你胡说!这个世上,只有我能做赵王妃!”

    她大着胆子走过去,手指攥得紧紧的,不断地在心里告诉自己:他不敢杀她的,她是赵王妃,叶成轩不敢杀她的……

    “恕我直言,你并不适合做赵王妃。”叶成轩嗤笑一声。

    云芷絮脸色瞬间大变,她忽然想起一个人来,那个女子鲜妍明媚,爱憎分明,更有一身傲骨,而这个女人就是她最恨的人——李云卿。

    “你住嘴!”云芷絮厉声吼道,“我是赵王妃,我是天麟哥哥最爱的人,没有人比我更适合他。”

    她心心念念都是嫁给赵天麟,她要做赵天麟的妻子,这世上只有她能做赵天麟的王妃,除了她再没有人可以。

    “我懒得看你发疯。”叶成轩看云芷絮这样子似乎都有些疯癫了。

    “我问你,你知不知道盗走兵符的人是谁?”叶成轩问道。

    云芷絮咬了咬唇角,摇了摇头:“不知道,母妃没有告诉我。”

    叶成轩眼眸微凝,看向云芷絮,“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你不相信我?”云芷絮瞪了他一眼,“我没骗你,你是天麟哥哥的表兄,我没有骗你!”

    叶成轩收回了目光,凉凉地说道:“你说谎的能耐我是见识过的,不得不防。”

    被云芷絮骗的最惨的李云卿,她是什么下场,叶成轩可是清楚的。

    “你……”云芷絮脸色一僵。

    “许侧妃到底是怎么和你说的,原话告诉我。”叶成轩淡淡地说道。

    云芷絮咬了咬牙,叶成轩这说话的语气,对她没有半分尊重,可是奈何她眼下只能投奔他,不得不忍。

    “母妃说,这个人很复杂,我还是不知道的好。这就是原话。”

    “果然……”叶成轩喃喃自语,然后再也不看云芷絮,起身就往走。

    云芷絮一咬牙,脱口而出:“等等!”

    叶成轩停下了脚步,云芷絮连忙说道:“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那我想知道的呢?你也该告诉我吧。”

    “赵王在奏折里说,灵州的事情基本上已经处理好了,虽然赶不及在中秋国宴之前回来,但是九月之前肯定能回来。”叶成轩淡淡地说道。

    云芷絮面上一喜:“天麟哥哥要回来了,太好了,太好了……”

    她已经等了他好久了,只有赵天麟回来了,她才有依靠。

    但是她突然面上有浮现了一抹担忧的神色,她害死李云卿的罪证还在云锦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云锦公之于众了,到时候她还能嫁给赵天麟,做赵王妃吗?

    答案是不能,皇家不可能要一个劣迹斑斑的女人。那些阴私都只能是背地里的,一旦被提到台面上来,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不,她一定要嫁给天麟哥哥,这是她谋划了这么多才得来的,她不甘心。

    “叶统领,兵符你得到了吗?”云芷絮问道。

    叶成轩目光一冷:“怎么?你想做什么?”

    云芷絮既然问起,那肯定是有所图谋的。

    “如果不是我告诉你兵符的去向,你也不可能得到,那这兵符就该有我一份力,我一介女子要兵符也没有什么用,但是我希望你能祝我一臂之力。”云芷絮眼眸微深。

    她要拿回那份罪状书,只要没了那证据,她就还是清清白白的云芷絮。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